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新成员】(下)

第二百零四章【新成员】(下)

        周文虎经她提醒想起自己在外面遭遇屠杀的那些部下,只怕带来的一千余名士兵已经所剩无几了,想到这里内心中又是痛惜就是惭愧,当着众人的面就落下泪来,泪水在脸上留下清晰的两道痕迹,更加显得狼狈不堪。

        陆威霖将枪收好,冷冷道:“哭有什么用?你带人围剿我们的威风哪里去了?”

        周文虎心中暗忖,这群人多半是不会饶了自己,就算他们饶了自己,马永平也不会放弃追究他的责任,一千多名士兵就这么全军覆没了,总得有人承担后果,他的手摸向手枪。

        手指刚刚摸到枪柄就被狠狠抽了一下,却是吴杰用竹竿教训了他,吴杰道:“你若是想动什么坏心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如果想自杀,还是缓缓,要不你先杀了你的朋友,再自杀,我们可不想多照顾一个伤员。”

        周文虎被吴杰的这番话点醒,看来他们没有找自己清算的意思,不错,自己可以一死了之,赵鲁新怎么办?杀了他?周文虎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他黯然道:“几位救了我们的性命,我周文虎并非恩将仇报之人,我若是对几位心存歹念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陆威霖道:“你反正也不得好死。”

        颜天心道:“恩将仇报的事情你也不是没做过,周文虎,我权且相信你一次,大家既然都被困在这里,还是暂且放下敌意,同心协力的好。”颜天心是因为看到周文虎对待赵鲁新不离不弃,觉得此人还不是无药可救,毕竟还有些人性,于是给他一个机会。而且她还想从周文虎这里得到一些新满营的情报,要知道周文虎深得马永平的信任,掌握了不少的内部情报。

        吴杰用竹杖敲了敲只剩下一个空壳的盔甲,陆威霖走进一看,盔甲内的武士肉体已经烧了个干干净净。

        吴杰默默来到赵鲁新身边,摸出一颗药丸塞到他的嘴里,这是吴杰独门秘制的伤药,有迅速止血之功效,而后又让颜天心帮忙将赵鲁新的伤口清理之后,用烈酒消毒,而后再敷上金创药,最后用白纱包扎了。

        周文虎望着几人的举动,心中暗自感叹,想不到这帮人以德报怨,居然不计前嫌。

        陆威霖从盔甲上还是没看出什么线索,向周文虎道:“这些武士是什么人?”

        周文虎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突然就出现了三百多名全盔全甲的骑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逢人就杀。”

        阿诺冷冷道:“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你们就讲道理了?”

        周文虎自知理亏,被他抢白也不反驳。

        颜天心此时帮助赵鲁新包扎好了伤口,摘下手套道:“好端端地你们追杀我们做什么?是马永平让你这么干的?”

        周文虎叹了口气,现在隐瞒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将马永平是怎么和日方藤野忠信合作,又是如何派遣他们前来这里围追阻截,以及他们先遭遇蝙蝠群攻击,而后又被重甲骑士屠戮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众人听了个清楚明白,吴杰听到藤野忠信的名字已经猜到和藤野俊生有关,想不到自己的行藏终究还是被他们发觉,这桩二十年前的恩怨尘封了那么久,最后还是要面临解决的时候。可多半人并不知道日方因何要和马永平联手找他们的麻烦,颜天心本以为周文虎率军是为了追杀叔叔,现在方才知道背后另有隐情,轻声道:“那些日本人为何要找我们的麻烦?”

        周文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了,其实我和这些弟兄们都不想来,城里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到现在人心惶惶,风声鹤唳,我们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这些事情。”

        颜天心道:“马永平应该并不那么认为。”

        周文虎道:“对了,藤野忠信很有些本事,他手下有不少能人,我亲眼见识过他手下的忍者能够隐形杀人。”

        陆威霖道:“忍术中的障眼法罢了,不足为奇。”

        颜天心道:“马永平精明过人,怎么会轻易相信这些日本人?”

        周文虎道:“我不知是真是假,藤野忠信告诉马将……不,马永平。”看到颜天心目光一凛,他慌忙改口。停顿了一下方才道:“藤野忠信说他能够解决新满营的麻烦。”

        吴杰眉头微微一皱,他从周文虎的这句话中已经听出了重点,藤野忠信应当是以化解新满营的危机为条件说服了马永平合作。

        铁娃此时从远处走了过来,却是前来传话,罗猎请颜天心过去。

        罗猎请颜天心过去的用意就是识别骨洞周围的文字,颜天心来到他身边,仔细看了一会儿道:“不错,的确是西夏文。”

        宋昌金闻言惊喜道:“写得是什么?”他一问完,就遭遇到张长弓的冷眼,宋昌金讪讪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疑神疑鬼吧。”

        依着张长弓的意思,此时应当让宋昌金回避,可罗猎认为宋昌金还有用处,有些事需要他的解答,并没有让宋昌金离开。

        颜天心道:“从字面上看应当是百灵祭坛的意思。”

        张长弓听得一头雾水,宋昌金的眼光陡然一亮,不过稍闪即逝,转瞬之间又恢复了平静,他本以为无人发觉他的瞬间变化,可没想到罗猎始终都在关注着他,宋昌金意识到罗猎目光灼灼盯住自己的时候,不由得讪讪笑道:“大侄子,你盯着我作甚?”

        罗猎道:“你听说过百灵祭坛没有?”

        宋昌金哈哈大笑道:“我怎会听说过?我又没有来过……”言多必失,明明是他带路来到了这里,若说没有来过就是自欺欺人了。

        张长弓道:“这厮没有一句实话,惹恼了我才不管你是不是罗猎的叔叔,先揍一顿再说。”

        罗猎微笑道:“我这位大哥可是个暴脾气,发作起来六亲不认,好汉不吃眼前亏,您老人家再不说实话,我也护不住您了。”

        宋昌金看到张长弓吹胡子瞪眼的凶恶模样,心中暗暗有些发憷,明知道罗猎跟他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可真要是当着那么多人被张长弓痛揍一顿,这张老脸也没处搁了,马上又换了一副面孔道:“哈哈,我老糊涂了,老糊涂了,明明是我带你们来的,不过这里我可没来过。”

        罗猎道:“您仔细想想。”

        宋昌金故作沉思状,想了一会儿,似乎恍然大悟:“倒是有些印象,三泉图中好像提到过百灵祭坛,应当是西夏大祭司昊日所设立,据说当时是为了召唤亡灵,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罗猎已经多次听宋昌金提到三泉图,从他的描述可以推断出三泉图乃是一本包罗万象的奇图。里面应当是罗氏祖上历代盗墓掘金之见闻,罗猎现在已经能够断定宋昌金就是他的三叔罗行水,根据罗行木所说,罗行水在幼年时被强盗劫持,后来被撕票。看来罗行木的消息并不准确,罗行水后来应当是侥幸躲过了一劫,而老爷子罗公权极有可能清楚此事,因为罗公权生前仇人众多,索性将计就计,宣告罗行水遇害。

        罗行水因此而以宋昌金的身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罗老爷子也没有忘记这个宝贝儿子,将罗氏秘传的三泉图传授给了他,罗公权金盆洗手之后,从此隐居于泉城,可罗家摸金盗墓的本事却并未在他这一代中断。

        罗猎在得知自己真正身世之后,开始重新审视罗家,也开始重新考虑母亲当初为何会嫁入罗家?这一系列事情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罗家并不普通,罗家所拥有得也不仅仅是三泉图,爷爷罗公权通晓夏文,自己则是他在夏文方面的唯一传人,即便是罗行木都未得真传。

        想起爷爷对自己的养育之恩,罗猎心中一阵唏嘘,如果让爷爷知道自己并非罗氏血脉,却不知他又会作何感想?罗猎自己不说,宋昌金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亲侄子其实并非是老罗家的血脉。

        宋昌金和罗猎相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也能够看出这位侄子跟自己并非一路,心中暗忖,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虽是叔侄,看道不同不相为谋。

        颜天心道:“昊日大师,你说得可是龙玉公主的师父吗?”

        宋昌金对西夏的历史虽然有一定的研究,可他研究的部分大都是跟寻宝有关,至于古时候的人际关系他可没兴趣去搞清,所以被颜天心问得一怔,满脸迷惘道:“什么公主?”

        颜天心知道他生性狡猾,让这种人说实话很难,不过宋昌金无意中说出的百灵祭坛是昊日所设立,如果此事属实,那么倒是有一探究竟的必要,龙玉公主乃是昊日大师的爱徒,对百灵祭坛应当有所了解。

        罗猎从颜天心的表情变化已经猜到她心中所想,低声道:“你打算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