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七章【青铜器】(上)

第二百零七章【青铜器】(上)

        罗猎和颜天心借着这股大力提拉的力量腾空而起,身躯飞跃到半空中,而后又因重力而下坠。

        张长弓三人配合默契,三人显然也考虑到这一状况,所以并没有同时发力,而是先由张长弓拖拽第一下之后,宋昌金在绳索卸力期间迅速缩短绳索的距离,吴杰负责第二次牵引。

        看似简单的拖拽却是智慧和力量的配合,三人必须配合默契,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导致罗猎和颜天心落入白沙之中。

        罗猎和颜天心在腾跃到最高点之后迅速下降,眼看就要落入沙面之上,罗猎的手臂猛然绷紧,却是上方同伴成功将绳索缩短,而后又合力将之拽住。

        罗猎的足底已经踩到了白沙,千钧一发之时又被重新拖离了危险,长舒了一口气,颜天心也和他一样紧张。

        上方传来张长弓爽朗的大笑声,双臂交替拖拽,拉着两人不断升高。

        宋昌金的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意,他抬起头,却见沙尘中,一条红色的长龙正突破沙尘向罗猎和颜天心扑了过去,宋昌金惊呼一声,定睛一看,那并非是长龙,而是二十多个怪物首尾相连,相互叠合在一起,所以才会被他错看成长龙。

        罗猎抽出一柄飞刀向最前方的怪物射去,这一刀瞄准了怪物头顶张开的大嘴,刀锋呼啸射入那怪物的咽喉,只见那怪物被刺中的部分开始变蓝变亮,很快它的整个脑袋都变得蓝色透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融化。

        罗猎一刀奏效,然而那无头的怪物竟然脱离群体,腾空向他们扑了上来。

        看到罗猎出刀成功射杀怪物,张长弓和宋昌金同时松了口气,可没想到又生枝节,那无头的怪物居然还拥有攻击的能力,凭借多年的捕猎经验张长弓认为那怪物应当不是被动,也不是因为惯性,这次是它主动发起的攻击,张长弓怒喝道:“抓牢了!”

        吴杰和宋昌金两人感觉到回扯的力量瞬间增强,知道张长弓松开了绳索,两人用尽全力托住绳索,避免因罗猎和颜天心的回扯力而前功尽弃。张长弓引弓在手,弯弓搭箭,瞄准那尚在空中的无头怪物,咻咻咻接连射出三箭。

        三箭瞄准了怪物失去头部暴露在外的腔子,三支羽箭无一例外命中了目标,怪物眼看就要接近罗猎和颜天心,却被这深深射入体内的三箭击垮了它的垂死反扑之力,怪物的身躯直坠而下,坠地之前,四肢胡乱挥舞,竟然抓住了罗猎和颜天心所攀附的绳索末端,它应当不是存心故意,只是垂死挣扎的用力一扯,这一扯让吴杰和宋昌金手中的绳索险些脱手而出,虽然两人竭尽全力将绳索托住,怎奈绳索再也无法承受这连番的折磨,在断桥边缘反复摩擦的绳索终于断裂。

        吴杰和宋昌金感觉双手突然一空,顿时知道不妙,再想挽救已经来不及了。

        张长弓大步冲向断桥,向下望去,只见那无头怪物率先跌落在白沙之上,直接在白沙上砸出一个大坑,罗猎和颜天心两人从那坑洞之中先后掉落了下去。张长弓正准备寻找另一根绳索施救,可此时,那些怪物首尾相连,再度集结成为一条蜿蜒狰狞的长龙,借着回荡之力,一只接着一只向他们立足之处腾跃而来。

        宋昌金哀嚎道:“先退回去吧,不然都得死在这里。”

        张长弓接连射出数支羽箭,将翻飞腾跃而来的怪物于空中射飞,他发现那些怪物的肌肤从原来粉嫩的颜色渐渐变成了清灰,随着它们肤色的改变,这些怪物的防御力也在迅速增强。

        吴杰的双耳微微颤抖着,从周围的动静他已经推算出了他们的处境,宋昌金道:“你们不走,我走……”他转身想逃的时候,却听到身后发出动人心魄的断裂声,他们立足的断桥残端竟然再次发生了崩裂,三人根本来不及逃到安全的地方就沿着斜面滚落下去,惊慌之中只听到吴杰提醒道:“那坑洞……”

        吴杰是想提醒他们两人跳到罗猎和颜天心坠落的坑洞之中,因为白沙内到处都潜伏着陷阱机关,落到别的地方都是不安全的,也唯有下面的坑洞才会有一线生机。

        其实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就算有机关陷阱,那怪物已经第一个掉了下去,想必率先将机关触发,后续落下的人相对来说就会变得安全。

        张长弓第一个从坑洞中落了下去,抬头望去看到那黑压压的桥梁残端如泰山压顶般随后坠落,张长弓心中暗叫不妙,以为这次死定了,就算不被白沙里面藏着的机关害死,也要被这桥梁的残端砸成肉泥。还好这一幕并未发生,张长弓在转换了几个念头之后,摔在一片细软的白沙之上,因为白沙的缓冲,并未对身体造成致命的伤害,饶是如此也摔得他胸中气血翻腾,抬头望,眼前漆黑一片,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芒,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失明了。

        伸手去抓手电筒,却不知遗失在了什么地方。

        张长弓缓了一会儿,身体的创痛稍稍减轻了一些,利用双臂的支撑将自己已经陷入白沙内的大半截身体慢慢拔出来,此时远处亮起了一道光束,晃动了一下,光束直接就照在了张长弓的脸上。

        张长弓被强光刺激得眯起了眼睛,大手遮住额头,有些愤怒地嚷嚷道:“什么人?”

        光的那头响起宋昌金欣喜若狂的大笑声,原来他也没事,宋昌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张长弓走了过来,等他来到张长弓身边,张长弓仍然没有从细沙中爬出来,宋昌金施以援手,两人花费了好一会儿功夫,张长弓方才将魁梧的身体全部解脱出来,有如脱力一般躺倒在细软的白沙上,宋昌金也累得不轻,坐在张长弓身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其他人呢”?宋昌金问道。

        张长弓一骨碌从沙地上坐了起来,劫后余生的庆幸顷刻之间变得无影无踪,他一把抢过宋昌金的手电筒,打开光束搜寻四处,光线明显黯淡了不少,手电筒的余电已经不多。

        宋昌金提醒他道:“电不多了。”

        张长弓点了点头,他在附近找到了自己的长弓和箭囊,握弓在手,内心中顿时增添了不少的底气。

        宋昌金道:“咱们应当都是掉到了这个地洞里,按理说不会分开太远,四处找找看。”

        张长弓点了点头,宋昌金说得不错,难道说其他人直接掉到了白沙深处,被白沙掩埋?又或是摔下来的时候不巧触动了机关……张长弓不敢继续想下去,他相信吉人自有天相,朋友们不会有事。

        两人不敢单独行动,心照不宣地选择了相互照应,宋昌金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个风水罗盘,趁着手电筒还有光芒,观察了一下方位,不看则已,这一看他被吓得心惊肉跳,只见掌中罗盘如同风车一般急速旋转。

        张长弓虽然不懂风水之术,可也知道这罗盘旋转如此之疾必然反常,低声询问为何造成了这种状况。

        宋昌金右手托着罗盘,左手掐指一算,啧啧叹气道:“坏了,大凶之兆。”

        张长弓不屑道:“还用你说,咱们都沦落至此,只要有眼睛就看得到。”他指了指罗盘道:“我是问你这东西为何会转得跟个陀螺似的?”

        宋昌金道:“应该是被磁力吸引。”

        张长弓道:“磁力?”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不让你们贸然进来,都不听我的奉劝,现在后悔只怕也晚了。”

        张长弓道:“事情未必如你想像的那样悲观,铁娃他们还在外面,发现咱们许久未归,一定会前来寻找,我们还是很可能脱困的。”他的话刚刚说完,地面又震动起来,震动从上方传来,强烈的震动让两人先后跌倒在白沙之上。

        宋昌金苦笑道:“只怕上面已经坍塌了,入口十有八九封闭了。”

        张长弓不再说话,从种种迹象来看宋昌金说得都是事实,其实入口坍塌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能够将那些怪物封闭在里面,如果任由怪物逃出骨洞,又或是铁娃阿诺他们过来寻找,必然死伤惨重。

        宋昌金这次算准了,桥梁的崩塌牵连到了黑石甬道,而今甬道也被封闭,原路返回已经没有可能,一直在骨洞外面负责望风的铁娃也因来自内部的震动而担心,他将消息反馈之后,由阿诺和他一起进入骨洞去看看情况。

        两人并没有去太久,很快就回到众人身边,将他们的所见告诉了其他人,他们进入了黑石甬道,中途就发现甬道已经坍塌,他们无法继续深入只能选择返回。

        众人虽说立场不同,可目前的状况下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一个统一的团队,谁都明白单打独斗不可能活着离开的道理,而这个团队中的主心骨就是罗猎,这次被困的五个人可以说全都是核心人物,就算是所有人都不待见的宋昌金也是他们进入盗洞的向导,听闻五人被困,每个人都焦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