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独目兽】(下)

第二百零六章【独目兽】(下)

        罗猎稍稍放下心来,看来怪物也非无所不能。

        趁着喘息之机,罗猎刚好可以仔细观察这怪物的模样,这些怪物全身赤红光滑无毛,上肢较下肢要短,不过前爪极长,左右各六,根根长度都在三寸左右,闪烁着寒芒宛如利刃。最奇特的是怪物的头部,脑袋就像个红色的肉球,乍看上去呆头呆脑,可头顶却有一条红色长缝,那是怪物的大嘴,也是它最为可怖的部分。

        颜天心在后方悄悄牵了牵罗猎的衣襟示意他尽快离开。

        怪物圆乎乎的大脑袋左右摇晃了一下,在它面部的部分裂开了一条红色血缝,随着缝隙的增大,露出一只蓝白分明的眼睛,却是一只独眼怪兽。

        颜天心看到这怪物打心底感到恶心,又拉了罗猎一下。

        罗猎这才转身继续逃离,在罗猎逃走的时候,两头怪物长长的尾部交缠在一起,其中一头怪物猛然拧转身躯,竟然利用强壮的尾部将同伴抛了出去,那怪物身在半空中蜷曲如球,下降之时,四肢张开,利用尾部调节方向,成功越过前方的缺口,落在断桥的对侧。

        罗猎此惊非同小可,没想到这些怪物看似蠢笨,竟然拥有这样的智慧,它们竟然懂得审时度势,而且会相互配合协作。现在这种时候,他们已经无心恋战。虽然怪物不是钢筋铁骨,可现在追踪而来的已经有二十多头,血池内还不知有多少。

        罗猎一边逃,一边向后方投掷手雷,可接下来的几颗手雷收到的效果并不大,并未将桥面的裂口进一步扩大。

        一头怪物被手雷炸得险些跌下桥面,利爪抓住边缘重新用力攀爬了上去,后面赶上的另外一头怪物腾空跃起,双足踏在它的背上,再度腾跃而起,直奔罗猎的后背抓去。

        罗猎听到身后风声飒然已经知道怪物袭击来到,身躯拧转,就势飞刀射出,这一刀直奔怪物面门中心的独眼而去,噗!的一声,飞刀深深刺入其中,那怪物身体最为娇嫩的部分就是眼睛,哀嚎着从空中跌落下去,双爪不及抓住桥面,直坠而下,落入白沙内,又被其中隐藏的长枪穿透了身体。

        然而危机却并未就此解除,最早被长枪洞穿身体的怪物竟然从沙面上爬了起来,带着满身淋漓的鲜血向前奔去,以身体疯狂地撞击在前方的桥墩之上。

        那桥墩原本就摇摇欲坠,被它这一撞顿时倾斜倒了下去,桥墩撞击在前方桥墩之上,一个接着一个,宛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开始倒伏,残破的长桥这下全面断裂。

        吴杰已经成功越过长桥,听到身后接连不断的倒伏崩塌声,这声音也干扰了他对同伴处境的判断。

        罗猎和颜天心还没有离开长桥,来自于底部桥墩的撞击倾倒让残存的桥面不停崩裂凸起凹陷,颜天心脚下一空,身躯向下坠落,芳心不由得一沉,白沙内暗藏陷阱无数,别的不说,单单是那一根根朝上的矛头就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生死存亡的关头罗猎腾跃而起,一把将颜天心的右臂抓住,颜天心抬头望着罗猎,俏脸上浮现出一丝劫后重生的幸运表情,此时罗猎后方的桥墩已经向这边倾倒而来,只要撞击在他们下方的桥墩上,两人就会同时落到下方。

        罗猎手臂用力将颜天心拽了上来,颜天心刚刚回到桥面,后方的桥墩就重重撞了上来,罗猎大吼道:“跳!”

        两人同时起跳,试图抓住对侧的桥面,按照他们的估计,他们应当可以稳稳抓住,可是在他们跃起之时,对侧的桥墩竟然开始下沉,这让他们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桥墩下沉的速度很快,两人同时扑空。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从空中俯冲而下,却是吴杰转身回来营救他们。吴杰扑向他们两人,手臂分别揽住他们的身体,在吴杰的冲击力之下,两人前冲的势头有所减缓,落在一截断裂的桥面之上。

        如果不是吴杰半路冲出,两人恐怕就要直接落在下方的白沙上,那白沙内藏着无数尖锐的矛头,就算两人武功高强,仓促中也找不到可以立足之处,如果径直落下去,纵然不死也得重伤。

        吴杰为人外冷内热,看似不近人情,可在生死存亡之际从不抛弃同伴。其实刚才他已经通过长桥,完全可以安全撤离,仍然义无反顾的选择留下,奋不顾身地营救罗猎和颜天心,只是这样一来,三人全都落入困境之中。

        长桥已经完全断裂,一根根耸立在白沙上的桥墩也不断倾倒下沉,这白沙明显在流动,沙面无法承载断裂建筑的重量,石块落到沙面上就开始缓缓下沉。整个沙面都在不停的颤抖,罗猎四处望去,落在沙面上的桥梁残段虽然不少,可是通过这些残端并没有可能脱离这片白沙。

        因为知道白沙内暗藏机关陷阱,他们并不敢轻易踏上沙面,所以只能选择桥梁的残段立足,然而这只能是权宜之计,桥梁的残段因重力渐渐没入沙面之下,一旦全部消失他们就会寸步难行。

        更麻烦的是,怪物接二连三地跳跃下来,它们同样选择桥梁的残段立足,这些怪物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而是在可供立足的残段上纵跳腾跃。

        罗猎顿时就意识到这些怪物的厉害之处,和它们丑陋的外表不同,它们拥有着一流的智慧,居然能够根据环境来调整战略,算准了罗猎他们必须要通过更换立足点来苟延残喘,所以它们只需占领立足点,罗猎三人早晚都会主动送上门来。

        颜天心提醒罗猎,开始被长枪洞穿身体的怪物在短时间内身上的血洞已经愈合,从表面上看它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这种短时间内再生的能力罗猎曾经在孤狼佐田右兵卫的身上见到过。

        吴杰已经将细剑从竹杖内抽离了出来,地玄晶打造的锋刃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罗猎不知地玄晶铸造的武器能否对这种前所未见的古怪生物拥有致命的杀伤力,但是除了放手一搏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将随身匕首递给了颜天心,取出三柄飞刀,准备背水一战。

        桥梁残端下沉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地面因为迅速的下陷而剧烈震动起来,白沙向上激扬而起,模糊了他们的视线,那些怪物也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住,居然放弃了进攻,转身向周边墙壁攀援而去。

        罗猎三人虽然暂时没有被怪物围攻之危,可是他们的处境并未有任何的改善,他们现在立足的桥面残段长不足两米,最高处距离沙面还不到三尺,而且这残段正处于这片流沙的中心,和周边都有相当的距离,以他们三人的弹跳力,根本没可能逃到安全的地方。

        吴杰道:“有个办法或许能够逃到对侧,两人先后垫背,一人踩着两人的身体逃过去。”他所说的方法是牺牲两人成全一个。

        颜天心毅然决然道:“我不走!”虽然吴杰没说要送走的人是谁,可她知道两人一定不会选择逃离,他们两个全都是顶天立地不畏生死的大丈夫。心中想到,就算能够成功逃离,若是罗猎死了,自己今生今世也不会再有什么快乐可言,活着也没什么滋味。

        吴杰道:“婆婆妈妈,难道要一起死?”

        罗猎道:“我既不想走,也不想给人垫背。”颜天心自然不会走,可罗猎也不忍心让颜天心牺牲,死是无路可走的选择,可罗猎总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容易死去,就算陷入流沙之中,也未必就是绝路。

        罗猎的预感并没有失误,危急关头,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断桥的那端,正是张长弓和宋昌金,吴杰进入骨洞寻找罗猎和颜天心之后,张长弓就感觉有些不安,终于还是决定和宋昌金一起进去看看,走出一段距离就感觉到地面震动起来,于是两人加快了脚步,赶到这里正看到眼前的一幕。

        张长弓将绳索迅速打了个活结附在箭尾之上,瞄准罗猎的方向大吼一声射了过去,射出之前已经折去镞尖,以免不慎造成伤害。

        罗猎看准来箭一把抓了过去,让过箭矢,稳稳抓住绳索,他和张长弓同时用力将绳索绷直,让颜天心先爬上去,颜天心却坚持让吴杰先走,形势紧迫,吴杰也没时间谦让,抓住绳索宛如灵猿般攀援而上,吴杰离去之后,罗猎和颜天心立足的桥梁残段继续下沉,已经淹没到两人的膝弯,如果罗猎坚持最后再走,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颜天心道:“一起走!”

        罗猎点了点头抓住绳索,将颜天心抱在怀中。

        张长弓奋起神力,发出一声大吼,猛然将绳索向上拖拽,宋昌金此时也不再打什么个人的算盘,全心全意地帮忙,三人同心协力以助同伴脱困。

        罗猎两人的重量加起来二百多斤,张长弓原本就神力惊人,再加上有两人相助,将他们拖拽上来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他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将绳索拉起缩短,避免罗猎和颜天心因绳索的长度过长而重新落入白沙之中。

        罗猎和颜天心借着这股大力提拉的力量腾空而起,身躯飞跃到半空中,而后又因重力而下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