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慧心石】(下)

第二百二十章【慧心石】(下)

        他们向前方走去,走了并没有多远就已经看到了尽头,前方的甬道发生了坍塌,阿诺从空气中尚未散尽的火药味道就推断出不久前这里发生了爆炸,罗猎曾经亲耳听到了那声爆炸,他虽然未曾亲眼目睹,可是也能够猜到应当是卓一手引发了爆炸,卓一手以为得到了他需要的东西,所以才炸毁了这条出路。

        只是那老僧扎罕和吴杰两人不知去了哪里?

        宋昌金借着火光四处观察了一下,他摇了摇头道:“这条路走不出去了,咱们只能另觅出路。”

        张长弓道:“还有出路吗?”

        宋昌金沉吟了一下道:“一定有!”他的目光投向罗猎,虽然他还没有来得及询问罗猎究竟是如何脱险,不过他亲眼看到罗猎被沙虫吞入了肚子里,一定是沙虫将他带到了天庙,既然沙虫这么庞大的身躯都能够进入天庙,那么他们肯定能够找到出路。

        罗猎从宋昌金的目光中理解了他的意思,苦笑道:“沙虫特殊的身体构造能够在流沙中穿行,这座天庙应当就是它不停喷沙掩埋起来的。”

        陆威霖道:“天庙里既然有人,就会有出口。”

        阿诺关心得却是罗猎如何脱险的问题:“你是被沙虫吐出来还是被它拉出来的?”

        一群人因为这货的问题同时笑了起来,紧张的心情也算稍稍得以放松。

        百惠其实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机逃走,可是她斟酌之后并未这样去做,因为天庙的道路错综复杂,她孤身一人离开恐怕等于主动选择了一条死路。

        在众人谈笑风生的时候,罗猎却悄悄感知着周围的一切,进入这条甬道的不仅仅是老僧和吴杰,就在刚才藤野忠信也逃入了这里,为何连藤野忠信也踪影全无?罗猎相信人不可能凭空消失,他和藤野忠信交手虽然不多,却仍然从短暂的交锋中看出此人非同寻常。

        “玛莎!”阿诺惊呼道,玛莎在众人说话的时候悄悄退到了最后,趁着无人注意她,转身向后跑去。她奔跑的速度显然无法和阿诺相比,没跑几步就被阿诺追上,阿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玛莎尖声叫道:“放开我!”她挣脱不开阿诺的手臂,低下头去狠狠在阿诺的手背上咬了一口。阿诺痛得惨叫了一声,却仍然坚持没有放手,生恐放手后玛莎会就此逃走。

        玛莎的嘴唇上沾染了不少的鲜血,她凤目圆睁,怒视罗猎道:“懦夫!你答应过我,你答应过我为我找回古兰经,为什么食言?”

        颜天心此时绕到她的身边,扬起手来,一掌就将玛莎击打得晕了过去,在场众人之中也唯有她下得去手。

        阿诺慌忙将玛莎抱住,颜天心道:“搜搜她身上有什么?”

        阿诺闻言正欲动手,却被颜天心瞪了一眼,阿诺这才意识到男女有别,讪讪将手缩了回去,颜天心在玛莎的身上搜索了一遍,从她身上找出了一张羊皮地图。其实在玛莎带他们找到天庙并进入其中之后,颜天心及开始对她产生了怀疑,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动手。

        颜天心带着地图回到罗猎身边,宋昌金也凑了上来,颜天心虽然对他反感,却知道他是这方面的行家。罗猎对宋昌金却表现出很大的信任,接过地图直接递给了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正是罗猎能够将这群人凝聚在一起的原因。

        宋昌金看了看那地图,低声道:“这应当是天庙的地图,小妮子藏的够深,一直都没有将地图的事情告诉咱们,有这张地图在手,走出去不难。”

        众人听到离开这里有了希望,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通过对这张地图的分析发现,最可能的通路还是在天庙里,他们必须要先返回天庙神殿,从那里找到离开天庙的通路。罗猎首先确认通路并非是自己此前进入的那条,如果原路返回,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做到。

        一行人跟随罗猎向天庙神殿走去,回到刚才激战怪虫的地方,看到铜门上已经被被幼虫啄得密密麻麻有若蜂巢,门前地面上躺满了幼虫的尸体。

        众人小心从中通过,铁娃好奇想用手拎起一只幼虫,却被张长弓及时阻止,张长弓刚才已经亲眼见证了这些幼虫的厉害,如果不是颜天心出手,他们此刻只怕已经被这些牙尖嘴利的幼虫扎个千疮百孔。

        罗猎小心将铜门拉开,还好铜门外已经没有了那些幼虫的踪影,刚才被颜天心用镭射枪射杀了大半,幸存的幼虫也吓破了胆子,逃得无影无踪。罗猎本来还担心那怪虫的母体并未死去,不过外面也看不到那母体的影踪,地面上尚有三十多颗虫卵尚未孵化。

        罗猎让阿诺取出用地玄晶锻造的匕首,逐一在虫卵上扎了一刀,这些虫卵外壳坚固,刀枪不入,可地玄晶锻造的兵器却是它们的克星,否则罗猎也不可能将那巨大的怪虫母体击败。

        阿诺将每颗虫卵都扎了一刀,刀锋毫无阻滞地插入虫卵坚硬的外壳,沿着刀锋插入的部分裂口变成了透明的蓝色,然后这蓝色开始迅速扩展,虫卵也随之融化。

        百惠惊奇地望着眼前的景象,一旁陆威霖道:“你们日本人不知道非礼勿视的道理?”

        百惠抬头看了陆威霖一眼,面无表情道:“可我不是瞎子。”

        她的话倒是提醒了宋昌金,宋昌金道:“老吴呢?有没有见到老吴?”此前吴杰不辞而别,在宋昌金看来这就是一种背叛团队背叛组织的行为。

        罗猎没有回答,其实他也奇怪,吴杰到底去了哪里?吴杰和老僧扎罕最终的决斗鹿死谁手?他们肯定进入了这条甬道,可直到现在罗猎都未曾见到两人的踪影,难道他们两人又从这里返回了神殿?

        颜天心看出罗猎有心事,悄悄提醒他,他们已经来到了岔路口,往哪里走还需要罗猎这位向导带路。

        罗猎引着众人返回神殿,神殿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打斗后的痕迹,不过里面空无一人。宋昌金看到那佛像之时目光陡然一亮,脱离队伍来到佛像前方,围绕佛像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那佛像胸前的孔洞,他向孔洞中看了看,又将手指伸入其中掏了掏。

        罗猎早就留意到他的一举一动,来到他近前道:“这佛像有什么不对?”其实他是明知故问,此前卓一手从佛像胸口取走了绿宝石,而今绿宝石被自己偷梁换柱就藏在身上,罗猎并不知那块宝石的用处,可是卓一手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前来寻找其意义必然非同寻常。从宋昌金鬼鬼祟祟的表现来看,他或许知道内情。

        宋昌金道:“这不是佛像,天庙之**奉得乃是昊日大祭司的金身塑像,虽然不是肉身,可是你看,他和真人比例一般大小,栩栩如生,我想昊日大祭司生前就是这幅模样,这尊塑像就是根据他倒模复制而成。”

        罗猎指了指那洞口道:“这里好像缺了什么东西?”

        宋昌金道:“慧心石,在他们的宗教中,大祭司升天之后会利用终生修为凝聚成一颗宝石,这宝石就是慧心石。”

        罗猎点了点头,想来那绿宝石就是慧心石了,岂不是类似于佛教中的舍利子?现在已经证明舍利子就是僧人坐化留下的结石之类,难道这绿宝石就是昊日大祭司体内的结晶?不过那慧心石晶莹瑰丽,溢彩流光,一看就是稀世之宝。罗猎低声问道:“那慧心石究竟有什么作用?”

        宋昌金道:“你还记得咱们此前见到的转生阵吗?”

        罗猎当然不会忘记,从宋昌金的话锋中已经推测出慧心石和转生阵有关。

        宋昌金道:“转生阵能够复活得是肉身,慧心石才能恢复他的修为和法力,两者缺一不可。”

        罗猎道:“既然如此,为何要将慧心石和肉身分开,两者保存在一起岂不更加的妥当?”

        宋昌金道:“这你就不懂了,慧心石乃通灵宝玉,肉身死亡之后,如果继续保存在肉身之中,那么慧心石就会被阴寒之气所吸,不停黯淡下去,到最后失去所有的灵气,变成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所以想要让慧心石保持最初的状态,就必须要将它从肉身分离,安置在特制的地方,香火不灭,诵经不停,也唯有如此才能保持慧心石的灵气。”

        宋昌金的这番话说得荒诞离奇,可仔细推敲却又不无道理,就算转生的事情存疑,但是从天庙和百灵祭坛的设立来看,当初昊日大祭司去世之后的确按照这个方法进行的安葬。

        宋昌金仍然有些不死心,围着那塑像又仔仔细细找了一遍,最终还是没有发现那颗慧心石,充满惋惜地叹了口气道:“看来有人捷足先登将里面的东西取走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被一个神秘黑衣人盗走了。”他当然不会将实情相告,也没有将此事推到卓一手的身上。

        张长弓提醒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尽快离开吧。”虽然从玛莎那里得到了地图,可是那地图也非随随便便轻易读懂,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还得仰仗宋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