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后有狼】(上)

第二百一十七章【后有狼】(上)

        “就是这里!”玛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终于指向一棵松树,这棵松树和周围其他的树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分别,张长弓蹲下去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山泥,并没有发现有人出没的痕迹。

        可玛莎说得如此确定,几人一起动手,在松树旁开始挖掘,没过多久就发现了一块石板,他们合力将石板撬了起来,果然看到石板下方现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宋昌金一旁悄悄打量着玛莎,这塔吉克少女说得如此肯定,看来她一定知道通往天庙的道路,张长弓此时抬起头向宋昌金叫道:“还不过来帮忙?”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我年老体弱帮不上什么忙。”其实他还不到五十,称不上年老,缓步走了过去,张长弓直起身来,指了指下方的洞穴,征求宋昌金的意见道:“你怎么看?”虽然张长弓不喜欢宋昌金,却不得不承认这厮的本领。

        宋昌金观察了一下洞口,这洞口应当也是一个人为的盗洞,绝非是主入口,他悄悄将张长弓拉到一边,将自己的看法说了,而后又道:“张老弟,我看这塔吉克女子非常古怪,常言道非我族类必有异心,如果我侄子不是听她的话来到这里,也不会落到如此结局。”说起被沙虫吞下的罗猎,宋昌金流露出几分伤感。

        张长弓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我只问你的看法,你觉得这洞口能否通到天庙?”

        宋昌金道:“张老弟啊,你也亲眼看到了,那沙虫将我侄儿一口吞了下去,他焉能还有命在?我当然想救他,可但凡有些理智都应当明白,他此刻已经变成沙虫肚子里的食物了,就算咱们能够找到沙虫,剖开它的肚子,我侄儿也活不成了。”

        张长弓默然无语,宋昌金的这番话却是实情,罗猎被沙虫吞到肚子里,而且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按照常理来说,此刻已经被沙虫消化得差不多了。

        宋昌金继续道:“我只有这一个侄儿,他死了我比你们更加伤心,可伤心归伤心,咱们不能失去理智,这样下去等于所有人都去送死,就算罗猎泉下有知,他也不希望咱们为他这么做。”

        张长弓当然明白宋昌金的意思,叹了口气道:“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全凭自愿,我不会勉强你。”他环视了一下众人道:“我也不会勉强任何人,想救人的,留下,认为我们是在做无用功的,现在就能离开,我绝不挽留。”

        颜天心默默从行囊中找出绳索,在为进入洞穴做着准备,张长弓这句话说得不错,救人全凭自愿,她没有权利勉强任何人,就算所有人离开,她也不会走,如果罗猎活着,她会将他找到,如果罗猎死了,她也要找到尸体。颜天心至今都不相信罗猎会死,她想起了两人在水中被独目兽群起而攻之的场景,当时她也认为两人必死无疑,可罗猎利用那支笔制造了一个防护罩。

        那支笔仍在罗猎的手中,以他的机智和反应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想到那支笔,颜天心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她认为罗猎仍然在世的希望很大。

        从罗猎被沙虫一口吞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众人的心情也开始从悲愤渐渐回归理智,拥有宋昌金这样想法的人还有几个,既然罗猎已经死了,为了一个死人去冒险还值不值得?

        周文虎犹豫了一下,目光和赵鲁新彼此交流之后,两人已经达成了默契,他们决定不再继续冒险,毕竟他们原本就不属于这个团队,而且两人也帮不上太多的忙,更何况他们认为罗猎已经死了,虽然罗猎有恩于他们,可他们也没必要拿着性命去陪葬。

        两名塔吉克族人正在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他们在用本族语言劝说玛莎不要继续跟随前去,既然已经将这些人带到了入口,也就算完成了使命,对死去的罗猎也算有了交代。

        玛莎摇了摇头,表情坚定道:“我留下!”她用本族语言告诉两名族人,让他们离开,将这里的遭遇告诉其他族人。促使她留下得不仅仅是对罗猎的歉疚,还因为那本可能藏在天庙中的古兰经,为了信仰纵然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张长弓道:“还有谁要走?”

        宋昌金正准备开口说自己,却听到身后陆威霖冷冷道:“你不能走,咱们这群人中就你一个盗墓的,回头遇到机关陷阱怎么办?”

        宋昌金哭丧着脸道:“天庙啊,不是墓葬……”

        陆威霖的手已经落在了枪柄上:“要么跟我们去,要么我一枪崩了你,你选!”

        其实张长弓也不想这厮离去,可他说过不勉强,向来言出必行的他总不能把话再收回来,现在有陆威霖出来唱白脸自然最好不过。

        宋昌金望向张长弓求助道:“张老弟,不是说不勉强……”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绝不勉强你。”

        宋昌金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本觉着张长弓忠厚,这厮压根不是什么好货,搞了半天消遣老子呢,至于周文虎、赵鲁新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对他们毫无用处,当然没必要留下,自己则不同,陆威霖明白着呢,地下机关陷阱全靠自己呢。

        铁娃呸了一声,充满鄙夷地瞪了宋昌金一眼,对他想要临阵脱逃的行为极度不齿。

        宋昌金看情形明白自己根本就无法脱身,既然走不了干脆表现的大气一些,瞪圆了双眼道:“我就是考验你们,其实你们谁走我都不会走,我要为我侄儿报仇,谁不去谁是王八蛋。”

        周文虎和赵鲁新的脸都绿了,心中把宋昌金骂了个八百遍,这老混蛋分明是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的节奏。还好张长弓没有勉强其他人的意思,轻声道:“太多人进去也没什么意义,这入口还得有人守着,阿诺、你和铁娃负责在这里守着。”

        阿诺道:“我得去,爆炸方面你们谁都不如我,如果遇到需要开山炸石的活儿离了我可不成。”

        陆威霖道:“有什么了不起,让你守着你就守着,总不能让铁娃一个人在外面。”

        铁娃道:“我才不要在外面守着,要去一起去,我要去救我罗叔。”阿诺跟着点头。

        赵鲁新也被这群人的重情重义所感染,他主动道:“还是我留下来吧,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望风还是可以的。”

        到最后,所有人都没有离去,全都选择留下。只是周文虎他们没有随同众人进入洞穴,留在外面负责接应。

        颜天心第一个从绳索上滑了下去,张长弓担心她有所闪失,让陆威霖紧跟她的脚步为她掩护。

        所有人都进入了地洞之中,周文虎和赵鲁新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赵鲁新道:“你为什么不走?”

        周文虎道:“又能去哪里?回新满营死路一条,外面不知藏着什么怪物,与其被怪物吞了,还不如留在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你怎么不走?”

        赵鲁新道:“我的命是人家救的,本来以为必死无疑了,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丢了就丢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两名塔吉克族人此时突然站了起来,他们听到了枝叶荡动的声音,同时弯弓搭箭瞄准了发出声响的地方,可是那里空无一人,两人眨了眨眼睛。

        周文虎掏出手枪,沉声道:“是风吗?”

        一名塔吉克族人向枝叶晃动的地方走去,拨开枝叶,后方空荡荡并无一人,他转过身来向几人做了一个虚惊一场的手势,可是他的脖子却突然断裂开来,脑袋从肩膀上滚落到了地上,断裂的腔子里鲜血宛如喷泉般向上喷射出去。

        其余三人大吃一惊,周文虎举枪瞄准那里连续开枪,可是他看不到任何的目标,周文虎不由得想起此前藤野忠信前往大帅府的情景,内心中惶恐到了极点。

        一阵乱射之后,他们停了下来,发现周围并无任何人或野兽出现,就在他们停止射击的刹那,仅存的那名塔吉克族人发出一声惨呼,只见他的身体从中剖开,分成左右两半分别向一旁倒去。

        赵鲁新和周文虎心中大骇,他们两人瞄准那名塔吉克族人的周围不停射击,赵鲁新很快就将弹夹内的子弹打完,正准备单手更换弹夹的时候,一柄太刀从他的后颈穿颈而过,血淋淋的刀锋从他的喉前探伸出来,赵鲁新看到自己的鲜血,喉头发出嗬嗬的声音。

        周文虎看到挚友在自己的面前死去,目呲欲裂,举枪准备再射的时候,后脑被人重击了一下,他扑倒在了地上。

        百惠在周文虎的身后渐渐现出身来,树林中两名黑衣忍者陪同藤野忠信缓缓走出,藤野忠信轻声道:“留下他,我还有用处。”

        吴杰来到那巨蝎前方,吸了吸鼻子,罗猎担心巨蝎体内流出的粘液有毒,提醒他道:“先生小心,这巨蝎或有奇毒。”

        吴杰道:“如此巨大的蝎子你可曾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