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撞不破】(下)

第二百一十一章【撞不破】(下)

        罗猎最后一个来到下面,水已经接近流干,他来到刚才被棺椁钻出的地洞处,发现那地洞居然接近合拢,却是因为流水带来周围的白沙,流入其中,地洞不断缩小,现在已经接近闭合。

        宋昌金道:“那棺椁是不是掉到了这里面?”

        罗猎觉察到他对棺椁异乎寻常的关心,淡然一笑道:“现在咱们首先要考虑怎么逃出去。”

        颜天心道:“那边有个洞!”

        罗猎举目望去,在他们的周围共有两个洞口,其中一个是他和颜天心此前游入的水洞,洞口倾斜向下,往里走不到十米就会完全进入水中,另外一个却是刚刚才显露出来的洞口,那洞口四四方方,正常人也只能匍匐通过,不过从洞口的大小来看体型庞大的独目兽应当无法从这里通过。

        张长弓指了指这四四方方的洞口道;“我看这洞更安全一些。”

        罗猎道:“我去探路。”

        吴杰道:“你受了伤,里面又没有光线,还是我去。”

        罗猎和颜天心对望了一眼,这次他们并没有坚持,如果一味坚持,肯定会让同伴们产生疑心。

        吴杰离去之后,宋昌金居然又回到刚才棺椁钻入的地方,他取出一把工兵铲,开始挖掘沙土。罗猎三人知道这厮必有图谋,他们也不阻止,冷眼旁观这厮在那里忙得不可开交。

        宋昌金忙活了老半天,也没有挖出想要的东西。

        罗猎其实已经悄然用手表探察过,那棺椁已经不在手表能够探察的范围内,以他们目前拥有的工具是不可能找到那具棺椁的。所以宋昌金现在根本就是无用功,就算他挖到天昏地暗也无法找到那具棺椁。

        宋昌金终于放弃了努力,颓然将工兵铲扔到了一边。

        张长弓幸灾乐祸道:“挖到宝贝了?”

        宋昌金没好气道:“活宝倒是有一个。”

        颜天心和罗猎两人并未加入他们的口角之争,趁着这会儿歇息的功夫,颜天心为罗猎处理了一下伤口,以防感染。

        他们本以为吴杰去去就回,可想不到吴杰走了接近一个小时仍然未见他回还。

        宋昌金率先沉不住气了,叹了口气道:“你们说他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其余三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宋昌金又道:“他一个人没个照应,再说了眼睛又看不到。”

        张长弓道:“眼睛看不到总比心眼瞎了的人要看得清楚。”

        宋昌金讪讪笑道:“我这不是担心嘛,毕竟大家都是一起出来的,理当要相互照应才对。”其实他是坏心眼儿在前头,认为吴杰可能找到了出路,抛开他们不顾而去了。

        颜天心虽然相信吴杰的为人,可宋昌金的话也不无道理,毕竟吴杰已经走了这么久,她向罗猎小声道:“不如我过去看看。”

        张长弓一旁道:“还是我去。”

        罗猎斟酌了一下道:“再等等,半个小时后如果吴先生还不回来,咱们就一起进去看看。”他对吴杰的性情非常了解,吴杰选择一个人进去探路自然有他的用意,如果他们不等吴杰回来就进入其中,在吴杰的理解就是对他的不信任。以吴杰的孤傲性情,这样的作为是难以容忍的。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罗猎所说的最后期限,仍然不见吴杰回还,他开始意识到此事有些不对,颜天心骨架最小,身体的柔韧性最好,由她在前方开路,罗猎紧跟其后,然后是宋昌金,最后一个才是张长弓。

        刚开始的十多米,四四方方的孔洞只能匍匐前进,通过这十多米之后前方变得突然宽阔起来,罗猎将打火机递给了颜天心,利用打火机的光芒,颜天心发现墙壁上有一个用来指引方向的箭头,这箭头应当是用尖利的武器在岩层上划出的,根据划痕来看时间应该是新近不久,十有八九是吴杰留下的,由此推断吴杰并不是想一去不回,否则他又何必花费精力留下标记?

        往前再走二十余米,甬道越发宽敞,以张长弓的身高都可以保持直立行进,通道内的水退去不久,所以里面还保持着潮湿的状态,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箭头标记,他们循着标记一直向前。

        又是宋昌金打破了沉默,他追赶上罗猎,小声道:“他该不会故意设下圈套让咱们钻吧?”

        罗猎不禁笑了起来,这位三叔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罗猎相信吴杰的为人,他不会也没有理由要害他们,更何况他们所走的这条道路一直是倾斜向上,按照方位来说,应当不会有错。

        颜天心停下脚步,在她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敞开的石门,石门是上下结构,上方的那块石头通常称为断龙石,厚度约有两米,观察大门内外,可以发现他们这一侧湿漉漉的刚刚进过水,而大门的另外一侧却异常干燥,两边干湿分明,证明这大门起到隔绝外面水流的作用,应当被打开不久。

        宋昌金是这方面的行家,他催促众人迅速通过这道门闸,而后道:“这门叫断龙石,一旦落下,除非掌控机关秘密的人,凭借人力是无法打开的,你们的吴先生欺骗了咱们,他此前就应当来过这里。”

        张长弓面对眼前的一切也无从反驳了,宋昌金说得不错,如果不是对内部机关结构了如指掌的人,又怎能顺利开启断龙石。不过张长弓仍然不相信吴杰会对他们不利,如果他当真想害这些人,就不会将这道门留给他们。

        再往前行,只见前方出现大片石柱,石柱的顶端和地面一平,下方深达五丈,底部可林立着一根根尖锐的石笋,宋昌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提出一个人过来就是别有用心。”

        颜天心道:“什么用心?特地将所有障碍扫除,让咱们可以畅通无阻吗?”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这遍布的机关都已经被解开,如果不是吴杰为他们扫清障碍,他们无法到达这个地方。

        张长弓道:“这里应当是通路吗?”他想要踏上石柱,却被宋昌金伸手拦住,张长弓瞪着眼睛道:“做什么?”

        宋昌金道:“你等等!”他取出罗盘,此时他的罗盘已经恢复了正常,宋昌金观察了一下方位,根据石柱的分布走向判断凶吉。

        张长弓虽然讨厌宋昌金可是去不得不承认他是此道高手,在判断风水凶吉,破解机关陷阱方面自然有他的一套。

        宋昌金看了一会儿终于道:“高手,想不到他也是此道中的高手。”他率先走上了石柱:“大家小心不要掉下去,这石柱没问题。”

        四人小心翼翼走过这片石柱群,他们方才走过,就听到后方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却见那石柱群自行移动起来,一会儿功夫所有的空隙都已经填平,原本的石柱群在外表上已经变成了平面,看上去和其他的地面无异。

        宋昌金道:“他只留下了四个人通过的机会,也就是说第四个人通过之后,机关会自动触发……”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听到后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不久就发出呯!的一声,却是断龙石闭合的声音,断龙石落下,他们没可能回头了。

        张长弓虚心求教道:“为何这机关会在刚好通过第四个人的时候启动?”

        宋昌金微笑道:“机关之术浩瀚无穷,就算我说了你也不懂,所以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他不失时机地回怼了张长弓一次,气得张长弓干瞪眼,却也无话好说。

        走到这里几人已经基本放下心来,宋昌金所说的吴杰来过这里的可能性极大,即便是他没有来过,他对此地机关也是极其熟悉,直到现在都没有现身,应当是已经悄悄离开了,或许他不想被众人当面揭穿秘密,或许他还有其他的要紧事去做。

        途中又经过几道石门,因为吴杰事先已经将石门开启,所以他们全都顺利通过,周围已经是砂岩地带,没走几步就听到叮叮咣咣的声响。还听到铁娃呼喊他们的声音。

        几人闻声大喜,看来距离出口已经不远了,沿着曲折的地洞循声走去。

        陆威霖率领众人正在利用一切可能的工具开凿那块堵住洞口的巨石,几人轮番上阵,虽然竭尽全力,可惜收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除了断了一条手臂的赵鲁新之外,所有人都加入到了营救行动之中,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明白打穿这巨石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可没有一个人提出放弃。

        除了尝试打通入口之外,他们也在四处搜索其他通路的可能,不过费了好半天功夫也没有任何发现,就在众人心中的希望渐渐破灭之时,突然听到后方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我们回来了!”

        这声音来自于张长弓,铁娃对师父的声音最为熟悉,惊喜道:“师父!”放下手中的工具转身就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奔去。

        罗猎几人的回归让众人惊喜万分,几人约定暂时对里面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现在他们虽然暂时组成了一个团队,可毕竟来自不同的阵营,难保每个人抱着不同的目的,里面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