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不明者】(下)

第二百零九章【不明者】(下)

        颜天心真是服了他,这种时候还能够笑得出来的恐怕只有罗猎了。指了指外面道:“你猜咱们还出不出得去?”

        罗猎道:“当然出的去。”

        “我信你!”颜天心娇柔一笑,挽住罗猎的手臂。不过这次罗猎选错了路,向前走了二十余米就已经到了尽头,尽头处只有一具骸骨,看来在他们之前早有人来过这里。罗猎借着火苗微弱的光芒望去,却见那人的肉体已经全部腐烂,身上黑色的衣服却仍然完好无损,他仍然保持着死时的坐姿,在他的右手边有一把手枪,外形和常见的武器不同,颜天心捡起手枪,却发现这手枪并没有弹匣,从手枪的铭牌可以看出这是一支勃朗宁手枪,可是以颜天心对武器的了解,勃朗宁系列并没有这样的手枪,她在编码上找到了手枪的出厂日期——公元二零三零年。

        颜天心以为是自己理解错误,还是将这奇怪的发现告诉了罗猎,罗猎接过手枪看了看,确信手枪的出厂日期的确是一百多年以后,内心中对死者的身份顿感好奇,他向死者抱了抱拳,检查死者身上的衣服,从死者的口袋中找到了一个塑料盒子,一只钢笔,死者的脖子上有一个挂件,按照常理来说,贴身佩戴的东西总是极其重要的。

        罗猎将挂件取下,吊坠是一个圆形的珐琅盒,鸽子蛋般大小,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的合影,罗猎发现男子的面容有些熟悉,仔细回忆了一下,父亲曾经出示给他一张七人的合影,这男子就是七人中的一个。

        看来这死去的男子就是父母昔日的队友之一,他被困在了这里,找不到出路,最终死在了这黑暗的地洞中。

        男子的左腕上带着一块手表,手表并非指针显示,罗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表从男子的手腕上摘下。

        罗猎检查男子身上物品的时候,颜天心仍在研究那把手枪,她找到了应当是保险的位置,将保险打开,手枪突然震动起来,颜天心吃了一惊,却见手枪的尾部一盏蓝色的亮点闪烁,然后迅速扩展成为五道蓝色的光栅。

        罗猎抬起头来,望着颜天心手中的那把枪,他也没想到尘封许久的武器居然还有效用。

        颜天心不敢轻易尝试,回到洞口处,瞄准了对侧的墙壁开了一枪,扣下扳机的刹那,一道红色的光芒笔直向对侧射去,在接触到对侧墙壁的时候竟然将对面的砂岩射出了一个洞口,颜天心从未想过光也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罗猎来到她的身边,轻声道:“镭射枪!”

        颜天心充满诧异地望着罗猎。

        罗猎心中颇为无奈,其实这枪的名字也是突然就浮现于他的脑海中,这镭射枪根本就是来自于未来的武器,父母和他的队员们回到过去的同时也带来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物品,镭射枪就是其中之一,根据罗猎的了解,激光理论目前刚刚被爱因斯坦提出,世界上第一台激光器要到公元一九六零年方才被发明出来。

        而现在,颜天心却捡到了一把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武器,罗猎不由得又想起了蝴蝶效应,父亲特地提醒他,一定不要尝试用智慧种子带给他的超前知识和信息去改变这个世界,否则只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大的灾难,甚至会毁掉现有世界的平衡。

        可父亲明明说过,他们带来的高科技武器和装备因为时空穿梭而失去了效用,但是颜天心手中的这把镭射枪为何突然可以正常发射?父亲应当不会欺骗自己,难道是导致武器失效的外因已经消失了?

        颜天心道:“这把枪很厉害。”

        罗猎点了点头,内心中已经转换了多个念头,他虽然相信父亲绝非危言耸听,可如果说改变,从父亲他们来到这个时代一切就已经改变了,更何况父母还是生下了自己,自己应当才是最大的变数,比起任何的武器和装备对时代的影响或许更大吧。于是轻声向颜天心道:“你若是喜欢,就把枪留下,记住,一定不要让它落在坏人的手里。”

        颜天心温婉一笑道:“不问自取总是不好。”

        罗猎道:“有这些东西在手,兴许咱们能够逃出去。”

        颜天心道:“反正也出不去,不如看看你手中的几样东西。”

        “这里恐怕要塌了!”宋昌金充满惶恐道,他们现在能够看出面前的铜墙只是某个巨大建筑的一部分,现在那物体正在顺时针的转动,因为巨大物体的转动,地面开始颤抖起来。上方缝隙中喷出的水流因为物体的不停转动,在空中飘洒,宛如下起了一场雨。

        三人浑身湿透,宋昌金道:“走吧,咱们救不了他们了。”找了那么半天还是找不到进入这铜墙的入口,宋昌金总觉得眼前的庞然大物很可能会爆炸,一旦爆炸,连他们三个也逃不出去了。

        张长弓怒道:“要走你走,我留下!”

        宋昌金吞了口唾沫,真要是让他一个人走他可不敢,别的不说,如果途中不巧遇到了独目兽,单靠体内的五谷之气是无法不可能将它们消灭的,人不会永远走运。他向吴杰道:“吴先生,您怎么看?”这种时候寻找盟友才是最靠谱的办法。

        吴杰道:“回去一样走不出去,留下来或许还有机会,真要是这东西炸了,兴许破而后立,咱们能够逃出生天。”

        罗猎和颜天心已经无暇观察他们找到的东西,因为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头顶沙尘簌簌而落,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突然到来,罗猎果断做出了决定,和颜天心一起重新跳入了水中,如果他们所处的地方当真山崩地裂,那么水中无疑是最安全的地方,水可以最大限度地缓冲坠落物体的冲击力。

        罗猎和颜天心跃入水中之后,罗猎戴在左腕的手表却突然亮了起来,照亮了他们周围的小范围区域,这样的亮光犹如黑夜中的明灯,照亮周围水域的同时,也点亮了罗猎脑海中的记忆,他在手表的侧面按压了几下,手表的表面出现了一些色彩不同的图案。

        人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往往会激发起内在的潜力,因为智慧种子的缘故,罗猎的潜力比起常人要大得多,如果不是特定的条件下产生了特定的刺激,有些贮存在大脑深处的记忆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被想起。

        这并非一只单纯的手表,手表能够分析出水流的方向温度,甚至能够通过光谱测出周围物质的成分,通过一系列的分析,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逃生的最佳方案,罗猎早就知道这是一只神奇的手表,他所欠缺得只是关于这只手表的使用方法,而现在他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已经完全苏醒了。

        罗猎带着颜天心向前方游去,手表上的数据根据环境在不同变化,光波通过不断扫描分析着周围的环境,及时给出最佳的逃生方案。

        在水中潜游了五分钟之后,罗猎带着颜天心再度浮出水面,地面仍然在不停的震动,让他们担心的山崩地裂始终都未发生。颜天心一边喘息一边望着罗猎手腕上那神奇的手表,今天她已经见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手表射出一道绿色的光线,以手表为中心在缓慢旋转,在手表的屏幕的中心可以看到一红一蓝两个小点,罗猎向颜天心解释道:“这两个小点代表着我们,蓝色的是我,红色的是你。”

        颜天心眨了眨明眸,美眸中流露出充满崇拜的目光,罗猎简直是无所不能,再复杂的东西只要落到他的手中分分钟就能搞定,现在如果说罗猎是神仙下凡,她也一定不会反对。

        颜天心发现除了一红一蓝两个小点之外,屏幕上又出现了三个红色的小点,好奇道:“这三个呢?”

        罗猎也发现了屏幕上的变化,想了想道:“可能是张大哥他们,也可能是那些血池内爬出来的怪物。”停顿了一下道:“是张大哥他们,一定是!”

        这只手表的强大功能逐渐被他们挖掘出来,手表不但能够测出周围的材质,甚至能够测出附近岩层的厚度,通过手表给出的最合理的路线,他们逐渐向那三个红点的所在处靠近。

        就在即将接近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道屏障,这是一堵约有一尺厚度的金属墙壁,颜天心看到这面金属墙之后,满怀的希望变成了失望,虽然同伴近在咫尺,可是他们想要通过这道金属墙也没有任何的可能。

        罗猎却道:“你的镭射枪!”

        颜天心举起镭射枪,准备瞄准墙壁发射,罗猎摇了摇头,从她手中拿过镭射枪,拨动一侧的转盘,那是镭射枪的功能键,通过拨盘可以更改发射的方式。在选择好合适的模式之后,罗猎启动镭射枪,利用激光束在金属墙壁之上缓缓划出一个圆圈,纤细的激光束宛如无坚不摧的利刃,将金属墙壁切开一个大洞,罗猎一脚将圆圈内的部分踢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