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独目兽】(上)

第二百零六章【独目兽】(上)

        两人围绕祭坛走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罗猎的目光重新回到层层叠叠堆满祭坛的骸骨之上,手电筒光柱移动的时候,眼前倏然闪过一丝银光,不由得心中一震,重新将光束聚焦到银光闪亮的地方,应当是一根丝线。

        罗猎开始以为是蛛丝,走近之后发现那并非是蛛丝,而是一根坚韧的金属线,沿着金属线追根溯源,发现这金属线将所有的骸骨串联在了一起,罗猎从未听说过这样古怪的事情,不过推测到这应当是转生阵古怪仪式中的一种,可能是通过这根金属线将所有的祭品连接在一起,聚集他们的灵魂。

        金属线贯穿了蛇骨的首位,然后又从血池的孔洞中穿过,向血池底部笔直延伸。

        罗猎从行囊中取出绳索,颜天心知道他想做什么,小声道:“我跟你一起下去。”

        罗猎摇了摇头道:“还是一个人下去,方便照应。”找到合适的地方将绳索固定打结,然后向颜天心笑了笑道:“下面看起来空荡荡的,可我仍然好奇,这根细线到底通往何方?”

        其实颜天心存在着一样的好奇,虽然她心中很想陪伴罗猎一起下去,可理智却告诉她应当听从罗猎的安排,他们刚才已经反复确认过,周围并无潜伏的敌人,但是穹顶缺失的壁画却给他们两人的内心笼上一层阴影,他们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纤细的金属线堪比蛛丝,所以他们几乎将之忽略,罗猎抓住绳索沿着血池的池壁下滑,越是接近血池底部感觉到温度越低,金属线在底部消失,被淹没在陈旧的血尘之中,罗猎落脚的地方并非血池的真正底部,那些流入血池中的血液在凝固之后沉积干涸让底部抬高。

        颜天心道:“怎样?”

        罗猎没有说话,一手抓着绳索,一手轻轻敲了敲一旁的平面,看似干涸整洁的平面发出空空的声音,这只是薄薄的一层,罗猎暗自庆幸,幸亏他没有鲁莽地将身体的力量全都放在脚下,不然很可能会踏破这下方的血尘地层。

        颜天心从罗猎的举动已经推测到下方的情景,轻声道:“空的?”

        罗猎点了点头,从身后抽出太刀,慢慢将刀锋抵在了凝血层的表面,然后开始缓缓加力,在他的加压下,刀锋突破了凝血层,渐渐插入其中,在刀身进入三分之一的时候,罗猎手臂上感觉到一种突破感,他不敢轻举妄动,过了一会儿方才向下滑动了一尺的距离,左手牢牢抓住绳索,刀锋继续刺入。

        颜天心从上方用光束照亮罗猎刺入刀锋的部分,沿着刀锋和凝血层的缝隙,渗出一丝鲜红的液体。

        罗猎看得真切,那鲜红色的液体在他的视野中渐渐扩展,从直观的感觉来看,应当是鲜血,可罗猎又无法解释,如果这血池是西夏时期建成,应当早已凝固干涸,更何况在甘边宁夏这原本就气候干燥的地域?罗猎无法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解释,甚至无法用常理去解释,可这一切却在他的眼前发生了。罗猎的目光定格在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上,鲜血从刀锋的边缘扩展到巴掌大的范围,犹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在此前的一段时间里,时常会看到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可脑海中会有相应的反馈,往往会给出超出罗猎自身知识范畴的解释,那是因为父亲在他体内种下智慧种子的作用,而在最近一段时间,这种现象几乎没有发生过,父亲临终之前就曾经告诉过他,想要完全将其内部的能量吸收需要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罗猎对此到倒没有特别的在意。

        或许是少年经历的太多,所以罗猎从心底更向往平静的生活,然而事与愿违,越期待什么,往往越是无法得到。

        “罗猎!”颜天心的惊呼声让罗猎瞬间回到现实中来,他看到那片血迹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向周围扩展,与此同时,凝固的血尘层从太刀插入的孔洞向四周辐射开裂。

        罗猎并未急于向上攀升,越是在紧急关头他越是能够做到超人一等的冷静,下方的血液虽然扩展极快,可是并未发生喷涌现象,证明下方的压力并不算大。

        颜天心出于对罗猎的关切提醒他道:“你先上来再说。”她担心情况会发生进一步的恶化。

        罗猎点了点头,慢慢将太刀抽回,可是在刀身回抽的时候却猛然感到一种强大的拉力,这突如其来的拉力险些将罗猎从绳索上拉下去,罗猎反应极快,他在第一时间放开了刀柄,然后迅速向上攀爬。

        颜天心从罗猎的举动已经意识到了苗头不对,举起手枪瞄准血池的下方连续开枪,掩护罗猎撤离。

        蓬!血花四溅,被拖入血池内的太刀从池内激射而出,宛如离弦的利箭一般向罗猎射去,危急之中罗猎手握飞刀向外横削,以飞刀挡住太刀,太刀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双刀交错发出刺耳的震响,罗猎的右臂被震得麻木,整个右肩短时间内都失去了知觉,他诧异于这股力量的强大。

        颜天心此时已经顾不上开枪,双手抓住绳索拼命向上拖拽,试图帮助罗猎尽快逃离险境。

        血池内液面开始升腾,沉寂近千年的血池重新涌动起来,鲜红色的血液在血池中荡漾,宛如沸腾,森森冷气向上蹿升。

        颜天心惊呼道:“罗猎,快上来!”

        罗猎之所以停下攀爬而是无奈之举,他的右臂因为格挡太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知觉。血池的液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罗猎几乎能够断定血池之中必有古怪。

        颜天心用尽全身的力量拖拽着绳索,只可惜她势单力孤,不由得后悔他们应当多一个人过来的,就在颜天心焦急不已之时,突然感觉双臂一阵轻松,转身望去,却见吴杰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吴杰沉声道:“还不赶快拉他上来。”

        颜天心喜极而泣,慌忙与吴杰合力向上拖拽绳索。

        罗猎此时右臂也恢复了知觉,双臂轮番抓住绳索向上攀爬,距离血池的边缘也越来越近。

        就在罗猎即将爬上祭台的时候,血池从中分开,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中腾跃而出,却是一个通体无毛的古怪生物,狮子般大小,肌肤红亮,四肢粗壮,利爪如金,尾部长达两米,从血池之中腾跃上来,看不清五官面目的肉球一般的脑袋突然从顶部裂开,露出一张足以吞下一个成年人的血盆大口,大口的内部生有内外两排白森森的利齿。

        若是被它咬中那还了得,罗猎虽然在逃亡之中可是始终都没有忘记提防血池内的动静,在那怪物从血池底部腾跃而出的时候,罗猎就停止了攀爬,仰首将一颗手雷向那怪物的大嘴中丢了进去,这么大的目标,这么近的距离,对罗猎来说毫无难度。

        那怪物一口将手雷吞了进去,手雷在它的嘴里爆炸,怪物的大脑袋被这颗手雷从内部炸开了花。尸首从半空中坠入血池,罗猎趁机爬上了祭台,转身向血池内望去,不看则已,这一看触目惊心,只见血池内有五六只同样的怪物,争先恐后地从液面下冒升出来,沿着池壁向上攀爬,光滑的池壁对它们的行动根本造不成任何的障碍。

        这些怪物如履平地,以惊人的速度向上攀爬。

        罗猎大声道:“快逃!”

        吴杰虽然看不到血池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凭感觉也能知道危险来临,他点了点头道:“分头走!”面对强敌之时选择分头走是最大程度避免全体牺牲选择。

        可罗猎却不那么认为,血池中的怪物不知有多少,就算他们三人分开逃走,也有足够的怪物对他们进行追击。

        其实逃生的路线只有一条,那就是他们刚才经过的残破长桥,罗猎主动选择断后,吴杰双目失明,颜天心又是一位女性,理当自己照顾他们。颜天心从进来的时候就抱定了和罗猎共同进退的心思,她自然不会先走。

        吴杰率先踏上了长桥,虽然他并不情愿被别人照顾,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目盲的事实。罗猎最后一个踏上长桥,回身望去,已经有近十头怪物爬出了血池,它们行进的速度奇快,奔在最前方的那个距离自己还不到十米。

        罗猎一边催促颜天心快逃,一边掏出了手雷,从刚才那只攻击自己的怪物就能够看出,它们无论奔跑能力还是弹跳能力都远胜于人类,长桥上的缺口难不住它们。

        罗猎还没有来到长桥中断,怪物已经踏上了长桥,罗猎丢出一颗手雷,手雷的目标并非是怪物,而是身后不远处的桥面,爆炸让已经破损的桥面彻底断裂开来,裂口长达十五米,罗猎也没有料到这颗手雷居然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那怪物的弹跳力虽然绝佳,可是跳过十五米的距离恐怕也不能够。果不其然,一只怪物猛然腾跃而起,并没有成功跨过这长长的缺口,失足坠落到下方,落在白沙之上,被隐藏在白沙内的枪丛刺了个千疮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