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远方来】(下)

第一百九十五章【远方来】(下)

        谭子聪慌忙举起望远镜看去,来得是四名骑士,他们风尘仆仆,看样子应当是长途跋涉而来。随着那四人的不断走近,他们的形象也渐渐变得清晰,不过四人为了遮挡阳光和风沙全都像阿拉伯人一样带着头巾蒙着脸,看不清他们具体的面貌。

        谭子聪放下望远镜,沉声道:“马!”不同的人看到的目标往往不同,谭子聪现在最想得到的就是马,尤其是在昨晚他们失去了交通工具之后,马匹的重要性变得不言而喻,如果能够抢得坐骑,至少可以解决一些问题。

        谭天德仅仅从儿子口中吐出的这一个字上就明白了他的心意,他们毕竟是强盗,任何时候都脱不了本质。

        虽然他们的人数只剩下了七十多人,可是在场面上仍然占有绝对的优势,更何况在这片戈壁滩上,他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并没有进行太多的布置,他们就决定原地埋伏,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土丘,等到那四名骑士来到下方的时候就可以发动攻击,兵不血刃地夺下对方的马匹最好,如果遭遇抵抗,也希望能够将伤亡降低到最小。

        那四名骑士越走越近,即将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谭子聪再度拿起望远镜,确认彼此间的距离,以决定攻击的时机。可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嘶吼,转身望去,却见一名同伴飞扑到另一人的身上,一口咬在那人的颈部。

        被攻击的那人举起手枪对准了那名疯狂的同伴,一枪近距离射中了他的眼睛,鲜血迸射得到处都是,他艰难地推开那名同伴的尸体,却发现周围所有乌洞洞的枪口全都瞄准了自己,他一手握枪,一手捂住鲜血不断往外喷射的脖子,惨叫道:“不要逼我,你们不要逼我……”从地上爬起来向土丘下跑去,没等他跑远,身后就乱枪齐发,他的尸体沿着斜坡滚落下去,一直滚到土丘下。

        四名骑士先是听到了枪声,然后看到了那具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尸体,几人慌忙勒住马缰,同时向土丘上方望去。

        而那具刚刚滚落下来的尸体,此刻却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头颅,极其夸张地长大了嘴巴,烈日下白森森的牙齿露出瘆人的反光,血红的双目呆滞无神。

        四名骑士中位于最左侧的那名男子率先发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出右腿后方悬挂得霰弹枪,单手瞄准了感染者的头部,一枪射出,对方的头颅有若被近距离轰击的西瓜,四散飞出,鲜血和脑浆散落一地。

        开枪后的男子左手拉下遮住面部的灰色头巾,露出一张英俊冷酷的面庞,此人正是陆威霖,在他身边的三人分别是张长弓、阿诺和铁娃。原本陆威霖和他们三个并不在一处,张长弓三人从离开北平之后就回到了白山,瞎子陪同他外婆前往白山之后不久,他的外婆突然生了急病,四处求医无果,不由得想到了蒙古大夫卓一手和神医吴杰。

        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够找到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将之请去白山,陈阿婆的病情兴许就会手到病除,瞎子和周晓蝶两人在阿婆身边伺候自然不便远行,阿诺本来就要前来甘边寻找罗猎,此次刚好趁着这个机会过来,一来可以和老友重聚,二来能够帮忙寻医。张长弓担心阿诺贪酒误事,反正留在白山也没什么事情,于是决定和阿诺同来,刚好也带着铁娃这孩子出来历练一下。

        至于陆威霖却是几人抵达奉天之后刚巧遇到,陆威霖听说他们的事情之后想都不想就跟着过来了,他们四人和罗猎那种自虐式的苦旅不同,能乘车就选择乘车,能骑马就选择骑马,再加上他们有事在身,途中无暇浏览风光,所以行程自然比罗猎快上许多。

        他们此次通过这里是为了前往新满营,颜拓疆虽然失势,可马永平将整件事隐瞒的很好,消息并未广为散播。他们几人准备先去新满营去拜会颜拓疆打听颜天心的下落,只要找到了颜天心自然就能够找到罗猎。

        四人之中,张长弓的反应速度绝不次于陆威霖,陆威霖之所以第一个出枪,因为和他曾经的经历有关,他和罗猎一起深入圆明园的地下,当时就亲眼见到钻地鼠发疯的情景,眼前意图攻击他们的这个人和此前钻地鼠的表现极其类似,所以陆威霖才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将之射杀。

        陆威霖出手的同时,其余三人也都同时做出了反应,他们取出各自的武器,张长弓提醒他们同时向后方撤退,他已经看出那土丘之上很可能隐藏着埋伏。

        张长弓的猜测并没有错,可红石寨的匪帮却已经无暇完成对他们的伏击,在他们的内部,一场残杀展开。谭子聪本以为除掉了所有可能的感染者,可百密一疏,在他们的队伍之中仍有漏网之鱼。

        一些轻伤的匪徒并未将自己的状况如实汇报,他们的发病特征和老营盘那边的感染者也不相同,老营盘那边通常被咬之后即刻发病,而他们队伍中的这些感染者潜伏期似乎更长。

        七十多人的队伍中竟然有十多人已被感染,这群红石寨的土匪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去展开抢劫?

        尚未感染的土匪多半都被吓破了胆子,看到那些昔日要好的同伴突然之间失去理智,宛如疯魔般向自己发起攻击,一个个再也无心恋战,一边开枪一边向土坡下方撤退。

        张长弓四人本可以一走了之,然而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张长弓皱了皱两道浓眉,弯弓搭箭,弓如满月,一箭破空射去,羽箭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响,刺耳的声音几乎就要撕裂人的耳膜,箭似流星般钉入一名感染者的额头,将那名感染者射得仰头倒地。

        张长弓启动之后,铁娃随后跟上,摸出铁胎弹弓,一颗颗山核桃般大小的弹丸如雨般射向乱战的阵营之中,铁娃手法也是极其精准,专门瞄准了那些感染者的眼珠。

        陆威霖翻身下马,以半蹲的架势端枪瞄准,他原本就是超一流的神枪手,弹无虚发。

        阿诺掀开蒙在头上的头巾,却不急于加入战斗,双手扯着头巾当扇子一样来回扇动,他在远距离射击上可比不上三位同伴,既然如此还是作壁上观的好。

        其实根本不用阿诺的加入,局势很快就已经得到了控制。

        就算以谭天德老辣的目光也没料到本准备抢劫的这些肥羊,居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哀叹倒霉之余又感到幸运,如果不是遇到了他们几个施以援手,恐怕这一关他们是过不去了。

        未受感染者稳住阵营,在张长弓等人的助力下开始歼灭那些已经被感染的同伴。

        谭天德看到儿子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儿子没事,谭子聪连续开枪放倒了两名下属,气喘吁吁来到父亲身边,惶恐道:“爹,您没事吧?”

        谭天德点了点头,心中暗忖,这孩子虽然不争气,可毕竟还算孝顺,这种状况下仍然没有把自己给扔下。

        谭子聪清点了一下这一仗被干掉的感染者,他们又损失了二十三人,现在只剩下四十六个,谭子聪回到父亲身边低声道:“那四人不知什么来路,枪法真是厉害,我看咱们还是别招惹为妙。”

        谭天德心中暗叹,这还用你说?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子聪,人家帮了咱们,于情于理都要过去道个谢。”

        谭子聪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看身边的那些下属,却发现他们竟然三三两两的选择离去,谭子聪不由得愤怒道:“干什么?你们要去哪里?”

        离去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应他,谭子聪怒道:“谁敢走,我便一枪将他崩了!”他举起手枪,谭天德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持枪的手给握住。他已经看出人心散了,离开的这群部下非但对他们父子二人失去了信任,而且他们也在怀疑身边的同伴还有存在感染发作的可能。强扭的瓜不甜,非要将已经沦为散沙的部下聚合在一起,后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谭子聪从父亲痛苦且无奈的眼神中明白了什么,他也只能接受现实,可现实比他预想中更加残酷,剩下的四十多人,竟无人愿意留下追随他们父子,没多久就走得干干净净。

        谭子聪恨不能冲上去将这帮背弃他们的部下杀个干干净净,可是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谭天德心中暗自苦叹,树倒猢狲散,自己这棵大树还没倒,手下人却已经四处逃窜,也罢,也罢,至少他们两父子还好端端活着,事情发展到了这步田地,谭天德也唯有接受现实。

        此时张长弓四人向他们两父子迎面而来,谭天德这才想起应该上前道谢,向前走了几步,抱拳道:“多谢几位壮士相助。”他礼下于人本以为对方也会对自己以礼相待,可马上就感觉到这四人面色不善,尤其是最左侧的那名年轻人,再度将垂下的枪口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