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吸收了】(下)

第二百二十三章【吸收了】(下)

        沙虫的身体仍然在不断膨胀着,水潭的水位随着它的抽吸而不断下降,倏然一道身影进入了它的体内,绿色的光芒以这道身影为中心向周围弥散开来,瞬间充满了整个沙虫的内部,沙虫如同被染色一般变成了绿色透明。

        在沙虫的体内因它不断的抽吸水流而疯狂旋转,颜天心随着这旋转的水流转动,刚刚进入沙虫体内的身影却巍然不动,漂浮在沙虫体内的中心,双腿并拢,双臂平伸,整个人又如凝固了一般,周围的环境对他造不成丝毫的影响。

        这身影来自于罗猎,罗猎的周身笼罩着一层绿色的光雾,越是靠近他的身体部分色彩越淡,贴近肌肤的地方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罗猎依然双目紧闭,昔日心口植入智慧种子的地方仿佛正在萌芽生长,无形的根系沿着他的血脉生长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渗透到他的血肉之中和他的身体密不可分。

        罗猎感觉到身体被无形的网络所束缚,他竭力想要挣脱这种桎梏,在沙虫的体内身体竭力后仰,双臂拼命后伸,试图挣破这遍布身体的无形网络,重新获得自由。

        他清晰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恍惚间又被拉回到那宁静的血色沙漠,看到那只诡异的巨眼,深蓝色的瞳孔飞速逆时针旋转并向自己冲了过来,宛如一张深不见底的巨嘴,想要将自己一口吞噬进去。罗猎扬起右拳,猛然向那只巨眼击打过去。

        蓬!出拳之后一股强大无匹的罡风打破了这宁静的世界,这股罡风卷起血色的沙尘扑向那只巨眼,巨眼因沾染上血沙而显得越发可怖,转瞬之间,飘浮于血色沙漠之上,虚空之中的巨眼体积成倍增加,站在巨眼前方的罗猎身躯显得越发渺小。

        现实世界中,沙虫因吸入大量的水流身体不断膨胀着,被吸入沙虫体内的颜天心因为缺氧已经濒临窒息,她的身体随着水流内部的漩涡不停旋转着,行将放弃之时,罗猎陡然一拳击打在水中,拳力沿着水流传导了出去,狠狠撞击在沙虫的体壁之上,沙虫庞大而臃肿的身躯抖动了一下,绿色的光芒犹如闪电般从水流撞击的地方迅速扩展到远处。

        内部瞬间增强的压力让沙虫张开了嘴巴,噗!地喷出一股水流,颜天心随着这股水流被喷出了沙虫的体内。

        颜天心的潜意识之中猛然挣脱了龙玉公主那双苍白纤细的小手,扯断了她的头发,然后一脚踹在龙玉公主的小腹,终于成功摆脱了她的纠缠,随着这股水流脱离了沙虫的身体。

        罗猎也看到了龙玉公主的身影,这模糊的身影随着水波晃动,双目之中流露出怨毒到了极致的目光,她尖叫着向罗猎扑来,罗猎一拳击碎幻影,在沙虫的体内拳打脚踢,沙虫因体内的变动而不断变换着外形。

        颜天心随着水流摔倒在红色细沙之上,她双手撑地,剧烈咳嗽着,接连吐出几口冷水之后,意识终于开始回归,转身望去,只见罗猎在沙虫的体内横冲直撞,拳打脚踢,那沙虫的外形瞬息百变。

        颜天心清醒之后,取出镭射枪,瞄准了沙虫的身体,沙虫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体内罗猎的身上,此时已经无暇兼顾其他的事情。颜天心确认自己射击的地方不可能伤及罗猎之后方才扣动了扳机,一道红色的镭射光束射中了沙虫,并在沙虫的体表撕裂出一个近一米长度的裂口。

        绿色的光芒已经充满了沙虫的体内,蓄满的潭水,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地方,短时间内大量的潭水从裂口中全部涌出,罗猎随着水流从缺口中逃出,在他离开沙虫躯体之前将两颗手雷狠狠向沙虫的腹内扔了进去。

        手雷在沙虫的身体深处爆炸,内部引发的爆炸将瞬间的压力增长到最大,沙虫庞大的身躯被这来自内部的爆炸撕扯成千百个碎片,刚刚吸入的潭水瞬间狂涌而出,罗猎被水流冲出很远一直来到台阶处。

        水流洗去地表的红沙,刚刚被红沙掩盖的张长弓等人也湿漉漉地从里面站起身来,他们并未看到颜天心用镭射枪撕裂沙虫身体的一幕,不过从遍地透明的碎肉也推断出沙虫已经被罗猎他们除去了。

        颜天心扑向罗猎,罗猎张开双臂将同样湿漉漉的她紧紧拥入怀中,颜天心仍然没能够从恐惧中恢复过来,娇躯宛如受惊的小鸟一般战栗着,罗猎轻轻抚摸她的背脊帮她尽快镇定下来。

        这场直面沙虫的战斗他们虽然没有人员损失,可是有不少人都受了震荡伤,其中以玛莎最为严重。他们虽然成功铲除了沙虫,可是还需通过水潭上方直通山顶的竖洞离开。五十米的距离如果是在平地自然不在话下,可直上直下的五十米,单凭手足至少有多半人无法攀爬上去,商量之后决定还是由张长弓和铁娃先行,由他们两人从洞口爬上去,找到固定物然后放绳子下来。

        也是在此时众人方才发现百惠不见了,一定是趁着刚才混战悄悄逃离,百惠善于隐形,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罗猎能够凭借自己灵敏的感觉来判断她的动向,刚才罗猎忙于对付沙虫自然无暇顾及百惠的事情。

        目前众人尚未脱离险境,只能暂且放下百惠的事情,她若是不幸死了也是罪有应得。

        张长弓和铁娃师徒两人沿着岩壁上行,其余几人则负责为他们进行掩护,看着张长弓他们越爬越高,众人心中也变得越来越紧张,如果现在上方有任何变化他们也是鞭长莫及了。

        还好并无任何的险情发生,张长弓和铁娃师徒二人顺利从竖洞里面爬了上去,来到外面,却发现这口井开在一处荒无人烟的裂谷之中,外面月朗星稀,凉风习习,张长弓和铁娃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师徒二人相视而笑,张长弓在附近找到一棵足以承载成人身体重量的松树,将绳索系好,他们爬出来之前已经将所有的绳索带了过来,可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三十米左右,还有二十米的缺口。

        张长弓就地取材,利用山藤搓了绳索,和原来的绳索加在一起,凑出五十米放了下去,只是这样一来又耗费了三个小时,等到将同伴全都解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

        骄阳似火,不过还好他们所在地方恰恰处于阴影之中,罗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他们所在的地方一片荒芜,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会藏着一口井。

        井口西南不远处躺着半块破裂的石碑,上面是西夏文,颜天心走过去看了看,那石碑经年日久历经风吹日晒,上面的字迹多半已经模糊,不过还是从残存的字迹上看出,这石碑是当年昊日大祭司祈求风调雨顺的祭文。

        罗猎不由得想到自己今日的遭遇,那颗慧心石已经不见了,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慧心石竟然成了活物,非但如此,其中的诡异物质通过某种奇怪的途径进入了自己的体内。

        罗猎扬起右手,看到掌心中仍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红点,应当是慧心石生出触角,那些触角成为联通慧心石和自己身体的细微通道,而慧心石中的绿色物质通过这些通道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一时间许许多多的想法涌入了罗猎的脑海,他看到车来车往的未来都市影像,看到金戈铁马的古战场,时而又看到了宁静深邃的太空,五彩缤纷的海底世界,罗猎用力摇了摇头,将这些突然拥入脑海中的纷乱影像排挤出去。

        一直在关注罗猎的颜天心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来到他的身边,悄悄握住了他的大手。

        罗猎转过脸去向颜天心笑了笑,笑容却明显透着紧张,慧心石的作用他并不清楚,可是有一点他能够确定,慧心石绝不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记得他曾经在苍白山九幽秘境的冰宫遇到天眼虫,那种镶嵌于玩偶眼眶内的眼珠乍看上去也如同宝石一般,然而在遭遇体温之后,天眼虫复苏并黏在了他的手掌上。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慧心石和天眼虫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罗猎现在还无法断定慧心石对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好是坏,脑海中此时如同翻江倒海般沸腾,四季变换,沧海桑田,过去他闻所未闻,想都未想过的景象轮番在脑中出现。

        宋昌金气喘吁吁坐在一块岩石上,此时太阳已经升高了不少,他们所在的位置阴影褪去,阳光直射在他们的身上,不一会儿功夫宋昌金已经是满头大汗,不过这样的好处却是能将他们湿漉漉的衣服尽快晒干。

        宋昌金打量着罗猎,可巧罗猎也向他望来,宋昌金咧开嘴笑了笑,笑容之中满怀深意。

        罗猎想起宋昌金在天庙中执意寻找慧心石的事情,想必他对慧心石非常的了解,难道慧心石当真如他所说是昊日大祭司转生的必须品之一?如果慧心石当真储存了昊日大祭司前世的记忆和能量,何以自己的脑海中记不起任何关于他的事情?又活着慧心石的作用也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