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你怕啊】(下)

第二百零一章【你怕啊】(下)

        罗猎已经看清,从天边走来的并不是三人,而是一支数千人的军队,那三人应当是将领。陆威霖拿起望远镜看去,任他怎样调节焦距,虽然可以拉近距离,可远方的影像极其模糊,陆威霖本以为是自己的望远镜出了问题,可其他人看到的情况也是一样。

        颜天心道:“海市蜃楼,那些人根本就不是真实的。”包括颜天心自己都未曾亲眼目睹过海市蜃楼的景象。

        这会儿吴杰三人也已经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地点会合,谭天德老马识途,一眼就辨认出远处的影像来自于海市蜃楼,他虽然在甘边宁夏生活多年,可目睹海市蜃楼也不超过五次,望着远方飘忽不定的影像,在那群军队的后方浮现出一座规模宏大的神庙,谭天德颤声道:“天庙……那就是天庙……”其实不用他说其他几人也已经看到了天庙。

        罗猎虽然过去未曾亲眼目睹过海市蜃楼,可是他却知道海市蜃楼的成因,是因为光线在密度分布不均匀的空气中传播的时候发生全反射而产生。经常发生于海面或沙漠之中。海市蜃楼看到的景象通常会真实存在于现实之中,正因为此,罗猎很快就否定了海市蜃楼的可能,他想到了另外一种成因,如果他们所处的地方附近拥有磁场,那么磁场会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记录影像和声音,犹如大自然的录像机或录音机。

        张长弓道:“是真是假走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吴杰道:“只怕你这辈子也走不到地方。”尽管他看不到海市蜃楼的幻像,正因为如此,他才不会被幻象所迷惑,在所有人中是最清醒的一个。

        谭天德道:“我记得那里,就是那里,我去过,那军队就是天庙骑士。”他的声音中透着激动又夹杂着惶恐。

        阿诺有些后悔道:“早知如此应当骑马过来。”

        颜天心感觉到一缕长发掠过腮边,她伸手将乱发拢在耳后,意识到开始起风了。风说起就起,刚才还是纹丝不动的闷热,这会儿就变得狂风肆虐,风席卷着沙尘几乎在瞬间就混沌了整个天地。

        他们利用手头所有可以抵御沙尘的装备将自己包裹严实,绕行到右侧陪陵避风的一面,风沙起,幻影散,刚才还清楚映在他们面前的军队和天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谭天德向吴杰道:“就是哪个方向,我记得,当时我看到了火光指引。”

        罗猎戴上了风镜,在风沙漫天的时候寻找他所说的火光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风沙遮天蔽日,连天空中的烈日都被覆盖更何况火光。

        宋昌金趁着众人躲避风沙的时候都没有留意自己,悄悄向后方退去,方才走了两步,就感觉到后心被一物抵住,吴杰不含任何感情的冰冷声音于风中响起:“你可以再走一步试试看。”

        宋昌金的身体僵在原地,在吴杰面前他可不敢有任何冒险的举动。

        罗猎看到了一束光,虽然光线微弱,可那束光清清楚楚地存在着,张长弓也看到了那束光,凭经验判断,那束光应当来自于手电筒,他和罗猎交递了一下眼神,又向阿诺招了招手,四人分从不同路线出发,悄然向那束光靠近。

        陆威霖和颜天心在外围负责接应。

        罗猎看到风沙中三个模糊的身影在向他们靠近,这绝不是海市蜃楼的幻影,他做了个手势,三人分别对付一个。

        三人利用废墟隐藏好身形,看到对方三人越走越近,张长弓和罗猎率先启动,两人分别抓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对方摁倒在地,阿诺的行动不及两人迅速,那第三个人反应了过来,伸手去摸武器。

        阿诺担心对方掏出武器,猛地扑了上去,一个饿虎扑食将对方压倒在地面上,牢牢抓住对方的双手,将对方压在身下方才感觉到对方的身体软绵而富有弹性,竟然是个女子。那女子屈膝狠狠顶在阿诺的裆下,痛得阿诺闷哼一声,力量一松,对方趁机从他的身下挣脱开来,举枪准备射击,却被及时出现在她身后的陆威霖用枪托砸在了脑后。

        那女子软绵绵晕倒在地,陆威霖从地上捡起了手枪,向阿诺摇了摇头,讥讽这货的身手实在是太逊了。阿诺顾不上反驳,捂着裤裆一脸的痛苦,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铁娃过来将阿诺搀扶起来,阿诺缓过气来,怒从心生,冲上去想找那女人算账。

        颜天心却发出一声惊呼,在她揭开那女子面纱之后发现,这女子竟然是此前悄然离开的玛莎,没想到她也出现在西夏皇陵。另外两人都是玛莎同宗同族的塔吉克人,那两人不懂得汉语,听不懂罗猎的问话。不过还好玛莎并没有晕厥太久,就醒了过来。

        玛莎清醒之后发现刚才袭击他们的是罗猎几人,也是心中稍安,她简单诉说了自己的别后经历,只说是离开罗猎他们之后就去城内找在新满营经商的老乡,请他们帮助自己返回故乡,这两天新满营戒严,好不容易才从城内逃了出来,没想到途经这里又和罗猎几人遇到。

        罗猎点了点头,让他们不用担心,他也没有详细追问,颜天心悄悄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道:“她分明在撒谎,这里并非她西去的必经之路。”

        罗猎其实也听出玛莎的话里充满了破绽,只是当时并未在人前揭穿,他看了看周围道:“那两名塔吉克族人都受了伤,我已经让张大哥他们盯紧一些,以防万一。”越演越烈的感染者事件让罗猎不敢掉以轻心,如果那两名塔吉克人只是普通的受伤倒还不怕,万一他们是被僵尸咬伤,那么用不了多久,两人的症状就会显露出来。

        谭天德从头到尾都没有和玛莎三人搭话,不过一双眼睛偶尔会向玛莎飘过去,罗猎从中捕捉到阴冷的光芒。

        玛莎倒是没有谭天德产生特别的注意,她的汉语有些生硬,兼之对陌生人拥有很强的戒备心,除了罗猎的问话之外,她很少搭理其他人。

        风沙没有停歇的征兆,他们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能在躲在一座坍塌陪陵的角落中躲避风沙。罗猎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六点半了,用不了太久夜幕就会降临,内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紧迫感,到现在为止,除了海市蜃楼中看到天庙的惊鸿一瞥,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线索。

        罗猎向不远处的玛莎望去,玛莎和她的两名族人在一起和他们的团队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罗猎并不懂得他们的语言,可是从他们闪烁的眼神能够判断出他们应当有事瞒着自己。

        罗猎向阿诺低声耳语了几句,阿诺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主动来到玛莎身边,乐呵呵道:“玛莎,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有没有弄疼你?”

        玛莎双眸闪烁了一下,并不准备理会这个金发碧眼的家伙,阿诺笑道:“我希望能够跟你做朋友。”

        玛莎冷冷道:“我的朋友足够了。”

        阿诺碰了个钉子仍然没有灰心,向玛莎身边两名对自己充满警惕的塔吉克人看了一眼,然后又道:“他们都受了伤,让吴先生帮他们看看,吴先生医术高明。”

        玛莎道:“谢谢你们的好意,心领了。”她停顿了一下,朝罗猎和颜天心的方向看了一眼道:“等风沙过后,我们就离开。”这句话更像是说给罗猎听得。

        夜色悄然而至,风沙却并未因黑夜的来临而停歇,反倒越发迅猛了,这样的天气状况下继续寻找天庙显然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颜天心又看到了红色的身影,漫天的风沙中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龙玉公主从风沙的漩涡中一步步向她逼近,颜天心有些紧张地抓住罗猎的大手,用力闭上双目,罗猎掌心的温度让她很快就驱走了眼前的幻影,重新回到现实中来。

        罗猎看得出她的紧张,轻声道:“我在这里。”

        颜天心点了点头,她再次想起魔由心生的话,幽然叹了口气道:“我总是管不住自己胡思乱想。”

        罗猎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他听到风中隐约有女子的哭声传来。罗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可是他看到吴杰缓缓站起身来。

        吴杰几乎和罗猎在同时听到了女子的哭声,哭声来自于他们的左后方,悲悲切切,断断续续。风掠过戈壁,会因地形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声音。张长弓是所有人中第三个听到哭声的人,但是他却拥有超人一等的识别力,这和他的猎人生涯有关,不是风声,也不是鸟兽的声音,肯定是来自于人类,而且是一个女人。

        在这样的时间和地点听到女人哭泣原本就是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张长弓道:“我去看看!”

        罗猎摇了摇头道:“可能是个圈套!目的就是要把咱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