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大军到】(上)

第二百零二章【大军到】(上)

        其实太刀插入岩缝之处距离下方地面只不过十米左右,正常人落下也不至于摔死,更何况下方还有一层黄沙,黑衣忍者坏就坏在先被张长弓踏了一脚,下坠速度增加了一倍,又失去了平衡,四仰八叉地跌落在地面上,摔得他七荤八素,骨骸欲裂,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一个铁塔般的身影从空中落下,正是张长弓二度袭来,一双大脚狠狠踏在那忍者的小腹之上,忍者被他这一踩,身体的两端向上翘起,腰椎骨骼发出一声脆响,竟然被张长弓硬生生踩断。张长弓下手毫不犹豫,反手一刀,雪亮的刀锋从忍者的颈部切过,将那忍者的脑袋整个切了下来,那颗脑袋宛如皮球一般蹦蹦跳跳一直滚落到罗猎的脚下。

        铁娃看到师父平安归来激动地叫了声师父,张长弓朝他笑了笑。

        罗猎的脸色却倏然一变,一扬手,寒芒向铁娃的身后激射而出,张长弓和陆威霖都是一怔,他们当然知道罗猎不会伤害铁娃,可铁娃的周围并没有敌人,难道罗猎看走了眼?

        铁娃的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吓得铁娃慌忙回过神来,身后空无一人,只是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看到数滴血迹,此时铁娃方才意识到刚才有敌人悄然溜到他的身后,如果不是罗猎及时发现,恐怕他此刻已经是身首异处了,内心中后怕不已。

        罗猎也没有看到敌人,只是他超强的感觉起到了作用,看到地上的血迹他就知道自己的判断并没有失误,让罗猎不解的是对方竟然可以在他的面前隐匿行藏,难道这个至今没有现身的忍者拥有隐身术?

        四人重新回到一处,张长弓沉声道:“咱们还是尽快回去,说不定这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罗猎对吴杰拥有着很强的信心,他低声道:“不妨事,有吴先生在那里。”

        吴杰拄着竹竿儿站在风沙之中,他很少和其他人交流,可是他却能够清晰感知到在场人的一举一动,地面在微微颤抖着,这细微的震动也无法将他瞒过,吴杰道:“有人来了……”停顿了一下又道:“很多人!”

        颜天心道:“所有人拿起武器。”

        玛莎这会儿苏醒了过来,望着身边的颜天心,却想不起来刚才自己究竟做了什么,颤声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颜天心此时已经顾不上向她解释。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他们想要看清周围的动静,可眼前风沙太大,根本看不清来得是谁,只感觉齐刷刷的脚步声来自四面八方。

        宋昌金掏出手枪,却发现阿诺仍然在关注着自己,不禁苦笑道:“你盯着我作甚?这种时候还怕我逃跑?”

        阿诺道:“最好别跑。”

        谭天德毕竟经验丰富,单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脚步声中已经判断出有大部队前来,他还听到了机动摩托的声音,谭天德虽然还看不清对方到底是谁,可心中已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来人应当是马永平的部队,毕竟在这一区域拥有机动部队的只有他。

        罗猎四人在包围圈形成之前回到了同伴的身边,看到铁娃被平安救回,阿诺也是松了口气,向罗猎道:“咱们好像被包围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新满营的军队。”

        颜天心有些诧异道:“新满营的军队怎么会知道咱们的行踪?”

        陆威霖冷哼了一声道:“那还用问?一定是咱们之中有了内奸!”

        宋昌金察觉到陆威霖盯着自己,哭笑不得道:“你盯着我作甚?难不成你还怀疑是我在通风报讯?”

        吴杰冷冷道:“也不无可能。”宋昌金始终都想脱离集体逃出去,很可能早就知悉了眼前的状况。

        宋昌金看到多半人都朝自己投来质疑的眼光,真是百口莫辩,环视众人,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罗猎的身上,指着罗猎道:“他是我亲侄子,我怎会害自己的亲人?”

        这下轮到罗猎哭笑不得了,宋昌金最早可不愿承认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却因为成为众矢之的而急着跟自己攀亲。罗猎道:“我可不了解你。”

        宋昌金顿时傻了眼,这小子莫不是要落井下石?

        张长弓道:“想问出实话还不容易,我来!”

        宋昌金看到这魁梧如铁塔般的汉子向自己气势汹汹走了过来,内心中不由得一阵慌张,赶紧向罗猎求救道:“大侄子,我亲侄子,你可得帮我证明,我从头到尾都跟你们在一起,怎么出卖你们?我连个放屁的空都没有,怎么去通风报讯?”

        罗猎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道:“不是我不肯帮你,可这事儿实在古怪,大家现在都认定了你是内奸,你若是想澄清此事唯有做点什么证明自己。”罗猎一直都将宋昌金的举动看在眼里,这厮虽然跟在这个团队之中,可从头到尾都是出工不出力,可若说他是内奸也没什么可能,毕竟他从中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宋昌金道:“怎么证明?被他们抓住我一样要死,这还需要证明?”

        罗猎道:“你在这一带经营那么多年,连新满营的地下都被你挖出一条地道,这西夏王陵你不会没来过吧?”

        宋昌金何等狡猾,从罗猎的话音中已经听出他在暗示自己什么,干咳了一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方既然人多势众,咱们就不可正面抵抗,我看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

        谭天德道:“往哪里躲?”这里虽然王陵墓葬众多,可总不能藏到墓葬里面,就算现在开始挖洞也来不及了。

        宋昌金道:“若是大家信得过我,就跟我来。”

        一个黑色身影宛如孤狼一般傲立于铁娃刚才攀爬的那座王陵之上,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弥漫的风沙宛如海浪般翻腾起伏,数百座大小不等的陵墓如同浮在风沙海面上的一座座岛,若隐若现,浮浮沉沉。

        他的唇角倔强地抿起,双目中流露出些许的错愕:“你受伤了?”

        一个白色的窈窕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女性忍者右手捂着左肩,她的肩头仍然插着一柄飞刀。

        藤野忠信的目光并未因她的受伤而有任何波动,出手如电,从她的肩头摘下那柄飞刀,然后以同样快捷的速度为她点穴止血,盯住那柄飞刀沉声道:“罗猎来了?”

        周文虎做出了一个分散包围的手势,随同他前来的一千名士兵开始对这片区域展开包围。包括周文虎在内的所有人都对马永平的这次任务执行得并不情愿,开始他们以为出城是为了剿灭老营盘的感染者,可后来才明白这次的出征是为了配合日本人的行动,周文虎知道马永平和藤野忠信达成了协议。军人服从命令乃是天职所在,可为了服从命令而和日本人合作是让多数有血性的军人所不甘心的。

        自从甲午风云之后,国内对日本人的反感情绪日益强烈,在颜拓疆掌权之时更是放言要将踏入甘边宁夏的日本人全都清理出去,颜拓疆最恨就是日本人,曾经不止一次说过日本人全都是强盗都是窃贼,可以说颜拓疆虽然丧失了权柄,可是他的影响力仍在。

        周文虎的副手赵鲁新禁不住叹了口气道:“马将军让咱们服从命令听指挥,可总得让咱们知道在做什么?”

        周文虎挤出一个笑容道:“鲁新,少发牢骚,咱们只需执行命令就是……”

        赵鲁新道:“跟日本人合作?跑到这西夏王陵来干什么?”

        周文虎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将军也是迫不得已,这几名日本人掌握了驱除瘟疫的方法。”直到现在他们仍然统一将城内出现僵尸的事情称之为瘟疫,事情的真相只有少部分人清楚。

        赵鲁新道:“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好心?将军是不是被日本人骗了?”

        周文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多做事,少说话,总而言之,有些事轮不到咱们过问,……就算是想过问,咱们也没那个本事。”

        一名士兵前来通报道:“报告长官,包围圈已经形成,目标人物全部被我们围困在包围圈内。”

        周文虎满意地点了点头,斟酌了一下,发出第二道命令,让手下人逐渐收缩包围圈,不到紧要关头一定不要动用武器,力求将所有目标人物全部活捉。

        宋昌金拍了拍一座废墟的基座,点了点头道:“就是这里,来,大家过来帮忙。”

        张长弓和阿诺率先走了过去,跟着宋昌金一起将基座上的石块移开,不一会儿功夫就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可容纳一人通过的洞窟,阿诺看到这黑黢黢的洞口忍不住道:“老宋,你果然狡猾透顶,早就知道这里有洞是不是?”

        宋昌金嘿嘿笑道:“黄毛,我多大年纪?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说话间就朝洞内钻了进去,方才迈进去一条腿,就被张长弓从里面拽了出来,宋昌金一脸郁闷,忙着解释自己是要进去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