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躲不过】(上)

第二百二十四章【躲不过】(上)

        张长弓和铁娃已经找到了从裂谷中离开的道路,两人回到同伴身边将这一消息告诉大家。

        玛莎无力靠在阿诺的肩头,她受伤颇重,这段时间都是阿诺在照顾她。

        众人不约而同地来到罗猎身边,何去何从还要和罗猎商量。

        陆威霖道:“此地不宜久留,沙虫虽然死了,可是附近很可能还有鬼獒埋伏。”这一带诡异的事情层出不穷,在陆威霖看来比起苍白山的遭遇犹有过之。

        罗猎道:“好,咱们先下山再说。”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我也想早点回去。”她的族人目前全都在雅布赖山的红石寨,虽然此前董方明已经回去报讯,可是周边的状况非常恶劣,不知僵尸病毒扩散的速度到底怎样了。

        此番前来天庙他们还抱着寻找克制僵尸病毒解药的目的,而今谭天德已经死了,罗猎想起谭天德临终前的嘱托,吴杰既然告诉谭天德他能够救治谭子聪,相必不会欺骗他。只是现在吴杰因为追杀扎罕而不见影踪,更不知他此刻是死是活。

        罗猎抬起头道:“走吧,趁着天亮尽快离开这片区域。”

        众人简单收拾之后即刻启程,只有宋昌金仍然坐在那里,并没有起身的迹象,罗猎让众人先行,转身来到他的身边道:“怎么?还不舍的走?”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这么走了总是不甘心。”

        罗猎道:“是不是因为那颗慧心石?”

        宋昌金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什么都瞒不住你这小子,那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据我所知,如果能够找到慧心石,就能够得到昊日大祭司昔日所有的能量。”

        罗猎哈哈大笑:“就算得到了又能怎样?昊日大祭司自己还不是死了?”

        宋昌金道:“你懂什么?普通人死了就意味着生命终结,可是像昊日大祭司那种神秘人物,咱们认为的死可能只是他轮回的开始。”

        罗猎道:“你当真相信生死轮回之说?”

        宋昌金道:“在来此之前你相信这世上会有鬼獒、独目兽、沙虫这些古怪的生物吗?”

        罗猎微微一笑,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这种秘境,在苍白山、在圆明园他经历的险境并不次于这里。

        宋昌金却以为他的笑容代表着一种蔑视,叹了口气道:“算你命大,毕竟是老罗家的种,天生就拥有让鬼怪退散的本事。”

        罗猎心中暗忖,自己应当和罗家并无血缘关系,只是这个秘密会永远埋在心里,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了。拍了拍宋昌金的肩头道:“走吧,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

        宋昌金仍然有些不甘心,可孤身一人留下来就意味着送死,在罗猎的劝说下终于还是站起身来,跟在罗猎身后走了几步道:“那只蜃,你究竟是怎么干掉的?”此前只顾着逃生,宋昌金甚至没顾得上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多半人都是这样,逃出生天之后方才开始慢慢回忆在天庙中发生的事情,别的不说,那只巨大的沙虫身体超出常人数百倍,且刀枪不入,近似于无敌的存在。

        颜天心和罗猎联手将沙虫铲除的时候,宋昌金等人都被沙虫拍出的红沙掩埋,全都没有看到当时的具体状况,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罗猎想了想,压低声音向宋昌金道:“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宋昌金满脸质疑地看着他,认为这小子又在跟自己说谎话。罗猎将自己的右手掌心出示给宋昌金看,宋昌金看到他掌心中密密麻麻的红点儿,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意思?”

        罗猎取出一个干瘪的透明物体递给了宋昌金,宋昌金接过看了看,这东西似皮非皮,在手中捏了捏还有些弹性,其中的一面生有许多密密麻麻的触角,兴许曾经是个活物,不过现在已经死了,他追问道:“什么?沙虫卵?”这已经是他想象力的极限了。

        罗猎神神秘秘道:“慧心石。”

        宋昌金睁大了眼睛,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这小子真当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头子?慧心石什么样子他虽然没见过,可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罗猎这才将卓一手用特殊工具从法像金身上取下慧心石,自己又是如何偷梁换柱的过程告诉了他,宋昌金听着听着,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开始相信罗猎的话。

        罗猎之所以告诉宋昌金这些也有他自己的用意,他想通过宋昌金了解这颗慧心石的奥秘,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不是像天目虫那般可怕。

        宋昌金满脸悲愤地望着罗猎,痛心疾首道:“罗猎啊罗猎,我是你亲叔叔,我是你亲三叔,你居然连我都骗,还有亲情吗?你还是人吗?难为我对你这么好,毫无保留地对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罗猎道:“咱们之间算是扯平了,您这位做叔叔的也没少骗我。”

        宋昌金气得直翻白眼,不过懊恼归懊恼,现实归现实,就算他对那颗慧心石再渴望,可现在也已经没可能得到了,拿起那个慧心石的干瘪外壳反反复复看了看道:“传说中慧心石是有生命的灵物,原来如此。”

        罗猎道:“三叔对这东西应当了解不少吧。”

        宋昌金何其狡猾,从罗猎的话中已经听出这小子在探自己的口风,想从自己这里得到慧心石的秘密,歪嘴一笑道:“了解个屁,东西都被你独吞了,也不留一点给我。”

        罗猎苦笑道:“这东西可由不得我,当时水流将我冲入水潭深处,我就快被冻僵,唯有这东西发出阵阵温暖,我也不知怎么了,就稀里糊涂地将它握在掌心,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是个活物。”

        宋昌金点了点头,用拇指戳了一下那密密麻麻的触角,脑补出罗猎当时唤醒慧心石的场景,低声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全都进入你身体里面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应当如此。”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难怪那沙虫也被你杀死,看来你已经获取了昊日大祭司的所有力量。”

        罗猎道:“三叔,我倒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宋昌金道:“没变化你能杀死沙虫?小子,你造化大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呼风唤雨,搬山填海,甚至长生不老,总而言之,昊日大祭司生前能干什么,你现在就能干什么?”

        罗猎道:“当真?”

        宋昌金嘿嘿笑了一声道:“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说不定你消化不良待会儿全都拉出来也说不定。”脑海中灵光一闪,若是拉出来倒也不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就有可能得到慧心石,可以这种方式得到未免有些恶心,自己总不能将慧心石再吞到嘴里?宋昌金想到这里真是哭笑不得,过去他一直以为慧心石是吞下去才有效果,怎么都不会想到居然是这种方式来传递能量。

        罗猎道:“兴许这东西对我没什么作用,好比输血一样,不同的血型在一起,非但无益,反而有害。”

        宋昌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你已经将那东西独吞了……”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罗猎当真将慧心石融入体内,那么昊日大祭司岂不是就再没了复生的可能。

        罗猎从宋昌金的目光中已经看出了他的恐惧。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坏事了,你麻烦大了,昊日大祭司没可能复生了。”他们此前在青铜建筑内找到的橄榄形铜棺,里面极有可能保存着昊日大祭司的肉身,可慧心石中才是他保存能量和记忆的地方,失去了慧心石,即便是昊日大祭司能够成功复生,那么他也只是一个没有魂魄的行尸走肉,由此不难推测,昊日大祭司的信徒必将不惜一切代价寻找罗猎,夺回那颗已经不存在的慧心石。

        考虑到这一层,宋昌金顿时产生了要和罗猎分道扬镳的念头,这厮不但是个福星,还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灾星,跟在他的身边必然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大麻烦。

        罗猎微笑道:“三叔是不是担心我会带给你麻烦?”

        宋昌金苦笑道:“麻烦?你带来的麻烦还少吗?还是那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心中暗忖,只希望那颗慧心石的能量真如传说中那般强大,这小子如果能够吸收其中的能量,兴许能够逆转局面,带着这群人走出困境。不过想想这一路走来的过程,罗猎的运气的确不差,几度死里逃生,还杀死了那只刀枪不入的庞然大物。

        一行人来到贺兰山下,再次回到他们遭遇沙虫的地方,如今这里已经看不到任何搏斗过的痕迹,甚至此前存放尸体的沙坑也已经隐藏不见。天空瓦蓝,白云悠悠,虽然已经是下午两点,太阳却依旧毒辣,沙丘延绵起伏,远远望去有若金黄色的锦缎,放眼望去除了一堆白森森的马骨,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活物。

        他们本来还担心会遭遇鬼獒的围堵,不过利用望远镜观察环境之后发现并无任何的异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