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九章【不明者】(上)

第二百零九章【不明者】(上)

        独目兽张大了嘴巴正准备去咬他的屁股,这下闻了个正着,独目兽被熏得发出一声怪叫,身体后仰站直了身子,一张大嘴张到了极致,显然是想把喷入嘴里的臭气给尽快散尽。

        张长弓看得真切,这种良机可不多见,抽出一支羽箭瞄准那独目兽的嘴巴就射了进去,这下射了个正着,那独目兽的弱点一个是眼睛,还有一个就是嘴巴,张长弓射出的又是用地玄晶铸造的羽箭,羽箭射入独目兽的咽喉,独目兽整个喉头开始变蓝变亮,迅速融化。

        宋昌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想不到居然能够用两个臭屁击退了独目兽,更间接导致了这怪物的死亡,心中又是害怕又是庆幸。

        刚才攻击张长弓的那头独目兽原本已经接近了宋昌金,可能是闻到了他身上未散的臭味儿,转身又向张长弓冲去。

        宋昌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憋足劲想酝酿一个杀器,可这玩意儿也不是说来就来。

        吴杰面对那只独目兽毫不畏惧,接连两次闪避之后竟然趁机跳到了独目兽的背上,独目兽显然料不到这个人会如此大胆,颈部一转张开大嘴想去咬吴杰,其实吴杰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在怪物张开大嘴的刹那,手中细剑猛然捅入它的咽喉。

        倒不是吴杰乐意冒险,因为他从怪物的种种行径之上已经发现这些怪物极其狡猾,它们拥有着不凡的智慧,在意识到他们的武器拥有强大杀伤力之后,就开始有意识地保护它们软弱的部分,尤其是眼睛和嘴巴,进行攻击也是利用它们强横的身体。

        如果怪物坚持不睁眼,不张嘴,对付它们可不容易,还好宋昌金两个臭屁将怪物熏得张开了大嘴,张长弓及时射杀了其中一只。吴杰艺高人胆大,贴身进攻逼迫怪物张嘴,一剑又刺杀了另外一只。

        现在剩下得只有追击张长弓的那头。

        张长弓正在有意识地将怪物向宋昌金引去,宋昌金心中叫苦不迭知道张长弓的目的是什么,这货是想利用自己的终极武器呢,张长弓一边跑一边叫:“老宋,再来一个!”

        宋昌金哭笑不得道:“你自己也有啊!”话虽然这么说,也知道这种时候张长弓是认定了自己,宋昌金把脸都憋红了总算挤出了一个响屁,这声响屁真可谓是惊天动地,原本追击张长弓不放的独目兽,听到这声响屁突然来了个急刹,四蹄在沙地上拖出数道长长的刹车痕迹。

        宋昌金看到这一屁奏效,也是乐得眉开眼笑,冷不防吴杰出现在他身边抓着他的手臂向独目兽冲去,宋昌金吓得大叫起来,这瞎子根本是要让自己送死。他这一害怕,感觉顿时就来了,一时间吓得屁滚尿流。

        想不到独目兽比他更加害怕,也顾不上发动进攻了,拖着尾巴就向远处逃去,一会儿功夫就逃了个无影无踪。

        张长弓确信周围再无独目兽现身,这才转向宋昌金看了一眼,宋昌金刚才吓尿了一裤子,正在尴尬之中,遇到张长弓的眼神,不由得老脸一热,张长弓看出了他的尴尬,率先笑了起来,宋昌金也笑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刚才这一仗自己无疑居功至伟。

        脚下的沙面不断下降,罗猎和颜天心抓住了墙壁的浮雕纹饰,以免被流沙带走,约莫一个小时的光景,周围的白沙已经流逝得差不多了,他们可以看到了建筑物的底部,底部是宛若蜂巢一般的孔洞,每一个孔洞直径都在五寸左右,冷气从下方不停冒升起来,两人几乎同时听到了水流注入的声音,罗猎沿着墙壁下滑,来到底部,利用手电筒的光束向下方望去,看不到底,可耳边水流飞溅的声音却清晰传来。

        颜天心道:“是不是水声?”

        罗猎点了点头,在这干涸的戈壁大漠的地下居然会有水源,这件事很可能和雍州鼎相关,他马上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不知下方的水面是否会继续上升?

        罗猎的想法很快就被证实了,来自地底的水面正在迅速上涨,很快就经由蜂巢般的孔洞进入了他们所在的建筑物内部,罗猎尝试将下方的踹开,可构成蜂巢的金属异常坚固。他们不得不重新向上攀爬,而水流上涨的速度超乎他们的想像,不一会儿功夫室内的水面已经深达半米,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太久整个室内就会被水充满,而他们赖以呼吸的空气将会全部被隔绝。

        他们并非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两人决定分头寻找出口,对他们而言时间就意味着生命。

        其实罗猎心中明白设计者在最初设计这样的机关结构,就不会在周围留下出口,现实也验证了罗猎的猜测,他们并未从四周找到任何可供离开的出口,这会儿功夫水面上涨的速度又开始加快了。

        罗猎认为从下方渗入的水流应当和中心漂浮的橄榄核形状的棺椁有关,现在他唯一能够断定得就是他们所处的并非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想起最初发现的裂缝,水流应当可以从裂缝中向外排出,可是那道缝隙细窄,水流排出的速度肯定远远不及渗入的速度,最终的结果可以想像。

        水面不停上涨,距离那橄榄核形状的黑色棺椁只剩下不到一米的距离,这为罗猎和颜天心接近它创造了绝佳的条件。

        “下雨了!”这是宋昌金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因为头顶有水滴落下,张长弓一把拖住宋昌金将他拉到一旁,虽然张长弓并不喜欢宋昌金的为人,可现在大家同仇敌忾,不知不觉中已经相互倚重相互扶持。

        张长弓很快就意识到从空中落下得不过是普通的水罢了,吴杰伸出手去,高处落下的水流很细,落在掌心沁凉一片,因为水流的冲击掌心产生了一丝丝的酥麻感觉。

        “怎么会有水?”张长弓充满迷惑道。

        吴杰道:“水流应当来自于这堵墙后。”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罗猎和颜天心会不会有麻烦?”

        宋昌金道:“一定会有,刚才没有水渗出,证明水面不高,水从里面渗透出来,只可能是因为水面上升,如果里面被水灌满,你们想想会是怎样的后果?”他转向张长弓道:“我侄子会游泳吗?”

        张长弓没好气道:“你侄子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他心中并不相信宋昌金和罗猎的关系,对这厮出口就占便宜的做法有些反感,可心中又不免为罗猎他们感到担心。如果里面当真被水灌满,那么罗猎和颜天心很可能会活活溺死在水中。

        吴杰道:“你们还有多少弹药?”事到如今,连他也没有了办法,只能集合所有的弹药尝试砸破这堵铜墙,只要能破开一个大洞,就能让水流出来,兴许可以救里面两人的性命。

        罗猎的手终于能够触摸到那橄榄核形状的物体,一开始他认为是一具漂浮的棺椁,可现在又觉得不像,触手处冰冷非常,应当是一种金属,可这种金属罗猎从未见过,他的触摸并未让物体停止旋转。颜天心提醒他小心机关,在罗猎手指触摸那物体之后,物体转动的速度似乎有所加快。

        水面很快就已经浸没了物体的尾端,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尾端和水接触的部分开始发亮,古怪的纹路从下至上开始扩展,物体表面的纹饰和图案因亮起而变得清晰。物体不停的旋转让周围的图案犹如走马灯一般活动起来,在罗猎和颜天心的眼中变得动感十足,罗猎看到一场盛大祭祀的场景。

        他们的身体随着水面上浮,当水完全将那转动的橄榄核状的物体淹没之后,物体转动的速度开始变缓,然后停了下来,短暂的停顿之后,那巨大的橄榄核状的物体向下方坠落。

        罗猎并没有来及探索这奇怪的物体,在物体坠落的刹那,罗猎想到了一件事,他牵了牵颜天心的手臂,示意她向下方潜去。

        那黑色的物体坠落产生的冲击力果然将下方蜂巢样的底部撞出一个大洞,罗猎和颜天心两人从底部破损的洞口向下方游去,他们无瑕去留意那黑色物体最终沉到何方,根据周围潜流涌入判断出水流的方向,逆行游了过去,并没有游出太远就感觉到上方有水流直冲而下,两人向上浮起,上浮许久方才浮出水面,幸亏两人内力浑厚,换成其他人未必能够坚持憋气那么久。

        水面上漆黑一片,上方有两道水流不停注入,罗猎和颜天心游到附近的石壁,抓住石壁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沿着石壁向上攀爬,爬升十余米后,发现了一个横向的洞穴,罗猎率先爬入洞穴,然后伸手将颜天心拉了进去。

        颜天心始终没舍得将手电筒丢下,可手电经过水的浸泡已经失去了作用,其实即便是没有泡水电量也所剩无几,叹了口气将手电筒丢弃。耳边传来清脆的声响,橘黄色的火苗在眼前亮了起来,却是罗猎打着了自己的打火机,火光照亮了他的面庞,一如既往的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