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见鬼了】(下)

第二百零一章【见鬼了】(下)

        铁娃震骇之下周身都已经是大汗淋漓,张长弓大吼道:“铁娃,醒来!”

        铁娃睁大了双眼,内心中还未来得及庆幸,目光却陡然又变得惶恐起来,惊呼道:“小心!”

        其实不用铁娃提醒张长弓已经感知到了危险的来临,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陵墓的顶点,周身包裹在黑色武士服之中,在张长弓营救铁娃的同时,那黑衣忍者已经反手从身后抽出太刀,纵身而下,宛如一只黑色大鸟般向攀附在墓体上的两人俯冲而去。

        “师父,我能行!”铁娃的手足已经重新攀附在墓体岩壁之上。张长弓放开铁娃就势从他的腰间抽出一把劈柴刀,怒吼一声举刀迎向那撕裂风尘的锐利锋芒。

        太刀携居高临下之势意图一刀刺穿张长弓的咽喉,在距离张长弓头顶还有三尺距离的时候,张长弓已经成功拔出劈柴刀,以宽厚的刀背上挑,抵挡在对方薄如蝉翼的锋刃之上,太刀被这股巧妙的力道挑起,太刀只是先行背后还有杀招,在致命一击被张长弓用粗笨的柴刀破去之后,对方左手扬起,一只铁蒺藜近距离射向张长弓的面门。

        这名忍者武功高强,在发动攻击之前已经尽可能计算出可能遭遇的抵抗,由此证明他并未轻敌。

        张长弓魁梧的身体极其灵活,在对方左手动作的刹那已经预感到对方还有后手,左手扣住岩石的缝隙,身躯拧转,在千钧一发之时避开那铁蒺藜,这样一来劈柴刀自然放过了对太刀的短暂压制,忍者手中的太刀重新获得了自由,刀锋一闪,直奔正面朝外的张长弓心口刺去。

        一连三招全都是致人死命的阴招,这忍者的手段阴狠而高明。

        关键时刻原本已经擦着张长弓面颊掠过的铁蒺藜突然发出噹!的声响,却是已经扎稳脚跟的铁娃及时出手为师父解围,抽出弹弓,铁弹子瞄准了铁蒺藜射了过去。

        铁弹子准确无误地撞击在铁蒺藜上,让铁蒺藜改变了方向,风车般螺旋上升,弧旋射向忍者的面门。

        忍者吃了一惊,刺向张长弓的太刀不得不选择回收,以刀身拍击那支原本属于自己的铁蒺藜,铁蒺藜和刀身相撞,迸射出无数火星,忍者旋即单手抓住墓体岩壁,如同一只黑色蜘蛛悬挂在岩壁之上。

        铁娃的及时出手让张长弓从困境中彻底解脱出来,他也是单手抓住墓体岩石缝隙,身体紧贴在岩壁之上,冷冷望着自己右侧距离不足三米的忍者。

        铁娃双足踩在墓体风化的凹陷处,双手得以解脱,铁胎弹弓在手,皮筋扯得笔直,铁弹子瞄准了忍者蓄势待发。

        张长弓道:“铁娃,先走!”

        他的话对铁娃来说拥有着无上权威,铁娃对师父的能力从没有任何的怀疑,知道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师父既然让自己走就完全能够应付眼前的局面,收回铁胎弹弓,沿着倾斜的墓体向下滑落而去。

        黑衣忍者已经自动忽略了铁娃的存在,面对铁娃的逃生无动于衷。因为他意识到眼前的对手极其强大,如果自己不全神贯注应对,略有分神就会败在对方的手下,甚至会丧命于此。

        张长弓并没与马上启动,他不动对方也不敢动,张长弓的目的就是这个效果,让铁娃离开险境,自己方才能够放手和对方一搏。

        罗猎和陆威霖背靠背站着,向他们席卷而来的风沙突然幻化成人形,四名褐色武士服的日本武士从风沙中骤然现形,罗猎在对方未曾现形之前已经感觉到了杀气所在,落在腰间的双手倏然扬起,两道光华分从左右射向目标,罗猎在得到掌心刀的刀谱之后,在其中下了很大的功夫,如果说过去罗猎的刀法是依靠天赋和勤奋修炼而成,在得到刀谱之后,他已经寻找到了此道中最为高明的理论。

        想要短时间内获得提升就必须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罗猎坚实的实践和他自身超然的悟性在拥有理论之后更起到了一日千里的作用。双手虽然在同时射出飞刀,飞刀飞行的角度和轨迹却有微妙不同。

        过去罗猎认为飞刀刀法的要素是速度、力量和准头,在得到刀谱之后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三方面的过度追求反倒让太多人误入歧途不得重点,飞刀只是一个杀人夺命的工具,就算你在这三方面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最终结果还是要看遭遇了怎样的对手,要根据对手的不同采用不同的应对刀法。

        真正厉害的刀法是要出乎意料,要让对方无法估算,甚至产生错觉,如果能够做到这些,才真正称得上刀法高手。

        一个人如果能够改变时间,超越时间,那么这个人就拥有了初步掌控时空的能力,那么他就能够应对多半的对手,罗猎是在睡梦中感悟到这个道理,如果他能够在飞刀的飞行中控制飞刀的速度快慢,力量强弱,那么这世上就很少有人能够阻挡他的攻击。

        最初产生这样想法的时候罗猎认为没有可能,然而刀谱却提示他有办法让对手产生这样的错觉,一旦对手掌握不住你的节奏,那么对手就必然要在抗衡中败下阵去。

        两名忍者面对两柄飞刀同时扬起了太刀,他们也经过多年训练,已经进入中忍之境,他们不但可以看清飞刀飞来的轨迹,而且清楚捕捉到了刀身,他们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一刀将之劈落。

        人在拥有强大信心的时候也容易出现误判,两名忍者就是如此,他们出刀准备击落飞刀的刹那,却感觉那两柄飞刀突然减缓了速度,因震惊和惶恐两人的瞳孔骤然收缩。然而这只是他们的错觉,罗猎并没有控制时间和速度的能力,以他目前的境界所能做到的就是要通过精妙的手法来让对手产生错觉。

        生死相搏的瞬间任何的错觉都会引发心理上的巨大波动,而任何细微的波动都会导致败局。

        两名忍者同时出刀,又同时产生了犹豫,在他们犹豫的刹那已经错过了击落飞刀的最佳时机,两柄飞刀瞬间已经射入他们的咽喉。

        枪声响起,陆威霖端起冲锋枪,在这样的距离下无需太精妙的瞄准,只需将弹夹内的子弹尽情倾洒出去,一名忍者已经中枪,另外那名忍者见到势头不妙,身躯疾退再度消失在沙尘之中。

        陆威霖担心这些忍者是僵尸病毒的感染者,更换弹夹之后照着每人的脑门又分别补了一枪。

        罗猎看到从陵墓上方滑落下来一个身影,定睛一看却是铁娃,罗猎叫了声铁娃的名字。铁娃看到是他们两个,惊喜地跑了过来,大声道:“我师父还在上面。”

        张长弓倏然发动,手中劈柴刀全力向那忍者投掷出去,劈柴刀风车般旋转,搅动风沙直奔忍者面门而去,黑衣忍者抓在岩石缝隙中的左手突然一松,身躯沿着倾斜的石壁滑落,柴刀从他的头顶掠过。

        张长弓躺倒在岩壁之上,宽厚的背脊沿着倾斜的石壁下滑,顾不上粗糙砂岩对肌肤的摩擦,引弓在手,弓如满月,三支羽箭连珠炮一般向那名急速下滑的忍者射去。

        忍者双足抵住岩壁,双膝屈起又猛然绷直,身体竟然从崖壁之上弹射而起,躲过张长弓射向自己的羽箭。

        张长弓心中一惊,这忍者难道不要命了?要知道他们距离地面还有相当的距离,仔细一看,方才发现原来那忍者的左手抓着一根绳索,绳索的另外一端乃是飞抓,飞抓牢牢嵌入岩石的缝隙中。

        忍者身在半空之中,然后重新俯冲而下,右臂扬起瞄准张长弓的方向扣动机括,五支铁蒺藜分从不同的方向弧旋射向张长弓。

        张长弓望着空中呼啸盘旋的铁蒺藜丝毫不见慌张,箭扣弓弦,射出的羽箭镞尖在空中化成五道寒光,分别击中对方射出的铁蒺藜,其中的一箭却是用箭杆和铁蒺藜相撞,撞击之后羽箭改变了方向,直奔忍者的面门而去。

        忍者挥刀击中镞尖,在他分神的刹那,张长弓又是一箭射出,这一箭瞄准的却是牵系飞抓的绳索,绳索应声而断。忍者失去了绳索的牵绊,犹在空中尚未荡回石壁的身躯蓦然一沉,仓促之中,他以太刀刺向岩壁,这一刀并未如愿刺入岩石的缝隙,刀锋在岩石上划出一条火星的轨迹,下滑五米左右方才刺入岩缝之中,太刀韧性绝佳,承载了一人的重量和下冲之力居然都未折断,只是在巨大的牵扯之下弯曲如弓。

        张长弓宛如下山猛虎般脱离岩壁扑了上去,在忍者尚未来得做出下一步转移的时候,一脚向对方的头顶踏去。

        忍者没料到张长弓如此大胆,仓促中想要拔出太刀劈斩对手,可惜刚才的插入实在太过用力,刀身大部分被刺入岩缝中且牢牢锁住,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抽离。

        张长弓的这一脚已经来到近前,忍者慌忙撒开刀柄,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仍然被张长弓的大脚踏中了头顶,这一来忍者下坠的速度成倍增加,张长弓却借着这一踏之力,身躯得以缓冲,再度下降之时,一把抓住太刀的刀柄,右臂用力将太刀从岩缝中抽离出来,然后俯冲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