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月之潭】(上)

第二百二十二章【月之潭】(上)

        其他人仍然按兵不动,张长弓和陆威霖两人分别守住洞口,居高临下为他们两人进行掩护。

        宋昌金在洞内找到了青铜悬梯收放的开关,铁娃和阿诺分别负责监视百惠和玛莎,玛莎现在的情绪已经明显稳定了,趁着这会儿功夫她默默诵经祈祷,以慰藉父亲和族人的在天之灵。百惠盘膝坐在她的身边,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她的内心却不如表面那般镇定。

        周文虎眼睛虽然睁得很大,看脑子里却乱糟糟一团,那场血腥的战斗,完全是一场屠杀,他这一生都无法摆脱这可怕的梦靥。

        先行探路是必须的,这样的安排不仅仅是为了掩盖他们所拥有的先进装备,罗猎凭借印象找到了他逃生时的角门,等到了地方才看到角门已经完全坍塌,通往前殿的地方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沙虫那庞大的身躯已经摧毁了整座前殿。

        幸好罗猎有探测仪,面对这堆废墟可以迅速分析出最可行的路线,两人仅仅花费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找到了最佳的路线。这才将同伴们叫下来,引领这群同伴钻出了这片坍塌的废墟。

        宋昌金虽然是摸金倒斗的高手,可是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地形也是束手无策,这废墟简直就是一片迷宫,真不知道这小子是如何从中理出头绪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罗家的子孙看来在这方面果然拥有超人一等的天赋。

        没有人对罗猎的能力产生怀疑,即便是和罗猎接触不久的周文虎,在亲眼目睹罗猎被沙虫吞入腹部又神奇逃生之后,根本不会质疑,这样的人怎样的奇迹都可以创造。

        走出废墟就已经来到了天庙的入口处,狼牙锤阵已经停止了摆动,比起罗猎两度通过这里的惊心动魄,现在已经是风平浪静,经过那只巨蝎尸体的时候,罗猎特地提醒众人要小心绕行。

        宋昌金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低声道:“这怪物是被大锤给撞死的?”

        罗猎点了点头。

        宋昌金继续追问道:“当时你在哪里?”

        罗猎笑了笑,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在逃,它在追我。”

        他说得虽然轻描淡写,可在周围人听来都是惊心动魄,脑海中还原了当时罗猎逃亡的惊险场面,换成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只怕无法逃脱这只巨蝎的追击,即便是能够逃离,又怎能躲过这一只只巨大的狼牙摆锤?

        宋昌金忽然感觉到自己可能真的老了,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放眼望去,身边全都是年轻人,看来应该考虑退休了。

        穿过狼牙锤阵列,前方是凸凹不平的石柱群,罗猎提醒大家要小心,这片石柱群并不稳定,走过去很可能会再度将之触发,上下起伏。

        宋昌金道:“不妨事!”他已经走向右侧,没多久就听到前方传来石柱重新排列的声音,凸凹不平的石柱群短时间内回归原位,变成了一片平整的地面,姜是老的辣。

        阿诺一直对宋昌金不服气,可现在也不得不同意正是因为有宋昌金在,他们才少走了很多的弯路,也避免了许多的麻烦。对罗猎他一直都服气,对宋昌金他是不得不服气。

        罗猎在走上去之前向宋昌金看了一眼,宋昌金笑道:“怎么?担心我这个做叔叔的会坑你?”

        罗猎道:“我是担心误碰机关。”

        宋昌金已经大步走了上去:“机关也是人设计的,古今中外,东南西北,机关虽然错综复杂,可万变不离其宗。就像美食驳杂,可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取悦人的味蕾,机关的变化再繁复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坑人。”

        阿诺及时补充了一句道:“你对坑人特别在行对不对?”

        宋昌金哈哈大笑,知道他埋汰自己,却没有跟他一般计较。

        走过这段路途,罗猎所说的深沟就在前方了,沟壑宽度在十米左右,罗猎刚才过来的时候是攀援侧壁凸出的石块来回腾跃,可侧壁的石块因为承受不住力量多半已经坠落下去,现在侧壁虽然还有攀附的地方,可之间的距离实在太长,就算是罗猎也没把握通过。

        张长弓观察对侧,估摸着利用绳索渡过这条壕沟的可能。

        罗猎却发现对面的道路已经完全被黄沙封死,就算他们能够抵达对面,也必须从黄沙中挖掘出一条通道,方才有可能离开。这些黄沙应该是新近才涌入的,罗猎甚至怀疑是沙虫发现了潜入者,马上喷出黄沙改变了地貌,以保护这座天庙。如果当真如此,沙虫非但破坏力惊人,而且它的智商也相当可怕。

        几人沿着这条沟壑观察的时候,罗猎悄悄扫了一眼手表,在手表上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生命信息。沟壑内黑暗寂静,既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看不到任何的光芒。

        宋昌金道:“你来的时候当真看到了那条沙虫?”

        罗猎点了点头,他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隐瞒。众人对那条可怕的沙虫仍然心有余悸,陆威霖道:“依我看,咱们还是另选道路吧。”

        宋昌金道“出路?哪还有出路?后边被堵住了,前面也被堵住了,这条壕沟乃是过去天庙的神道。”他将地图取出摊开放在了地面上,几人凑了过去。

        宋昌金指向那条壕沟的位置道:“根据图上的标注,咱们沿着壕沟向右走出一段距离会有阶梯向下,沿着阶梯走到尽头就可走到化神池,化神池和贺兰山的揽月井相通。”

        周文虎皱了皱眉头道:“我在这边生活多年,从未听说过贺兰山有什么揽月井。”

        宋昌金根本看不起他,不屑道:“你知道个屁!”

        周文虎被他噎得满脸通红,这群人中他是最没存在感的一个,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多嘴。

        宋昌金道:“都说有沙虫,可是那沙虫这么大的体魄只要经行到附近必然会有动静。”

        几人经他一说不由得同时心头一亮,不错,此前沙虫每次现身都是天翻地覆,毕竟沙虫体型庞大,穿行在流沙中它的动作就会被传递出很远,而现在周遭寂静无声,没有感到丝毫的动静。

        宋昌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们想要逃出去唯有赌上一把,这条路应该是咱们唯一的出路,罗猎此前虽然看到沙虫从这里经行,可说不定那沙虫正在别的地方不急赶来,所以时间就是一切。”

        张长弓道:“宋先生既然说得那么有把握,是否愿意先行下去探路呢?”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探路非我强项,这条道路也没什么机关陷阱,如果运气好的话一路畅通,如果运气不好,中途就可能被黄沙堵塞,如果咱们运气不好,就只能留在这天庙中等死了。”他脸皮够厚,任何事都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张长弓也懒得跟他理论,取出绳索找到固定点。他决定和罗猎、颜天心先行下去探路,张长弓见识过颜天心镭射枪的威力,也知道颜天心并不想将之暴露,毕竟这么厉害的武器容易招来太多心存不良者的觊觎。

        准备停当之后,三人分从三条绳索下滑,顺利来到二十米下的沟壑底部,里面充斥着一股腥臭的气味,虽然他们全都做好了防护,可仍然感到恶臭难忍。

        罗猎第一个落在地面上,脚下都是血沙,他警惕地望着左右,探测仪上并未有生物信号,这让他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张长弓第二个落地,他抽出一把霰弹枪提防沙虫来袭,其实心中明白,霰弹枪的威力虽然巨大,可真正遇到沙虫也顶不上什么作用。

        颜天心抽出镭射枪,张长弓既然已经知道这个秘密,也没必要再掩饰,更何况他的人品绝对可疑信得过。三人按照宋昌金所指引的路线向前方走去,并没有走出太远就发现了张长弓所说的阶梯,这条沟壑极其宽阔,看来是沙虫平日里经过的主要途径之一。

        沿着阶梯慢慢走下去,三个长长的转折之后,看到一条极长的阶梯一直通往下方,中途并无歇脚之处,一眼望去就知道阶梯大概有百步之多,在阶梯的尽头有一个水潭,水潭泛起柔和的光芒,将地下世界照亮,却是外面的月光直射,月亮倒映在水潭之中,水潭反射月光所致。

        三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是惊喜万分,他们也没有想到这次居然如此顺利,张长弓道:“我去叫他们,你们先在这里等着。”

        罗猎点了点头,虽然找到了出口,可是在这个地方耽搁的时间越久,沙虫出现的可能性就越大,他看了看探测仪,目前周围还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低声道:“大哥速去速回!”

        张长弓点了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罗猎和颜天心并没有原地停歇,两人继续向台阶下走去,按照罗猎的了解,走得越近,探测仪探察到的结果就越精确,不过那口水潭并不算大,沙虫庞大的身躯应当无法藏匿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