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转生阵】(下)

第二百零五章【转生阵】(下)

        罗猎看了看周围,难道刚才自己听到的呼吸声只是错觉?心中暗忖,此地绝非谈情说爱的缠绵之所,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颜天心当然知道罗猎胆色过人,两人曾经多次一起经历过生死考验,也从未见罗猎怕过,她之所以这样说不仅仅是为了安慰罗猎,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在颜天心看来,只要有罗猎在她身边,这世上任何的事情都没什么好怕。

        恐惧分很多种,最直观的恐惧是因为看到或者听到从而导致的直观感觉,而罗猎这次的恐惧却并非亲眼目睹亲耳听到,这种恐惧来源于未知,毫无征兆地就进入了他的内心深处,罗猎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恐惧突然侵入意识之中的感觉。

        从颜天心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没有自己同样的感觉,否则她也不会表现出如此的镇定,罗猎认为自己的这颗心脏已经足够强大,尽管如此仍然让这突如其来的恐惧弄得心潮起伏,他暗自平复了一下跌宕起伏的内心,微笑道:“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你了,只怕这辈子都舍不得离不开你了。”

        颜天心俏脸一热,轻声啐道:“油嘴滑舌,讨厌!”心中却因罗猎这句表露爱意的话如沐春风,若是罗猎这辈子都舍不得离开自己才好,能和他长相厮守,永不分开必然是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热恋中的情侣会赋予任何环境以浪漫的色彩,理智冷静如罗猎和颜天心也不例外,望着颜天心清丽绝伦的俏脸,罗猎忽然觉得这阴森黑暗的地洞也没什么好怕,两人携手前行,默默感受着彼此掌心的温度,只觉得这一刻已经是生命中最温馨最幸福的时刻,罗猎内心中的那些恐惧也悄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条长度接近一里的黑石甬道终于到了尽头,出口处被两扇铜门封锁,两扇铜门之上分别雕刻着一名赤身裸体的人,男左女右,两人上身与正常人无异,下半身却是蛇身,又如两条长蛇一般彼此交缠在一起。

        颜天心放开了罗猎的大手,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将铜门上的图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同样的图案在羊皮卷内曾经看到过,这对男女是古西夏传说中的一对天神,他们还是兄妹,颜天心一度认为这对神祗就是中华传说中的伏羲和女娲,不过现在也非追根溯源的时候,羊皮卷内记载了打开机关的方法。

        颜天心拨动浮雕上的机关,归位之后,只听到铜门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纠缠在一起的蛇尾如同活过来一样,其实那蛇尾就是门栓,因为门栓的打开而造成了蛇尾来回游动的错觉。

        门栓全部打开之后,罗猎和颜天心分别推动一扇铜门,厚重的铜门因为下方有轨道的缘故推起来竟毫不费力,两人担心铜门后方藏有机关,所以不敢开启太快,时刻提防意外的发生。铜门打开一道缝隙之后,从门缝中就透出一道淡绿色的光芒,随着铜门的完全开启,绿光也变得越来越强盛。

        铜门后方是一条笔直的长桥,桥面宽度仅有两尺,只能容一人通过,连两人并行都非常困难,桥长二十米左右,桥面因年月久远断裂多处,最大的断裂处约有五米,从桥面到下方大概有十米的高度,下方铺满白色的细沙。

        如果仔细看,这细沙之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寒芒,那寒芒来自于金属的尖端,如果不慎落入其中,就会被隐藏在白沙内的锋芒穿透肉体。

        罗猎提醒颜天心要小心,绿光来自于桥梁的另外一端,两人纵跳腾跃,通过这损毁的长桥,长桥的那一端连着一个圆形的祭台,祭台是用一种绿色的石块砌成,罗猎用手摸了摸,材质温润,有些像是碧玉,碧玉虽然不如白玉名贵,可是集中这么多的碧玉建成了这样一座祭坛,也是极其惊人的。

        颜天心道:“碧玉本身不会发光,我看光芒应该来自于祭坛的内部。”

        罗猎点了点头,对她的观点表示认同,沿着祭坛的阶梯拾阶而上,祭坛共分为九层,每一层上都摆放着累累白骨,罗猎想起百灵祭坛的名称,心中暗忖,当初昊日大祭司用来祭祀的生灵又何止百名。

        走上祭坛的第六层看到阶梯两旁竟然伏着两具虎骨,让罗猎惊叹的还在后面,颜天心指着右侧道:“那是一具大象的遗骨吗?”

        罗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右侧不远处立着一具硕大的骨架,肉体虽然早已腐烂,可是两根长牙却表明了它的身份,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是大象,应当是猛犸。”

        这具骨骼要比成年象大得多,可猛犸在西夏国兴盛的时候早已灭亡,罗猎由此推断出这猛犸象并非是活祭,当年被摆放在祭坛之上的就是一具骨骼。纵然不是活物,可这样完整的一具猛犸象化石也已经弥足珍贵。

        罗猎沿着这层的祭坛转了一圈,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猛犸象的化石并不是只有一具,在东西南北四个位置各有一具,所有猛犸象的化石都极其完整。

        在第八层看到了一条长长的蛇骨,从长度和大小来看,这条蛇骨应当来自于森蚺之类的巨蟒,罗猎和颜天心对望了一眼,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可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出对方的感叹和惊奇,这位被成为西夏第一国师的大祭司昊日难道还是一个生物学家,单单从祭坛上所见的这些骨骸和化石来看,昊日的收藏就已经让人叹为观止。

        罗猎的目光投向祭坛的顶点,也就是第九层,不知上方又藏有怎样让人惊奇的物种。

        颜天心小声道:“应当是人了。”人乃万物之灵,正是人类创造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没有任何生物的重要性能够和人类比肩。

        罗猎点了点头,对颜天心的猜测表示认同,事实也很快就验证了这一点,在祭坛顶层的中心有一个直径约三米的水池,池内已经干涸,从池壁黑色的痕迹不难判断出这池内曾经盛满了血液,深度直达底层,池壁之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环状的小孔,共有九排。

        罗猎推断出这些小孔是为了方便从外面注入血液,用来祭祀的生物有序排列在祭台的各层,活祭之后,鲜血流入血槽,又从血槽导入排泄孔,经由这一个个的小孔注入血池之中。想要将血池注满,需要的生物何止万千。这百灵祭坛的确是血腥残忍之地,当年昊日大祭司为了逆天改命,延年益寿不惜屠杀诸多生灵,双手沾满了血腥。

        长生二字虽然寻常,古往今来却让无数人为之前仆后继趋之若鹜,连秦皇汉武这样的一代霸主也都无法免俗,更何况普通人?真正能够看破生死二字的又能有几个?

        颜天心道:“血池里不是应当有尸骨吗?”血池不但是百灵祭坛的中心也是昊日大祭司设立转生阵的中心,根据刚才从壁画上描绘情景来看,昊日大祭司应当将尸体浸入这血池才对,可是血池之中干干净净,除了池壁上一些陈旧的血液印记,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罗猎道:“兴许这位昊日大祭司已经飞升成仙,又或者他的尸骨和这满池的血液一样已经灰飞湮灭。”在罗猎看来一个人再厉害也抗衡不过时间,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即便是山川江河都会被时间改变,更不用说人类。

        颜天心道:“昊日大祭司去世的时候,龙玉公主才九岁,身在西夏,还没有前往金国。”

        罗猎明白她的意思,颜天心是在指出这百灵祭坛的设计者或许是昊日大祭司,可是在昊日大师死后,转生阵的设立则是要依靠另外一个人,从他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个人最可能就是龙玉公主。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是如何组织并实施眼前的转生阵,集结那么多的生灵于百灵祭坛祭祀,用它们的鲜血汇集成为血池。

        从他们刚才经过地方的骸骨来看,单单是眼前的血池就有数百人被活祭于此,罗猎眼前仿佛浮现出当年活祭之时的场面,心中毛骨悚然,他似乎看到满脸稚气的龙玉公主正站在祭台之上发号施令,一个稚嫩的少女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内心。

        罗猎抬起头,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向上望去,却见祭坛的上方却是一个拱形的穹顶,这样的风格在中式建筑中并不常见,颜天心和罗猎几乎在同时发现了状况,穹顶原来应当是有壁画的,可现在穹顶上方的壁画全都被人为剥去,剥落的边缘来看,痕迹新鲜,壁画被破坏的时间并不算久。

        颜天心和罗猎对望了一眼,并没有说话,手悄然握住了枪柄,在他们之前显然就有人就到这里来过,或许离去不久,或许那人仍在附近,在暗中窥探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罗猎开始对自己的洞察力产生了怀疑,除了心头那种莫名压抑的感受他并未感觉到任何的异常,难道这里也和九幽秘境一样,一旦进入这种环境,就会对人造成影响,让思想和感觉变得麻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