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转生阵】(上)为第二十三盟婵少加更

第二百零五章【转生阵】(上)为第二十三盟婵少加更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既然到了这里若是错过岂不遗憾?”

        宋昌金听他们准备要前往骨洞内探个究竟,慌忙劝阻道:“我看此事不妥。”

        罗猎道:“有何不妥?”

        宋昌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你毕竟是我唯一的侄儿,我不忍见你白白送死,那昊日大祭司设立百灵祭坛的目的就是用亡灵来延续自己的寿命。”

        颜天心听他说得越发荒诞,毫不客气地揭穿他道:“昊日大师早已亡故了。”

        宋昌金道:“我自然知道他死了,可据我所知,昊日自知大限不远,就开始设立百灵祭坛,这百灵祭坛其实就是一个转生阵,就是集齐百种生灵,摄取他们的魂魄,以百灵的魂魄来补充自身,从而达到逆天改命的效果。”

        张长弓道:“既然昊日大祭司已经死了就证明这百灵祭坛的转生阵只是一个笑话,毫无用处。”

        宋昌金道:“你们爱信不信,兴许昊日死前并没有找齐那百种生灵,兴许他中间出了岔子,总而言之这种地方阴气太重,咱们还是回避为妙,何必主动去招惹这个麻烦。”

        宋昌金越是劝他们不要进去,几人越是觉得可疑,张长弓道:“这里面莫不是藏着什么宝贝,你拼命阻拦,害怕我们发现其中的秘密吧。”

        宋昌金听他这样说不由得长叹一口气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好话说尽,你们爱听不听。”

        颜天心估算了一下到骨洞的距离,罗猎取出飞抓,宋昌金看到他们心意已决,悄悄拉了拉罗猎的手臂道:“大侄子,你知不知道这颗头骨是谁的?”

        罗猎道:“你知道?”

        宋昌金点了点头道:“西夏当年之所以能够战胜回鹘,入侵大宋,靠得可就是这沙兽。”

        “沙兽?”

        宋昌金道:“生长于沙漠之中,可潜行于黄沙之下,身躯巨大,力可拔山,你在历史书上没看到过?”

        罗猎心说历史又不是神话,怎么会记载这种玄奇古怪的事情,可这巨大的头骨显然是真的,荒诞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历史并未记录当年真实的面貌,许多的事、人和种种的生物全都被时光疏漏了,如果不是他们凑巧在西夏王陵的殉葬坑内发现了这巨大的骨骼,又怎能知道在西夏王朝最为辉煌的时候曾经存在过这样的巨兽?

        罗猎旋转飞抓投掷出去,准确无误地落在骨洞边缘,他用力扯了扯,确信飞抓的落点足够牢靠,完全可以承受住身体的重量,这才在身边的骨梁上系好打了个活结,他准备自己过去看看。

        颜天心道:“我跟你一起去,我懂西夏文。”

        罗猎点了点头,目光投向宋昌金,宋昌金误会了他的意思,慌忙摆手道:“我可不去。”

        罗猎原没指望宋昌金跟着进去,从宋昌金的心跳变化推断出宋昌金对骨洞内的百灵祭坛应当充满恐惧,罗猎率先沿着绳索攀援过去,在有可能出现的危险面前他总会选择先行,颜天心看在眼里心中暗自感动,有些关爱无需用言语表达。

        两人先后来到骨洞前方,颜天心再度确认了骨洞旁边所刻的西夏文字,如无意外这里面就应当是百灵祭坛。她小声提醒罗猎,龙玉公主很可能就在附近。

        罗猎虽然至今都不相信龙玉公主已经复活,可内心却难免感到激动,若是当真能够亲眼见证西夏公主的复活,那将会颠覆目前所有的科学理论与常识。

        两人沿着骨洞向里面走去,没走几步脚下的白骨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岩层,他们已经走出了那颗巨大的头骨。

        张长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心一些。”

        罗猎笑道:“没事,洞中有洞,或许这里有一个出口呢。”

        宋昌金道:“祭坛的出口想必是地狱之门了……”话没说完,右肋被张长弓曲肘撞了一下,撞得宋昌金剧痛难忍,张长弓故作歉然道:“不好意思,碰到你了。”

        宋昌金吃了个暗亏唯有咬牙忍耐。

        张长弓道:“你当真没进去过?”

        宋昌金好不容易才把这口气缓过来,狠狠瞪了张长弓一眼道:“我骗你作甚?”

        罗猎和颜天心沿着黑石洞向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墙壁上浮现出磷光勾勒出来的壁画,壁画的内容是一幅幅战争的场面,在对垒的两军中很快就找到了两头巨兽,如果不是在此前就见识过那巨大的头骨,他们兴许会认为这只是艺术上的夸张,现在看来画面应当是写实的。

        颜天心从壁画上方的西夏文字得知,这壁画画得是当年西夏和回鹘争夺沙洲的场景。历史上西夏正是通过和回鹘、大宋的征战,从而巩固了他们在河西的地位,建立起赫赫有名的西夏王朝。

        西夏大军在战胜回鹘部之后对待俘虏手段残忍,有几幅壁画专门绘制了屠城的场景。

        罗猎对用来绘制壁画的颜料颇感兴趣,这其中一定掺杂了磷之类的夜光材料,所以才会在暗处发光,壁画上虽然有不少的西夏文字,可罗猎并不通晓西夏文,所以并未投入任何关注,反正身边还有颜天心在,她可以解读给自己听。

        其中一幅壁画应当是绘制了祭祀的场景,一个圆形的祭台之上摆放了形形色色的祭品,其中有人有兽,以罗猎的见识都不能识别全部。

        颜天心喃喃道:“他没有说谎,这里果然有转生阵。”

        转生阵乃是西夏古宗教中的秘术之一,通过设立转生阵可以聚集灵气,让生命垂危之人补充活力恢复生命力,看来当年这位西夏国师,大祭司昊日也不能免俗,舍不得离开这花花世界,所以费尽心机设立了转生阵,招来数百种生灵进行祭祀,祈求上天让自己长命百岁,只可惜这转生阵也没有救回他的性命。

        黑石甬道两侧壁画延绵不绝,大大小小加起来要有百幅之多,罗猎没时间逐一浏览,本想催促颜天心尽快通过,却发现她望着那壁画呆呆出神,罗猎知道这壁画上不但但有画面还有他看不懂的西夏文字,说不定这些文字之中蕴藏着极为重要的信息,于是不再出声,耐心守在颜天心身旁。

        颜天心走得缓慢,似乎要将每一幅画都看清楚,罗猎虽然耐得住性子,可外面的人已经等不及了,听到张长弓洪亮的嗓音询问道:“怎样?你们没事吧?”

        颜天心因他的声音而惊觉,看了看时间,距离他们进入甬道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因为她看得太过专注,所以忽略了时间,歉然一笑道:“我只顾着看,连时间都忘了。”

        罗猎微笑道:“不急,反正咱们现在也出不去。”

        颜天心道:“这壁画上的内容有许多和羊皮卷上类似。”

        罗猎点了点头,难怪颜天心看得如此仔细,比起羊皮卷他更关心卓一手的下落,这一路走来,罗猎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细节,并未发现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

        颜天心道:“咱们没走错,从百灵祭坛可以直达天庙。”

        罗猎心中一喜,想不到他们误打误撞居然找到了通往天庙的正确道路。

        两人继续向前方走去,手电筒的光束照向深远的甬道内部,光束照不到头,由此可见甬道幽深,如果再往前走,他们就会无法和同伴用言语联络,罗猎向颜天心道:“要不要叫他们一起进来。”

        颜天心摇了摇头道:“先找到百灵祭坛再说。”虽然从壁画上找到了一些天庙的线路,可现在她还无法确认信息无误,只有找到百灵祭坛才能印证壁画上的提示。

        罗猎点了点头,颜天心的想法不错,在没有确定方位正确无误之前,兴师动众并不明智,可是他的内心却感觉到一丝不安,罗猎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受,他暗自吸了口气,摒除心中的杂念,尽力去感受周围的一切动静,至少在他能够感知的范围内,并没有觉察到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颜天心也觉察到了他的不安,主动握住罗猎的大手,却发现罗猎的掌心湿糯糯满是冷汗,关切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可能是害怕……”

        颜天心因他的这句话笑了起来,在她心中罗猎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最无畏的男子,这样的人又怎会害怕?停下脚步,握紧罗猎的手掌道:“别怕,我会保护你。”

        罗猎点了点头,展臂将颜天心的娇躯拥入怀中,颜天心手中的光束在此时熄灭了,黑暗中罗猎找寻到她灼热而柔软的唇。

        情意绵绵之时,罗猎却似乎听到耳边响起低沉的呼吸声,禁不住打了个激灵,猛然直起身来,颜天心正陶醉在他的热吻之下,被他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重新打开手电,光束在周围照射了一圈,发现周围空空如也,除了他们哪还有人在?有些嗔怪地瞪了罗猎一眼道:“吓死人了。”

        罗猎的额头上满是冷汗,颜天心看到他的模样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掏出手帕为他擦去额头的汗水,柔声道:“别怕,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