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大军到】(下)

第二百零二章【大军到】(下)

        张长弓压根不信任他,抄起手电第一个钻了进去,宋昌金跟在后面第二个钻进去,知道这帮人之所以不让自己第一个进去,是担心他趁机跑了,一进入这地洞就叫屈道:“人和人之间还能有点信任吗?我就是探路,好歹咱们还是合作关系,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罗猎和颜天心最后进入了洞口,几人又合力将移开的石块重新拉回原位,现在天黑那些军人发现不了他们的影踪,可等到天亮,或许就会发现这个洞口。

        颜天心小声对罗猎道:“宋昌金太狡猾,这里一定是他过去留下的盗洞。”

        想不到她这么小的声音都被宋昌金听到,宋昌金道:“我说侄儿媳妇,咱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可压根没来过这里。”

        颜天心被他一声侄儿媳妇叫得俏脸发热,还好地洞内黑暗,别人看不到她的窘态。

        铁娃道:“信你才怪,你要是没来过怎么知道这里会有一个洞口?”

        宋昌金呵呵笑道:“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以为我向你们一样没见识?不是我吹,只要我打眼一看,哪里有墓,哪里有穴,哪里藏风纳气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叫道行!”

        吴杰道:“孙猴子道行再强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我劝你还是别搞花样,踏踏实实带路,先带着我们从这里走出去。”

        宋昌金对吴杰最为忌惮,虽然明知道吴杰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却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什么都瞒不过对方,暗自吸了口冷气,然后道:“这地儿可不是我挖的,西夏王陵这么大规模的墓葬群,瞎子都知道地下埋着的宝贝不计其数,盯上这地儿的人多了。”

        罗猎道:“这条地洞通往哪里?”

        宋昌金道:“一个殉葬坑,没什么东西,都是些兽骨,不过那头倒是有一个盗洞跟外界相通,算起来应该可以逃出军队的包围圈。”

        提起外面的军队,谭天德的心情越发沉重,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将儿子留在外面,不知儿子是不是被军队发现,如果被军队发现,他们看到儿子现在的模样,一定不会给他留活路,想到这里谭天德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他恨不能现在就冲出去寻找儿子。

        陆威霖押着玛莎和那两名塔吉克族人,此时头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应该是军队正从他们的头顶经过。众人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他们抬头望着上方,因为军队大规模的通过,头顶灰尘簌簌落下。

        宋昌金喃喃道:“不少人啊,马永平这次还真是兴师动众。”

        罗猎却感觉此事有些不同寻常,毕竟新满营内部的事情还未解决,马永平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怎么有精力顾及他们?罗猎并不认为他们几个能够吸引马永平的注意力,甚至连颜拓疆和马永卿都不能够,他想到了刚才出现的几名神秘忍者,目光不由得向吴杰望去。吴杰此前从北平匆匆离去,就是因为他的身份被藤野俊生识破,他也曾经亲口告诉自己,当年他曾经杀死了藤野俊生的儿子藤野三郎,而他的一双眼睛也是被藤野俊生夺去,难道那些忍者的到来和吴杰有关?只是为何日本人会和新满营的军队同时出现?

        深入腹地搜查的士兵很快就将消息反馈回来,他们的包围圈内空无一人,原本锁定的十多名目标竟然离奇失踪了,周文虎觉得不可思议,除非这群人有飞天遁地之能,否则又怎么可能从包围圈内凭空消失,飞天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逃入地下的某处潜藏起来的可能性极大。周文虎当即就命令所有人在附近一带展开地毯式的搜索,不可放过任何的细节,而此时天公作美,风沙渐渐平歇,为他们的搜索行动提供了便利条件。

        人多力量大,他们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在一座陪陵废墟的边缘发现了一个洞口,周文虎得到禀报之后马上来到那洞口前方,士兵们已经在洞口前围成了一圈,率先来到这里的赵鲁新向周文虎道:“这洞很深,看来应当是过去盗墓贼留下的盗洞。”

        周文虎借着火光向洞内望去,看到这洞口直径大概有一米左右,一个成人通过绝无任何问题,内心中踌躇了一下,黑水寺的事情虽非亲见,可他也听说了,如果不是马永平执意派人探洞,也不会发生后来一系列的恐怖事件。

        赵鲁新看出周文虎还在犹豫,低声道:“要不我带几个人先下去看看?”

        周文虎摇了摇头,在没有搞清具体状况的前提下,他不会让自己的朋友盲目冒险,想起了此前临来之时马永平的叮嘱,他从腰间掏出了信号枪,马永平命令他若是遇到非常之状况,就马上发出信号,到时候自然有人会过来处理。

        马永平虽然没有明确告知周文虎是什么人会来,可周文虎却知道来得应该是日本人,遇到危险何必让自己的弟兄去探路,就让那帮日本人去解决吧。马永平扣动扳机,两颗红色信号弹先后被射向夜空之中。

        信号弹的光芒映红了藤野忠信的面庞,这让他的面容多出了几分鲜亮,身在王陵的顶端可以清晰看到下方那群军人的一举一动,这也是在风沙平息之后的事情,藤野忠信并未看清罗猎等人是如何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消失。

        罗猎那帮人并不容易对付,这是在他损失了几名得力手下,连最厉害的助手也被罗猎所伤之后方才得出的结论,然而这个结论似乎有些晚了。藤野忠信准备发号施令的时候,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女忍者道:“那瞎子还未出手。”表面上听起来在告诉他一个事实,其实是在委婉地表达对他的关心。

        藤野忠信转身看了一眼因失血而面容苍白的她,低声道:“百惠,他们不是我的对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散发出一股强大的自信,然而这并不能抵消百惠的疑虑,她和罗猎几人交手过,对他们的实力已经有了切身的体会。

        停歇不久的风从她的身后忽然吹起,百惠没来由打了个冷颤,转过头去,借着月光,看到远方有一支黑压压的队伍正向这边飞速驰来,藤野忠信也察觉到了这一变化,他极目远眺,确信自己看到得绝不是幻象,迅速拿起了望远镜,放大数倍的视野中出现了一支数百人的重甲骑兵队,武士和坐骑的身上都披着厚重的甲胄。

        甲胄在月光下闪烁着深沉的反光,光芒因奔驰的速度在暗夜中拖拽出一条条光的轨迹,藤野忠信倒吸了一口冷气,嘉和百惠用力眨了眨明澈的双目,除了在图画中,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这支军队本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

        信号弹的光芒在夜空中完全消失,周文虎有些失望地看了看天空,赵鲁新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早就知道日本人最不可靠,凡事还得靠咱们自己。”

        周文虎向洞口处又看了一眼,转身看了看身边的士兵,那些士兵因他的注视一个个将头垂了下去,不用问就知道没有人愿意主动下去冒险。

        赵鲁新再次请缨道:“还是我带人下去看……”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洞内一声凄惨的吼叫所打断。这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吓得围在洞口的士兵争先恐后地向后方退去。

        周文虎和赵鲁新强行镇定,两人虽然没有被这声吼叫吓退,一颗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赵鲁新断定这声音就是从地洞中传来,刚才还想进去探查的念头顿时被这嗓子吼得烟消云散,强装镇定向身后已经后退的士兵瞪了一眼道:“全都是废物……有什么好怕的?”他的声音明显在发颤。压低声音向周文虎道:“我看,咱们还是别进去了。”

        周文虎道:“什么声音?”

        赵鲁新道:“管他什么声音,往里面丢几颗手榴弹,把洞口炸塌,省得有怪物冲出来。”

        周文虎居然认同了他的这个建议,他挥了挥手,再不管什么日本合作者,让手下人集中将十多颗手榴弹扔入洞口之中,爆炸声此起彼伏,那王陵废墟被炸得坍塌下去,只是洞口非但没有被废墟盖住,爆炸反倒将洞口进一步扩大。

        烟尘弥漫,刚才恐怖的声音消失不见了,一名负责观察周围情况的士兵跌跌撞撞跑了过来:“报……报告,有……有一支骑兵队伍向咱们冲……冲过来了……”

        周文虎愣了一下,他想不出在这片地区还有哪一支势力胆敢向他们发起挑战?不过他也没时间去搞清这件事,摆在他眼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要列队迎敌。

        宋昌金带领众人沿着这条地道快步而行,在他们经过殉葬坑的时候,传来接二连三的爆炸,爆炸引起地面的震动,让头顶落下大块的沙石,他们一度以为这地洞会坍塌,而他们很可能会被活埋在这里,还好这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