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躲不过】(下)

第二百二十四章【躲不过】(下)

        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向南行就是原路返回,很可能遭遇到麻烦,向东则是前往新满营的方向,那条道路极不现实,向北是他们刚才过来的贺兰山,最合理的路线是向西然后折返向南前往雅布赖山,这条路线虽然要长一些,却是最为稳妥的方案。

        罗猎想起谭天德临终时的嘱托,内心一沉,他为人向来看重承诺,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既然答应了谭天德,就没理由抛弃谭子聪,选择不顾而去。目前时间尚早,根据罗猎的估算,他可以先行前往西夏王陵,到约定的地点和老于头两人会合,然后再追赶其他人。

        陆威霖率先反对道:“为了谭子聪不值得,更何况他已经中了僵尸病毒,无药可医,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颜天心点了点头。

        阿诺自然希望尽快离去,玛莎受伤不轻,需要尽快对她进行医治。

        张长弓明白罗猎的心思,知道他心中放不下承诺过的事情,其实张长弓和罗猎都是同一种人,他低声道:“不如这样,我和铁娃一起过去看看,你们先走,争取日落之前追赶上你们。”

        罗猎尚未作出决断,却听颜天心道:“那边有人!”她举着望远镜指向东南方向,视野中出现了两个小黑点,放大之后发现竟然是老于头牵着一匹骆驼朝这边跋涉。

        罗猎从颜天心手中接过望远镜,这会儿功夫,老于头他们走得更近了,老于头牵着骆驼,驼背上趴着一人,那人应当就是谭子聪。得知这一状况,众人都打心底松了口气,可谓是天从人愿,至少他们不用再冒着风险兵分两路。

        众人迎上前去,十五分钟后双方会合在了一处,老于头带着谭子聪原本等在约定的地点,后来陵区发生了战斗,老于头带着谭子聪东躲西藏,等到了约定时间仍然不见他们返回,谭子聪眼看就要死了。

        老于头随身携带的水也已经就快耗尽,如果继续在原地等候连他也要面临被渴死的结局,于是他就牵着骆驼往贺兰山的方向而来,一来是为了寻找水源,寻找水源的过程中期望能够和同伴会面。至于谭子聪,他既然答应过要照顾这厮,就要忠人之事,不过看谭子聪也应当熬不过今天了,老于头想着等这厮死后就将他埋了,也算是为这次的使命划上了句号。

        谭子聪虽然还有气在,不过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血红的双眼目光涣散,喉头只见出气不见进气,显然已经活不太久了。

        罗猎信守承诺,取出谭天德交给自己的药丸,这颗药丸是谭天德不惜牺牲性命为吴杰引路换来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谭天德纵然生前恶贯满盈,可是在对待子女方面仍然不失为一个好父亲,为了儿子他可以不计代价。

        罗猎取出药丸的时候却听到手表发出滴的一声,原本他就刻意和众人分开了一些,所以这声音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低头望去发现手表的屏幕上居然显示出一系列的数据,却是关于这药丸的详细成份分析。

        罗猎心中暗自惊喜,想不到捡到得这只手表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如果这药丸对谭子聪有效,那么只要按照分析出的成分来配置药方就可以制出同样的药丸,那么也就可以解救那些被僵尸病毒感染的人。

        旋即许许多多的念头一股脑拥入罗猎的脑海中,包括这手表的功能和作用,他意识到其实自己捡到的手表和笔全都是来自于未来世界的装备,其中包含着未来世界的最新科技,其实在父亲为他种下智慧种子的那一刻,包括手表在内的使用说明方法全都植入他的大脑中,只是关于这部分的记忆不知存放在什么地方,而现在他已经找到了那个存放的角落。

        罗猎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如同突然打开了无数窗口,透过每一个窗口他都能够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改变就是在慧心石融入他的身体之后,看来慧心石改变了他的体质,不知不觉中促进了智慧种子在他体内的吸收生长。

        进步总会让人感到欣喜,罗猎欣慰于自身改变的同时也意识到压力倍增,能力越强所承担的责任就越大。

        在救治谭子聪的问题上,众人的意见并不一致,在颜天心和玛莎看来这种人死有余辜,救活了也是个祸害。不过纵然心中有意见,可并没有人公开反对,毕竟罗猎已经将情况说明,他在谭天德面前许下承诺,对一位真正的男人而言承诺比天大,她们总不能建议罗猎做出背叛承诺的事情,更何况这枚药丸是谭天德用性命换来的。

        张长弓掰开谭子聪紧闭的嘴巴,罗猎将药丸塞了进去,谭子聪挣扎着想要将药丸吐出,张长弓带着手套的手将他的嘴巴捂住,强迫这厮将药丸咽了进去。谭子聪服药后不久就睡了过去,不知药效到底怎样。

        按照他们预定的计划是要前往雅布赖山,老于得知颜天心的身份之后,犹豫了一会儿道:“我听到一个消息,好像是红石寨出动了一支军队前往新满营。”

        颜天心闻言一怔,追问道:“这消息是否确实?”

        老于头道:“应该不会有错,我听新满营一名濒死的士官说起的。”

        罗猎留意到周文虎此时脸色微微一变,周文虎也察觉到罗猎正在看自己,慌忙将目光投向远处。从他的表现罗猎推断出这其中必有隐情,轻声道:“周副官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周文虎惊慌失措道:“没有……”

        这下连颜天心也看出周文虎明显不对头,冷冷望着周文虎道:“你最好将事情原原本本说清楚,如有丝毫隐瞒休怪我无情。”

        周文虎叹了口气道:“颜掌柜,不是我有意欺瞒,而是此前生死未卜,根本就忘了这件事。”他说的都是实情,在此之前几度死里逃生,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能够活着离开天庙,自然忽略了其他的事情,心中想着得都是如何逃命,现在暂时摆脱了危机,又听老于头提起这件事方才回忆了起来,他苦笑道:“颜掌柜你们逃出新满营之后,按照马将军……不,马永平的命令,我们故意放出颜掌柜被俘的消息,红石寨那边其实也有我们的内线,他们得到你被俘的消息之后一定会前来救援。”

        颜天心柳眉倒竖,怒道:“你们故意放出假消息骗他们去新满营?”

        周文虎摇了摇头道:“不是,按照马永平的计划不是将他们引向新满营。”

        颜天心忽然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她强行抑制住内心中的愤怒道:“难道你们故意放出消息我被困在老营盘?”

        其实罗猎也想到了这一层,马永平能够篡夺颜拓疆的军权,掌控新满营军队,单从这一点上看这个人就很不简单,故意放出颜天心再度被俘的消息,将颜天心的族人引向老营盘正是马永平一石二鸟的毒计,如果奸计得逞,那么颜天心的那些部下就会在老营盘和已经被僵尸病毒感染的军队展开决战,胜了则能帮助马永平消灭盘踞在那里的僵尸军队,败了也没什么可惜,大不了只是让老营盘盘踞的僵尸数量增加一些罢了。无论结局怎样,对马永平而言都没有损失。

        颜天心怒从心生,拔出手枪,枪口对准了周文虎的额头:“卑鄙!”

        周文虎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对不起,我知道怎样都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错,可我也是人,也有良心,若是颜掌柜信我,我愿意尽力弥补我的损失。”

        颜天心终于还是没有将扳机扣下,垂下枪口。

        罗猎道:“咱们现在就去老营盘兴许还来得及。”其实他只是在安慰颜天心,他心中明白即便是现在就出发也没可能阻止一场战争的发生,兴许现在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所有人心中都明白颜天心不会放弃,不亲眼去老营盘见证一下最终的结果她是绝不会甘心的。

        宋昌金暗自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道:“要去你们去,我是不去了,想起自己这么多年在甘边的经营如今已经白费,他不仅有些心灰意冷,”

        罗猎对此并不强求,此番前来天庙大家都抱着不同的目的,而宋昌金更是在吴杰的要挟之下才跟着一起过来,现在天庙的事情已经暂时了结,仍然将其他人绑在一条船上,要求他们陪着自己一起去冒险也不现实,他豁达表示道:“何去何从,悉听尊便,我绝不会勉强大家。”

        周文虎原本就有些内疚,再加上他觉得自己的这条性命又是罗猎他们救得,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并非丧尽天良之人,趁着这个机会刚好报恩,他第一个表示要追随罗猎前往老营盘。

        张长弓、阿诺、陆威霖、铁娃这帮人原本就是奔着罗猎前来,罗猎去哪里,他们当然要去哪里。玛莎受了伤,现在也并不适合一个人单独离开,她和周文虎一样对罗猎他们抱有感恩之心,虽然帮不上忙,可也没打算在这时候离开,更何况老营盘那边的僵尸是导致她父亲死亡的主因,她下定决心要随同众人一起回去将那些祸患杀个一干二净,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