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慧心石】(上)

第二百二十章【慧心石】(上)

        陆威霖这群人的到来方才让他们两人看到了一线曙光,陆威霖他们并不想介入这场战斗,毕竟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人,他们本想作壁上观,可他们的到来马上就吸引了那群天庙武士的注意力,十六名天庙武士竟然分出了大半向他们冲了上来。

        这样一来藤野忠信和百惠两人反倒压力顿减,藤野忠信趁着这群武士重新分配势力之际,从刚刚出现的缺口中冲出,向前方没命逃去,百惠紧随其后,可她的动作终究迟缓了一些,眼看就要逃出包围圈,一名天庙武士迎面拦住了她的去路,扬起手中长矛,雪亮的矛尖化成一道流星直奔百惠的面门扎去。

        百惠以手中太刀迎击,双手握住太刀之下而上挑起,却是以相对宽厚的刀背向上挡格,嘡!的一声,太刀虽然成功将长矛托起,可矛身传来的强大力量也震得百惠双臂发麻,手中太刀几乎拿捏不住。

        持矛天庙武士出手快如闪电,这一刺被百惠挡住之后,枪杆就势上扬,然后以一招力劈华山从上到下狠狠向百惠的天灵盖砸落下去。此时藤野忠信已经逃远,他转身回望,看到百惠并未能够随同自己成功突围,目光犹豫了一下,可终究还是没有回来支援,而是继续向远方逃去。

        看到藤野忠信如此绝情,百惠双眸之中不由得流露出深深失望,这种时候任何人都已经指望不上,想要活命只能依靠自己,她再度以太刀去挡格对方的这次劈砸,藤野忠信的不顾而去给百惠的内心造成了相当大的打击,更何况她本身的实力就逊色于天庙武士,刚才硬碰硬的交锋已经让她双臂麻木,还未能从此前的重击中恢复过来,对方的攻击再次来到。

        长矛重击在刀背之上,一股强大的潜力循着刀背传到她的身上,旋即感觉胸口有若被重锤击中,喉头发热,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那天庙武士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女子而手下留情,长矛向前挺近直奔她的咽喉而去。百惠心头一凉,这一击她无论如何也避不过去了,百惠双目一闭,引颈待死。

        生死一线之时却听到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子弹在她头顶上方呼啸而过,密集的子弹击打在天庙武士的面门之上,一时间天庙武士面门金星乱冒,虽然子弹并未射穿他坚韧的金属面具,可是子弹挟带的冲击力却让那武士连续后退了数步,刺向百惠的一枪顿告落空。

        百惠把握住这难得的时机,身躯接连两个翻滚躲过天庙武士志在必得的刺杀。

        关键时刻是陆威霖化解了百惠的危机,而他的这次介入,也让那名天庙武士转移了攻击的目标,天庙武士向前跨出一步,右脚重重落在地面上,犹如踩了弹簧一般腾飞起来,很少有人拥有如此惊人的弹跳力,更何况那天庙武士是在身穿沉重甲胄的前提下。身在空中,单手持矛,矛头瞄准陆威霖的面门扎去。

        陆威霖端起冲锋枪,密集的子弹向空中射去,然而子弹依然无法射穿天庙武士的甲胄,天庙武士飞跃他们之间近七米的距离,这凝聚全力的一枪穿透枪林弹雨,誓要将陆威霖的面庞扎出一个透明的窟窿。

        陆威霖看到势头不妙,一个前滚翻躲过对方的刺杀,翻滚的过程中已经更换了弹夹,继续向天庙武士射击。

        又有一名天庙武士斜刺里冲了上来,手中砍刀向陆威霖的颈后斩去。陆威霖感到身后风声飒然心中暗叫不妙,准备转身射击之时,突听到噹!的一声,却是百惠冲上来为他挡住了那名天庙武士的偷袭,百惠此举也算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刚才陆威霖将她从生死关头拉了回来,她马上就还了陆威霖这个人情。

        阿诺护住玛莎,一颗手榴弹向右前方的四名天庙武士丢了过去,他这次学了个乖,不敢直接瞄准目标,生怕被谁接住再给扔回来,瞄准得是天庙武士前方的地面,手榴弹顺利爆炸,掀起的气浪将四名天庙武士震得跌倒在地,不过他们很快又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陆威霖大吼道:“大家不要分开,集中火力,逐个击破!”

        趁着这次爆炸将天庙武士阵型打乱的时机,在场人迅速聚拢在了一起,陆威霖、阿诺、宋昌金、周文虎,四人集中火力,将枪口瞄准了同一名天庙骑士,铁娃、百惠、玛莎三人在一旁为他们进行掩护。

        集中火力之后果然威力大增,一名天庙武士脸上的面具被迅猛的火力击飞,他的肌肤一旦接触到光芒,顿时燃烧了起来,其余天庙武士也因为折损了一名同伴而不再一味勇往直前,他们的甲胄毕竟不是整体,如果被击散,一旦肌肤暴露在光线下,他们的身体就会马上燃烧成为灰烬,也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

        除去前往追逐藤野忠信的四名天庙武士,仍然有十一名天庙武士围拢在他们的周围,在人数上明显占有优势。陆威霖一方则在远距离火力攻击上占有优势,他们聚在一起,缓步向前方推进。

        幸好这群天庙武士之中并无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弓箭手,他们很快也改变了战略,其中一人从背后取出护盾排在最前方,一字型排列,以护盾护住头面部,宛如一列火车般向陆威霖他们的阵营冲去。

        阿诺巴不得他们聚在一起,一摸腰间,手雷也所剩无几,取出一颗手雷向天庙武士的队列扔了过去,因为太过谨慎,手雷抛出的距离不够远,这次的爆炸只是让对方的阵营波动了一下,掀起的气浪甚至没有打乱他们的阵营,更不用说造成伤害。

        陆威霖提醒众人不要盲目射击,务必要节省子弹,此时对方明显加快了靠近的速度。陆威霖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天庙武士排出一字长蛇阵,明摆着是要用最小的牺牲换取全局胜利,他们的集中射击只能瞄准队伍最前方的武士,就算将这名手握护盾的天庙武士干掉,可也无法阻止后方十人的靠近。

        陆威霖向阿诺看了一眼,阿诺虽然还有手雷,可是现在的距离下扔出手雷对他们自己也是不安全的,他们并没有天庙武士那样强大的防御力。

        宋昌金道:“打脚面子,我就不信邪!”

        身后传来张长弓沉稳的声音:“把手雷向上丢!”

        阿诺闻言大喜,掏出一颗手雷向天庙武士队伍的上方扔了过去,在他抛出手雷的同时,刚刚赶到的张长弓弯弓搭箭,一箭瞄准了空中的手雷,于空中追风逐电般射中手雷,手雷在受到这次的撞击后爆炸,爆炸点刚好在排列成一字长蛇阵的天庙武士的中间上方,气浪夹杂着弹片从上方向下冲击,天庙武士的阵型顿时溃散。

        陆威霖岂会放过这绝佳的战机,高呼射击,他们手中的枪支同时施射,阵营打乱的天庙武士又有两人被击落面具,身体燃烧成灰。罗猎、张长弓、颜天心三人加入了阵营,此消彼长,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逆转。

        众人抓住机会扩大胜果,天庙武士一方损失过半,幸存者不再恋战,他们向周围墙壁攀爬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岩壁上方的罅隙之中。

        宋昌金松了口气,抬起手臂擦去额头的汗水,强敌退散,众人好不容易才得到喘息之机,陆威霖的目光警惕地望着百惠,她并不属于这个团队,百惠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天庙武士离去之后,她第一时间施展隐身术,在众目睽睽之下隐形,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逃走,周围就有数支枪口瞄准了她。

        刚刚隐形的百惠再度现身出来,她面无惧色地环视众人,在这种状况下,她已经落尽下风,根本没有反转的机会。

        周文虎亲眼看到她杀了自己的老友,心中恨极了百惠,怒吼道:“我杀了你这个贱人!”

        颜天心却阻止了周文虎,她走向百惠面前,盯住她道:“你们为何要来这里?”

        百惠仍然是一言不发,昂起头将雪白的脖子暴露出来,一副引颈待死的架势。她心中明白,现在杀死自己是不会有任何人为她说情的,她也没什么好怕,剩下的只有一些遗憾,藤野忠信刚才的不顾而去让她内心凉透。

        陆威霖道:“有什么事还是离开这里再说,暂时留下她的性命还有些用处。”

        百惠有些诧异地睁开了双目,她并没有想到对方的阵营中居然还有人会为自己说话,她对陆威霖的印象非常深刻,刚才就是陆威霖将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她不明白陆威霖因何会为自己说话,兴许是因为他刚才救了自己,所以不想被救的人马上就死?又或者他想利用自己去要挟藤野忠信?如果真存有这个念头,他肯定会失望,自己在藤野忠信的心中并无任何的价值,属于随时都可以被牺牲的棋子。管他呢?自己已经没什么好在乎的。

        罗猎和颜天心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