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不是梦】(上)

第二百一十九章【不是梦】(上)

        藤野忠信盯住张长弓的双目,他在试图控制张长弓的心神,然而在遭遇到张长弓愤怒的目光之后,他马上就改变了看法,像张长弓这种人,意志力极其强大,想要成功控制他可不容易。他点了点头道:“好,我就让他杀了你!”他微笑望着铁娃:“好不好?”

        铁娃看着藤野忠信妖异的双眼,整个人仿佛瞬间失去了魂魄,脑海中一片空白。藤野忠信掏出一个小瓶,拧开瓶塞在铁娃的鼻翼前晃了晃,铁娃感到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周身突然就有了力气,他站起身来。

        藤野忠信抽出一柄短刀递给了他,铁娃接过短刀向张长弓走去。

        所有人都看出了藤野忠信的用意,他是要控制铁娃亲手杀死张长弓,要知道张长弓乃是铁娃在这世上至亲之人,如果铁娃亲手杀了他,就算能够活下去,铁娃的这一声也势必活在痛苦之中,生不如死,藤野忠信的心肠实在是歹毒到了极点。

        张长弓怒吼道:“铁娃!”他试图惊醒铁娃,并非是自己怕死,而是不想铁娃亲手酿成抱憾终生的大错。阿诺和陆威霖也跟着叫了起来,然而铁娃充耳不闻,继续一步步向张长弓走去,来到张长弓的身后,他的手臂从后方绕过托起了张长弓的头,然后手中短刀准备划过张长弓的咽喉。

        铁娃的目光一片茫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怎样可怕的事情。

        陆威霖颤抖的手想去捡起地上的手枪,可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无法触及近在咫尺的枪柄。

        远处忽然传来一串清越而响亮的笑声,声音虽然不大,这声音却犹如一连串的重锤一般击打在铁娃内心中,这声音打乱了铁娃心跳的节奏,内心的慌乱让他如梦初醒般睁开了双眼。

        铁娃看到了刀光,一道闪亮的刀光闪电般向藤野忠信射去。

        藤野忠信在听到笑声的同时已经看到了刀光,这道刀光发起于笑声之前,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藤野忠信的瞳孔骤然收缩,他的身体向一旁侧滑,上身后仰,躲避这追风逐电的一刀。

        已经反应过来的铁娃在第一时间摸出自己的铁胎弹弓,瞄准了百惠接连射出了三弹,铁娃毕竟年幼,欠缺临阵经验,如果让他在四名对手之中选择,他肯定会选择藤野忠信,因为他认定藤野忠信才是罪魁祸首,刚才也正是藤野忠信控制了他的精神,让他险些亲手将师父的性命断送。

        之所以选择百惠是因为那个惊醒他的声音提醒他这样做。

        百惠在铁娃发动进攻之后,挥动手中太刀,刀光变幻,细窄的刀背准确无误地将射向自己的三颗弹丸尽数击落。百惠出手的同时就觉察到一股强大压力的到来,此时她方才明白铁娃出手的目的是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真正的威胁却是来自于自己的身后。

        罗猎如同一只猎豹般出动,手中接连投掷出五柄飞刀,前两柄是为了将藤野忠信和其他人分隔开来,后三柄是要封住百惠的退路,想要在乱居中掌控住大势,必须要有超人一等的预见性。

        原本无处可退的百惠突然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隐身术也是忍术中的一种,不过隐身术虽然可以暂时隐藏行踪,却无法将你的身体真正消失于空气之中,更何况这次百惠遇到得是罗猎,相比于眼前的幻象,罗猎更相信自己的意识。

        百惠的错误在于她过分相信自己的隐身术,看到猎豹般冲向自己的罗猎她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认为一个绝佳机会到来,罗猎看不到自己,而自己却可以看清他的每一个动作,百惠扬起太刀准备一击必杀,在她出手的刹那,她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完全错了,罗猎兴许看得到自己,即便是他看不到自己,也能够清楚把握住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百惠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右腕已经被罗猎握住,旋即拧动她的手臂,以她的太刀横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

        消失和现行就在一瞬间,藤野忠信在躲过罗猎的飞刀之后,逼近了阿诺,同样以太刀横在他的脖子上,罗猎手中的筹码只有一个,他这边还有一个玛莎,藤野忠信有恃无恐道:“放开她!”

        罗猎微笑望着藤野忠信,这正中藤野忠信下怀,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方主动和自己对视,等于将破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藤野忠信要充分把握住这次机会,要控制对方的心神,不过他足够冷静,刚才铁娃突然恢复理智和罗猎有着直接的关系,一个能够破去自己心灵控制的人必然对此有着很深的了解,甚至罗猎本身就擅长催眠。

        想要用目光控制别人,同样要将目光暴露给对方,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你攻击别人的同时就会不可避免地削弱防守。任何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在两方面都做到尽善尽美。

        两人目光接触的刹那,彼此都明白了一个事实,对方都属于意志力极其强大的人物,想要控制对方的心神都不容易。藤野忠信很快就转攻为守,既然无法控制对方的意志,那么首先要保证自己的意志不要被对方控制。

        罗猎并没有被藤野忠信的威胁吓怕,虽然藤野忠信手中的筹码比自己要多,可如果他和自己一样重视同伴的性命,那么他也不敢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罗猎道:“把解药交出来,大家各自放手。”

        藤野忠信冷冷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罗猎正准备回答,地面震动起来。

        藤野忠信内心一怔,他并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状况。

        罗猎道:“要么一起死,要么大家尽快离开这里!”说话间,他们脚下的地面开始发出一阵阵的战栗,一条裂缝从远端迅速蔓延而来,迅速向他们所在的地面处扩展。

        藤野忠信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终于还是将刀锋从阿诺的脖子上缓缓移动开来,他摆了摆手,两名手下将玛莎放开,罗猎却仍然没有放开百惠。

        蓬!狂风席卷着沙尘从地底裂缝中喷薄而出,罗猎向藤野忠信怒吼道:“解药呢?”

        藤野忠信居然被他的这声怒吼给震住,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向罗猎扔了过去,正是他刚才给铁娃闻过的那个,铁娃惊喜道:“就是这个!”

        罗猎将小瓶扔给铁娃,铁娃先拿着给张长弓闻了,张长弓闻到瓶中的刺激性味道,马上精神一震,瞬间觉得身体有了力气,其他几人也是一样。罗猎放开了百惠,此时地面上的裂缝越来越大,藤野忠信几人已经顾不上对付罗猎他们,先行向罗猎进入的甬道逃了进去。

        罗猎来到颜天心身边将她抱起,却见颜天心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她原本就认定罗猎不会遇难,可是真正见到罗猎活着归来之后却无法控制住内心激动的情绪,哽咽得不能言语。

        罗猎向铁娃要来那小瓶为颜天心解毒,最后才来到宋昌金面前。宋昌金望着死而复生的罗猎,表情也是喜不自胜,有句话他并没有撒谎,他只有罗猎这个亲侄子,若说不担心是假的,此时心中的喜悦和欣慰更是明显写在了脸上,罗猎从他的表情也看出了他对自己的关心,微笑将小瓶凑在他的鼻子上。宋昌金打了个喷嚏,恢复了自由,第一句话就是:“看来我这个叔叔在你心中的地位远不及小媳妇儿。”

        颜天心俏脸一红,正想斥责宋昌金胡说八道。

        这会儿功夫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遍布沙尘,地底裂缝也是越来越大,远处不停传来坍塌之声,应当是沙虫从地底破土而出,将张长弓他们来时的道路全部毁去,想要从原路回到地面已经没有可能。

        罗猎带着他们回头向神殿走去,整座天庙都是藏在黄沙之中,沙虫显然已经被触怒,以它庞大的体魄可以将这座隐藏于黄沙内的建筑拆个七零八落,到时候天庙就成为他们最终的埋骨之地。

        罗猎带着他们走回甬道深处,来自地底的震动居然神奇地平复了,看来沙虫已经控制了情绪,也可能它刚才躁动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毁掉他们的出路,将这群潜入者困在天庙之中。

        罗猎对自己来时的路线非常熟悉,他在前方负责为众人引路,藤野忠信提供的解药非常灵验,众人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张长弓跟上罗猎的脚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出路?”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不清楚,不过前面有一个岔路口,还有一条甬道不知通往何方。”那条甬道是卓一手选择进入的,天庙武士、老僧扎罕和吴杰先后追逐了进去。罗猎因为选错了路,所以并未来得及进入其中,不过他听到了一声爆炸。

        来到岔路口,地上多了一具忍者的尸体,尸体之上还爬着两只黑蝎,张长弓和铁娃一起出手,用弓箭和弹弓将黑蝎射杀,回去的道路通往神庙,另外的那条甬道不知通往何方,罗猎向众人说明两个方向分别通往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