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百章【相见欢】(下)

第二百章【相见欢】(下)

        张长弓瞪了他一眼,这货口无遮拦,若是让谭天德听到定然会感觉到被伤口上撒盐。张长弓生性沉稳,听罗猎介绍之后道:“你是说正常人被咬之后也会被感染?”

        罗猎点了点头,陆威霖道:“就像过去的钻地鼠。”

        罗猎道:“那时只有一个,这里可能存在几百甚至几千那样的感染者。”

        陆威霖道:“爆头可以让他们丧失战斗力吗?”

        罗猎道:“应该可以。”

        阿诺道:“那不就简单了,只要有弱点咱们就能够解决掉这些怪物。”

        一直默默走在罗猎身边的颜天心却道:“还没到最坏的时候,一旦龙玉公主彻底觉醒,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

        宋昌金支棱着耳朵听他们几人的对话,听到龙玉公主的名字不禁惊呼道:“龙玉公主?你说得可是西夏国夏崇宗的宝贝女儿,那位能够通灵的小公主?”

        颜天心没有搭理他。

        宋昌金不想在她那里碰钉子,悄悄找上了自己的侄儿,压低声音道:“你跟我交个底儿,到底是不是她?昊日大师的宝贝徒弟?可以预知凶吉祸福,呼风唤雨,通灵仙界的那一个?”

        罗猎心中暗忖,宋昌金居然知道的不少,关于龙玉公主的事情,正史并未记载,以自己对中华历史的了解都不清楚,也是在去了苍白山之后才从颜天心那里得知,这段历史本来是在女真族和西夏人的有限范围内代代相传,宋昌金是自己的三伯,毫无疑问是汉人,他怎会知道?罗猎不由得想起了罗行木,罗行木应该并不知道宋昌金仍然活在世上,从目前了解到的状况来看,他们两人之间应当并未有过交集。

        罗猎点了点头道:“应当就是她。”

        宋昌金一脸迷惘道:“不对啊,龙玉公主明明葬在苍白山……”

        不等他说完罗猎就道:“她的遗体被找到,而且已经送到了这里。”

        宋昌金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真没看过三泉图?你当真不知道门中的忌讳?”看到罗猎一脸迷惘的表情,宋昌金顿时意识到这小子应当对三泉图一无所知。

        罗猎却从宋昌金问话中得到了不少的启示,三泉图所记载的东西应当不少,十有八九龙玉公主的事情也被记在其中,不然宋昌金不会表现得如此敏感。这位三伯和爷爷之间也绝非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兴许父子两人早已相认,只是瞒着他人罢了。仔细一琢磨,应当很有这个可能,如果爷爷当真是摸金一带宗师,那么他得罪的人必然不在少数,为了保护后代,有这样的做法也可理解。

        宋昌金脸上顿时流露出莫名惶恐,他停下脚步,摇了摇头道:“我不去!”

        众人都是一怔,颜天心对他一直没什么好感,冷冷道:“现在说不去是不是太晚?”

        铁娃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道:“胆小鬼!”

        宋昌金才不会在乎其他人的想法,直愣愣盯着罗猎:“她的尸身你是否见过?”

        罗猎点了点头。

        “是不是千年不腐,栩栩如生?”

        颜天心颇感诧异,毕竟外人并无亲眼见到龙玉公主遗体的机会,就算是她的那些手下也不知道实情,宋昌金又是从何得知?

        宋昌金道:“这是一条有去无回的死路啊,我不想去,你们最好也别去,大家好歹……相识一场,我实在不忍心见你们送命。”

        谭天德冷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好怕,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的疤。”为了救回儿子的性命,就算让他用性命去换,他也在所不惜。

        张长弓等人都已经知道谭天德的土匪身份,虽然此人恶名在外,可也不失为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不怕死的硬汉在任何时候都会获得尊重,相比较而言,宋昌金这种临阵脱逃的胆小鬼自然就让人唾弃了。

        宋昌金才不在乎别人的鄙视和唾弃,跟性命相比两者根本算不上什么,看到这群人执意前往,他心中不由得暗叹,忠言逆耳,你们一心求死怨的谁来。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宋昌金离去,吴杰道:“既来之,则安之,选择了这条路就得走下去。”

        宋昌金道:“你想强人所难?”

        吴杰点了点头道:“你知道了那么多的秘密,总得付出一些代价。”

        宋昌金已经能够感受到凛冽的杀气悄然向自身包围而来,这神秘莫测的瞎子他能够从大帅府重兵包围之下劫走马永卿,又能从僵尸围困之下从容救人突围而毫发不伤,此人若是动了杀念,恐怕自己万难幸免。更何况这群人中没有人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就算亲侄儿罗猎也不会。识时务者为俊杰,走是死,留也是死,若是死前能够见证一下三泉图中的预言倒也不算什么坏事。

        想到这里宋昌金呵呵笑了起来:“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何必那么紧张?”他指了指罗猎向众人道:“你们知不知道,他是我亲侄子,我就算丢下你们也不能丢下他。”

        众人将信将疑,可是看到罗猎并未反驳,等于默许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觉得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罗猎的心情却变得越发沉重起来,宋昌金已经不再隐瞒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明宋昌金对此行极其悲观,认定了他们有去无回,所以保守秘密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谭天德并不在乎他们之间的关系,在他眼中宋昌金只不过是一个烟馆的老板罢了,和自己的强取豪夺不同,此人更加不择手段。谭天德最为关心得就是自己的儿子,时间拖得越久,儿子的处境就越危险,他反倒成了最焦急赶路的那个,催促道:“走吧,太阳就要出来了,不想在这里变成烤羊,就尽快找到天庙。”

        所有人都以为有了谭天德这个识途老马引路,他们找到天庙自然不会花费太大的功夫,可是真正走入这片皇陵之后,很快谭天德就在其中迷失了方向,他记忆中的入口已经变成了平地,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洞窟。

        谭天德也慌了神,烈日下汗流浃背,嘴唇也干涸蜕皮,他环视周围,因强烈的阳光而眯起了双目,喃喃道:“应当是在这里,我不会记错,我不会记错的。”

        罗猎道:“多少年没来这里了?”

        谭天德自从在这里遭遇天庙骑士之后就再也不敢涉足这片区域,可是他绝对相信自己的记忆力,这里周围的环境历经这么多年并未改变,就在前方三座王陵之间,曾经有一座破败的庙宇,现在却神秘消失了,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片瓦砾。

        宋昌金道:“这里我也来过,哪有什么天庙,没有一棵草,没有一只鸟,不毛之地,鸟不拉屎,哈哈……”他的笑声在四周回荡,久久无法消失,连宋昌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罗猎环视周围,正如宋昌金所说,这里就是一片不毛之地,除了夯土形成的陵墓,其余的建筑物附属建筑如阙门、碑亭、月城、内城、献殿、内外神殿、角楼早已因年月久远和风雨侵蚀坍塌损坏,他们所处的地方更一大片空旷的地带,举目四顾找不到任何的庙宇类建筑遗迹。罗猎道:“你当是误入天庙是在什么时候?”

        谭天德道:“晚上!”

        罗猎皱起眉头,暗自思索,难道只有在晚上天庙才会显露出来?

        吴杰冷静道:“大家三人一组四处搜索一下,看看有无发现,不要放过任何的异常。”

        谭天德马上就领会了他的意思,他们虽然为了寻找天庙而来,可最终的目的并不相同,自己是为了寻找那个能够救治儿子的卓一手。

        罗猎和颜天心、陆威霖一组,陆威霖走了几步就已经感到嗓子冒烟,取下水壶接连灌了几口水道:“你们能够确定卓一手会来这里?”

        颜天心点了点头,虽然将羊皮卷交给了卓一手,可是其中的内容她大概都是记得的。

        陆威霖道:“这世上当真有人会死而复生?”

        罗猎道:“或许根本就没死。”

        陆威霖沉默了下去,他不由得想起了在圆明园地宫内遇到的文丰,别人都以为文丰早就死了,不曾想他仍然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活着,还变成了一只怪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眼睛看着没有一丝云的蔚蓝天空道:“你们有没有闻到?”

        “闻到什么?”颜天心问。

        “死亡的味道!”

        罗猎道:“死亡无处不在,闻多了也就习惯了。”

        陆威霖哈哈笑了起来,这对他来说笑得如此开心还是很少有的事情。

        因为听到陆威霖笑声的回音宋昌金没来由打了个冷颤,他和吴杰、谭天德一组,这样的分组还是吴杰主动提出的,宋昌金对这个瞎子充满了忌惮,其实他本想和罗猎一组,毕竟那是他的亲侄子,罗猎在所有人中也是对他最友善的一个。宋昌金抱怨道:“人吓人,吓死人,笑得跟夜猫子似的。”

        吴杰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