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怎么走】(上)

第二百二十一章【怎么走】(上)

        宋昌金却拿着那幅地图仔仔细细研究了起来,并没有即刻离开的意思,罗猎看出他就是不死心,催促道:“还是快走吧,万一再有什么怪物冒出来,到时候跑都来不及。”

        宋昌金不耐烦道:“催什么催?我这不是在找出路吗?”,他让张长弓和罗猎两人合力将佛像金身逆时针转动,罗猎和张长弓分别抓住佛像的一只臂膀同时用力,想不到那佛像居然真得缓缓转动起来。

        阿诺为之大奇,愕然道:“你怎么知道这里会有机关?”那张地图他也跟着看过,地图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指示。

        宋昌金嗤之以鼻道:“你一个老外懂个屁?”心中却暗忖,若是什么都被你们知道,老子岂不是没有了利用价值,你们恐怕早就把我抛弃了。

        阿诺被他噎得满脸通红,正准备上前跟他理论,却见那佛像被罗猎和张长弓转了一圈之后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佛像朝着前方平移,暴露出隐藏在后方的入口。

        罗猎和张长弓生恐会触动机关,两人第一时间闪开,又提醒众人小心提防,然而整个过程并未触动什么机关陷阱,宋昌金望着他们一个个紧张戒备的样子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别怕,没什么机关陷阱,这图上标记得清清楚楚。”

        张长弓道:“我看看!”

        宋昌金作势要递给他,等张长弓伸出手来却又迅速地缩了回去,笑道:“看了你也不懂。”总算找到掌握主动权的机会,宋昌金要抓住时机很怼这帮小子一遍。

        罗猎道:“三叔,咱们还是快走吧。”

        宋昌金对罗猎的话显然还是听从的,不仅仅因为他和罗猎的亲戚关系,更因为罗猎是这群人中毫无疑问的首领,无论是智慧还是勇气都让宋昌金这位长辈不得不佩服。

        宋昌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罗猎从张长弓手中接过火炬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宋昌金紧接着进去。火炬的光芒照亮了深藏在佛像后方的甬道,甬道四壁金光灿烂,宋昌金用手抚摸了一下墙壁,触手处冰冷坚硬,这甬道的侧壁和顶面是用金箔贴成,甬道高宽各有两米,脚下的地面用长方形红色石块铺成,鎏金勾缝,每隔一段距离,脚下就会出现一朵白玉莲花的浮雕。

        步步生莲常见于佛教,不过这世上的多数宗教相辅相成。

        宋昌金特地蹲了下去,用手指触摸了一下一朵白玉莲花,凭着温润的手感判断出这一朵朵的白玉莲花都是用上好的和田玉雕刻而成,完成后又镶嵌在地面上,当初西夏人建设这座天庙一定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其中隐藏的财富绝不次于外面耸立的一座座西夏王陵,甚至比起他一直致力寻找的西夏王宫的秘密宝库也不遑多让。

        宋昌金的内心中无比激动,又担心自己真实的情绪被周围人看出,最担心得就是罗猎,这小子超级精明。他的担忧很快就得到了印证,罗猎原本就擅长心理分析,他的感知能力在这群人中无人能及,这方面虽然是吴杰对他进行的启蒙,可是在父亲将那颗智慧种子种入他的体内之后,他的身体在不停发生着变化。改善体质的同时,也让他的感知能力和分析能力产生了日新月异的进步。

        宋昌金虽然老奸巨猾,表面掩饰得也是滴水不漏,但是一个人的心理变化多半会在呼吸脉搏方面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遇到感知能力超强的罗猎,宋昌金这只老狐狸也变得无所遁形了。

        罗猎看似漫不经心地提醒宋昌金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可咱们还是要先平安离开再说,等离开了这个地方,大家各奔东西。”意思表达得已经很明确,只要离开这里,哪怕你宋昌金再回头来寻宝我也绝不过问,只是你如果为了一己之私想要拿所有人的性命冒险,我也不会答应。

        宋昌金何等狡诈,嘿嘿笑道:“大侄子,你多虑了,什么宝贝也比不上性命重要,钱财乃身外之物,若是性命没了,再稀罕的宝贝终究也是别人的。”他直起腰来,举起火把照亮前方:“多半法像金身周围都藏有暗室,绘制这张地图的人是一个行家,这张地图若是让外行人看来和普通的地图并无分别,可行家看来就不一样了。”

        阿诺仍然没有忘记刚刚被怼的怨气,哼了一声道:“说得跟自己是行家一样。”

        宋昌金笑眯眯看了阿诺一眼,发现他背上的玛莎仍然没醒,意味深长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小伙子千万别被表面的假象所迷惑,红颜祸水,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说完后又向颜天心看了一眼道:“颜掌柜,我可不是说你。”

        罗猎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三叔说得那么透彻,必然在这方面有过深切的领悟。”

        宋昌金暗赞罗猎的情商够高,点了点头道:“不止深切还很痛彻。”

        几人听他如此说话都不禁笑了起来,宋昌金却没觉得自己好笑,叹了口气道:“若是能够从来,我宁愿当个和尚。”

        颜天心道:“若无诚意待人又怎能期待别人真心对你?”

        宋昌金却因颜天心的这句话而沉默了下去,对他而言却是极其少有的状况。

        罗猎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没有人生来就老奸巨猾,也没有人生来就苦大仇深,每个人的性格先天只是占其中的一部分,而很大的一部分却是因后天而养成。借着火光看到前方道路已经被封闭,叫了声三叔借以提醒宋昌金。

        来到道路的尽头发现挡住他们去路的是两扇大门,和甬道的侧壁和顶壁一样通体鎏金,两扇大门严丝合缝,就算是锋利的刀刃也插不进其中的缝隙。不过这难不倒宋昌金,他将张长弓和罗猎叫到身边,三人分别抵住脚下白莲花的一朵花瓣,按照宋昌金的吩咐同时发力,花瓣在三人的按压下徐徐下沉,花瓣下沉的同时,两扇严丝合缝的大门缓缓向左右分开。

        里面溢彩流光,晶莹夺目,众人的视力适应了里面的光线之后,发现大门后却是一间藏宝窟,里面金银财宝散乱一地,阿诺看得目光一亮,如果不是他还背着玛莎,肯定第一个冲过去挑选几件喜欢的宝物。

        颜天心却关切地望着罗猎,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在她看来这世上再珍贵的宝物也比不上罗猎。

        罗猎提醒同伴道:“大家不可轻举妄动,以防有诈。”

        宋昌金道:“根据地图上的标注这里珠宝的上面涂有毒药。”

        阿诺道:“危言耸听,有人是想据为己有。”

        宋昌金也不解释,等到众人全都进了那藏宝窟方才和罗猎三人松开花瓣走了进去,他们这边刚一松开,两扇敞开的大门就缓缓闭合。张长弓担心他们被困在其中出不去,伸出双臂想要去撑住门扇。

        宋昌金道:“你是想被挤成肉夹馍吗?这么大的个子,可惜脑子不灵光。”

        张长弓看到他镇定自若的表情马上就明白宋昌金必然对眼前的状况了然于胸,看来那张地图上记载得非常详细,于是回到宋昌金身边,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

        宋昌金心中暗自得意,他何尝不明白这群人对自己的尊重全都建立在他是唯一能够读懂地图的份上,在逃离天庙之前,他就算有什么过分的行径,这群人也都得忍着。

        宋昌金取出一双鹿皮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走向那堆宝物,开始扒拉起来。

        阿诺道:“不让我们碰,你自己难道不怕死?”

        宋昌金振振有辞道:“有危险我冲在前头,我老了,你们还年轻。”

        阿诺真是哭笑不得,明明自私贪婪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这老家伙的脸皮真不是盖的,身后微微一动,却是玛莎有了动静,这细微的动静并没有瞒过罗猎的感知,罗猎警惕地望着玛莎,担心她苏醒后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玛莎清醒之后马上要求阿诺放下自己,望着周边的环境她意识到他们仍然没有离开天庙的范围。

        颜天心警告她道:“不想吃苦头就乖乖听话。”

        玛莎咬了咬嘴唇,双眸中虽然充满了愤怒却不敢发作,毕竟她势单力孤,无法和这么多人对抗。

        铁娃惊喜道:“弹弓!”却是他看到宋昌金从那堆东西里面扒拉出来一柄金光闪闪的弹弓,宋昌金将弹弓捡起,很慷慨地递给了铁娃道:“拿去!”

        铁娃欣喜异常本想伸手去接,张长弓提醒他道:“小心有毒。”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真是服了你,我会害一个孩子?”他摘下一只手套,然后抓住那弹弓向铁娃递了过去:“放心吧,有毒也是我先被毒死。”

        铁娃这才喜孜孜接了过去,那弹弓入手极沉,造型虽然古朴,可是工艺绝佳,弹弓并非黄金锻造,通体可见深浅不一的纹理,铁娃将随身携带的牛筋连在其上,用力拉了拉,感觉衬手之极。

        宋昌金又将一个装满弹子的皮囊递给了他:“这也给你。”

        铁娃慌忙道谢。

        阿诺凑了上去,却被宋昌金恶狠狠瞪了一眼:“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