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天色变】(下)

第二百二十五章【天色变】(下)

        张长弓为谭子聪松绑,将他从驼背上放了下来,谭子聪充满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他并不知道自己被僵尸咬伤之后发生的事情,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内心不由得有些惶恐,再次问道:“我爹呢?”

        罗猎叹了口气道:“他遇难了!”

        谭子聪虽然恶贯满盈,可听到父亲遇难的消息仍然止不住落下泪来,他哽咽道:“你们……你们……”

        阿诺听他怀疑到他们的身上不由得怒道:“还不是为了你,你老子是为了给你找解药遇难的,混账玩意儿,别冤枉好人!”

        谭子聪点了点头,抱拳道:“各位恩人,救命之恩,我谭子聪没齿难忘!咱们就此别过,他日必然报答。”他又不是傻子,明白自己在这个队伍之中绝讨不了什么好处,眼前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离开这群人。

        玛莎的手落在枪柄之上,她恨极了谭子聪,此前谭子聪抢劫商队屠杀她的族人,这笔帐还未来得及算。

        颜天心从一旁抓住她的手臂,阻止玛莎向谭子聪开枪,冷冷道:“最好不要再见,否则下次相见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谭子聪不敢多说,抓起骆驼的缰绳准备离去,却听张长弓道:“怎么?这骆驼你也打算带走?”这匹骆驼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坐骑,刚才谭子聪昏迷一直负责驮着他,现在谭子聪清醒过来准备将骆驼牵走,众人肯定不会答应。

        谭子聪道:“也罢,咱们就此别过。”他不敢停留,放下骆驼的缰绳,转身向正北方向快步逃去。罗猎本想叫住他,毕竟谭天德还有事情委托自己,可转念一想,谭天德委托自己的另外一件事却和谭子聪无关,还是等日后见到谭子明再说。

        玛莎咬牙切齿道:“下次我一定要杀了他!”刚刚说完话,就喷出一口血,却是一时气急又勾起了内伤。阿诺慌忙劝慰她不要动气,让玛莎上了骆驼。

        此时天空中乌云聚集,老于头抬起头观察了一下天空,提醒众人道:“要变天了!”他并没有认为会下雨,毕竟在这一带很少有雨。

        罗猎道:“快走!”

        张长弓道:“仅仅依靠步行咱们只怕今天赶不到老营盘了。”

        周文虎道:“可以的。”

        众人同时向他望去,不知他因何说得如此肯定。

        周文虎道:“我率领军队前去围堵你们的时候开了不少的车过来。”

        这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想到的问题,周文虎率领那么多人从新满营到这里,依靠步行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行军速度,不过周文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所有人还以为他全军覆没,连随行的车辆都被毁了。

        陆威霖对他颇不满意,斥责道:“也不早说。”

        周文虎讪讪笑了笑道:“因为我看到你们设计的路线刚好从我们弃车步行的地方经过,所以我就没说,而且我怕那边出了事情,害得大家空欢喜一场。”

        罗猎道:“还有多远?”

        周文虎指向东南方向的土丘道:“翻过那里就是了。”

        众人按照周文虎的指引,还没有来到土丘上,天空中开始落下花生米大小的冰雹,他们不由自主加快了行进的速度,翻过土丘的时候,冰雹已经变成了乒乓球大小,尽可能做好了防护措施,隔着衣服砸在脑袋上仍然阵阵作痛。

        来到土丘高处就已经看到下方停靠的数十辆汽车,不过多半已经遭到了破坏,周围也没有人,罗猎先指挥众人进入驾驶室相对完整的汽车内躲避冰雹,他和张长弓、陆威霖三人一起并没有马上进去,冒着被冰雹砸伤的危险找到了一辆状况相对较好的卡车,修复车厢的顶棚之后,让众人全都坐了进去,阿诺进入驾驶室,启动了汽车,他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片下冰雹的区域。

        张长弓将驾驶室的门关闭,其余人全都在后面的车厢里,张长弓向阿诺道:“按照你的吩咐,把轮子卸下来几个,都扔在后面了。”

        阿诺点了点头,张长弓将手中的霰弹枪向他扬了扬,笑道:“剩下不少武器,娘的!居然还有一挺马克沁机枪,得亏他们没带到陵区,不然够咱们受的了。”

        咣!一颗足有磨盘大小的冰雹砸落下来,阿诺眼疾手快,猛打方向,避免那冰雹正面砸在引擎盖上,若是砸中引擎,只怕整个发动系统都要报废。

        阿诺加快了车速,卡车因为高速行进和不断改变的方向剧烈颠簸起来,铁娃晕车了,趴在后边,将头露出帆布斗篷吐了起来。

        罗猎抓住他的肩膀,担心这小子被剧烈颠簸的汽车给甩出去。

        咚!又一颗磨盘大小的冰雹砸在了帆布顶棚上,将顶棚砸出了一个大洞,然后落在车厢内,冰屑飞溅得到处都是,幸亏没有砸中他们的身体。罗猎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让大家分散开来,尽量在车厢的两侧坐下,顶棚在这个位置也是最为坚固的地方。

        老于头紧抓车厢紧张得满头大汗,他在甘边生活了那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天象。

        阿诺已经不敢继续往前开,他将卡车停了下来,众人全都爬到了车底,冰雹下得越来越密集,只听到乒乒乓乓击中汽车的声音不断,透过车底的空隙向外望去,但见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冰雹不停落在地上,他们若是继续留在车内恐怕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了。

        阿诺感觉到一支冰冷的手握住了自己,侧脸望去却是玛莎因为恐惧而主动抓住了自己的手,阿诺心中大喜,反手将玛莎的手紧紧握住,玛莎并没有挣脱。

        罗猎双臂张开分别护住颜天心和铁娃,颜天心暗叹天公不作美,越是想尽快赶到老营盘,越是给他们制造麻烦。还好有罗猎在自己身边,心中觉得只要有他在,这世上再没什么事情好怕。

        张长弓此刻更多的感慨却是对大自然的敬畏,一个人再强在自然的面前也显得渺小,如果不是结识了这帮朋友,或许自己仍然穿行在苍白山的深山老林中打猎为生,或许一生都不可能来到这荒芜广阔的西部,更不可能见识到如此玄妙的世界。

        老于头从开始的紧张已经变得淡然,因为他看到周文虎无所畏惧的表情,连周文虎都能做到如此,到了他这个年纪,再大的危险又有什么好怕,老于头开始回忆从头,自己到底是怎样一步步卷入到这件事中来,冰雹噼里啪啦砸落在车身铁皮的声音似乎随着他的回忆起舞。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这场冰雹方才过去,几人从车底爬了出去,看到外面的卡车已经被冰雹砸得面目全非,阿诺抓紧时间检查了一下,还好最关键的发动机并没有被炸毁,轮子也好端端的。

        维修之后,卡车重新发动起来,在阿诺维修的功夫,众人合力将车厢清理了一遍,又将破破烂烂的斗篷将就着遮好。驾驶舱受创不小,挡风玻璃全部被击碎,干脆将玻璃的碎屑清除出去,阿诺开动这辆千疮百孔的卡车载着众人继续向老营盘驶去。

        上天对他们的折磨仍然没有结束,冰雹停歇后不久天空下起了暴雨,按照老于头的说法,这一带多少年都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暴雨了。不过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途中并未遭遇天庙骑士的围追阻截,当天傍晚六点十分他们终于来到了老营盘。

        老营盘仍然保持着他们此前到来的样子,周围并没有看到人踪,看样子并不像刚刚经历一场战斗,颜天心这才放下心来,只是从雅布赖山到这里并不算远,难道她的族人发现异常选择绕行?又或者他们中途改变了主意返回了红石寨?

        陆威霖和阿诺合力将那挺马克沁机枪架在了车顶,众人商议之后还是决定由罗猎、颜天心、张长弓三人先行进入老营盘探路,如果里面有僵尸盘踞,他们马上离开,这挺马克沁机枪完全可以歼灭一支僵尸军团。

        罗猎三人走向老营盘,雨仍未停歇,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罗猎抬起手腕,这只手表拥有强大的防水功能,水下1000米仍然可以正常使用,能量来源于手表内部的微型电池,还可以通过太阳能源源不断地提供给手表能量,在这种空旷的地带,手表的扫描范围很大,在目前能够探及的范围内并没有发现异常的生物。

        拥有了这只手表等于拥有了另一只眼睛,张长弓有些羡慕地看了罗猎的手腕一眼,低声道:“赶明儿我也买一只。”

        颜天心不禁莞尔,这只手表只怕他走遍世界也买不到。她率先从围墙的缺口跳了进去,院落内果真空无一人,那些盘踞在老营盘的僵尸应该已经走了。

        陆威霖端着机枪瞄准老营盘的方向准备随时接应,此时阿诺拍了拍他的肩膀,惊声道:“你看后面……”

        陆威霖从阿诺的手中接过望远镜,向他们的身后望去,却见在远方的戈壁滩上,一支黑压压的军团正朝着他们的方向缓慢行进。铁娃也有发现,在东西两侧都有队伍向老营盘包抄。

        周文虎道:“我们被包围了!”

        陆威霖道:“知不知道是哪边的人马?”阿诺摇了摇头,雨下得太大,对方的距离也足够远,他目前还无法分辨对方来自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