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撞不破】(上)

第二百一十一章【撞不破】(上)

        颜天心慌忙掏出镭射枪,可毕竟是在水中,任何的动作都要比平时慢上一拍,等她将镭射枪逃出来的时候,独目兽的头颅已经撞击在罗猎的身上,幸运的是,独目兽并没有张开它让人望而生畏的大嘴,饶是如此,罗猎的身体也被撞得在水中倒飞了出去,后背撞在悬棺之上方才止住了后退的趋势。

        颜天心手中的镭射枪已经蓄能完毕,瞄准二度向罗猎突袭的独目兽就是一枪。

        红色的激光束直奔独目兽的身体射去,独目兽动如脱兔,庞大的身躯在水中表现出超人一等的灵活,转身逃避光束,逃开了第一枪,可是颜天心发射的第二枪却射中了它的长尾,独目兽坚韧的鳞甲在镭射枪的面前不堪一击,被烧灼出一个大洞,痛得它不敢继续在原地逗留,快速向远方逃去。

        颜天心尽力向罗猎的身边游去,罗猎被独目兽的这次撞击几乎撞晕,他的后脑碰撞在坚硬的悬棺之上,一团黑色的血雾如烟尘一般散开。

        颜天心知道罗猎受了伤,从后面将他抱起,带着他向上方浮去,刚刚离开那悬棺,就看到三道灰银色的身影分从不同的方向靠近他们。现在想要逃离已经来不及了,颜天心紧咬樱唇,就算是死她也要和罗猎死在一起,决不能将他丢下,手中镭射枪来回发射,她发现镭射枪并非无往不利的神器,虽然威力巨大,可是并不能做到无间断的接连发射,射出一枪之后出现了短暂的迟缓。

        危急关头,哪怕是一秒的时间都能够决定生死,面对三头在水中速度追风逐电的独目兽,这样的迟缓几乎是致命的。

        罗猎从颜天心抱着自己猛然增加的力量感到了她此刻的恐慌,内心中默默感动着,其实颜天心完全可以抛下自己独自逃离,然而她不会这样做,三头独目兽的后方又出现了十余个灰色的亮点,颜天心的内心几近崩溃,他们这次真的无路可逃了。

        罗猎此时摸出了一支笔,这支笔也是他刚才在那位死去多年的穿越者身上找到的物品,罗猎轻轻摁下笔的顶部,奇迹发生了,以他和颜天心的身体为中心,水被迅速挤压了出去,在他们的身体周围迅速形成了一个直径三米透明的圆球,这圆球将他们的身体包裹住,他们的身体在圆球内竟然漂浮了起来。

        一头独目兽已经率先冲了上来,以坚硬的头颅狠狠撞击在圆球之上,圆球被撞得凹陷了下去,可随即又迅速反弹了起来,那头独目兽竟然被弹得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一名同伴的身上,两头独目兽一左一右同时冲了上来,头顶裂开露出满是獠牙的大嘴,狠狠向那透明的球体咬了上去,罗猎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真担心这球体挡不住独目兽锋利的牙齿,可是两头独目兽的利齿如同咬在了橡皮糖上,虽然咬出无数个凹陷,却无法将之撕裂。

        十几头独目兽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将这只突然出现的圆球团团围住,它们各显其能,口撕、牙咬、头顶、脚踢、爪抓、尾抽,总之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然而那圆球仍然漂浮在那里,不上不下,宛如固定在水中一样,圆球的外壁应该不厚,外面的情景清晰可见,可是却成为这些怪兽无法攻破的堡垒。

        罗猎和颜天心已经进入了失重状态,刚开始的时候颜天心还有些害怕,担心这圆球会被撕裂,然后外面的这些猛兽就会冲进来将他们分而食之,可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些怪兽折腾得精疲力竭却仍然无可奈何,心中反倒大感有趣。

        罗猎脑后的伤口仍未止血,冒出了一连串的血珠儿,宛如断了线的红色珍珠,颜天心慌忙从贴身革囊中取出白布,为罗猎掩上,在这透明球体中行动犹如在水中游泳,又像是在空中翱翔。

        那些独目兽折腾了一会儿已经对攻破球体彻底丧失了信心,它们放弃继续攻击,向那口已经倾斜的悬棺游去,而此时悬棺上金光大盛,竟然缓缓转动起来,独目兽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得纷纷逃离,那悬棺犹如一只巨大的陀螺,越转越快,伴随着它钻入水底的沙土地,沙尘不断被扬起,水变得浑浊起来。

        张长弓焦急地望着起伏不定的水面,一边搓手一边道:“坏了,去了这么久还不见回来。”

        宋昌金道:“你别看我,我可没那个本事下去。”

        吴杰默不作声地向里面走去,宋昌金道:“我劝你也别下去,多一个人也只不过多牺牲一条性命罢了……咦,这水位好像在下降。”

        不是好像,而是迅速开始下降,水面短时间内已经下降了半米,吴杰打消了即刻进入水底搜寻两人下落的想法,他们三人选择暂时观望。

        悬棺彻底没入了水底的沙层,过了一会儿,水流开始向悬棺消失的洞口涌入,罗猎和颜天心所在的圆球却开始缓慢上浮,当圆球浮出水面接触到空气的刹那,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罗猎和颜天心的身体同时浮出了水面,两人急忙抓住侧壁的纹饰,避免被湍急的水流吸入那刚刚破开的洞口。

        张长弓他们看到罗猎和颜天心现身,慌忙攀援着侧壁迎下去接应,因为刚才他们都在上面,所以并未看清水底惊心动魄的场面,不过从刚才的波涛汹涌,到现在水位疯狂下降,几人也能够推测到刚才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必然经历了一番艰苦。

        罗猎和颜天心稍作喘息方才将水底有大群独目兽的消息告诉他们,几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头疼不已,别说是十几条独目兽,单单是刚才所遇的那几条已经很难应付,如果不是依靠着宋昌金的独门暗器,他们必然损伤惨重。而且听说独目兽在水中的行动速度远超陆地,这无疑更让他们感到头疼。

        看到下方的水位不断消退,用不了太久时间就应当可以见到水底,张长弓向宋昌金建议道:“不如放你下去,等你赶走了那些独目兽,我们再过去。”

        宋昌金表情尴尬,只是干咳不说话。

        罗猎和颜天心并不知道此前发生的事情,罗猎还以为张长弓是在故意为难宋昌金,让宋昌金下去岂不是等于让他去送死,笑道:“我三叔可没这个本事。”

        张长弓笑道:“那是你不够了解他,他本事大着呢。”此时他方才留意到罗猎的后脑受了伤,关切道:“你受伤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擦破点皮,不妨事。”

        宋昌金听到之后神情大为紧张,观察了一下罗猎的伤口,惊声道:“你流血了?在下面可曾见到昊日大祭司的尸体?”

        罗猎摇了摇头,宋昌金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宋昌金如释重负的表情,罗猎心中一动,这位三叔必然有不少的事情瞒着自己,他试探道:“倒是看到一个橄榄核样的东西,我想应当是一口棺材吧。”

        宋昌金闻言大骇:“是不是纺锤样的东西,和棺材一般大小?”

        罗猎道:“你曾经见过?”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没有,可是我听说过,当年用来保存昊日大祭司法身的就是这样的一口棺椁,你头上的伤该不是在那棺椁上撞破得吧?”

        罗猎暗暗佩服宋昌金的推断能力,虽然没有开口回答,可目光却已经肯定了宋昌金的答案。

        宋昌金长叹了一口气道:“坏事了,坏事了,昊日大祭司的法身不能见血,一旦见到血腥,就可能将他唤醒。”

        张长弓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故弄玄虚装神弄鬼的家伙,呸了一声道:“满口的胡说八道。”

        罗猎和颜天心却并不认为宋昌金全都是信口开河,因为刚才罗猎的头在棺椁上撞破之后,棺椁染血马上开始旋转,在水底沙地钻出一个大洞,如此看来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联系。

        水位已经下降到了蜂巢状的甲板以下,他们沿着墙壁攀援而下,等他们来到甲板上那个洞口的前方,宋昌金望着那个大洞脸色凝重,他推断出装有昊日大祭司法身的棺椁应当是从高处坠落,砸在底部蜂巢状甲板之后破出一个大洞,罗猎和颜天心最初是被困在这里面,后来才得以从这洞里逃出去,只是那棺椁不知现在何处?

        宋昌金的目光向下方投去,张长弓在一旁准备着绳索,因为水位不断下降,如果想要继续下行,就只能依靠绳索下滑。张长弓不通水性,可是攀爬却是他的所长。

        水位在落到甲板下方之后明显降速加快,约莫半小时的功夫就已经见底,吴杰侧耳倾听,除了排水声并未听到其他异常的声音。张长弓将绳索系在蜂巢状的甲板之上,然后第一个下滑。

        来到底部,底部所剩得水已经不多,只能淹没他的膝弯,正中位置还有一个地洞,周围水流都向那里汇集,所以形成一个明显的漩涡。张长弓将下面的情况告诉同伴,其他人依次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