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水来了】(下)

第二百一十章【水来了】(下)

        罗猎和颜天心向那铜墙中心的裂缝走去,裂缝并不规则,呈倒三角的形状,两人进入水中,向里面展臂游动,颜天心入水之后马上加快了速度,明显要和罗猎一拼高低,罗猎笑了笑,在后方追逐起来,两人很快就游入水面的中心,颜天心终究还是快上一步,她知道罗猎在有意相让,小声道:“我看吴先生应当有所觉察。”

        罗猎点了点头,吴杰为人机警,虽然很少说话,并不代表他没有发现两人有事隐瞒,其实罗猎也是不得已的决定,毕竟这些来自未来的东西关系重大,如果事情传出去,他和颜天心极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颜天心道:“不到必要的时候,那支枪我不会使用。”

        罗猎笑了起来,颜天心啐道:“笑什么?像个闷瓜一样,今儿都很少听到你说话。”

        罗猎道:“那枪防水。”

        颜天心叹了口气:“咱们出的去吗?”

        罗猎道:“应该可以。”他观察了一下四周,除了裂开的那个三角形的缺口,这里的布局和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就是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橄榄核一样的黑色物体,罗猎认为极可能是棺椁的东西,姑且称之为悬棺吧。因为他启动了内部的控制部分,导致那黑色物体失去平衡,从而破坏了它的悬浮状态。

        如果不是悬棺坠落,砸穿下方的蜂巢状地板,罗猎和颜天心是无法顺利从中脱困的,就算他们内功深厚,最后仍免不了氧气耗尽窒息而亡的下场。

        罗猎并不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运气和偶然的原因,这一切都应当在设计者的计算之中。那口悬棺撞开底部的蜂巢状甲板,然后直坠而下,刚才他们急于逃生,并未追寻那悬棺的踪迹,此番再度而来,自然要一探究竟。

        罗猎和颜天心商量了一下,决定潜入水中寻找悬棺,他有种预感,那口悬棺内一定隐藏着极大的秘密,只要解开悬棺的秘密,兴许困扰他们的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两人充分准备之后向水下潜去。

        宋昌金的身体渐渐恢复,他伤得并不算重,身体好受了之后,嘴巴就闲不下来了,神神秘秘向张长弓道:“我总觉得他们两人有事情瞒着咱们?”

        张长弓横了他一眼,显然对宋昌金这样说话很不满意。

        吴杰离开他们有一段距离,似乎对他们之间的对话没有任何的兴趣。

        宋昌金道:“他们究竟是如何逃出来的?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奇怪?”

        张长弓没好气道:“别忘了刚才是谁救了你的性命,我看就活该让你这种人在水里淹死。”他对罗猎没有任何的怀疑,也讨厌任何人质疑自己的兄弟。他们之间的友情是经过生死考验的,宋昌金的这番话是对罗猎的侮辱。

        宋昌金看到张长弓生气了,呵呵笑了起来道:“别生气嘛,我只是随口说说,别忘了他是我亲侄子,我当然不会诋毁他,罗猎是个好孩子,嘿嘿,我就说说。”

        张长弓再也不愿和这种人为伍,心中暗骂宋昌金忘恩负义,起身向一旁走去,大有要和宋昌金划清界限的意思。

        下潜之后,罗猎打开手表的光源,发光只是手表最简单最基本的功能之一,罗猎真正看重的还是手表内含的扫描功能,手表可以通过一种不知名的光波扫描,分析周围的地形和生物成分,扫描范围在适当的条件下能够达到一百米,即便是在水中,也可以扫描二十米以内的物体。

        通过蜂巢地板的缺口,进入下方的水域,从手表屏幕的显示能够看出,在他们的周围仍有四道水流,在他们下方二十米的深度,有一个能量源正在向周围辐射,罗猎认定那就是悬棺。

        在水中向颜天心做了个手势,颜天心表示自己的身体并无任何问题,两人继续下潜,潜入二十米左右的位置看到了那具棺椁,黑色犹如橄榄核一般的棺椁竖立在水中,下方三分之一都已经没入水底的泥沙中,整个棺椁周边溢彩流光,金色的字符和图案闪烁不停。

        罗猎尝试用手表的光线来分析悬棺的内部,可是几经尝试却发现这悬棺拥有很强的屏蔽功能,光线无法透入其中,自然谈不上什么分析。

        颜天心将镭射枪在罗猎的面前晃了晃,她当然不会忘记这威力巨大的武器,罗猎刚才就用这把镭射枪切开了金属墙壁,他们完全可以运用同样的方法将这口悬棺打开。

        罗猎摇了摇头,感觉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们有必要浮上去换气,做了个手势,指了指上方,和颜天心一起向水面浮去。

        回到水面之上,两人深呼吸了几口,此时宋昌金也来到了三角入口处,鬼鬼祟祟地观望着里面,看到罗猎和颜天心露出了水面,故作惊喜道:“你们出来了,我正担心你们呢。”

        罗猎才不相信这厮的鬼话,宋昌金这个人生性狡诈,对他不能不防。

        宋昌金看到两人都不理会自己,仍然厚着脸皮道:“有什么发现?有没有找到出口?”

        罗猎笑道:“目前还没有,你这么着急,不如进来看看。”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我不成,年纪大了,身体比不上你们,更何况我水性不怎么样。”

        颜天心道:“那可麻烦了,就算我们找到了出口,您老也出不去?”

        宋昌金呵呵笑道:“若是出不去,我就和张长弓留在这里等死,反正有个伴儿也不算寂寞。”他听出颜天心是故意挖苦自己呢,不过宋昌金的水性可不差,刚才之所以差点淹死在水里,是因为被一块激流从来的砂岩击中了背部,当即他被砸得背过气去,再好的水性也施展不出来,没有来得及施展可不是没本事,水性最差的那个是张长弓,要死也是他死。

        宋昌金想到这里难免得意,不过他很快又想到如果这五个人中挑选一个人去死,无疑其他几人会全都投给自己,包括自己的亲侄子在内,刚才的那点儿庆幸又变成了悲哀,自己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因悲哀又感到惶恐,自己还是夹着尾巴做人才对。

        宋昌金道:“这青铜大屋到底是什么人的墓穴?”

        罗猎一边踩水道:“谁说是墓穴啊?你那本三泉图上面是否有这方面的记载?”他心思缜密,听出宋昌金在试探自己。

        宋昌金暗笑小子狡猾,居然反将自己一军,他摇了摇头道:“我若是没有猜错,这里应当才是百灵祭坛的核心,转生阵的中心,你们好好找找看,兴许能找到昊日大祭司的棺椁呢。”

        颜天心道:“找到棺椁又如何?能出的去吗?”

        听话听音,宋昌金从颜天心的话音中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却不知颜天心是故意这样说。他有些紧张道:“当真被你们发现了棺椁?”

        颜天心道:“我问你的话还没有回答呢。”

        宋昌金道:“若是发现了昊日的棺椁,你们……”他的话没有说完,感觉水波荡动了一下,周围无风无浪,水波来自于地底深层的震动。宋昌金下意识地抓住入口的边缘,刚刚站稳,第二次震动又已来临,他都尚且如此,更何况身处在水面中心的罗猎和颜天心。

        罗猎和颜天心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他们判断出这震动应该来自水底深处,极有可能是那口悬棺所发,他们才离开这会儿功夫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他们彼此交递了一个眼神,正准备下潜之时,却听宋昌金大声道:“大侄子,若是有棺务必不能见血,切记不能见血……”

        水面之上已经看不到罗猎和颜天心的身影,两人先后向水深处潜游而去。

        吴杰和张长弓因这次的震动几乎同时来到入口处,张长弓向宋昌金道:“怎么了?”

        宋昌金的脸上已经失了血色,他低声道:“只怕麻烦了,昊日大祭司的遗体可能就在水中。”

        张长弓并不相信,冷哼一声道:“一个死人又有什么好怕!”

        罗猎下潜的速度要比颜天心快得多,由此可见他在刚才游泳速度的竞赛中故意相让,有危险的时候他却率先冲在前面,可现在并不是夸赞罗猎君子风度的时候。

        罗猎下潜一段距离之后发现那口悬棺仍在水底,只不过悬棺的角度有些倾斜,应当是因为刚才的震动所致,此时手表的屏幕显示出一个红点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向这边靠拢。

        罗猎心中一怔,这样的速度不可能是人类,他在水中的目力有限,当他看到远处灰银色闪光的时候,那东西距离他已经不到五米,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颜天心位置较罗猎稍浅,反倒比罗猎看得更加清楚,那灰银色的光团竟然是一头独目兽,独目兽拖着长尾在水中犹如离弦利箭一般快速游动,比起陆地上的速度要成倍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