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那束光】(上)

第二百零八章【那束光】(上)

        抛开表面的种种,拨开旁枝末节,就会发现这其中最大的联系就是龙玉公主和昊日大祭司,他们两人是师徒,如果眼前的转生阵是龙玉公主一手设立,那么龙玉公主必然相信昊日大祭司会重生,龙玉公主重生之后的第一件事会不会就是前来寻找昊日?

        青铜墙壁上方的许多铭文淹没在沙尘之中,有些被沙尘完全掩盖,必须用力敲击才能去除表面的沙尘,露出下方的铭文。铭文全都是用夏文书写,自从罗猎在九幽秘境看到大禹碑铭之后,他就将碑上的铭文牢牢记在脑中,从小他在爷爷的教导下学会了夏文,罗行木出现之前,他都不明白夏文的真正意义,虽然认识夏文,可他的层面也就仅限于认识而已,对于那些文字的真正意义缺乏了解。

        在九幽秘境亲眼目睹禹神碑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处于迷惘之中,就算认识上面所有的文字,却不明白大禹碑铭真正的意义,这种现象在父亲为他种下智慧种子之后有所改善,他时常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碑铭的内容,理解其中的意思,虽然直到现在他也仅仅称得上一知半解,可比起过去已经好了许多,大禹碑铭短短的文字之中却蕴含着包罗万象的道理,以罗猎目前的智慧还不能理解其中的深奥,兴许这其中记载的内容和他所认知的这个世界全然不同,存在着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观。

        罗猎仔细察看着墙壁上的文字,颜天心看到他如此专注,于是默默帮忙清理沙尘,让更多的铭文暴露出来。手电筒的光芒开始渐渐变得微弱,颜天心的内心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如果电量耗尽,那么他们将失去这唯一的光源,在黑暗中寻找出口的可能心微乎其微,然而她仍然坚持不去打扰罗猎,对罗猎她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她坚信在任何的逆境下罗猎都可能寻找到出路。

        向来冷静的罗猎竟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他转向颜天心道:“雍州鼎!”

        颜天心闻言一怔,雍州鼎岂不就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难道九鼎当真存在这世上?九鼎之一的雍州鼎就深埋在西夏王陵之下?她放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任何铜鼎存在,有些迷惑道:“你是说,雍州鼎就藏在这里?”罗猎应当是从铭文中得到的启示吧。

        罗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就在这里,咱们现在就在雍州鼎的里面。”他的右手轻轻抚摸着铜壁上的铭文,加重语气道:“这,就是雍州鼎!”

        颜天心的内心充满了诧异,她从未见到过这么大的铜鼎,甚至闻所未闻,如果不是罗猎亲口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本以为他们误打误撞进入了一座青铜建筑内,可现在罗猎说这就是雍州鼎,他们两人就在一尊大得惊人的铜鼎内部。

        罗猎从铭文中判断出眼前的青铜巨物就是雍州鼎,他的心中不禁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疑问,父亲曾经亲口告诉他,他们从未来回到现在这个时代的共有七人,父亲是最后幸存的那个,他们最初的设定是返回三千年的冷兵器时代,可是在时空穿梭的过程中出现了谬误,他们来到了如今的时代。

        罗猎记得清清楚楚,父亲特地强调过他们已经摧毁了雍州鼎,可是眼前的这座巨鼎又该如何解释?

        颜天心望着突然沉默下去的罗猎,小心问道:“这就是中华九鼎中的雍州鼎?”她的疑问再次得到了罗猎的确认。

        罗猎的掌心突然感到了震动,他将耳朵贴在鼎壁之上,凝神屏气很快就听到断断续续的敲击声,罗猎的内心涌起一阵温暖,同伴们没有放弃自己,他们应当就在外面,罗猎抽出匕首,倒转过来用手柄用力且有节奏地敲击在鼎壁之上。

        宋昌金将耳朵贴在青铜墙壁之上,听了一会儿煞有其事道:“他们应当在里面。”

        张长弓禁不住道:“事后诸葛亮。”

        宋昌金道:“你懂摩斯密码吗?”

        张长弓愣了一下。

        吴杰却点了点头,他对摩斯密码也有所耳闻,不过他并不懂得,宋昌金既然这么说想来是懂得的。

        张长弓道:“他们说什么?”

        宋昌金道:“说还活着,让我们不用担心,他们自己会找到出路,让咱们照顾好自己。”

        张长弓呸了一声道:“胡说八道。”

        吴杰道:“宋昌金,你认得这上面的铭文图案吗?”

        宋昌金道:“我看不到,我又不懂盲文。”话说完之后不禁有些后怕,毕竟当着吴杰的面说这种话,等于揭人家的短处,宋昌金从心底对吴杰还是忌惮的。

        吴杰并没有生气,点了点头道:“给你。”他居然取出了一支手电筒。

        张长弓也没想到吴杰居然藏着那么一件好东西,对他们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可这东西对吴杰来说却是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宋昌金赶紧伸手将手电筒接了过来,借着手电筒的雪亮光束观察铜墙上方的铭文。

        张长弓对这厮也充满期望,事实上现在也只能倚重这个盗墓贼了,禁不住催促道:“你看看,你认不认得上面的字?”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不认得,一个字都不认得,我看这应当是夏文。”

        吴杰也不禁失望起来,看来自己高估了宋昌金的能力。

        宋昌金看了看自己的罗盘,指针旋转得近乎疯狂了,他吞了口唾沫道:“我倒是有个法子,在墙壁上到处照照,只要有孔洞,就会有光投入其中,他们既然能够掉进去,就证明这东西上面有孔洞,只要让他们发现了孔洞的位置,就能够沿着原路爬上来,你们说对不对?”

        其实宋昌金所说得只不过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虽然简单却容易被人忽略,张长弓闻言大喜,点了点头道:“就按照你说的去做!”

        罗猎关上了手电筒,余电已经不多,事实上在这样的环境中目力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他需要冷静,仔细回忆一下他们究竟是怎样被流沙冲入这个地方,回忆来时的方位,既然能够进入,就能够出去,他希望能够听到流沙倾泻的声音,的确有沙流动的声响,可是这声响来自于四面八方,无法确定他们是从何处而来。

        虽然罗猎竭力摒除杂念,让脑海回复一片空明,可他却很难做到心无外物的状态,刚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出现那块在熔岩湖上缓缓转动的禹神碑,红色熔岩映照得禹神碑锦波流转,禹神碑上的文字在罗猎的脑海中变得鲜活起来,仿佛一个个从禹神碑上跳跃出来,于空中翩翩起舞,在罗猎的脑海中排列成千变万化的图案。

        颜天心就在罗猎的身边,呼吸之声相闻,却没有打扰罗猎的静思,她知道罗猎正在尝试寻找出路,越是在逆境之中越是需要冷静,她最佩服罗猎的就是这一点,此时她已经做不到心无杂念,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尽可能保持静默,留给罗猎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

        颜天心回忆着她和罗猎初次相逢的情景,回忆着他们同生共死的往事,回忆起罗猎初次亲吻她的情景,俏脸微微有些发热,一颗芳心也变得越发温暖,温暖驱走了寒意,也赶走了黑暗带给她的恐惧,她这才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如此清冷,现在明明还是夏季。

        如果真的走不出去?颜天心摇了摇头,像是要告诉自己应该相信罗猎,可她难免开始去想,如果当真发生了最坏的结果,那么她和罗猎就将长眠在这黑暗的地下,能和心上人双宿双栖倒也不失为一个圆满的结局。

        不过颜天心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该产生这样消极的想法,同伴们就在外面,应当还在尝试营救他们,族人们还在等着自己回去,她不可以就此放弃。

        颜天心抬头向头顶的橄榄形黑色悬棺望去,其实到现在他们也无法确定那橄榄核一样的东西是不是一口棺材,没有开灯,颜天心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可是她心中知道那悬棺仍然在不停旋转着,她似乎看到了反光,因反光下意识地眨动了一下眼睛,这里本不该有光,颜天心定睛望去,她没看错,光芒就是从悬棺上方反射出来的,她向四周搜寻着,终于在自己的左后方看到了一道光,光线肯定来自于外部,透过缝隙进入了这黑暗的空间内。

        颜天心的内心顿时激动了起来,她牢牢记住了光线的方向和位置,打开了手电筒锁定了刚才光线透入的地方,在那里,看到了一个极其古怪的图案,她本以为找到了他们刚刚滑入这空间的地方,可是发现那缝隙很窄,应该是没可能容纳身体通过的。

        罗猎此时睁开了双目,轻声道:“一定有接近悬棺的方法。”睁开双目自然留意到颜天心手中的那束光,循着光线望去,看到了上方的图案,罗猎道:“咱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