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见鬼了】(上)

第二百零一章【见鬼了】(上)

        吴杰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认同罗猎的判断。

        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被这哭声吸引之时,玛莎却缓缓站起身来,突然扬起手枪瞄准了颜天心就要射击,阿诺一直留意着玛莎,倒不是因为对她特别警惕,而是因为他被玛莎的外貌所吸引,趁机多看几眼,所以他成了第一个发现玛莎要对颜天心不利的人。

        阿诺出手极其果断,一把抓住玛莎的手臂,将枪口推向上方,呯!的一声枪响,将众人吓了一跳。

        两名塔吉克族人也没有料到玛莎会突然会向颜天心开枪,看到玛莎被阿诺制住,他们第一时间想冲上去帮忙,不等两人启动,陆威霖手中双枪已经瞄准了两人的额头,冷冷道:“你们最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

        阿诺将玛莎制住,玛莎双目圆睁,尖叫道:“是你杀了我父亲!是你……”

        罗猎心中一怔,颜天心杀死德西里不假,可在当时的情况下德西里已经感染了僵尸病毒,颜天心是不忍心玛莎亲手杀掉父亲所以才出手代劳,根本就是出自善意。

        颜天心并没有被玛莎的仇恨吓怕,缓步走向玛莎,玛莎仍然在不断挣扎着愤怒尖叫着,颜天心只是有些奇怪,如果玛莎想杀自己,在新满营的时候就有机会,为何当时她没有选择报仇而是选择离开?颜天心望着玛莎,却从她的双眸中捕捉到一丝不易觉察的诡异神情,眼前倏然闪现出龙玉公主的幻像,内心倏然一沉。

        罗猎同样产生了疑问,玛莎的行为并不能用正常的道理来解释。

        颜天心用枪口指向玛莎,一字一句道:“你不是玛莎!”

        玛莎发出一声长笑,她声音的腔调突然改变:“你们都会死,谁都逃不掉!”

        宋昌金被玛莎诡异的样子吓了一跳,颤声道:“莫不是中邪了?”

        谭天德握枪走了过来,冷冷道:“仔细检查一下她身上是否有伤口,我看她十有八九已经被感染了。”

        阿诺主动请缨道:“我来……”话没说完,就已经遭遇到颜天心鄙视的目光,他那点儿小九九早已被其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吴杰扬起手中的竹杖轻点在玛莎的后心,玛莎感到身躯一麻,顿时失去力量,吴杰道:“她应当不是被感染,只是精神被人控制罢了。”

        罗猎心中一动,其实催眠术也是控制人精神意志的一种方法,他想起了颜天心此前多次产生的幻像,看来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始终有人正尝试控制他们中的某一位成员,颜天心的意志力要比玛莎强大,所以在几次控制颜天心没有成功的前提下选择了玛莎。

        远方的哭声仍在继续,阿诺听得有些毛骨悚然,喃喃道:“莫不是女鬼?”

        张长弓此时却留意到铁娃失踪了,惊声道:“你们谁看到铁娃了?”

        众人刚才的注意力先是在远方女子的哭声中,而后又被玛莎所吸引,反倒忽略了铁娃何时不见的事情。就连感知力最为敏锐的吴杰和罗猎,对此都未曾觉察。

        他们原本的对策是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可是在铁娃失踪之后,他们却再也无法保持无动于衷,虽然知道这有可能是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故意分化他们队伍的行为,但既便如此也要派人在附近搜索。

        张长弓道:“我去找找!”

        罗猎道:“我和威霖跟你去,其他人原地驻守,尽量聚在一起,不可分开,以免被敌人找到机会。”

        听到敌人两个字,所有人都是心头一沉,意识到果然有敌人来到了附近。宋昌金道:“我看大家还是不要分开,如果你们出去寻找正遂了对方的心意,他们就是要寻找机会把我们分开,然后逐个击破。”

        宋昌金的话虽然听着有几分道理只可惜无人理会,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在这一集体中的地位,说出去的话还不如一个屁的动静大,于是干脆闭上了嘴巴。

        阿诺用肩头扛了他一下道:“你若是走失了,绝没有人去找你。”

        宋昌金咧嘴一笑,心中明白这高鼻深目的黄毛说得都是实话,也不反驳,用被单把脑袋整个蒙在里面,既然都不待见老子,干脆我装鸵鸟。

        颜天心并没有说话,只是向罗猎看了一眼,关心与牵挂尽在不言中。

        张长弓向阿诺道:“待会儿你把酒壶打开。”他的鼻子非常灵敏,只要在一定的范围内就能够循着酒味儿找回他们的营地。

        虽然风沙弥漫,可是张长弓仍然从地上找到了不少的脚印,这些纷乱的脚印大都是他们留下的,张长弓俯身研究了一会儿。

        陆威霖道:“铁娃会不会像玛莎一样?”他的意思是,那个潜在的神秘敌人既然能够控制玛莎,同样可以控制铁娃,在刚才的状况下,如果有人强行带走铁娃,他们会有所觉察,铁娃失踪的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就实在有些奇怪了。

        罗猎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他的内心守住空明尽可能感知着周围的一切,突然他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意识,似乎有一双眼睛正躲藏在黑暗中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

        张长弓终于找到了一串逐渐延伸到远方的脚印,他们循着这脚印向前方行去。

        罗猎看了看周围,除了风沙看不到可疑的人影,那种被人偷窥的感觉突然减弱了许多,似乎对方察觉到了罗猎产生了警觉,及时隐蔽了起来。罗猎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一个空前强大的对手,玛莎刚才的表现就是证明,她应当就是受到了此人的控制。

        罗猎提醒张长弓和陆威霖道:“你们不要被外界的任何事情干扰。”其实他对两位老友是极其放心的,张长弓和陆威霖都是意志坚定之人,他们强大的心理素质很少受到他人蛊惑。

        从铁娃的脚印能够看出他应当是在众人注意力转移的时候悄悄自行离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距离他们一里左右的地方,于一座王陵的前方消失,三人同时举目望去,透过狂舞的风沙看到一个身影已经爬升到了王陵的中间位置。身形虽然模糊,可张长弓从攀爬的动作中却已经看出是铁娃,他本想呼唤,却被罗猎制止。

        罗猎推断出现在的铁娃正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中,有如梦游之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现在突然将铁娃唤醒,他很可能会从高处跌落从而产生危险。

        罗猎沉声道:“铁娃只是一个诱饵。”

        陆威霖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果他当真被人控制住了意识,那么对方的目的应当不是为了劫持他,而是要利用他将部分人吸引到这里,然后逐个击破。”其实这一点他们早已意识到了。

        张长弓道:“我去救人!你们为我掩护。”他说完已经沿着王陵向上攀爬。

        陆威霖双枪在手警惕地望着周围,风沙限制了他的目力,他也因此而感到心中稍安,敌人何尝不是一样,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中,并不适合远距离狙击,张长弓和铁娃两人相对就安全得多。

        罗猎此时心中警示又生,他感觉到一双眼睛在自己的背后窥探。就在同时,哭声从他们的右侧响起,两人举目望去,却见一道黑影倏然出现在风沙之中,陆威霖想都不想,举枪瞄准了那黑影,手指已经搭在扳机上,可是那黑影稍闪即逝,一向以枪法快准狠著称的陆威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他眨了眨眼睛,看到刚才出现黑影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转脸向罗猎看了一眼道:“你有没有看到?”陆威霖甚至怀疑自己刚才花了眼。

        罗猎点了点头,他也搞不清对方的身法为何会快到这样的地步。

        陆威霖倒吸了一口冷气:“见鬼了。”

        罗猎可不这么认为,迫在眉睫的危机正在悄然靠近他们的身边,一边提防身边的变化,一边关注着张长弓的进程。

        张长弓手足并用,过去的山林行猎生涯让他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区区一座王陵又怎能难住他,随着和铁娃之间距离的接近张长弓的内心也越发紧张,担心铁娃会在此时突然惊醒,从这样的高度跌落下去虽然不至于死也会重伤。

        铁娃睁着双眼,一双虎目却黯然无神,手足沿着风化的岩石机械攀爬着,速度丝毫不次于平时清醒的时候,距离陵墓的顶点还有不到三米。

        风沙弥漫,从罗猎和陆威霖的位置已经看不清两人的身影,沙尘将陵墓上方的三分之一部分完全掩盖住。

        铁娃的动作却陡然停顿了一下,他打了个激灵,头脑终于回归清醒,然而此时清醒过来对他绝算不上什么好事,当铁娃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整个人顿时一阵发懵,手足不由自主地卸去了刚才的力道,竟然抓不住沙石的缝隙,惊呼一声,沿着倾斜的墓体滑落下去。

        张长弓一直都在关注铁娃的一举一动,铁娃失足滑落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在铁娃即将擦身而过的刹那,一把抓住了铁娃的手臂,铁娃虽为成年可是身高已过六尺,体重也有一百四十余斤,再加上坠落之势,也只有张长弓这样的神力方才能够用单臂将他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