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神仙居】(下)

第一百九十四章【神仙居】(下)

        所有人都端起了武器,在谭子聪下令的三分钟之后,在火圈的西北方出现了一段一米左右长度的熄火区,火焰熄灭之后,马上就有一头牛冲入圈内。子弹纷纷向牛头射去,那头牛并未来及跨入圈内就被射成了蜂窝。

        一头倒下,又一头冲入,防守者不停开火,熄火区的范围却在迅速扩大着。

        罗猎忽然向东面走去,那边火势相对较强,可是罗猎却听到有马蹄声正向这边迅速接近。颜天心端起冲锋枪,跟在罗猎身后,保持一小段距离以方便掩护。

        罗猎在距离火墙还有三米左右的地方停步,马蹄声也停了下来,罗猎从腰间缓缓抽出太刀,突然一个黑影落在前方火墙内,却是一头已经死去的奶牛,奶牛的尸体将火焰扑灭。

        罗猎看到在火圈的外面十多名黑盔黑甲的蒙面骑士正纵马向缺口疾驰而来,不但这些骑士全副武装,就连他们胯下的坐骑也穿着甲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罗猎绝不会相信他们的眼前会出现一支这样的重甲骑兵小队。

        颜天心率先开枪,冲锋枪喷出愤怒的火舌,子弹向骑兵队扫射而去,目标集中在下方,射人先射马,对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士而言,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多颗子弹命中了骑兵队的坐骑,可大都被厚重的盔甲阻挡。

        十多名骑士马上分散开来,他们从腰间掏出弩箭,羽箭如蝗,射向颜天心。

        罗猎挥动手中太刀,在身前幻化为大片光雾,将他和颜天心的身体护住,弩箭叮叮咣咣撞击在太刀形成的光盾之上,也有不少的弩箭射向正在防守缺口的匪帮,惨呼声中,已经有多人倒地。

        火势在迅速消亡,越来越多的牛羊从缺口中冲了进来,重甲骑士纵马跃过即将熄灭的火圈,进入他们防守的核心地带。

        罗猎冷静望着一名直奔自己而来的蒙面骑士,在对方临近自己之前,一个侧向滚翻躲开,就势一刀削出,将对方坐骑的右前腿齐膝斩断,那匹马断腿之后竟未发出嘶鸣,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马上骑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从背后抽出一柄重剑,向前跨出一步,双手擎剑劈向罗猎的头顶。

        颜天心担心罗猎有所闪失,举枪瞄准了那武士的面部接连射击,子弹射中对方面具,打得火星乱冒,震得对方连续后退,却没有一颗子弹能够将他脸上的面具射穿。

        又一名武士过来增援,挥舞流星锤横扫向颜天心的头部,颜天心仰首躲过对方的致命一击。

        此时周围的火焰大都已经熄灭,他们赖以防御的屏障即将荡然无存。谭天德举枪将一只意图攻击自己的绵羊射杀,心中暗暗祈祷,老天爷,你就开开眼吧。

        或许是他的祈祷终于起到了作用,东方天地之间,一轮红日终于缓缓露出了些许真容。

        阳光冲破晨暮,那些重甲骑士率先撤退,牛羊也开始停下攻击,只是这些牛羊显然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一个个木立在原地。惊魂未定的谭子聪大喝道:“杀掉这些畜生,一个不留,一个都不能留下!”

        罗猎并未阻止发生在眼前的疯狂杀戮,因为这些牛羊或许已经感染了病毒,如果任凭这些牛羊四处游荡,只会将病毒传染给更多的生物。

        颜天心脸色苍白地望着周围的一切,她向罗猎道:“必须尽快找到她。”

        罗猎来到那匹被他斩断前蹄的战马前,战马昂着头,试图从地上站立起来。

        谭天德此时走了过来,瞄准战马血红色的眼睛连续开了两枪,战马高昂的头颅重重砸落在地上。

        罗猎检查了一下战马的辔头和外甲,从上方的铭文已经判断出这些文字是西夏文。

        谭天德颤声道:“天庙骑士,他们全都是天庙骑士!”

        罗猎有些不解地望着谭天德,在他看来这些骑士更像是历史中的西夏武士,从战马身上护甲的铭文可以做出这样的推断,却不知谭天德的天庙骑士又有什么出处?颜天心却因天庙骑士而想到了他们本来的目的,千里迢迢护送龙玉公主的遗体就是要前往天庙啊!

        千余只失去抵抗力的牛羊很快就被谭子聪和他的部下干掉,遍地都是黑色的血液,现场惨不忍睹。

        罗猎和颜天心远离了这片屠杀场,颜天心咬了咬樱唇道:“那些骑士让我想起了爷爷。”

        罗猎点了点头,刚才和那些骑士交锋的时候,他也想到了这一点,以颜阔海为首的女真族勇士守护着九幽秘境,守护着他们世代相传的秘密,他们在漫长的守陵过程中因为受到环境的影响而逐渐迷失了本性。只是苍白山和新满城相隔数千里之遥,这些武士之间应当没有太多的联系。如果说有联系,也就只有龙玉公主,难道龙玉公主出现的地方就会出现这样的守护武士?

        颜天心道:“我知道你不信,可是我敢断定所有这一切都和龙玉公主有关。”

        罗猎道:“也许找到卓一手就能够搞清楚真正的问题所在。”

        在旭日东升之时,枪声终于完全平息下去,在经历了这场惊魂鏖战之后,谭天德还只剩下了七十多名部下,他们的车辆大都废弃,原本充足的弹药也损耗了大半。谭天德原本准备前往老营盘歼灭那里的感染者,可还没有靠近老营盘就已经损兵折将,现在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如果坚持继续前往老营盘,恐怕他们的损伤会更大。

        谭子聪抽身事外的想法变得越发强烈和坚定,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傻子才会主动寻死,瞅了个时机又开始奉劝老爷子。

        其实就算儿子不说,谭天德也明白他的想法,他独自一人来到罗猎和颜天心的面前,谭天德从没把自己当成一个英雄,可他骨子里却有不怕死的血性,中途退缩的事情在他的记忆中还未曾有过,所以这次道别也格外得难以启齿。

        罗猎从不喜欢为难别人,谭天德虽然不是一个好人,可也称得上有胆有谋,他敢于和自己合作,此前也决定前往老营盘消灭盘踞在那里的感染者,是现实让他丧失了信心,谭天德也不是无所畏惧的,他最大的弱点就是他的儿子谭子聪。

        谭天德道:“我只怕是有心无力了。”话说得再冠冕堂皇也回补不了他临阵退缩的事实,谭天德不由得老脸发烧。

        罗猎道:“有心就好。”

        谭天德发现罗猎是个善解人意的年轻人,这样的年轻人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和信赖,谭天德抱了抱拳道:“他日有缘再见。”他转身欲走。

        罗猎道:“老爷子留步,您刚才所说的天庙骑士是什么?”

        谭天德回过头来,他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那些骑士,我……我在十几年前就曾经见过。”

        颜天心惊奇道:“十几年前?”

        谭天德道:“大概十六年前的事情了,说来话长,当时军方盯上了我们,多次派兵清剿,让我们损失惨重,我方不得已躲入贺兰山下,经过西夏王陵,发现一处坍塌的洞穴,迫于形势,我决定进入那洞穴中暂时躲避,可我们没走入其中太久就遇到了一群神秘的铁甲骑士……”

        谭天德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罗猎和颜天心却已经明白他所说的铁甲其实很可能和此前相遇的一样了。

        谭天德明显不想回忆那段带给他恐惧的往事,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说了。”

        罗猎道:“谭老爷子因何称他们为天庙骑士?你不是在西夏王陵遇到的他们吗?”

        谭天德道:“是因为他们当时说我们闯入了天庙禁地,我们就因此而称呼他们为天庙骑士了。”

        罗猎和颜天心闻言都是大喜过望,想不到凑巧居然从谭天德这里得到了天庙的所在,按照此前卓一手的说法,他是要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往天庙,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去往天庙,就有可能找到卓一手,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解决这个麻烦,最终还要从卓一手的身上入手。

        罗猎道:“谭老爷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谭天德何等的世故,从罗猎的话锋中已经猜到他想求自己什么事情,叹了口气道:“我已经老了,而且……”他朝那些惊魂未定的手下看了一眼,经历了昨晚的生死鏖战,这些部下都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单凭儿子是无法镇得住场面的,谭天德并非心疼下属,而是不放心儿子,他必须要将小儿子从险境中带出去。

        谭天德道:“老夫虽然不能去,不过可以绘制一幅地图给你。”

        罗猎从不强人所难,听谭天德愿意绘制地图也是一样,微笑道:“多谢谭老爷子。”

        颜拓疆之所以选择在这种时候来到神仙居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新满营所有的城门都被封锁,潜伏在城内等到风头过去之后再图离开原本也不失为可行的办法。然而在他亲眼见到那些丧心病狂的僵尸之后,他开始意识到新满营绝非久留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