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七章【青铜器】(下)

第二百零七章【青铜器】(下)

        宋昌金发现自己专研数十年的摸金盗墓之术在这里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脚下是白沙,眼前一片黑暗,在这混混沌沌的环境之中,什么经验都派不上用场,更倒霉的是,手电筒就快没电了,那光芒比萤火虫也强不了多少,最终那点光芒也淹没在黑暗中。宋昌金道:“小张,不妙啊,咱们根本不知道往哪儿走。”

        张长弓道:“走一步看一步,至少咱们现在还活着。”

        宋昌金听到弓弦拉开绷紧的声音,他慌忙停下了脚步,用力眨了眨眼睛,终于看到在他们的正前方,有一点绿色的光芒仿若在夜色中飘动,宋昌金马上判断出那是一只眼睛,他虽然看不清那眼睛究竟属于谁,凭直觉也能猜到是刚才所见的怪物,他们既然能够跌下来不死,那怪物的身体想必比起他们还要强横一些。

        绿色的光芒倏然向他们急速接近,脚掌拍击在沙地上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张长弓仍在等待,他必须要等怪物进入最佳的攻击距离,要让他射出的这一箭达到最大的威力。

        宋昌金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希望张长弓尽快射出这一箭。突然之间远处传来怪物的哀嚎声,一点绿光止住了前进原地旋转起来,伴随着两声哀嚎,远处有蓝色的幽光浮现,那道绿光随之消失。

        张长弓蓄势待发,却听到远处传来吴杰冷漠的声音道:“这怪物还真是顽强。”原来是吴杰中途冲出,利用他的细剑刺杀了怪物。

        张长弓和宋昌金又惊又喜,两人向吴杰的方向靠拢过去,虽然心情迫切,可脚下却不敢走得太快,担心误触潜在的机关。

        吴杰道:“你们放心吧,这附近没有机关。”

        嗤!张长弓划亮了一根火柴,点燃了缠在羽箭箭杆上的布条,他们看到了吴杰正站在一头业已死去的怪物身边,手中的细剑深深戳入怪物的独目之中。

        张长弓发现这头死去的怪物身体已经变成了银灰色,在它的肩胛和尾部已经生出了一些细小的鳞片,有些怀疑眼前的怪物和之前所见的怪物并不是同一种类,他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吴杰道:“应该就是一种,最初我们见到的是它的幼体,它们成长很快。”

        宋昌金道:“独目兽……”话一出口顿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慌忙闭上了嘴巴。

        张长弓道:“你见过这东西?”

        宋昌金摇了摇头。

        张长弓已经失去了耐性,怒道:“说!这种时候你还掩饰什么?”

        宋昌金被他突然的一嗓子吓得一哆嗦,颤声道:“我没见过,可三泉图上有过记载,我也以为只是传说,说这东西于百兽血液中孕育而生,集百兽之长,性情凶悍顽强,我们此前所见的只是幼体,还未长成,一旦长成体型会成倍增加,而且周深覆盖鳞甲,到时候就刀枪不入,无可匹敌。”

        张长弓对宋昌金的过去了解一些,对他所说得话也是将信将疑,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罗猎和颜天心,他们三人虽然没有脱离困境,可侥幸还都活着,,而且每个人都没有受伤,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张长弓向吴杰问起罗猎和颜天心,吴杰手中细剑抽离了独目兽的身体,沉声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那边有寒潮涌动?”

        张长弓和宋昌金谁也没有他那般敏锐的洞察力,两人同时摇头,张长弓想起吴杰是个盲人看不到他们的举动,于是道:“没有。”

        吴杰冷冷道:“用不着如此大声,我听得到,你们跟我来吧,不必照亮。”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中吴杰的劣势反倒变成了他的优势,在谁都看不清周围状况的时候,他的感觉要比其他人敏锐得多。张长弓和宋昌金两人跟在吴杰的身后向右前方走去,原本两人还担心脚下可能存在机关,走了一段距离发现平安无事,也就放下心来,除了刚才遇到的那只独目兽,目前并未有新的怪物出现,这也让他们内心稍安。

        吴杰所说的寒潮张长弓和宋昌金终于看到,前方已经没有了道路,被一堵平整的墙壁挡住,张长弓将手落在墙上,触手处冰冷坚硬,竟然是金属的质感。

        吴杰同样将手落在墙壁上,指尖反馈出铭文的笔画。

        宋昌金惊呼道:“青铜墙,整堵墙都是青铜铸造的,我敢断定这里面一定有宝藏。”

        吴杰道:“你们听,有敲击声。”

        张长弓将耳朵贴在了青铜墙壁上,隐约听到敲击声传来,应该是人为,他惊喜道:“难道是罗猎他们?”

        吴杰点了点头道:“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宋昌金道:“太好了!”他这句话倒是由衷而发,毕竟罗猎是他的亲侄子,就算他再市侩,再狡猾,也不想亲侄子出事。

        他们并没有猜错,这敲击声正是来源于罗猎,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因为绳索断裂最先坠落,紧随着那怪物坠入沙洞之中,然而他们落地之后马上又随着流沙冲走,停下来之后已经不知道身处何方,整个过程两人都是紧紧相拥在一起,彼此都存着同生共死的念头,两人也都认为这次必死无疑,虽然落下的地方并没有遭遇机关,可单单是流沙就能致人死命。

        还好他们并未被白沙完全淹没,就在他们只剩下脑袋在外面的时候,白沙终于停止了流动,两人从白沙中挣扎着爬了起来,那只先于他们摔下去的独目兽已经不知被流沙送到了哪里?

        劫后重生,两人虽然满心喜悦,也并未被喜悦冲昏头脑,相互拥抱了一下,马上开始考虑如何脱身的问题。颜天心取出手电筒照亮周围,当两人看到周围的状况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惊呆在了那里,因为他们身处在一座巨大的青铜容器内部。

        在这座容器的中心,有一具黑色的棺椁正在缓缓转动,应该是一具棺椁吧,形状非常奇怪,就像一个黑色的橄榄核。

        眼前的一幕极其熟悉,罗猎和颜天心不禁想到在九幽秘境看到禹神碑的情景。黑色棺椁静静漂浮在虚空之中,逆时针旋转,速度极其缓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样的情景就是事实。罗猎推断出他们所处的青铜建筑内部存在着一个看不见的力场,而这具黑色棺椁正处于力场的中心平衡点,所以才能够保持这样的状态。

        颜天心小声道:“里面是不是昊日大祭司?”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其实他心中也是这样想,他们所见的百灵祭坛、转生阵、血池、怪物,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昊日大祭司的复生所准备,虽然见识到了形形色色的机关、阵法,却唯独没有见到昊日大祭司的遗体。

        按照常理来论,昊日大祭司的遗体应该深藏在墓葬的中心,也应当是最为隐秘的地方。

        黑色棺椁距离周围都有相当的距离,想要靠近棺椁并没有那么容易,罗猎和颜天心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从这里逃出去。颜天心沿着青铜墙壁的周边搜寻,发现墙壁上刻有一些奇怪的图案和铭文。

        颜天心搜寻四周有无出口的时候,罗猎仍然静静审视着这具棺椁,黑色的棺椁仿佛蕴藏着某种巨大的魔力,深深将罗猎的目光所吸引,棺椁缓缓自传,无疑就是这个空间的中心,不知它究竟这样转动了多少年,又是怎样的能力网支撑到了现在,如果从西夏时算起,到现在也有近千年的时光。

        罗猎在心中做出了一个最可能接近棺椁的方案,那就是沿着周围的青铜墙壁爬上去,一直爬到顶部的中心,从顶部的最中心位置跳到那棺椁上,罗猎用手电筒的光束向上照去,从顶部到棺椁至少有二十米的距离吧,而且这棺椁设计之初应当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做成了橄榄的形状,首尾两端根本没有立足之处。

        罗猎在心中否决了这个方案,如果从顶部垂下一根绳子,那么就能够顺利下滑到棺椁上了。

        颜天心此时喊罗猎过去,罗猎也因此而清醒过来,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这么半天目光都未曾离开那黑色棺椁,内心中不禁有些后怕,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缓缓转动的魔性棺椁,缓步来到颜天心的身边。

        颜天心指了指上方的铭文道:“你看,这个字是不是夏文?”

        罗猎定睛望去,颜天心所指的那个字正是夏文中的者字,内心不禁为之一震。从苍白山到这里数千里之遥竟然同样存在着夏文,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西夏王陵墓葬群。

        罗猎默默梳理着西夏的时代背景,那个年代正是禹神碑彻底失落的时候,根据他目前的了解,禹神碑应当为金人所掳,而禹神碑出现在九幽秘境,恰恰是收藏龙玉公主遗体的地方,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