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新成员】(上)

第二百零四章【新成员】(上)

        周文虎双手举起佩刀从身体的左下方弧旋向上斩去,双刀交错发出刺耳的撞击声,周文虎被对方强横的力道震得户口发麻,蹬蹬蹬接连后退几步,跌倒在赵鲁新的身边。

        赵鲁新骂道:“蠢货,你为何不逃……”

        重甲骑士双手擎刀再度向下劈去,周文虎双臂仍然没能从麻木中恢复,心中明白自己只怕无论如何都扛不住对方的全力一刀,这次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双手横起佩刀,双目一闭,紧咬牙关,大吼道:“开!”

        无论是周文虎还是赵鲁新都清楚挡不住重甲骑士的一刀,他们两人都必死无疑,重甲骑士全力劈下的一刀再度撞击在周文虎的佩刀之上,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和强大的劈斩力似乎要将周文虎连人带刀楔入地下。

        周文虎感觉身下一沉,他仿佛看到自己被劈成两半的惨状,可身体却是突然一沉,身下的沙地因为这次沉重的撞击而开裂,周文虎和赵鲁新从突然出现的地洞中坠落下去。

        罗猎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进入另外一个生物的大脑,这种感觉前所未有,虽然这头骨的主人早已死亡多年,三人如同走入了一个骨质的山洞,他们必须要小心脚下,因为脚下的道路凸凹不平,而且还有不少破裂的骨洞,这些破洞如同陷阱,边缘锐利,稍不小心就可能因陷入其中而受伤。

        罗猎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前方里面,应该是颅内的部分了,宽敞得如同一间大厅,罗猎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在对侧的骨壁之上,有一个洞口,那洞口内似乎泛出蓝色的幽光。罗猎关上了手电,蓝色的光芒变得越发明显了,他将自己的发现转告给另外两人。

        宋昌金道:“应当是磷光,这脑袋再大也是骨头,有磷光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突然他停下了说话,因为他看到那骨洞的周围闪烁着许多的文字,宋昌金错愕地张大了嘴巴,他忽然又想到身边还有其他人在场,自己不应该将这个发现告诉他们。

        宋昌金很快就明白罗猎和张长弓中的任何一个目光都要比自己更加的敏锐,他能发现的事情,他们当然也不会疏忽。罗猎盯着那文字道:“西夏文,应当是西夏文。”

        宋昌金忍不住看了这小子一眼,真是看不出他居然连西夏文都懂,如此说来老罗家一代更比一代强,自家老爷子是不是将压箱底的绝学全都交给了他孙子?

        罗猎对西夏文当然没有太多的研究,他掌握得是夏文,可这并不代表着他没办法搞清围绕洞口的那些字究竟代表了怎样的意义,在他们临时组成的团队中有一个人对西夏文极其熟悉,那就是颜天心。

        铁娃趴在大头骨的眼眶处,为罗猎几人望风,如果他们在里面遇到了什么麻烦,他可以第一时间将消息传递给上方的同伴。

        颜天心对这颗头骨虽然也有些好奇,可是她此刻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另外的事情上,罗猎几人进入殉葬坑后不久,前方就传来一声闷响,地面也震动起来,从动静来看,应当是地面塌陷的声音。

        他们所在的地方只是当年盗墓贼挖出的盗洞,盗洞距离地面并不算远,他们能够感觉到上方战斗的情景,他们甚至担心,上方的战斗会引起整个盗洞的垮塌。

        吴杰的双耳微微动了一下,低声道:“前方塌陷了,我去看看。”他大步向前方奔去,颜天心担心他一人有所闪失,将玛莎三人交给阿诺照顾,和陆威霖一起快步跟上吴杰的步伐。

        在距离他们二十余丈的地方沙尘弥漫,顶部出现了一个直径约莫两米的洞口,流沙不停从洞外涌入,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因塌陷而产生的洞口就会被黄沙掩盖住。

        吴杰停下脚步,陆威霖和颜天心子弹上膛,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边,枪口瞄准了塌陷的区域,两个灰头土脸的身影从黄沙中爬起,他们相互搀扶着扒开黄沙向外攀爬。两人尚未脱离黄沙的羁绊,后方黄沙四散开来,从黄沙中立起一个魁梧的身影,却是一名身穿金属甲胄的武士,那武士整个人都包裹在甲胄之中,连他的面部都蒙着面具,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前方两人相互扶持而行,他们两人正是周文虎和赵鲁新,那武士手握长刀大步向两人逼近。

        颜天心和陆威霖两人不约而同扣动了扳机,子弹向武士身上射去,两人枪法都不弱,陆威霖更是难得一见的神枪手,可是他发现这武士脸上的面具竟然没有开孔,换句话来说这武士目不能视,一时间找不到对方身体的弱点。

        子弹接连不断射在那名武士的身上,武士手中长刀不停挥舞,挡住一些子弹,仍然有一些子弹射在他的身体上,不过并未能够穿透他身体的铠甲,甚至无法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吴杰终于启动,他示意两人停止射击,身躯如同大鸟一般飞起,越过周文虎和赵鲁新的头顶,阻挡在武士的前方,手中竹杖向武士的手臂缠去。

        武士挥刀的动作虽然机械但是快捷有力,吴杰虽然看不到对手,却采用了最合适的应对方法,他并没有动用竹杖内的细剑,而是用竹杖缠绕对方的手臂,以柔克刚,竹杖宛如灵蛇一般攀上对方手臂,一缠一挑,将对方手臂撩起,就势一杖抽打在对方的面门,啪!的一声脆响宛如爆竹,武士手臂一转,向吴杰立身处劈去。

        吴杰却在对方刀锋未到之前再度飞起,身躯旱地拔葱凌空两丈,于空中折返身躯,俯冲向下,竹竿居高临下撞击在武士的头盔之上。

        那武士二次攻击落空,紧接着头顶又被重重撞了一下,魁梧的身躯一个踉跄向前方扑去。

        吴杰凭借鬼魅般的身法已经落在了他的身后,手中竹杖向后一横,那竹杖如同长了眼睛一样绊住武士的左脚,武士原本就失去平衡向前方踉跄奔跑,这下被他突然一拦,再也控制不住身体的平衡,魁梧的身躯宛如一座小山般扑倒在了地上。

        吴杰身躯后仰,竹杖抽出猛然抽打在那武士的头颅之上,武士头顶的面具头盔被他这一抽分离开来,头盔叽里咕噜滚到了一边,面具也落在了一旁地上,暴露出那武士的本来面容。

        颜天心因为好奇,手电筒的光束射向那武士的面门,不曾想那武士的肌肤接触到光柱之后竟燃烧起来,顷刻之间整个身躯燃起熊熊火焰,火焰从盔甲内蹿升出来。

        吴杰闻到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他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颜天心掩住口鼻,一是因为这味道实在太过难闻,二来是因为自己无心之失,竟然糊里糊涂地将一个活口给烧成了灰烬。

        陆威霖也是满心好奇,他向颜天心手中的电筒望去,确信颜天心拿着的只不过是一个手电筒,而非什么高精尖的致命武器,心中暗忖,想不到这凶悍顽强的武士居然怕光,难怪他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一旦肌肤暴露在光线之下,整个人即刻就燃烧起来,看来任何人都有弱点。

        周文虎和赵鲁新两人原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却想不到绝处逢生,掉落陷坑之后又遇到了救星,赵鲁新并未看到那武士燃烧成为灰烬的一幕就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周文虎还以为赵鲁新已经死了,抓住他的双肩用力摇晃着悲吼道:“老赵,你醒醒,你醒醒!”

        吴杰冷冷道:“他还活着,你是不是想把他给晃死?”

        周文虎这才清醒过来,双目环视周围,颜天心和吴杰他都是见过的,内心不由得一沉,这些人可不是他的朋友,确切地说应当是敌人才对,颜天心是颜拓疆的侄女,周文虎为虎作伥,帮助马永平对付颜拓疆,还亲自率人抓住了颜天心,至于吴杰,他曾经在大帅府接待过此人,也曾经带人追杀吴杰。

        周文虎暗叫不妙,心中期盼着他们千万不要认出自己的样子,毕竟现在自己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说不定他们认不出自己。可他这只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颜天心已经认出了他,不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周副官。”

        周文虎老脸一热,还好脸上的沙尘够厚,看不到他脸色的转变。转身向他陷入的那洞口望去,刚才陷落的地洞已经完全被流沙掩盖,同时也隔绝了外面的喊杀声和惨叫声。

        既然身份已经被识破,周文虎也就没了蒙混过关的侥幸,叹了口气道:“颜掌柜,吴先生,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我和老赵两条性命是你们救的,要杀要剐绝无怨言。”既然落到了这种地步,话就不妨说得硬气一点,摇尾乞怜只会让人家更加看不起。

        颜天心可没有跟他清算的意思,轻声道:“你们也算命大,外面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