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天色变】(上)

第二百二十五章【天色变】(上)

        老于头也不愿离开,至于谭子聪现在仍然处于昏睡之中,不知何时才能醒来,在他苏醒之前,注定是要带着他一起的,这样一来只有宋昌金一个人明确表示要离开。

        罗猎本以为宋昌金仍然会像刚才那般改变主意,却想不到这次宋昌金离去的念头颇为坚决,离开之前宋昌金将罗猎叫到远离人群之处,低声道:“你我叔侄一场,有些话我还是要对你说。”

        罗猎微笑道:“三叔只管说,我仔细听着。”

        宋昌金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东西对你的身体应当有些好处,可带来的麻烦也是不小,若是我得到那样东西,绝不会用在自己的身上。”

        罗猎道:“三叔是否还有事情瞒着我?”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说了也是没用,总而言之你凡事小心为妙,咱们虽然逃出了天庙,并不意味着天庙所有的麻烦都就此了结。”

        罗猎点了点头,他隐约猜到了宋昌金的意思,这颗慧心石应当会带给自己很大的麻烦,他向宋昌金道:“三叔,您一个人走就没了照应,不如……”

        宋昌金笑道:“难得你这小子还关心我这个叔叔。”他伸手拍了拍罗猎的肩膀道:“我从小就多灾多难,虽然没有你这么大的造化,可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我可没胆量跟你去和僵尸军团周旋,老喽,我还有家人要照顾,咱们就此别过,若是有缘,必有相见之日。”他向罗猎抱了抱拳,转身就走。

        铁娃望着宋昌金远去的身影,小声嘟囔了一句胆小鬼,在他看来宋昌金显然不是个英雄好汉,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将出生入死的同伴给抛弃了。

        马永平一连几夜都未曾合眼,外面传来的消息让他寝食难安,他和藤野忠信结盟,在对方的建议下派周文虎率领一支千余人的精锐部队前往西夏王陵区域执行任务,却想不到这支军队突然离奇消失,就连藤野忠信也莫名其妙失去了下落。

        他让人故意放出颜天心再次被俘的消息给红石寨,将红石寨的人马引向老营盘,计策虽然完美,可现实中进行得却并不顺利,根据前方线报,腾格里一带刮起了沙尘暴,这让人马的出行变得极其困难,目前只是知道红石寨派出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前去营救颜天心,可具体的进程并不清楚。

        在他果断对新满营实行清除计划和宵禁之后,城内并未有新的疫情发生。马永平希望自己的噩运就此过去,可他又清楚现实不会那么理想,即便是他能够将城内的感染者全都清扫干净,可是还有大量的病毒携带者游荡在城外,那些游荡者很难全部清楚。

        副官敲门走了进来,他将最新的情报向马永平禀报了一遍,依然没有太多的进展。最好的消息就是损毁的西门如今已经紧急修复,新满营的城墙重新恢复了完整,而他们也随即恢复了对这座城池的完全控制。

        马永平道:“城内的情况怎么样?”

        副官道:“老百姓的情绪目前已经趋于稳定,按照将军的命令,仍然在全城范围内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力求不让任何一个感染者漏网。”

        马永平点了点头,坐在太师椅上,有些痛苦地不停揉着眉宇,重复了好一会儿这个动作,方才开口道:“有没有我妹妹的消息?”

        副官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不过军中开始有流言……”

        马永平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不想副官重复那些让他头疼的流言,确切地说并非流言,有人在说他用马永卿换取颜拓疆信任,然后又趁机谋夺军权的事情,这其实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为此他刚刚又杀掉了三名传播者,可马永平也明白一个道理,这种事是无法彻底掩盖的。

        外面响起了雷声,马永平站起身,缓缓来到窗前,伸出手臂用力推开了窗子,一股狂风从外面扑面而来,刚才还晴朗的天空此刻已经变成了乌紫色,浓重的云层将湛蓝色的天空已经完全掩盖,马永平抬头望着天空,有些纳闷地说道:“难道要下雨了吗?”甘边少雨,即便是夏季。

        副官道:“看样子好像是要下雨了。”

        新满营的西门损毁的城墙已经被修补好,百余名民工正在乌云和狂风下忙碌着,进行着最后的清理扫尾工作,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一群士兵正在来回巡视,城墙之所以损毁是因为马永平下令炮击,利用炮火将那些感染僵尸病毒的士兵全部轰成灰烬,非常时期需用非常之法,南阳大街也是采用同样的办法,昔日新满营最繁华的街道而今已经成为了一片瓦砾,修复还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两边的清理工作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不过西门修补城墙被摆放在首要的位置,毕竟城墙乃是新满营的第一道防线,只有将城墙的缺口堵住,才能将有可能到来的危险第一时间隔离于城墙之外。

        常怀新负责西门的警戒,确信修补工程进行的顺利,他又巡视了西门周边,已经能够断定所有的感染者都被炮火轰杀,常怀新这才松了口气,沿着台阶走向西门的城楼,站在城楼之上举目远望,只见远方天地已经模糊,经验告诉他,在天地交接的地方一定刮起了沙尘暴。天空的云层由紫色转黑,浓稠得就像化不开的墨。

        常怀新从心底叹了口气,出了城楼角门,走向城墙,城墙上还有三名工匠正在进行着最后的修补工作。常怀新从其中一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喊他的名字。

        常怀新内心一震,他并没有答应,甚至没有向呼喊他的人多看一眼,而是先转过身去,有些愤怒地望着远远追随他的那名卫兵道:“跟着我做什么?让我静一静!”

        那名卫兵吓得转身回了城楼。

        常怀新这才向那名带着草帽,穿着破衣烂衫的工匠走了过去,那工匠正拿着瓦刀在城墙上修补,等常怀新来到近前的时候,他方才微微抬起了头,沾满泥浆的大手飞快地将草帽檐向上一掀,而后又迅速压低。虽然是惊鸿一瞥,常怀新已经辨认出他就是此前以马永卿为质成功逃离新满营的大帅颜拓疆。

        常怀新内心中极为震惊,他没想到颜拓疆会这么大胆,好不容易才从新满营逃了出去,却又去而复返,不过他马上又想明白了,新满营乃是颜拓疆的毕生心血,换成任何人都不舍得将自己的心血白白便宜别人。只是他想不通,颜拓疆到底是通过何种途径回到了城内,而且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难道他从头到尾都未曾离开过?

        常怀新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抽出一支烟,在背风处点燃,而后靠在城墙的箭垛之上,低声道:“为何还要回来?”

        颜拓疆不慌不忙地修补着城墙,他的手法娴熟而老道,就算是内行也不容易看出破绽,小声道:“我若是不回来,你以为马永平能守得住新满营?”

        常怀新用力抽了口烟,在他们的头顶,一道紫色的闪电宛如灵蛇般扭曲跃动着,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震彻天地的闷雷,常海心虽然早有准备,可仍然被吓得打了个哆嗦,烟灰随着抖落下去,飘落在颜拓疆的身上。

        常怀新的嘴唇动了动,换成过去,他会马上向颜拓疆致歉,虽然无心,毕竟有不敬之嫌,可现在的状况并不允许。

        颜拓疆毫不介意,继续道:“这次的麻烦很大,不是谁当家的问题,是能否保住性命的问题……”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不知你我,关乎整个新满营乃至甘边的百姓。”

        常怀新并没有认为颜拓疆是在危言耸听,只要是亲眼目睹过那些病毒感染者的疯狂都会相信这或许是末日来临之前的征兆。又抽了口烟道:“大帅就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

        颜拓疆手中的瓦刀噹!的一声落下,将青砖一分为二,恰到好处地堵在城墙的缺口之上。

        常怀新目睹颜拓疆干脆利落地劈斩动作,仿佛又看到了昔日那个横刀立马不可一世的枭雄来到了身边,他抑制住内心中的激动,低声道:“大帅,鞍前马后,誓死相随!”

        在确定了前往老营盘最近的道路之后,罗猎率众开始前行,从这里前往老营盘走直线最近,只是为了避免麻烦,他们还是绕过了西夏王陵的区域,徒步行进在戈壁之中速度难免会受到影响。

        虽然颜天心急于赶路,可是她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耐下性子掌握行进的节奏,尽可能在赶路中恢复体力。

        谭子聪在服药两个小时后苏醒过来,他的意识竟然恢复了清醒,当他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捆在骆驼身上之后,有些惶恐地叫了起来:“你们想干什么?我爹呢?我爹和我的那些兄弟不会放过你们的。”

        阿诺道:“拉倒吧,你的那些兄弟早就各自逃命去了。”

        看到谭子聪恢复了清醒,罗猎心中暗喜,倒不是为了谭子聪感到欣慰,而是因为谭子聪既然能够从僵尸状态中恢复正常就意味着僵尸病毒有药可医,通过分析仪他已经查出了那颗药丸的成份,只要按照配方配制,应当不难做出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