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不是梦】(下)

第二百一十九章【不是梦】(下)

        玛莎道:“你答应过我!”在他们进入天庙之前,她和罗猎之间曾经偷偷达成了协议,她为罗猎引路,将大家带来天庙,而罗猎则答应帮她找回《古兰经》,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罗猎进入天庙跟她并无任何的关系,是沙虫将罗猎带到了这个地方。

        罗猎这才想起他和玛莎之间的协议,现在返回天庙很可能重新置身于危险之中,他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也就意味着他不仅仅要为自己的性命负责,还要为所有人的安全负责,因为那本《古兰经》而将所有人的安全置之不理,这显然是不理智的。

        玛莎看出了罗猎的犹豫,她咬了咬樱唇道:“你不必勉强,我一个人去。”她选择向神殿走去,阿诺慌忙拦住她的去路:“玛莎,你不可以冒险,那些日本人已经去了神殿。”

        宋昌金悄悄向张长弓使了个眼色,因为一己之私而将团队的安全置之不顾是既不明智的,就算罗猎答应,他们也不会允许,如今好不容易才将罗猎找回,而所有人都平安无恙,正是全身而退的绝佳时机,不能因为玛莎而改变计划,张长弓明白了他的意思,悄悄扬起了手,准备趁着玛莎不备将她击晕,强行带离这里。

        他还未出手,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这边奔跑过来,却是刚才趁乱先行离去的藤野忠信和百惠,在他们的身后数百只黑蝎狂追不已,藤野忠信大呼道:“有怪物,有怪物!”

        阿诺摸出一颗手雷全力扔了出去,手雷越过藤野忠信和百惠的头顶,落在黑蝎群中爆炸,蓬!黑蝎到处横飞,陆威霖和张长弓两人同时将枪口瞄准了仓皇逃来的两人,不过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将子弹射向他们,而是瞄准了他们身后潮水般涌来的黑蝎,很快其他人也都加入了战团。

        这其中最恨藤野忠信的就是周文虎,因为他亲眼目睹好友被这些日本忍者所杀,可是在眼前的状况下,他又不得不选择先除外患。

        藤野忠信和百惠逃到他们的身边仍然没有停下脚步,或许是担心这群人在消灭蝎群之后调转枪口再瞄准他们,两人朝着前方甬道大步逃离。

        罗猎却意识到有些不对,蝎群在受到他们的阻击之后,马上向左右分开,一只宛如螳螂般的黑色大虫以惊人的速度从中通过,向他们冲刺而来,藤野忠信刚刚惊呼的怪物就是这只怪虫。

        铁娃接连射出两颗精钢弹丸,被那怪虫挥舞砍刀一样的前肢击飞,前肢击打在精钢弹丸之上发出锵锵之声,明显是金属相撞发出的声音。

        陆威霖在这群人中枪法最准,冲锋枪瞄准怪虫的头部射出一连串的子弹,子弹密集撞击在怪虫的头部,那怪虫被子弹打得脑袋不断抖动,可是子弹根本无法击穿它坚硬的外壳,更谈不上能够给它造成致命伤害。

        阿诺大吼道:“闪开,我来!”再次掏出一颗手雷扔了过去。怪虫望着那颗手雷,挥舞右前肢,宛如打高尔夫球一样将手雷猛地拍了回来。阿诺暗叫不妙,自己这下弄巧成拙,等于给怪虫送上了一颗威力巨大的武器。

        危急关头,陆威霖一枪命中那颗被怪虫反拍回来的手雷,手雷在怪虫的小脑袋前方不远处炸裂,掀起的气浪几乎将怪虫震翻,不过依然没有对它造成伤害。

        罗猎此时出手了,一柄用地玄晶铸造的飞刀倏然射向怪虫的肚脐,飞刀划出一道蓝光,毫无阻碍地刺入怪虫的肚脐,直至末柄,然后看到怪虫的腹部伤口处开始融化,迅速出现了一个蓝色透明的大洞。

        怪虫一双砍刀一样的前肢慌忙去捂那洞口,怎奈洞口迅速扩大,从伤口中滚落出一个个馒头大小的黑色圆球,却是虫卵,虫卵落在地面上,马上裂开,一只只蝙蝠大小的怪虫从中破壳而出。这小虫和母体的形状并不相同,主要的区别在于它们的身上拥有一双可以完全覆盖身体的透明翅膀,母体虽然也有翅膀,可是很短,根本无法飞翔。

        罗猎慌忙下令撤退,那黑色虫卵从怪虫的肚子里不停滚落出来,转瞬之间已经铺满了地面,孵化出的一只只小虫宛如饿死鬼投胎一般扑向周围的黑蝎尸体,它们宛如啄木鸟一般的嘴喙毫不留情地插入到周围黑蝎的身体之中,从中吸取着黑蝎的体液。

        众人看到眼前情景无不心头发毛,阿诺临走之前又将一颗手雷从地面上溜了过去,那颗手雷叽里咕噜地滚到了虫卵群中,然后爆炸开来,将虫卵迸射得到处都是。

        他们不敢逗留跟着罗猎一起向此前卓一手进入的甬道逃去。

        众人进入甬道并没有多久,爆炸掀起的烟尘中,一只黑色的小虫率先飞起,它震动双翅,挥舞一双寒光凛凛的前肢,向甬道追逐而去。

        众人一路狂奔,逃出不远就听到身后怪虫振翅的轰鸣声,还好前方出现了两道铜门,张长弓招呼众人快逃,负责断后的他和罗猎两人合力将铜门掩上,希望铜门能够阻挡怪虫的进击。

        铜门刚刚关上,就听到外面笃笃的撞击声。一只尖锐的嘴喙竟然穿透了足有一寸厚度的铜门,张长弓手起刀落,照着露出前端的嘴喙猛地砍了下去,锋利的砍刀斩落在嘴喙上竟然没有成功将之斩断,那嘴喙迅速抽离回去。

        铜门外响起密集的笃笃声,一只又一只的嘴喙穿透铜门刺了进来,罗猎暗叫不妙,从眼前的状况来看,用不了太久时间,这铜门就会被戳得千疮百孔,这些怪虫就会破门而入。

        颜天心下意识地握住镭射枪的枪柄,不知镭射枪能否对付这些攻击性惊人的小怪物。又想起罗猎此前的叮嘱,不到迫不得已不可轻易动用镭射枪,尤其是在周围还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她已经意识到眼前的形势已经迫在眉睫,向众人道:“你们先逃,我和罗猎断后。”

        罗猎自然知道她的想法,点了点头道:“大家快逃!我和张大哥留下断后。”

        众人虽然不理解罗猎的这种安排,可是相信罗猎既然这样命令就有这样的道理,在张长弓看来,他和罗猎拥有地玄晶的武器,罗猎既然能用地玄晶锻造的飞刀将那只巨型怪虫击伤,想必也一定能够杀死它的幼虫,只是他们两人拥有的武器毕竟有限,面对那近百只怪虫可能要捉襟见肘,张长弓暗暗佩服罗猎高义,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将生的机会留给他人,相比较而言藤野忠信两人的临阵脱逃更加让人不齿。

        罗猎向颜天心使了个眼色,颜天心将镭射枪取出,张长弓乃忠厚赤诚之人,也深得他们的信任,在他面前不必保留这个秘密。

        张长弓因为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铜门上,反倒忽略了颜天心的镭射枪。

        颜天心道:“你们两人为我掩护,我来射杀这些怪虫!”

        张长弓听她说得如此信心满满,这才转脸看了一眼,虽然觉得颜天心手中的武器造型有些奇特,可仍然没有想到这武器拥有怎样的威力。

        百余只怪虫同时叮啄铜门,不一会儿功夫铜门已经被破出一个大洞,一只怪虫振翅率先飞入,张长弓拉满弓弦,扣在弓弦上的箭矢正欲离弦而发,可没等他松开弓弦,就听到咻!的一声,伴随着这道声音,一道细窄灼热的红亮光线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怪虫,怪虫的身体被烧穿了一个洞口,从空中直坠地下。

        张长弓目瞪口呆,此时方才意识到颜天心手中竟然拥有一件终极杀器。

        罗猎隔着颜天心向他眨了眨眼睛,微笑道:“别忘了掩护!”

        此时从铜门破损的洞口一只只怪虫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颜天心手中镭射枪不停发射,她枪法本就极准,再加上镭射枪惊人的杀伤力,转瞬之间就将飞来的怪虫射杀过半,竟无一只怪虫能够飞越他们之间的一半距离。

        罗猎和张长弓原本准备为颜天心掩护,可是很快就意识到颜天心根本无需他们两人相助,手中镭射枪百发百中,刚才让他们胆战心惊的怪虫而今在颜天心的面前只有等死的份儿。

        那些小虫在损失过半之后终于意识到不能这样白白送死,停止了攻击,只剩下满地的尸体。

        罗猎拍了拍已经被眼前场景震惊的张长弓,低声道:“秘密!”

        “我懂!”张长弓如梦初醒。

        颜天心收起镭射枪,三人继续向前追逐同伴的脚步。

        陆威霖率领其他人进入甬道不久就遇到了新的麻烦,藤野忠信和百惠并没有逃远,中途就遇到了十多名天庙武士,两人被围拢在垓心苦苦鏖战,藤野忠信的摄魂术,百惠的隐身术面对这些包裹严实的天庙武士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他们本身就不依靠视力对敌,这些天庙武士虽然身穿甲胄,可是动作依然轻巧如同灵猿。

        藤野忠信和对方硬碰硬对了几招之后,已经认识到这些天庙武士的强大实力,他无心恋战,向百惠传递信号,抓紧时间突围摆脱这群天庙武士,然而天庙武士人多势众,非但武功高强而且他们彼此之间配合默契,将两人困在包围圈内,任他们两人用尽办法都无法从中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