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月之潭】(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月之潭】(下)

        颜天心边走边观察着四周,两人配合默契,很快就走下了台阶来到那水潭前方,这会儿功夫月亮已经就快移走,水潭中的倒影只剩下一半,光芒也不如刚才强烈。

        探测仪内并无生命信号的波动,罗猎暗自松了口气,看来他们总算开始走运了,抬头望去在头顶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直径约三米的圆洞,那圆洞恰巧投影在水潭的上方,所以从外面看这里就是一口水井,罗猎看到了井口的天空,只有脸盆般大小,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调整探测仪很快就测出了从他们所处位置到井口的距离,足足五十米,这五十米的距离恐怕都要依靠他们手足并用攀爬上去了。

        颜天心左手在罗猎的肩头拍了拍,既是给他鼓励,又是一种逃出生天的庆幸,和他们此前的遭遇相比,这点困难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们面前的水潭直径大概有五米,不知是不是天然形成,水池的边缘用上好的白玉砌成,在水池的周围布满红色的细沙,罗猎蹲下去抓了一把细沙,红色的细沙质地非常细腻,和沙虫过去喷出的并不相同,而且这沙并无腥臭的味道,事实上他们在走下这道长长的阶梯之后就没有闻到那股臭味。

        水潭周围的环境非但没有让人感到恐怖,反而让人觉得心定神宁。

        颜天心道:“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怪怪的?”

        罗猎摇了摇头,和感觉相比他更相信手腕上的探测仪,周围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他不明白探测仪的原理,不过很可能是通过生物体温和移动产生的信号来反馈。

        这世上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做到绝对静止,罗猎在心中默想着,就在此时手表的屏幕的上方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强烈的信号,红色的信号几乎覆盖了整个屏幕,罗猎心中剧震,抬头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的生物,颜天心从罗猎的动作中也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她意识到了什么,慌忙举起了镭射枪。

        一个巨大的生物宛如神兵天降般从井内直坠而下,罗猎和颜天心根本搞不清它是如何隐藏的。更不清楚它将身躯收藏在什么地方,刚才他们明明仔细搜索过四周。

        颜天心还未来得及射出镭射光束,那生物就咚!的一声落入了水潭之中,水潭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水浪四处迸射,罗猎和颜天心两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激起的水浪扑头盖脸地击中,他们立足不稳,摔倒在地,颜天心手中的镭射枪也因拿捏不住飞了出去,她惊呼一声,看清镭射枪的位置,不顾身体的疼痛拼命扑向那支枪。

        又一个浪头击中了颜天心,水浪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将颜天心打得横飞出去,足足飞出了十多米方才落在地上,头部距离台阶只剩下不到一尺,如果这水浪的力量再大一点,恐怕颜天心就会撞得头破血流。饶是如此,颜天心也已经摔得昏迷了过去。

        罗猎的状况比颜天心好不到哪里去,刚才在第一朵浪花打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用身体去掩护颜天心,结果首当其冲被水浪拍击在后背,身体如同中了狠狠一拳,到现在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却是张长弓带领众人前来会合,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走下最后这道尝尝的阶梯,水潭中鼓起一个巨大的圆球,那透明的圆球中饱吸了潭水,噗!那圆球将满腹的潭水当成武器发射了出去,有如高压水枪一般越过尝尝的台阶,喷射在那群准备发起攻击的人身上。

        张长弓几人刚刚作出射击的动作,就遭遇到这股强大的水流,几人大叫着,立足不稳,被喷射的水流喷得倒飞出去,一个个丢盔卸甲摔倒在地。

        那坠入水潭的怪物将水喷完之后,马上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不过它的顶端弯曲到了水潭边的沙地上,菊花般的嘴唇探入到红沙之中,用力一吸,身体顷刻间膨胀起来。

        罗猎艰难地爬起,看到眼前情景已经明白这是一条沙虫,虽然不知是否是他之前所遇的那条,不过这沙虫不但可以吸沙,而且可以吸入水流,并将两者当成武器。

        宛如落汤鸡一般的陆威霖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冲锋枪瞄准那沙虫射击,一连串的子弹射击在沙虫的身上,只是出现了几圈兰红相间的光晕,常规武器无法击穿沙虫坚韧的皮囊,更谈不上给它造成致命伤害。

        沙虫原本准备近距离攻击罗猎和颜天心,却因陆威霖的射击而转移了目标,它的下半身从水潭内吸取潭水,身躯膨胀成球,体内因为红沙的混合变成了红色。瞄准陆威霖将混合着红沙的砂浆喷了出去。

        陆威霖暗叫不妙,沙浆不知要比水的攻击力强大多少倍,如果被正面击中,恐怕性命不保。可现在逃也来不及,唯有硬着头皮承受了。

        不过水和沙浆的浓度不同,沙虫虽然用了同样的力气,沙浆却没能如水一样喷出那么远的距离,沙浆落在陆威霖身前两米处的地方,粘稠的沙浆转瞬之间就将通往水潭的路口完全堵塞。

        此时张长弓他们也都全部站起身来,除了玛莎在跌倒的时候右臂不慎骨折,其他人都安然无恙,陆威霖来到那堵砂浆墙面前,身手去推了一把,让他诧异的是,这会儿功夫沙浆竟然已经开始凝固了。

        沙虫虽然没用沙浆将这群人活埋,可是它却成功在他们的前方筑起了一堵墙,将他们和罗猎颜天心隔离起来。

        罗猎艰难爬了起来,他看到了躺在远处一动不动的颜天心,内心中生出前去营救她的冲动,可理智却控制住了他,即便是他现在即刻飞奔到颜天心的身边,也于事无补。

        沙虫抽吸着潭水,身躯再度开始膨胀,宛如一个巨大的水球在水潭之上不断膨胀。

        罗猎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古怪的生物似乎在通过一双眼睛观察着自己,可是这沙虫的周身并没有看到类似于眼睛的器官。罗猎缓缓向颜天心的方向移动,感觉有目光随着自己移动。

        沙虫并没有急于发动新的攻势,只是在不停地从水潭内抽吸蓄水,它的身体随着不断膨胀而变得越来越大。

        罗猎扫了一眼手表的屏幕,整个屏幕几乎被一个红色的光点占据,警示已经达到了最高级别,帮助罗猎曾经接连两次逃脱劫难的那支笔仍然没有恢复能量。

        脑海中仿若看到一只妖异的巨眼,这只眼睛宛如一个巨大的纺锤虚浮在空中,绿色的眼睛正中镶嵌着深蓝色的瞳仁,蓝绿相间的光雾从巨眼向周围弥散,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脑海中的世界只剩下那一只巨大眼睛。

        罗猎闭上了双眼,再度睁开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血色沙漠中,天色湛蓝,在他前方的不远处,仍然漂浮着那只巨大的眼睛,眼睛的中心有一个黑洞,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入口,让人不由自主向入口走去。

        罗猎机械麻木地从血色沙面上爬了起来,然后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向那巨眼走去。

        颜天心此时从晕厥中醒来,周身疼痛欲裂,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罗猎的所在,目光所及,看到罗猎正一步步走向水潭,水潭的上方,一个巨大的透明圆球不断膨胀着,圆球的顶端,沙虫宛如菊花形状的嘴正缓缓张开,等待着罗猎的自投罗网。

        颜天心马上就看出罗猎已经失去了意识,他根本不知道此刻在做什么。镭射枪就落在她身边不远的地方,颜天心伸手抓住镭射枪,在她瞄准那沙虫准备射击的刹那,眼前绿光大盛,同样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绿色眼睛。在这只巨眼的注视下,她突然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整个人陷入无尽空虚和迷惘之中。

        罗猎的脑海中看到一幅迷幻的景象,他看到自己正踩着血色的沙漠一步步走向巨眼,天空没有一丝云,周遭没有一丝风,自己踩在松软的血色沙漠上甚至没有留下一只脚印,一切寂静的吓人,罗猎仿佛进入了一个没有声音的国度,那巨眼散发着妖异的光芒,那目光充满着无法拒绝的诱惑力。

        深蓝色的瞳孔有若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深不见底,罗猎有种即刻要投入其中的冲动。

        现实中,那沙虫宛如菊花般的口部开始缓缓张开,它的身体已经注满了水,逐渐张开的口部有无数的透明触角在舒展舞动,看起来犹如一只巨大的透明水母,展示出它自身美丽的一面,然而另一面却是致命的。

        就在罗猎感到全身冰冷,他的精神在一点点被抽离出他的躯体,这张抽离让他感到冰冷且麻木,不过身体有一个部分似乎仍然在发出热量,这热量让罗猎身体的局部仍然保持着一定的知觉,这温暖始终没有消失,而且这种感觉正缓慢向他的身体周围浸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