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远方来】(上)

第一百九十五章【远方来】(上)

        鸣响一夜的枪声终于平息了下去,寂静和清晨几乎在同时到来,寂静本不该属于这里,新满营的清晨是喧嚣且热闹的,这突如其来的寂静反倒让颜拓疆的内心变得越发不安起来。

        宋昌金吞了口唾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小声提醒道:“天亮了。”在他看来颜拓疆留在这里是极不安全的,外面响了一夜的枪声很可能和颜拓疆有关,就算有其他的事件牵涉了马永平的注意力,一旦等他腾出手来,首先要做得仍然是搜捕颜拓疆。

        颜拓疆道:“你不信我的话?”刚才他已经尽可能简单明了地向宋昌金描述了自己的亲眼所见。

        宋昌金道:“新满营有那么多军队,就算……就算有僵尸出现,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这是他真心的想法。

        颜拓疆缓缓摇了摇头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有多可怕,马永平没能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不仅仅关乎到新满城人的命运,甚至会影响到整个甘边,乃至整个中华。”

        宋昌金仍然觉得颜拓疆有些危言耸听了,说了这么多还不是想依靠自己的帮助逃出去,他叹了口气道:“可是现在新满城所有的城门都被封锁了。”

        颜拓疆冷冷望着他,狡黠如宋昌金仍然在他犀利如刀的目光下胆怯地低下头去,因为宋昌金意识到,自己很难蒙蔽对方,虎老雄风在,颜拓疆的头脑和智慧并没有因为这次的落难而受到丝毫的影响,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大的挫折和失败仍然能够顽强地爬起来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个人的内心是何其强大。

        颜拓疆道:“神仙居是新满营内唯一的烟馆,这些年你发了不少财吧?”

        宋昌金陪笑道:“托大帅的福。”

        颜拓疆呵呵笑道:“这笔生意给谁都一样做,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何要便宜你?”

        宋昌金心中暗忖,还不是念在我和北洋政府的关系。

        颜拓疆道:“不要以为你在上头有些关系,这世道什么关系都不可靠,还得靠这个。”他用手做了个捏钱的手势,然后向宋昌金凑近了一些:“之所以交给你去做,是因为我对你的底清清楚楚,你到底有几个家,你有几个儿女,我全都了如指掌。”

        宋昌金此时方才意识到颜拓疆的厉害之处,挤出一丝笑容道:“我对大帅一直坦诚,我的家人大帅也都是见过的。”

        颜拓疆嘿嘿笑道:“日本的就没有见过,可我若是想见他们,就算是死了也一样能够在地府相见。”

        宋昌金的脸色已经完全白了。

        颜拓疆道:“烟馆只是你表面的营生。”

        “大帅的话我不明白。”

        “不明白不要紧,可你本姓罗对不对?你师承许博阳,那可是摸金一门的宗师级人物。”

        宋昌金此刻已经完全被颜拓疆抓住了命脉,他一直以为自己将颜拓疆成功骗过,可这会儿颜拓疆道破实情,他方才意识到颜拓疆才是真正的老谋深算,过去一直都没有揭穿自己,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危害他的利益,对他还有用处。又或者人家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等到自己事情做成之后,他方才出手。

        颜拓疆道:“我若没有猜错,这烟馆下面应该已经打通了一条地道吧?”

        宋昌金此时已经有若斗败了的公鸡,连半个字都不敢反驳,有气无力道:“大帅原来什么都知道。”他开这间烟馆的真正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掩饰身份,他选择远离黄浦的家人来到这个地方,其目的并不仅仅是开烟馆赚钱,烟馆只是幌子,他的目的是位于新满营地下的宝藏。

        选择在新满营的地下挖洞,是因为新满营的地下乃是过去西夏皇城所在,根据他的考证,西夏国在被蒙古人灭国之时,曾经将大量的财富收藏在皇宫密窟之中,蒙古人虽然烧杀抢掠,劫走了不少的金银财宝,可西夏人最珍贵的宝物并没有被他们发现。

        宋昌金在新满营已有多年,虽然费尽心机,刻苦挖掘,也挖到了一些西夏古国的文物,可并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和他想要的东西相去甚远,不过宋昌金却因此而在新满营的地下打出了一条四通八达的地道,他以为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没想到早就被颜拓疆知晓。

        宋昌金道:“不瞒大帅,下面没什么宝贝。”

        颜拓疆道:“出得去吗?”

        宋昌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出得去!”

        罗猎和颜天心站在沙丘之上,顶着炎炎烈日,过去他们从未感觉到如此热辣强烈的阳光竟会带给他们安全感。罗猎转身望去,虽然离开很远,仍旧能够看到那躺倒在戈壁上的大片动物尸体。

        颜天心道:“想不到情况会如此恶劣。”

        罗猎道:“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恶劣,那些生物会将病毒不停地扩散开来。”他的内心无比沉重,还好这片戈壁地广人稀,疫情的蔓延不至于太过迅速。

        颜天心道:“你真以为是病毒吗?”

        罗猎转身向她笑了笑道:“诅咒也罢,病毒也罢,我只希望咱们能够尽快找到一匹马,骆驼也行,在落日之前,抵达一个安全的地方。”

        枪声响起,队伍中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开枪的是谭子聪,他射杀了一名生病的下属,尽管这名下属并未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可是谭子聪出于自保的目的,仍然当着众人的面将这名下手枪杀。

        枪声惊醒了躺在担架上打盹的谭天德,他毕竟年龄大了,鏖战了一夜,精神明显不济,这声突如其来的枪响把谭天德吓了一大跳,当他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对儿子也没有太多的责怪,在这种非常时刻,任何风险都是不能去冒的,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目前他们还剩下不到一百人,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抵达黄沙头,在那儿有他们的一处基地,可以休息并得到补给。

        可谭子聪枪杀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喽啰,而是他们红石寨排行老五的葛同贤,这个人在山寨内部的人缘极广,兼之队伍中还有他的六名结拜兄弟,谭子聪的行为马上导致了一场骚乱。

        葛同贤的结拜兄弟率领平日和他交好的十多人在得知状况之后马上将谭子聪围拢了起来,为首一人愤然指责谭子聪道:“少掌柜,你怎么杀自己人?”

        谭子聪振振有辞,他非但没有丝毫的歉疚,反而指责这群人目光短浅,看不清眼前局势,现场很快就冲突起来,开始只是推搡,可马上双方就掏出了武器。

        谭天德一骨碌从担架上爬了起来,下了担架,急火火地赶到了冲突现场,怒喝道:“住手,全都给我住手!”

        谭天德虽然老迈,可是他在红石寨的威信仍然无人可以取代,所有人都将举起的枪口放了下去,诸多下属愤然道:“大掌柜,少掌柜杀死了老葛。”

        谭天德看到地上被谭子聪一枪爆头的老葛,心中也是暗叫不妙,葛同贤这个人虽然没多大本事,可是交友广泛,在山寨内部以好人缘著称,现在儿子当众干掉了他,激起公愤也不意外,谭天德并没有因为老葛的被杀而心痛,换成是自己也会这么做。

        谭子聪看到老爹到了,底气不由得又壮了许多,大声道:“爹,他病了,而且身上受了伤,肯定会变成僵尸……”

        话没说完,一人已经气愤地骂道:“你放屁,老葛出来之前就病了,身上的伤痕也是在地上跌倒划破的,你凭什么说他变成僵尸?”

        谭天德双手下压,试图以这样的手势来让众人的情绪平息下去,然而事与愿违,众人非但没有因为他的动作平静,反而叫嚷的越发厉害,谭天德暗叹儿子做事欠考虑,就算是干掉老葛也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谭天德道:“肃静,大家肃静,且听我说句话。”

        众人这才停住喧哗,谭天德道:“咱们走到这里,损失惨重,无论此前发生了什么,也只能暂且放下,我以我的这条性命担保,等咱们走出险境,所有发生的事情,老夫都会给你们一个清楚的交代。”

        听谭天德做出这样的保证,下属们自然不好再继续闹事。

        可有人又道:“少掌柜的可否解释一下,你口口声声说老葛会变成僵尸,此次行动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闻听此言,众人的情绪顿时又激动了起来,经过昨晚一战,多半人都看出这次的行动极其诡异,而谭天德父子显然深悉内情,可是他们父子两人并未对大家道出实情,如果知道此次出征的对象是那些疯狂残忍的古怪生物,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随同这对父子出来。

        谭天德心中暗叫不妙,军心涣散,这帮部下显然对自己已经失去了信任,如果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他清了清嗓子正准备编织理由说服这帮手下,可是没等他开口说话,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有人来了!”

        众人停下说话,举目望去,却见他们的南方有四匹马朝着这边奔驰而来,众人心中都是一惊,毕竟昨晚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鏖战,现在所剩的弹药已经不多,如果再遇到那些疯狂的感染者恐怕损失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