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你怕啊】(上)

第二百零一章【你怕啊】(上)

        宋昌金嘴上强硬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向地面上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影子明明是斜着的,并不是活见鬼,因为一个上午已经不知不觉在搜索中过去,喘了口粗气道:“休息一会吧,咱们都转了一上午脚都燎泡了。”这话是冲着吴杰说得,因为他看出谭天德比任何人都要执着。

        吴杰这次没有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在一座陪陵的阴影处站了,还是没有喝水。宋昌金也走入阴影中,这样的条件下吴杰的肤色显得越发苍白,宋昌金有些讨好地将水壶递给吴杰,刚刚举起手,吴杰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举动,淡然道:“不用!”

        宋昌金再次用高深莫测来形容吴杰,此人虽然目不能视,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既然已经拿起了水壶,也乐得做个好人,转而递给了谭天德。

        谭天德年事已高,这些年来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如果不是为了儿子,他是不会付出这样的辛苦,甚至不可能支持到现在,接过宋昌金递来的水壶,大口大口灌了下去。

        宋昌金忍不住提醒他要喝慢些,在饥渴的状况下大量饮水也可能造成身体的不适。

        谭天德放下水壶,抹干唇角,将水壶还给了宋昌金,沙哑着喉咙道:“谢谢!”

        宋昌金道:“不客气,我和谭掌柜也算是老相识了。”

        谭天德点了点头,他的确和宋昌金早就认识,宋昌金的烟土想要在这一带畅通无阻,不但需要颜拓疆这个地方军阀的首肯,也需要自己的同意,谭天德不抽大烟,可是他管不住自己的那帮手下,这些年宋昌金没少从他的手下人那里赚钱。

        宋昌金道:“谭掌柜当真去过天庙?”

        谭天德表情木然道:“只是误入了一片破烂废墟,当时遇到了一群古代骑士,他们逢人就杀,而且不畏刀枪……”他闭上双目努力回忆着当初的细节,他不会记错,应该就是在这片地方,可是为何找不到那片废墟?

        宋昌金道:“该不会是做梦吧?”

        谭天德霍然睁开双目,宛如刀锋的两道目光看得宋昌金内心为之一颤,他并没有想到这个已经失势的强盗头子仍然拥有这样咄咄逼人的目光,这目光也让宋昌金重新审视谭天德的实力,虎老雄风在,为了他的宝贝儿子,谭天德已经无所畏惧。

        宋昌金拼命挤出一个笑容道:“开玩笑的,嘿嘿……”

        谭天德道:“跟我开玩笑的人都已经死了。”

        宋昌金尴尬地无法继续说下去。

        吴杰开口道:“活着更好。”

        阿诺原本将毛巾打湿搭在头上,现在已经被完全晒干,他感觉阳光透过毛巾透过他的黄头发炙烤着他的脑袋,整个大脑似乎就要沸腾起来,不禁抱怨道:“太热了,老张,有没有什么发现?”

        张长弓摇了摇头,习惯了苍白山苍莽森林的他当然不喜欢这光秃秃的戈壁,他仍然记得此次前来的目的:“希望尽快结束这边的事情,陈阿婆还等着吴先生回去治病呢。”

        铁娃道:“金毛叔,不如您接着给我讲吸血鬼和僵尸的故事吧。”遇到谭子聪之后,途中阿诺就给他讲一些欧洲中世纪传说,吸血鬼、狼人、僵尸之类的故事,铁娃听得正上瘾。

        阿诺把头上的毛巾拽了下来,用力扇了两下道:“不用讲,估计咱们马上就看到了。”

        张长弓啐了一声道:“你少吓唬小孩子,你说得那些东西都是你们那边的怪物,我们中华大地可没有。”

        阿诺呵呵笑道:“你们这边有什么?孙猴子,猪八戒?”他对中华文化越发熟识了。

        铁娃听得有趣,双目灼灼生光道:“见不到吸血鬼、僵尸,遇到孙悟空猪八戒也行,哪怕是遇到一只妖怪也好。”毕竟是小孩子家心性,非但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对周遭一切感到格外新奇。

        张长弓道:“若是遇到一个美女蛇,狐狸精怎么办?”

        阿诺道:“我,我去,这种事情当然不可以让小孩子去。”

        铁娃笑道:“金毛叔叔很像是猪八戒呢。”

        前方看到三道身影,却是罗猎那一组,兜了个圈子也像他们一般一无所获,六人聚在一处,彼此都摇了摇头,一起来到阴影下休息,罗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距离天黑大概还有六个多小时。

        阿诺道:“你们说那谭天德会不会骗咱们?”

        陆威霖摇了摇头道:“应当不会,他儿子的性命危在旦夕,又岂敢冒险。”

        众人都表示认同,罗猎转向颜天心道:“颜掌柜,你有没有什么关于天庙的资料?”

        颜天心知道罗猎是在问羊皮卷内有没有标注天庙的具体方位,她其实早已在记忆中搜索了无数遍,羊皮卷内并没有明确标注天庙的位置,只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范围,结合卓一手曾经透露的一些资料,天庙应当是用来祭祀的场所,位于西夏皇陵的可能性最大,颜天心照实道:“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

        张长弓道:“谭天德一口咬定应该不会有错。”

        阿诺道:“那也未必,他因为儿子的事情头脑都不正常了,或许是精神错乱呢?”

        陆威霖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既然是亲眼所见,就不应该有错。”

        颜天心因为陆威霖的这句话而心中一动,她轻声道:“亲眼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比如海市蜃楼!”

        几人同时将目光转向颜天心,每个人都听说过海市蜃楼的现象,在这片地方又时常会发生那种状况,不排除谭天德当年所看到的天庙就是海市蜃楼的幻象。

        张长弓道:“如果真的是海市蜃楼,咱们恐怕就扑了个空。”

        罗猎道:“就算是海市蜃楼,谭天德对当年遭遇天庙骑士的事情说得非常确定,而且我们也亲眼目睹了那些身穿铁甲的西夏骑士。”

        阿诺道:“咱们在苍白山也见过古代武士,事实呢,还不是有人装扮的?”

        罗猎想了想,低声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卓一手没来这里,咱们几乎搜遍了这里的多半区域,根本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只要有人来,就会留下痕迹。”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敢确定这一带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在这方面他有绝对的发言权,遇到罗猎之前,张长弓是一个极其出色的猎人。

        阿诺道:“我就说嘛,谭老头年龄这么大,脑袋都不清楚了,再加上他儿子事情的刺激,整个人疯疯癫癫的,让他带队肯定要误入歧途。”

        颜天心道:“也不尽然,他可不糊涂,更不会拿他儿子的性命冒险。”

        铁娃忽然指向前方道:“你们看!”

        几人抬头望去,只见左前方的皇陵之上,一道夺目的光芒闪烁,罗猎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那道光芒是因为太阳光照射在皇陵上的某部分产生反光的缘故,产生反光的部分应当极其光滑,才会发生镜面反射的效果。

        铁娃主动请缨道:“我爬上去看看。”

        罗猎沉声道:“不急,等等再说。”

        阿诺道:“那里一定有古怪。”他的话没有说完,皇陵之上出现了第二道反光。

        张长弓则认为这种状况并不鲜见,即便是在普通的山峦之上也会看到反光的情景,兴许阳光恰巧照射在构成皇陵的某个金属构件上,又或是光滑的石块上,兴许是玛瑙玉石,谁知道呢。

        罗猎专注望着反光的地方,随着太阳的西移,在他们的角度已经可以看到三个闪烁的发光点,阳光照射到东南侧的皇陵之后,三个反光点将光线投射到了对侧,恰恰是在他们所在陪陵的阴暗面,让他们感到惊奇的是,在陪陵阴暗的部分同样产生了反光,这就排除了张长弓所认为巧合的可能。

        他们虽然无法在阳光灿烂的天空中捕捉光线的轨迹,可是却能够寻找光线在阴影处的落脚点。

        那道反光几经反射,最终消失在一座不起眼的陪陵前方,说是陪陵却只剩下了一个夯土的基座,风沙早已将地面的大部分侵蚀一空,可以想像,在这座陪陵未曾消失之前,光线射到陪陵之上必然还会继续折返到其他的地方,只是因为这座陪陵的消失,线索完全中断了。

        六人在这座陪陵基座前停步,阿诺有些沮丧:“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就这么中断了。”

        罗猎凡事乐观,微笑道:“至少我们距离目标进了一步,大家周围看看。”

        “他们过来了!”依然是铁娃有所发现,他开始以为是吴杰三人来了,可定睛望去,那三个身影极远,就在天地交接的地方,三个模糊的身影向他们走了过来。

        罗猎几人也看到了那三道身影,他们无不感到奇怪,谁也没想到吴杰三人会走这么远,而且已经脱离了陵区的中心地带。

        颜天心秀眉微颦,她第一时间意识到有些不对,吴杰他们根本就没可能走那么远,可如果不是吴杰他们几个,那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