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白骨洞】(下)

第二百零三章【白骨洞】(下)

        宋昌金刚咬了一口饼,被他一叫居然噎到了,掏出水壶好不容易才将这口饼送了下去,抚了抚胸口道:“吓死个人,好好地,叫啥子?”不紧不慢地来到张长弓的身边,张长弓指了指左侧殉葬坑内的巨大骨架道:“你见过这个吗?”

        宋昌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当他看清那殉葬坑内的巨大骨骼,惊得甚至忘记了咀嚼,又揉了揉眼睛方道:“石头吗?”

        陆威霖突然在宋昌金肩头拍了一掌,吓得宋昌金打了个哆嗦,手中的半块馕也掉在了地上,怒道:“做什么?”

        陆威霖道:“少装糊涂,这么大件东西你敢说没看到?”

        宋昌金叫屈道:“我怎地就要看到?你们睁大眼睛看看,如果不是刚才爆炸引起的震动,这骨架也不会暴露出来,过去上面都盖满了骸骨,你当我有毛病啊?去殉葬坑里面乱翻?”

        阿诺也凑了上来道:“说不定你想到里面去挖宝贝呢。”

        宋昌金呸了一声道:“屁的宝贝,你有没有点常识?殉葬坑是做什么的?这两口殉葬坑里面不是牲畜就是奴隶,能有什么宝贝在里面?”他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着里面的那骨骼,啧啧称奇道:“真的好大啊,是根腿骨吗?长度要有三米左右了,妈的,什么东西如此巨大?”

        罗猎悄悄观察宋昌金的表情,从宋昌金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应当不是作伪,宋昌金说的话很有可能,毕竟刚才因爆炸而产生了多次震动,他们都险些被震倒在地,因震动而引起殉葬坑内的骸骨重新排列,暴露出原本被覆盖在下面的巨大骸骨,这应当是最接近事实的理由。

        铁娃道:“不如下去看个究竟。”

        孩子是最为好奇的,其实其他人心中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他们现在就能够从这里离开,或许不会多事,可反正现在也要留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下去看个究竟。

        正因为存在了这样的心理,几人一拍即合,决定由张长弓、铁娃、罗猎和宋昌金四人下去。

        宋昌金原本是不想跟着一起下去的,虽然心中也非常好奇,可他又明白这些人的心思,他们是担心被自己坑了,所以叫自己下去陪绑,如果自己不肯就证明下面是个圈套,宋昌金向来觉得自己头脑够用,可纵然是诸葛亮都敌不过三个臭皮匠,更何况自己一个人要面对他们那么多人,这些人中多半智谋不在自己之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宋昌金认清现实之后也就没了怨言,怨天尤人有个屁用?如果不想别人强迫自己,就要化被动为主动,当成是一次普通的冒险吧。

        四人依次进入了殉葬坑,清理表面散乱的骸骨之后,那巨大的骨骼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不是腿骨,甚至不是一根完整的骨骼,深处明显断裂,边缘并不规整,在这条骨骼的下方还有一个白色的巨大球体,他们最初还以为是岩层,不过很快就判断出这也是骨骼,某种生物的颅骨,这巨大的颅骨几乎占满了整个殉葬坑的底部,因为大部分还嵌入地下,所以无法窥得全貌,饶是如此罗猎也能够推断出这生物在活着的时候要比他们在苍白山所遇的白猿巨大的多。

        铁娃很快就有了发现,惊呼道:“这里有个洞口呢。”

        几人都被铁娃的呼声吸引了过去,凑近一看,并不是什么洞口,铁娃所说的洞口只是这头骨其中的一个眼眶。

        张长弓轻轻拍了拍眼眶的骨架边缘,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这生物活着的时候又会是何等雄壮?大千世界果真无奇不有。铁娃道:“是雕塑吗?”至今他仍然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么大的生物。

        宋昌金笑道:“巨灵神。”

        铁娃道:“不是说神不会死吗?”

        宋昌金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在殉葬坑内久久回荡,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甚至连他自己也被笑声吓到了,宋昌金看到周围几人不满的眼神,马上意识到现在的确没什么值得笑的。

        罗猎指向那黑乎乎的眼眶道:“回声从里面发出来,里面是空的。”

        宋昌金吞了口唾沫道:“你……该不是想进去吧?”

        罗猎微笑点了点头,证实了宋昌金的猜测。

        宋昌金摇了摇头道:“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死人头里走一圈实在是太晦气。”

        罗猎道:“还没进去,你怎么就知道这是死人头?”

        宋昌金叹了口气道:“虽然大了一些,可瞎子也能够看得出来。”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去这大脑壳里面走一圈又有什么意义?难不成你以为里面藏着宝贝?”

        罗猎没有回答他,不过笑容却越发明朗了,宋昌金暗自吸了一口冷气,自己猜对了,罗猎一定是这样认为的。

        罗猎让铁娃在外面负责接应,他和张长弓陪同宋昌金一起从巨型颅骨的眼眶中进入,罗猎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激起,趁着这次的机会,他一定要仔仔细细查探一下。

        盗洞内诡异莫测,地面上却又是血肉横飞的另外一种场景,周文虎带领的千余名士兵在铺天盖地的蝙蝠攻击下已经乱了方寸,他们举起手中的武器四处开枪,命中率极低,射杀的蝙蝠不多,反倒误伤了不少的战友,那些士兵被蝙蝠咬中之后,虽然没有发生新满营内如同僵尸一般的变化,可是伤者很快就精神错乱,他们居然瞄准自己人开始射击。

        周文虎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下令撤退已经晚了。那支三百人的重甲骑兵队伍将他们的军队冲击得七零八落,那些武士逢人便杀,周文虎好不容易组织起几次反击可很快就被瓦解。

        士兵们已经丧失了斗志,他们各自为战,互相残杀。周文虎带着几名亲信士兵朝着正东的方向撤退,一则尽可能远离重甲骑兵的追杀,二来这是他们来时的方向,如果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只会越陷越深。

        夜风呼号,风力在短暂的平息之后比起先前更加猛烈,狂风卷起黄沙让周围的能见度变得极低,这让他们的逃亡之路变得更加艰难,蝙蝠的攻势减弱,空中的攻势正在逐渐撤离,而重甲骑兵却仍然没有放弃对这些士兵的追杀,风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攻击的效率。

        周文虎的双眼被沙尘所迷,眼泪直流,刚一恢复视力,就看到一名骑士高大的身影犹如天神降临般毫无征兆地杀到自己的面前,周文虎举枪就射,子弹射中对方的甲胄,却无法穿透,发出叮叮咣咣的撞击声,骑士周身不停泛起火星,他扬起长刀,猛然向周文虎的颈部斩去。

        周文虎吓得双腿一曲,向后倒仰,刀锋贴着他的鼻梁掠过,周文虎虽然侥幸躲过,可他身后的那名士兵就没有那么幸运,被一刀砍中胸膛,身体断裂成为两截,鲜血自腔子里喷射出来。

        周文虎连滚带爬向前方逃去,逃出几步,看到那骑士斩杀了两名士兵之后,纵马又向他追赶过来,周文虎吓得双腿发软,单凭着他的两条腿,是不可能逃过那骑士的追杀,周文虎从腰间摸出了手榴弹,拔出引线扔了出去。

        蓬!的一声,手榴弹在骑士身侧爆炸,爆炸的冲击力将骑士连人带马震倒在地,同时也误伤了一名新满营的士兵。

        周文虎顾不上转身回去补上一枪,趁此时机继续狂奔,因为看不清来路,和风沙中的一人重重撞在了一起,两人同时闷哼了一声,举枪瞄准了对方,周文虎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出他竟然是赵鲁新,大声道:“老赵吗?”

        赵鲁新听到周文虎的声音竟然哽咽起来,他比周文虎的状况更惨,左臂被齐肘斩断,断裂处仍然在不停流血,颤声道:“是我……是我……”

        周文虎冲上去将他扶起,赵鲁新却叫道:“快走,别管我……”

        周文虎转身望去,只见刚才被手榴弹炸倒的那名武士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手中长刀斜指地面一步步向他们逼近。

        周文虎咬了咬牙,他和赵鲁新两人感情深笃,自然不甘心将老友就此抛下,搀起赵鲁新向远处逃去,周围其实也有他们几名士兵,周文虎高呼让他们前来掩护,可眼前的状况下,他的命令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那些士兵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谁还听他这位长官的命令。

        赵鲁新看到周文虎仍然不肯放下自己,他大吼道:“娘的,都是你带我们到这种鬼地方,给我滚,我不想见你。”

        周文虎心中自然明白赵鲁新如此骂自己的用意,因为他看出如果坚持两人逃离,恐怕到最后一个都逃不掉,不如放弃一个,另外一个或许还有逃生的机会。

        周文虎道:“回去也是死,老赵,我陪着你。”他转身向那名重甲武士接连射出了几枪。子弹无一例外地被对方坚硬的铠甲阻挡在外。周文虎咬了咬牙他放开赵鲁新,从腰间抽出佩刀迎向那名重甲武士。

        重甲武士的脚步在不断加快,他扬起大刀向周文虎一刀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