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吸收了】(上)

第二百二十三章【吸收了】(上)

        罗猎的手下意识地握住那温暖的部分,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支救命稻草,他所抓住的东西正是从卓一手那里偷梁换柱得到的绿色宝石,也就是宋昌金口中的慧心石。

        连罗猎自己都搞不清他何时抓住了慧心石,只是觉得掌心中的慧心石质地温润,似乎有源源不断的热量从慧心石上传出,透过他的掌心肌肤送入他的体内,罗猎感觉从右手开始恢复,虽然身体的寒冷并未在短时间内驱散,可是知觉沿着神经迅速回到了他的全身,叫醒了他的大脑。

        在罗猎的大脑恢复意识之后,血色沙漠和天空的幻象迅速被驱离他的脑海。他的视线终于看清了现实中的景象。

        那只巨大的沙虫因为不停吸入潭水的缘故,身躯已经增大膨胀,暴露在水潭外的头颅有若一节火车头般大小,张开菊花般的嘴巴正准备将罗猎一口吞下去,可此刻罗猎的周身已经笼罩上了一层绿光,他感到掌心中的慧心石开始变软,原本坚硬的顽石竟似乎突然拥有了生命一般,它的底部产生出无数的触角,这密密麻麻的触角有如吸盘一般吸附在罗猎的掌心,又刺破了他的肌肤。

        已经摆出攻击架势的沙虫突然凝滞在那里,它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敬畏。

        罗猎感觉到有股热流从掌心拥入自己的血脉,刚开始柔和,后来却变得越来越猛烈,充斥血脉的感觉近乎一种烧灼的痛感,抬起右手,却看到右手掌心内的慧心石开始不断缩小,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薄薄的一层,从他的掌心肌肤上脱落,罗猎周身变得灼热,体内仿佛被一团火炙烤着,他不顾一切地向水潭冲了过去。

        沙虫看到向自己冲来的罗猎竟然不敢正面迎击,从水潭之中倏然跳了出去,一头扎入上方的洞口,怎奈上方洞口太小,吸满潭水之后它的身躯增加数倍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哗!又从它的身体中排出。

        罗猎跳入水潭试图利用潭水让自己的身体降温,刚刚跳入其中,沙虫就将体内的水全都排入潭内,大量的水从上而下进入水潭中,产生了一股急流,罗猎被这股急流冲入了水潭的底部,瞬间施加在罗猎体内强大的压力让他的身体应激发出强烈的绿色光芒,心脏因短时间内的承压,瞬间泵血量提升至最大,罗猎感觉到自己的手足宛如被千万根针扎一样,刺痛过后又是麻酥酥的感觉。

        沙虫逃走之后,颜天心的意识慢慢得以恢复,清醒过来之后,她发现沙虫已经不知去向,而让她惊恐的是,周围也看不到罗猎的身影,颜天心大声呼喊着罗猎的名字,她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结果,不过马上又从脑海中清除出这个念头,捡起镭射枪向水潭奔去。

        颜天心起身刚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一声爆炸,却是被堵在外面的几人利用炸药引爆了那堵沙虫喷沙砌起的围墙。这并非是第一次引爆,身为爆破专家的阿诺第一次引爆并未成功将沙墙炸穿,只是在墙体上炸出一个沙坑,重新调整炸药的用量,将炸药塞入弹坑之中,这次方才在啥墙上炸出一个大洞。

        洞口已经可以容纳他们从中通过,不等硝烟散尽,张长弓第一个从洞内钻了进去,其余人也全都没有犹豫,紧跟在张长弓身后进入洞中,甚至连贪生怕死的宋昌金都表现得无所畏惧。

        决定进入洞中之前每个人就已经做好了和沙虫殊死搏杀的准备,当他们进入其中看到沙虫已经消失不见,所有人打心底松了口气,不过很快他们就意识到随之消失不见的还有罗猎。

        他们还未来得及走下台阶,就看到颜天心跃入了那水潭中,从眼前所见不难推断出罗猎十有八九就在水潭内。

        陆威霖低声提醒众人留意周围的动向,他和张长弓同时加快了脚步向水潭靠近。

        颜天心竭力向水池深处潜去,就在她进入水池不久,那只刚刚逃入水潭上方洞口的沙虫却又无声无息滑落下来。

        张长弓看到那沙虫透明的躯体刚一出现,就弯弓搭箭射了出去,他选择的是一支用地玄晶铸造的羽箭,箭似流星,追风逐电般射在沙虫的躯体之上,弓弦赋予的强大冲击力让沙虫的体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锋利的镞尖威力却不足以穿透沙虫坚韧的肌肤,箭矢携带的力量被缓冲减弱,然后歪歪斜斜落在了地面上。

        陆威霖大吼道:“开枪!”所有人举起武器扣动扳机,子弹如同暴风骤雨般向沙虫的躯体倾斜而去。

        沙虫并未急于发动进攻,庞大透明的躯体覆盖在水潭的表面,将整个水潭蒙住,然后中心向上拱起,水潭内的水被瞬间抽吸到它的体内,沙虫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开来。

        随着潭水被吸入沙虫体内的还有颜天心,颜天心正努力潜入水潭深处,却感觉身后一股无形的吸力传来,这强大的力量让她无法抗拒,她随着潭水一起被吸入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颜天心尚未搞清自己身处何处的时候,外面的同伴已经看到她被沙虫吸入了体内。

        开火声突然就停了下来,因为所有人都感到投鼠忌器,他们担心子弹会误伤到颜天心,不过只是片刻迟疑罢了,很快所有人就意识到,他们的子弹根本无法射穿沙虫的身体。

        阿诺刚刚掏出手雷准备扔出去,看到眼前场景又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

        沙虫不断膨胀的身体开始形变,身体的右侧先是突出了一个椎体,然后迅速膨胀扩展,远远望去如同一只巨大的鳍,这只鳍缓缓扬起然后猛地拍打在前方的沙地之上,地动山摇,众人感觉脚下的地面剧震,他们一个个立足不稳,七扭八歪地摔倒在地面上,巨鳍掀起的红色沙浪,铺天盖地向他们的头顶覆盖而来,将他们掩盖在红沙之下。

        沙虫因为这一动作而导致体内潭水的动荡,一个隐形的漩涡自他的体内形成,颜天心的娇躯在沙虫体内密闭的环境下旋转翻腾,又如秋风中反转的落叶,又如被风吹雨打的浮萍,命运完全不由自己左右。恍惚中颜天心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下方缓缓漂浮起来,红裙摇曳,肌肤苍白,惨白的小脸几乎和她面贴面正对着。倏然她睁开双目,血淋淋的眼眶中看不到眼珠,鲜血源源不断向外冒着。

        颜天心惶恐到了极致,她想要摆脱开这可怖的女孩,对方飘舞的头发却在瞬间长长,千丝万缕和她的头发缠绕在一起,逼迫她无法远离,牵扯着她不断贴近,颜天心竭力挣扎,她已经猜到了这女孩的身份,龙玉公主,她就是龙玉公主。

        龙玉公主的头发仍然在不断生长,无处不在地缠绕着颜天心的周身,颜天心越是挣扎,头发缠绕得就越紧,咽喉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龙玉公主眼眶中流出的鲜血将周围染红,颜天心的视野中已经是一片血色。

        沙虫庞大的躯体随着不停吸入潭水而急剧膨胀,这么大的目标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射中,它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

        刚才被红沙掩埋的几个人已经扒开覆盖在身上的沙尘爬了出来,张长弓擦去口鼻上的沙尘,喘了口气,看到沙虫体内的颜天心挣扎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微弱,已经出现了窒息的征兆。

        张长弓抽出羽箭再次瞄准沙虫施射,形势危急已经考虑不了太多,唯有将沙虫的肌肤穿透才能将它体内的水排出,兴许能够挽救颜天心危在旦夕的性命。

        陆威霖几人也随后开始射击,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清楚,即便是他们现在能够击穿沙虫的肌肤,营救颜天心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沙虫体内摄入了大量的液体,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排出。

        他们看到的情景和颜天心看到的完全不同,沙虫呈现出透明无色的状态,沙虫的体内只有颜天心一个人在挣扎,并没有看到龙玉公主的身影,更没有被鲜血染红。

        沙虫变形出的巨鳍再度举起,挡住他们的射击,又在沙地上拍出一记重击,这群人中有人及时跳起,避免被震伤内腑,周文虎和玛莎、阿诺三人做出的反应稍晚,被震得飞起,而后又被掀起的沙尘拍倒在地面上,他们三人受到的创伤最重。

        张长弓几人虽然反应及时,躲过了地面传来的震动却无法逃过扑面而来的沙尘,再度被沙尘拍到在地,红沙将他们的身体掩埋了起来,短时间内想要脱困发动攻击已经没有可能,更不用说去挽救危在旦夕的颜天心。

        颜天心双手抓住疯狂增长的长发,却无法从中挣脱开来,龙玉公主的头发已经蒙住了她的视线,颜天心感觉到双目有种针扎般的刺痛,似乎又人正在将她的双目从中挖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