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水来了】(上)

第二百一十章【水来了】(上)

        颜天心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罗猎对镭射枪使用如此熟练,显然他过去就有过了解,他究竟是谁?颜天心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心上人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罗猎转身看了看颜天心,不出意外地看到她惊诧莫名的表情,其实别说是颜天心,就连罗猎自己都被自己的行为惊到了。一切还都是要拜父亲所赐,如果不是他植入自己体内的那颗智慧种子,自己根本就不会拥有如此丰富的知识,更不用说掌握从未见过的来自未来的武器装备的使用。当然还有运气的成分,如果不是遇到了父亲当年的队友,也不会得到这些尘封多年的设备,并利用它们逃出绝境。

        只是当年这位不幸殉难的前辈同样拥有这么多的武器装备,他对武器装备的熟悉更甚于自己,却不知为何仍然被困死在地洞里面,看来父亲并没有欺骗自己,在他们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出了问题。

        至于现在又为何突然恢复了作用,在父亲去世之后,这个问题恐怕再也没人能够解答了。

        张长弓仍然没有放弃进入墙内的想法,宋昌金改变不了他的念头,只能选择帮忙,围绕这面铜墙铁壁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仍然没能够找到任何的入口,而地面的震动变得越来越剧烈,他们甚至立足不稳,宋昌金认为自己继续呆下去只能死在这里了,他做不到像张长弓一样甘心为朋友赴汤蹈火,也做不到吴杰那样泰山崩于前不动声色,留下来必死无疑,现在逃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宋昌金终于决定还是要离开,这次他没有征求两人的意见,转身向后方走去,可走了几步,就看到远处有两道黑影朝着这边靠近,宋昌金的内心顿时被恐惧占据,脊背处冷飕飕的一股凉气蹿升起来,首先反应过来的是两头独角兽,正准备举枪射击,却听到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三叔,是我们!”

        宋昌金马上分辨出那声音来自于罗猎,他又惊又喜,内心恐惧顿时散去,可双腿却突然一软,噗通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上,他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脸上居然流出了两行热泪,宋昌金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激动,总之,这唯一的侄子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挺好。

        吴杰拍了拍张长弓的肩膀,在罗猎发声的刹那他就已经听到,这小子果然福大命大造化大,他们在外面焦急不已的时候,人家却已经轻轻松松逃出牢笼,这本事不服不行。

        老友劫后重逢,内心中自然激动非常,然而他们并没有太多时间寒暄,眼前的铜墙铁壁在不停旋转,因此而连带地面不停震动,且震动比起此前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宋昌金道:“好了,好了,现在人齐了,大家都没事,咱们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张长弓刚才坚持不走的原因就是为了营救罗猎,现在罗猎和颜天心既然已经平安脱困,自然也就没有了坚持留下的必要,他点了点头道:“走,咱们这就离开。”

        吴杰道:“说的容易,如何离开?”

        颜天心将目光投向罗猎,她相信罗猎一定有办法。

        罗猎道:“走一步看一步,既然能够进得来,就一定能够出得去。”他没有将刚才的那些发现告诉其他人,毕竟此事太过不可思议,更何况其中还有宋昌金在,若是让宋昌金知道了这些事,难保他不会产生觊觎之心,纵然他没有能力将东西从他们的手中弄走,可成功脱困以后,这厮十有八九会将这个秘密透露出去,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虽然吴杰也认为罗猎说得很有些道理,可是留给他们从容离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地面突然就停止了转动,一切在瞬间寂静了下去。

        几人面面相觑,宋昌金咽了口唾沫,转身朝后方的铜墙望去,低声道:“不转了,停了……”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裂声,铜墙在顷刻间四分五裂,里面容纳的水流喷涌而出。

        张长弓看到眼前一幕吓得面色惨白,他虽然勇武,可是并不识水性,看到眼前洪水铺天盖地而来,顿时六神无主,罗猎向颜天心道:“照顾好自己。”他知道颜天心水性不弱,而张长弓却是一个旱鸭子,如果自己不出手相助,张长弓十有八九会遇到危险。

        罗猎刚刚抓住张长弓的手臂,水流就冲了过来,罗猎道:“千万不要挣扎,我会帮你。”张长弓力大无穷,如果在水中胡乱挣扎,非但他自己,甚至连罗猎都会被连累,所以罗猎先提醒张长弓这一点。

        还好张长弓的内心素质极其强大,对罗猎这位老友更是信任,洪水冲来反倒冷静了下来。

        几人被迅猛的洪水冲倒,先后浸没在水中,颜天心特地留意吴杰,发现吴杰水性居然绝佳,反倒是宋昌金正在附近缓慢下沉,却是他不幸被一块冲来的石块撞在了后背晕了过去。

        总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这个人是罗猎的叔叔,颜天心顺着水流潜游过去,从后方抓住宋昌金的衣领,等到水流稍微平稳之后,就拖着他向上方游去。浮出水面,发现罗猎带着张长弓就在不远处,洪水来得虽然凶猛可是周遭都是白沙,又并非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水势下得也很快,在最初的澎湃喷涌之后,水位很快就下降。张长弓虽然不懂水性,可是直立站在水中,最深处也只能淹到他的胸口,张长弓内心稍安,让罗猎不用管自己了,去给颜天心帮忙。

        宋昌金被撞得不轻,这会儿仍未苏醒,罗猎游到颜天心的身边,将宋昌金接了过来,吴杰也来到他们身边会合,几人一起将宋昌金带到高处。因为水位的迅速下降和渗入白沙,已经有部分沙地露出了水面。

        罗猎本想对宋昌金进行心肺复苏,不等他开始,吴杰已经拿起竹杖在宋昌金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在他胸口抽了一记,啪!的一声,宋昌金如同从梦中惊醒,猛然坐起,接连喷出了两口黄水。叫苦不迭道:“把我肋骨都抽断了。”他当然不会抱怨,知道吴杰抽打自己可不是趁机报复,是为了救他。

        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道:“谢了,我还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

        其实何止是宋昌金,其他人也一样是这般想法。

        水位仍然在不停下降之中,吴杰道:“大家不可耽搁,分头行动,看看周围有没有可供离开的出口。”此时阻挡他们的那道铜墙已经从中裂开一条宽约五米的巨大缝隙,刚才的洪水就是从这条缝隙中汹涌而出。随同洪水涌出的还有里面的光芒,淡淡的光线驱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这也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方便。

        宋昌金短时间内还没有行动的能力,于是让他原地等待,其余四人分成两组,吴杰和张长弓一组,罗猎和颜天心一组,他们分别搜寻周围的空间看看有没有可以离开的通路。

        罗猎和颜天心刚才一路走来,首先排除了他们来时的那条道路,通过罗猎得到的手表,分析附近的环境,让两人失望的是,他们并未找到可行的通路,两组人再度会首,还没说话就已经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失望。

        宋昌金打量着他们的表情,猜到他们的搜索并不乐观,他干咳了一声道:“其实这事儿明摆着,如果有出口,出口就应当在那里面。”他指了指铜墙裂开的巨大缝隙,内外的水面已经达到了平衡,外面的水已经被吸收得差不多,里面的水也已经和外界的沙地一平。

        罗猎和宋昌金抱着相同的想法,他总觉得刚才一路走来应当是忽略了什么,刚才漂浮在青铜建筑内部的橄榄核或许才是解开问题的关键。

        张长弓看了看里面荡漾的水波摇了摇头道:“就算出路在里面我也出不去。”他不懂水性,在罗猎的帮助下浮出水面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至于潜入水中寻找出口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宋昌金呸了一声道:“又没让你去,咱们可以选出人去探路,兴许能够找到机关将里面的水进一步排空,兴许能够找到一条捷径,天知道呢。”说这话的时候他望着罗猎,显然认为罗猎就是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

        吴杰道:“刚才你们不是被困在里面?”

        罗猎点了点头道:“刚才水突然从底部漫了上来,我们急于逃生,所以没顾得上观察周围的环境。我觉得三叔说得有道理,这样吧,我再进去看看。”

        颜天心马上道:“我和你一起过去。”

        吴杰道:“两个人多个照应,我们三个就在这里等着。”

        吴杰虽然双目失明,可心里却非常清楚,刚才他们寻找出路之时发现了一处金属墙壁上的切口,吴杰根据切口的痕迹推断出应当是罗猎和颜天心留下,认为他们可能有些事情做了隐瞒,吴杰倒不是因为他们的隐瞒而生出芥蒂,他对罗猎和颜天心的为人绝对信得过,认为他们既然隐瞒就有隐瞒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