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夺秘宝】(上)

第二百一十八章【夺秘宝】(上)

        吴杰削端链接青铜灯的铜链,左手抓住铜链的断端,如同荡秋千一般从高处落下,老僧一拳击回的青铜灯直奔空中的吴杰而去。

        吴杰虽然看不清青铜灯,却从飒然的风声中判断出了它的运行轨迹,左手松开铜链,身体借着回荡之势,人剑合一,细剑破空,剑锋撕裂空气,发出宛如毒蛇吐信的嘶嘶声,直奔老僧的咽喉刺去。

        罗猎并不清楚两人之间的恩怨,可是吴杰出手就是杀招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不共戴天。

        吴杰出剑的速度奇快,瞬间已经来到老僧的面门前方,那老僧双手合什,竟然以一双肉掌硬生生将细剑夹住,剑锋距离他的面门不过半寸,然而吴杰此时的力量也已经达到极致,剑锋已经无力向前推进一步。

        老僧身躯原地旋转,犹如一个大号的陀螺,细剑在他的快速拧动下向后反折,老僧以身体撞向吴杰。

        吴杰本想抽回细剑二次刺杀,可老僧的速度实在太快,转瞬之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吴杰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弃去手中剑拉开彼此间的距离,要么就只能和老僧硬碰硬贴身肉搏。

        吴杰不想弃剑,右手握剑,左拳向老僧面门攻去,那老僧居然不闪不避,这一拳击了个正着,吴杰只感到这一拳如同砸在坚硬的岩石之上,震得他痛彻心扉。

        老僧以身躯撞击在吴杰的身上,他看似干枯的身体实则霸道,将吴杰撞得倒飞了出去,吴杰却借着他的撞击之力,猛地将细剑从老僧的双掌之中抽出,身体在空中接连翻转了两拳,方才落在了地上,落地之后仍然脚步虚浮,接连向后退了三步方才卸去老僧强大的攻击力,胸口间一阵气血翻腾。

        老僧一言不发,旋转势头依旧,以身体作为武器再次向吴杰冲了过去。

        吴杰挽了一个剑花,他的这柄细剑韧性绝佳,脱离老僧双手之后马上恢复了原状,两人都是盲人,全都依靠听觉来辨别对方的动作,不过他们灵敏的听觉已经可以将对方哪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尽数把握。

        吴杰再次刺出的这一招却是虚招,出剑故意制造出尖锐的嘶啸,剑到中途却迅速回收,化刺为削,变招之后出剑的速度虽然慢了一些,可是却无声无息。

        老僧并没有被吴杰制造出的虚招所干扰,一掌拍出,准确无误地拍在剑身之上,而后用肩头撞向吴杰。他的厉害之处就是周身修炼得刀枪不入,身体的任何部分都可以用来充当摧毁对手的武器。

        吴杰在最初硬碰硬吃了暗亏之后明显就改变了打法,他不再选择和老僧正面交锋,而是凭借诡异莫测的步法围绕老僧展开游走,寻找机会再展开刺杀。

        罗猎在藏身处看得心惊肉跳,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吴杰施展出全部的实力,这两人都是超一流的高手,换成自己只怕早已败下阵来,面对刀枪不入的老僧自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罗猎身后仍然不时传来呼哧呼哧的喷沙声,看来那条沙虫仍然没有放弃对他们的追杀,罗猎转身看了看,声音虽然传得过来,可沙虫已经鞭长莫及,它臃肿庞大的身体是无法进入这狭窄的甬道的,罗猎稍稍放下心来,目光重新投向大殿内的激斗,可罗猎却发现大殿内多了一个身影,那身影悄声无息奔着佛像金身而去。

        罗猎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人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只露出一双眼睛,不过罗猎仍然从他的体态和身形猜测到他的身份,此人像极了卓一手。

        黑衣人明显是要趁火打劫,在老僧和吴杰激斗之时,他蹑手蹑脚靠近佛像金身,扬起手中一物罩住佛像胸前字标记。

        罗猎虽然相隔遥远,却知道那佛像金身必有秘密。

        正所谓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老僧和吴杰的激斗让黑衣人有机可乘,他应当是早有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佛像的胸口,从中掏出一物。

        老僧听到佛像处发出声响,内心一惊,转身向佛像冲去,吴杰却恨极了他,岂肯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剑刺向老僧的咽喉,这一剑虽然无法将老僧刺杀,可也阻挡了老僧的去路。老僧急切之中,喉头发出古怪的呼喝。

        黑衣人已经成功取得了佛像内的东西,他向佛像右侧快步奔去,此时一柄利斧风车般向他飞掷而来,直奔他的脑门劈落,黑衣人慌忙侧身,利斧从他的肩头掠过,误中后方佛像的金身,斧刃深深嵌入佛像的右臂。

        十八名天庙武士从四面八方出现在大殿之中,他们并未选择去帮助老僧对付吴杰,而是将那名黑衣人包围在中心。

        黑衣人此时竟然向罗猎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他忽然大声道:“接好了!”扬起手中的东西猛地向斜上方投掷出去。

        罗猎在对方望向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明白,那黑衣人早就对他的行藏了如指掌,眼看着一个圆筒朝自己飞了过来,罗猎伸出手去稳稳将那圆筒接住,他不知圆筒之中装着什么。

        那黑衣人缓缓揭开蒙在脸上的黑布,罗猎猜得果然不错,此人正是神秘失踪的卓一手。

        吴杰也从声音中辨认出了卓一手的身份,心中大感不解,卓一手的行径反复无常,他到底是何立场?

        罗猎抓住那圆筒感觉里面有东西弹跳了一下,拧开一看,之间里面绿光闪烁,虽然是匆匆一瞥,已经知道是绿宝石之类的东西,想必价值不菲。罗猎心中犹豫不决,一时间不知是应当留下来帮助吴杰还是带着卓一手扔给他的东西离去。

        身后传雨点般密集的脚步声,转身望去,只见数十只黑蝎从后方涌了上来,罗猎心中暗叫不妙,退回去原本就不现实,就算没有这数十只黑蝎的围追堵截,那条沙虫还没有离去。

        罗猎深吸了一口气从出口腾空跳了出去,双手稳稳抓住一条吊灯的铜链,身体荡秋千一样随着吊灯荡动,荡到高点之时松开铜链腾空飞跃,宛如灵猿般抓住下一个。

        原本向卓一手围困的十八名天庙武士也因为圆筒的转移而转换了目标,他们向身在空中尚未落地的罗猎聚集而去,一名武士腾空跃起,弹跳力极其惊人,一身厚重的甲胄丝毫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平地起跳的高度竟然高达三米,虽然这样,那名武士仍然未能成功抓住罗猎,罗猎距离地面还有七米多的高度。

        罗猎暗自松了口气,再次凌空飞跃抓住下一个目标,看到在他的左前方有一个拱形的洞口,那洞口藏在佛像的左上角,因为处在阴影之中所以不易被发现,刚才卓一手就是从那拱洞之中进来的。

        罗猎准备进入拱洞,两名天庙武士突然停下脚步,其余天庙武士排成队列,其中一人通过助跑之后腾空跃起,踩在两名同伴交叉的手臂之上,那两名天庙武士同时发力,将这名跃起的同伴抛向空中。这样一来,天庙武士凌空飞跃的高度和距离成倍增加,一把抓住了空中吊灯的铜链,其余的天庙武士如法炮制,一会儿功夫,已经有六名天庙武士抓住吊灯,像罗猎一般凌空飞跃,迅速接近逃走的罗猎。

        罗猎暗叫不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让这些天庙武士穷追不舍的不是自己,而是卓一手扔给他的圆筒,罗猎虽然身手灵活,可是速度仍然无法和这些天庙武士相比。

        所有天庙武士都被罗猎吸引,卓一手自然压力骤减,向罗猎大声叫道:“快,快扔给我!”

        罗猎看到那些天庙武士越来越近,唯有将那圆筒向卓一手再度扔去。

        卓一手一把将圆筒抓住,转身向拱洞逃去,老僧再度发出呼唤,果然那帮天庙武士马上就转移了目标,抛下近在咫尺的罗猎纷纷向卓一手追去。

        而卓一手却因为这次的转移获得了足够的时机,带着圆筒以惊人的速度钻入了那拱洞之中,十八名天庙武士焉能让他就此逃掉,纷纷追入拱洞之中。

        那老僧虚晃一招,竟然舍弃了吴杰,也追逐卓一手而去。吴杰却不肯放过这老僧,怒吼一声道:“扎罕,哪里走?”

        罗猎有心阻止吴杰,叫了一声吴先生,可是吴杰充耳不闻,也跟着那老僧进入了拱洞。罗猎无可奈何,只能先溜到了地面上,环视周围,除了那个拱洞之外,并无其他出口,罗猎小心进入了拱洞,这会儿功夫,那群人都已经走了个干干净净,看来所有人都去追逐卓一手了,自己反倒无人关注。

        卓一手跑得飞快,他在分叉处进入了左侧的甬道,往前跑出一段,奔上一座断断续续的石梁,在石梁的断裂处,腾空飞跃抓住早已留在那里的绳索,用力一荡越过十多米的空隙,一名天庙武士已经追逐而至,也是腾空一跃,试图抓住空中的卓一手,不料却抓了个空,直接坠落入深渊之中,卓一手落下之后,手臂一抖一带,绳索波浪般起伏,飞抓被他扯落下来。

        后续赶来的天庙武士已经无法越过那近十五米的空隙,一个个转身爬上山岩,他们手足并用,沿着顶壁向卓一手追去,卓一手转身继续狂奔。那名叫扎罕的僧人也已经赶到,怒吼一声,扯断手中的念珠,一颗颗念珠有若子弹般激射而出,向卓一手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