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独自行】(下)

第二百一十二章【独自行】(下)

        宋昌金道:“明白,明白。”张长弓坚定的语气告诉他,为了维护朋友的利益张长弓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宋昌金道:“这西夏王陵原本就是一个邪门的地方,这么明显的一大片墓葬群,近千年来少有人盗掘,你不觉得其中有古怪?”

        张长弓道:“还不是一样被你们挖出了这么多的盗洞。”

        宋昌金道:“我可没挖,挖盗洞想盗墓的人全都死了。”其实并非都死了,他老爹就是幸运逃过劫难的一个,可转念一想死了未尝是什么痛苦的事情,毕竟接连丧子的滋味比起死了或许还要难受。

        张长弓道:“都死了你又怎会知道这盗洞。”

        宋昌金叹了口,干脆装聋作哑,不再理会张长弓的问话。

        谭天德感觉胸口一松,身体重新获得了自由,布满血丝的双目向身边人望去,为他解穴的人是吴杰,谭天德活动了一下手足,充满迷惑道:“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在他们进入盗洞之后不久,谭天德就在黑暗中被人暗算,然后有人将他藏了起来,直到现在方才得到了自由。

        吴杰道:“你无需多问,只要带我去天庙,我自会救你儿子的性命。”

        谭天德此时才意识到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上午,环视四周,他们处于一座废墟的内部,谭天德道:“你找天庙做什么?”

        吴杰道:“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叫藤野三郎的人?”

        谭天德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盯住吴杰,过了好一会儿方才从记忆中慢慢找出一个年轻英俊的轮廓,颤声道:“你……你是岳鹰……”记忆中的岳鹰年轻英俊,不但拥有超人的智慧,出众的武功,还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如果不是吴杰主动提起,谭天德怎么都不会将这样的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眼前的吴杰苍老而颓废,和昔日那个骄傲的年轻人已经截然不同。

        谭天德点了点头道:“我早就该认出你的,我早就该认出你的……”

        吴杰道:“藤野三郎死了,岳鹰也已经死了,而你还活着!”

        谭天德呵呵笑了一声,连他自己都能够听出笑声的干涩。说起自己和这两人的相识,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

        吴杰道:“你隐瞒了天庙的事情。”

        谭天德道:“并非有意隐瞒,而是当时认识你们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天庙的存在,藤野三郎死了,你生死不明,所以……”

        吴杰道:“所以你就将一切据为己有?”

        谭天德惨然笑道:“一切?那都是什么东西?在我看来没有任何的意义。”

        吴杰道:“我不管你过去做过什么事情,你只需将我带到天庙,我就既往不咎。”

        谭天德点了点头道:“我若是能够找到天庙的道路,绝不会有半点欺瞒,我儿子还等着我去救命……”说到他的宝贝儿子,谭天德不禁黯然神伤。说话的功夫,光线似乎黯淡了不少,谭天德眯起眼睛仰望天空,刚才还是光芒万丈的太阳而今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缺口,谭天德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那太阳果真缺了一片,谭天德喃喃道:“天狗吞日……天狗吞日……”

        吴杰双目已盲自然看不到他所说的情况,低声道:“发生日蚀了吗?”

        陆威霖通知众人,并带着他们回到了上面,罗猎刚一回到地面就看到空中的日蚀现象,他慌忙提醒众人防护眼镜,他对这方面的常识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果眼镜不加以防护直视太阳,很可能会导致视网膜的永久烧灼伤。

        墨镜已经成为了沙漠行走的标配,众人纷纷戴上墨镜,玛莎和她的两名族人虽然没有防护措施,不过他们经过罗猎的善意提醒也不敢直视太阳,三人在沙地上跪拜下去,朝着太阳的方向匍匐不起。

        罗猎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日蚀,所以也并没有感到特别奇怪,只是一次自然现象罢了,一个人一辈子能够肉眼观察日蚀的机会并不多,罗猎看了一眼,空中的太阳已经被掩盖住了三分之一,看起来形如一弯月亮。

        颜天心道:“看来像是日全食。”她虽然过去并未看到过这样的天象,可毕竟博览群书,从书中读到了这方面的知识。

        罗猎道:“食既之时,天就要黑了。”

        众人因为这难得一见的天象一个个都兴奋起来,罗猎提醒众人千万不要长时间盯住太阳。

        陆威霖低声向罗猎道:“你的那位叔叔很是狡猾,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众人之中,除了三名塔吉克人,就要数宋昌金最心不在焉,如此难得一见的天象也引不起他任何的兴趣。

        罗猎向宋昌金走了过去,宋昌金刚好也有话对他说,主动迎了上来,苦笑道:“大侄子,我又不是贼,大家同甘苦共患难,我已经表达出足够的诚意,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

        罗猎道:“没说不信你。”

        宋昌金哼了一声道:“防贼一样的防着我……”他压低声音道:“那傻大个刚才还威胁要杀了我呢。”傻大个值得自然是张长弓。

        罗猎道:“他只是说说罢了。”

        宋昌金道:“你们看错了人,想要出卖大家的不是我,是那个瞎子。”

        罗猎皱了皱眉头,对宋昌金以瞎子来称呼吴杰颇为不满。

        宋昌金道:“难道你不怀疑,他因何能够找到出路?我敢断定他此前必然来过这里,你清不清楚他的底细?”

        罗猎道:“你什么意思?”

        宋昌金道:“当年你爷爷曾经来过这里,他片瓦未取,而且离开之后就选择金盆洗手……”停顿了一下又道:“他当年可不是一个人过来的,我怀疑……”说到这里他再度停了下来。

        罗猎道:“你怀疑吴杰的先辈也曾经到过这里,甚至和爷爷有些渊源?”

        宋昌金笑道:“真是聪明,一点就透。”

        罗猎想到的却是父亲,父亲曾经亲口告诉他雍州鼎已经被炸毁,而他们从骨洞进入的青铜建筑,上面分明写着那青铜建筑就是雍州鼎,而他们在水下洞穴中找到了父亲当年同伴的尸体,如果说下面的才是真正的雍州鼎,那么父亲他们当年炸毁的那尊应当是假的。

        这尊雍州鼎究竟是何时被埋在了这里,按照时间线来推算,应当是先有雍州鼎后有西夏王陵,难道是西夏王室发现了雍州鼎之后,方才将家族的陵寝选在了这里,还是他们后来将雍州鼎转运而来的呢?罗猎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或许更大。

        此时日蚀已经发展到了食甚阶段,天色完全黑了下去,犹如黑夜来临,陆威霖看了看时间,目前的时间刚好是上午十点,如果没有这场日蚀本应当是阳光普照。

        风悄悄吹起,地面上的细沙升腾而起,犹如薄雾一般流动,三名塔吉克族人跪伏在那里,他们口中的祈祷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大。

        阿诺缩了缩脖子,想笑又不敢笑。

        周文虎搀扶着赵鲁新,两人在避风处坐着,他们满怀心事,任何奇异的景观也吸引不了他们。

        颜天心的目光投向北方,那是贺兰山的方向,这突然来临的夜晚将整个贺兰山的崇山峻岭融入到这浓得化不开的黑色中,视野中已经分不出天空大地山峦,可突然间在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点,那光点来自于贺兰山的脚下。金色光点所产生的光芒并不强烈,可是在周边黑色的氛围下却显得格外突出,几乎每个人都留意到了远山的这一变化。

        谭天德被远方的金光所吸引,喃喃道:“天庙……天庙……”

        吴杰听得真切,沉声道:“天庙在哪里?”

        “贺兰山,天庙在贺兰山边!”谭天德激动道,他努力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记忆中天庙似乎并没有出现在那个地方,岁月荏苒,时光有若白驹过隙,可是在不到二十年内位置发生这么大的偏移却让人难以置信。

        谭天德确信自己不是老眼昏花,第一次看到天庙的时候也没有精神错乱,如果他一开始就认定天庙在贺兰山脚下的位置,就根本不会带着这群人在西夏王陵兜圈子,他怎会拿自己宝贝儿子的性命当赌注?

        金光并未消失,谭天德拿起望远镜,将山脚下的金色光点放大,那金光闪闪的的确是一座建筑物,建筑物的主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梯形,顶部的平顶就是天庙的祭台,祭台上熊熊的火焰正在升腾而起,直冲夜空宛如一条橘红色的火龙。

        日食已经到了生光的阶段,整个天地再度明亮起来,宛若黎明二次到来,随着太阳的复圆,天地变得越来越明亮,风却随着光芒的恢复而变得强大起来,热风卷着砂砾填充着戈壁的上空。

        沙尘和阳光的争斗中这次前者占据了绝对的上风,颜天心放下望远镜,贺兰山脚下建筑的剪影已经完全消失。

        “可能是幻象!”罗猎像是在告诉颜天心,又像是在告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