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不用怕】(上)

第一百九十七章【不用怕】(上)

        老于头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说谢,却见后方数十人已经蜂拥而至。吴杰将细窄的长剑从尸体的颅骨上抽出,冷静道:“开枪的时候瞄准头部,不然你打不死他们。”

        老于头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不知遭遇了怎样的怪物,看到那渐渐靠近的人群,借着灯光辨认出正中的一人竟然是他的旧识,颤声道:“方平之……那人是方平之。”

        方平之昔日平和的脸上布满凶煞之气,双目因充血而变成了血红色,走在队伍的正中,喉头发出阵阵野兽般的嘶吼。

        吴杰道:“你认得他?”

        老于头点了点头道:“认得,他们都是新满营的士兵,只是……只是不知为何变成了这幅模样。”

        吴杰冷冷道:“黑煞附体!你先走,我挡住他们。”

        老于头点了点头,看过刚才吴杰的手段,已经知道他应当有克敌制胜的办法,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充满感激道:“保重。”

        吴杰道:“记得把出口给我留下。”他说完就迎着那群僵尸冲了上去。

        老于头不敢继续逗留转身逃离,身后不停传来惨呼之声,老于头不敢回头,竭尽全力向前逃去,奔跑出半里多地仍然未见其他三人的身影,不由得感叹人心凉薄。

        其实从木门到出口也只有一里多地,颜拓疆带着马永卿一路狂奔,宋昌金紧随其后,他们三人都认定老于头必死无疑了,所以谁也没打算回去救他,抛开人性的自私不言,他们都认识到即便是回去救也只不过白白搭上一条性命罢了。

        有宋昌金引路,找到出口自然不难,路到尽头,可见一个倾斜向上的洞穴,宋昌金带头手足并用地爬了上去,不多时就已经到顶,掏出手枪瞄准铁锁连开三枪,将锁打开,他双手并用试图拉开铁门,可一连两次都未能成功。

        颜拓疆有些粗暴地将他推到一边,抓住铁门的把手用力一拉,铁门在刺耳的吱吱嘎嘎声中打开,然后外面覆盖的黄沙就倾泻下来,三人不急闪避,都被黄沙扑了满头满脸,还好外面的黄沙并不算多,不然他们没等逃出去就被黄沙活埋。

        颜拓疆抖落身上的黄沙,率先爬出去看了看,只见外面阳光普照,周边是茫茫戈壁,他们所在的地方恰恰位于一道地裂的底部,平日里都被黄沙覆盖,根本无人留意。

        颜拓疆心中大喜过望,先伸出手去将马永卿拉了上去,宋昌金最后跟着爬了上去,颜拓疆取出一颗手雷,准备向地洞内丢下去,而今之计必须将地洞炸塌方能阻止那帮陌生人的跟踪追击。

        里面忽然传来呼喊之声,宋昌金听得真切,竟然是老于头在呼喊,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老于头居然能够摆脱那帮敌人逃脱出来,他们毕竟刚刚将老于头一个人抛下,良心上终究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颜拓疆暂时放弃了扔下手雷的念头,向宋昌金递了个眼色,同时端枪瞄准了那洞口。

        没过多久就看到老于头花白的头颅从地洞中冒了出来,老于头担心误伤到自己,高举双手道:“是我,是我!”

        宋昌金暗自松了口气,将手中枪放下。颜拓疆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仍然用枪指着老于头,他曾经在新满营西门亲眼看到那些疯狂的士兵,担心那一幕会在老于头的身上重新上演,沉声道:“你有没有受伤?”

        老于头道:“没有,我没有受伤,有人救了我。”

        三人都是一怔,想不到除了那群攻击者之外还有人在这个黑暗的地道中。

        老于头来到上面掸去身上的沙尘,看到颜拓疆仍然将枪口对着自己,心中对他们的行径已经是厌恶到了极点,冷冷道:“你们无需这样地方我,若是怀疑我,大家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就是。”

        颜拓疆看到老于头言行举止并无任何异常,这才放下心来,收回手枪挤出一丝笑容道:“老于,得罪了,事出突然,必须要多点谨慎。”

        老于头心中暗骂,事出突然,我在里面断后,舍生忘死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帮忙?这会儿反倒防贼一样防我?早知如此,我根本就不该留下。

        马永卿极有眼色,莞尔一笑道:“回来就好,所幸大家都没事。”

        颜拓疆重新掏出手雷,准备向地洞内抛去,老于头却挡在他前方道:“不可,我恩公还未出来。”换成过去他无论如何也不敢阻止颜拓疆的。

        颜拓疆内心一怔,显然没有料到老于头敢阻止自己,宋昌金了解颜拓疆喜怒无常的性情,以为老于头的行为会触怒颜拓疆,说不定颜拓疆会一枪崩了他。虽然宋昌金也对老于头吃里扒外出卖自己的行径恨之若骨,可他也明白现在正处用人之际,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干咳了一声道:“救你的人是谁?他未必逃得出来……”

        话音未落已经听到下方传来一声惨叫,而后一个冷静的声音道:“我来了!”

        马永卿听到这声音立时吓得俏脸失去了血色,她心中对吴杰畏惧到了极点,更因亲眼见识过吴杰神鬼莫测的手段,认为就算颜拓疆也不可能是吴杰的对手,一想到吴杰在自己的身上下毒,她的呼吸马上变得紧迫起来。

        颜拓疆两道浓眉拧结在一起,他并未放下心中的警惕,那颗手雷仍然握在掌心。

        老于头担心颜拓疆为了免除后患而痛下杀手,依然倔强地挡在洞前,不屈的眼神已经暗示为了救命恩人不惜和颜拓疆对抗的准备。

        颜拓疆道:“你让开!”声音虽然不大却充满了不可一世的威压。

        老于头没有理会他,他的手却握紧了枪柄。

        颜拓疆一双虎目中迸射出阴冷的杀气,连身处一旁的宋昌金都感觉到陡然一寒,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悄悄朝老于头递了个眼色,暗示这老家伙不要执迷不悟,否则极可能会白白搭上了一条性命。颜拓疆此前曾经虎落平川,而现在却是猛虎出闸,他需要一个机会去发泄,而眼前的老于头恰恰很不巧地出现在他的对立面。

        一道灰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老于头的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平淡道:“不用紧张,你让开就是。”

        老于头知道救命恩人已经成功脱困,这才打心底松了口气,悄悄让到了一旁,目光仍然没有离开颜拓疆,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颜拓疆胆敢对恩人不利,自己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恩人的阵营之中。得人恩果千年记,人虽然老了,可头脑并不糊涂。

        让所有人诧异得是,当颜拓疆看到对方的面容之时,拧结的眉头舒展开来,紧绷的唇角难得地露出了笑容,他用少有的亲切语气道:“小杰,是你?”

        此时其余几人方才知道他们过去是认识的,而颜拓疆的这声亲密呼唤也让马永卿想起了一件事,吴杰在自己体内下毒的初衷却是要救出颜拓疆的,他对颜拓疆本无恶意,一个人怎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去救一个萍水相逢之人?

        吴杰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细窄的长剑已经重新藏锋于竹杖之中,轻轻在地上点了一下,朝颜拓疆走近了一些,轻声道:“三哥别来无恙!”从他对颜拓疆的称呼中,其余几人马上明白了他们两人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

        他们之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当年吴杰在苍白山蒙难之时,颜拓疆尚未离家,是他们兄弟和卓一手一起救了吴杰,当时还年轻的他们性情相投,因而结拜为兄弟,卓一手最大,颜拓海老二,颜拓疆老三,吴杰是老幺。

        颜拓疆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回应道:“四弟!”

        马永卿因为惊诧而瞪圆了双眸,两人之间的关系让她感到意外可稍一推敲又觉得合情合理,马永卿不由得又想起吴杰在体内下毒的事情。

        偏偏此刻吴杰向她走来,马永卿因为害怕而慌忙藏在了颜拓疆的身后,尽管她知道吴杰是个瞎子。

        吴杰道:“嫂子果然还是念着三哥的情意。”

        颜拓疆呵呵笑了一声,然后他招呼众人尽快离去,在走出一段安全距离之后,将那颗握持良久的手雷丢入了地洞之中。蓬!的一声爆炸声传来,随之洞穴崩塌,周围的泥沙向洞中涌去,转瞬之间将洞口掩盖了个干干净净,那些未死的僵尸只怕是跟不上来了。

        宋昌金舒了口气,可他忽然又想到这条地道并不止一个出口,那些怪人十有八九是从老营盘进入地道的,而地道的另外一端却是通往新满营城内,内心顿时变得又沉重了起来。

        几人依次从地裂壕沟中爬了上去,颜拓疆先将妻子扶了上去,又准备帮吴杰一把,却被吴杰拒绝,竹竿儿在地上轻轻一点,已经凌空飞跃到了上方,颜拓疆暗赞吴杰的身手,虽然双目失明,可武功身手比起自己还要厉害许多。

        吴杰的双耳在阳光下微微抖动了两下,他转向东南的方向,低声道:“你们有没有听到摩托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