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神仙居】(上)

第一百九十四章【神仙居】(上)

        老于头穿着长衫,背脊躬得就像一只虾米一样,来到宋昌金面前禀报道:“掌柜的,按照您的吩咐,店里的其他伙计都已经遣散了,还有四名老主顾正快活着呢。”

        宋昌金对于快活的概念和这帮衣食父母不同,他虽然开烟馆,可自个儿从来不抽,因为他知道这东西伤身,更麻烦得是,一旦上瘾,准保会让你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连亲爹亲妈都不认识。

        宋昌金不认为自己在从事一门缺德生意,毕竟这钱他不去赚仍然还有别人来赚,过去他没来开烟馆的时候,门前的这条山阴巷大小烟馆十几家,整个新满营内都加上估计超过了三十家,正是因为他的到来,才说服颜拓疆将其他的烟馆全部关停,然后以特许经营,官方监督的名目开了这间新满营唯一的一家烟馆。

        宋昌金自然赚了一个盆满钵满,可这样一来也将各大烟馆相互竞争,无所不用其极的场面改变,他做得是老主顾的生意,不想方设法哄人入局,不因为垄断而随意哄抬价格,军方也便于管理。

        其实宋昌金在颜拓疆倒台之后,已经做好了离开新满营的准备,马永平的胃口并没有那么容易填饱,刚刚送上了一笔政治献金算是给这位新统帅的投名状,可马永平马上就提出购买装备更换军服之事,宋昌金阅人无数,自然看出马永平欲壑难填,如果继续留下来经营,早晚会被马永平连皮带骨头吃个干净,此前那些年的辛苦经营只怕就要付诸东流了。

        可宋昌金还没有来得及离开新满营,这边就出了大事,这一夜枪炮声接连不断,南阳大街和西门先后被封锁,虽然马永平及时封锁消息,可仍然有不同版本的消息外传,流传最广的版本是新满营发生了兵变,可后来因为西门发生变乱,有人开始传播城内发生了瘟疫,当然也有城内出现僵尸的消息。

        新满营的枪炮声和突然开始的宵禁让城内百姓人心惶惶,宋昌金听完老于头打听来的情况仍然有些云里雾里。

        老于头道:“现在所有的城门都关上了,谁都出不去,谁也进不来,西城门和南阳大街都被包围起来了,交火就一直没听过,听说南门大街死了不少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宋昌金皱了皱眉头,心中暗忖,难不成当真是兵变?马永平篡权的事儿虽然还未公开,可新满营的头面人物大都已经知道怎么样的情况,颜拓疆毕竟在这一带经营多年,他的实力应当不仅于此,兴许这场兵变就和他有关。宋昌金自然想颜拓疆重掌大权,若是颜拓疆能够东山再起,自己也就没必要离开了。

        老于头道:“掌柜的,咱们怎么办?”

        宋昌金道:“还能怎么办,城里这么乱,一旦局面控制不住,很快就会出现打砸抢的事儿,你去跟那几个老烟鬼说说,就说是闹了兵变,让他们各回各家,咱们烟馆也要关门,等明儿事情明朗了再说以后的事情。”

        老于头应了一声,心中却对那几个仍然坚守的老烟鬼离去并不乐观,那种人就算是世界末日,他们一样得抽完这口烟再走。

        老于头兜了个圈子,并没有把老烟鬼劝走,反倒又带来了两个人,这两人站在门外并没有急于进来,应当是等着老于头通报。宋昌金正想发火,可忽听一个女人道:“宋大掌柜别来无恙?”

        宋昌金听得真切,马上就听出是这声音来自于大帅夫人,不由得从心底打了个激灵,马永卿被劫持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只是马永卿自己回来的事情他并不清楚,宋昌金以为自己听错,主动向门前走了几步。

        老于头原准备通报来着,可外面的人也在此时走了进来,马永卿将蒙在脸上的面纱揭开了:“宋掌柜连我都不认得了?”

        宋昌金这才确认眼前人就是马永卿无疑,他又向马永卿身边人望去,不看则已,一看惊得他是头皮发麻,脊背发凉,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来人之中竟然会有甘边宁夏护军使颜拓疆,更加没有想到他们夫妇两人又走到了一起。

        虽然马永平用尽一切办法掩饰事情的真相,可有些事是纸包不住火,更何况旁观者清,很多人早就看出这兄妹两人别有用心,在颜拓疆落难之后,一些人已经猜到是这兄妹两人里应外合谋夺了颜拓疆的位子,宋昌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看到这两夫妻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方才会如此震惊。

        稳了稳心神,宋昌金道:“大……大帅……夫……夫人……”

        颜拓疆道:“关门说话。”

        老于头老于世故,退出门外,从外面将房门给带上了。

        颜拓疆也不等宋昌金招呼自己,大步来到太师椅上坐了,又招呼马永卿道:“永卿坐,老宋,你有没有吃得,我们可饿了一天了。”

        宋昌金如梦初醒般点了点头,正准备开门去吩咐,马永卿笑道:“算了,还是我去吧,你跟大帅好好聊聊。”

        宋昌金慌忙道:“那怎么敢……”马永卿不等他说完已经出门去了,随手又将房门带上。

        宋昌金规规矩矩在颜拓疆面前站着,心中忐忑不安,实在不知应当如何开口。

        颜拓疆道:“坐吧!”

        宋昌金这才敢在他身边坐下,想了想道:“大帅,您的那些钱我可分文……”

        颜拓疆面色一沉,吓得宋昌金不敢继续说下去。

        颜拓疆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这次必死无疑,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

        宋昌金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天地良心,自从大帅蒙难之后,小的夜不能寐,无时无刻不在为大帅的处境担心,可小的坚信,大帅吉人自有天相,现在看来果然是苍天有眼……”看到颜拓疆冷酷的表情,宋昌金也不敢继续说下去,拍马屁是一门学问,如果掌控不好反而容易激怒对方。

        颜拓疆环视了一下室内,从看到的状况已经做出了推断:“老宋啊,你这是准备走吧?”

        宋昌金点了点头道:“马永平掌控兵权,我就算想救大帅也是有心无力,唯有尽早离开这里,前往北平求助,将这里发生的状况报知于政府,希望他们能够出兵解救大帅。”他也是信口开河,就算他真有这个心思,等他前往北平,找到北洋政府,只怕那时候颜拓疆早已被杀了,更何况这里山高皇帝远,北洋政府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地方小军阀兴师动众。

        颜拓疆道:“只怕不单单是这个原因吧?”

        宋昌金知道自己瞒不过颜拓疆,脸上露出苦笑道:“大帅,城里到处都在交火,我也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才会做出离开的决定,现在大帅已经重获自由,一切即将云开雾散,这新满营也可重见天日了。”

        颜拓疆已经判断出宋昌金并不知道城内的真实状况,他缓缓摇了摇头道:“老宋,这新满营遇到了大麻烦,这个麻烦我解决不了。”

        宋昌金心中一怔,他暗自揣测,难道颜拓疆是偷偷逃出来的?定然是偷偷逃出来的,说不定是马永卿放了他,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

        颜拓疆道:“城内的宵禁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一些士兵变成了僵尸。”

        “什么?”宋昌金以为自己听错。

        颜拓疆将自己看到的真实状况详细告诉了宋昌金,宋昌金此时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颜拓疆道:“咱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宋昌金听他这么说已经明白,颜拓疆应当认准了自己,无论自己情愿与否,都不得不接受他们两口子要搭上自己这条船的事实。

        黎明即将到来,火势变得越来越弱,能用来点火的东西几乎都用上了,连卡车的车厢轮胎都被拆开来扔入火中,从而增强火墙的防御。谭天德望着已经露出鱼肚白的东方天空,心情紧张而迫切,对他们剩下的一百多人来说,朝阳才是他们的救星,只有夺目的阳光才能驱走这些被僵尸病毒感染的怪物。

        罗猎的两道剑眉凝结在一起,从时间和天气的状况来判断,太阳大概在二十分钟以内升起,可是他们用来防御的火墙看起来已经难以为继了,在火墙的西北方位,有部分已经开始出现了燃尽的征兆。

        谭子聪率先脱下上衣,在他的提示下,不少人也将上衣脱掉抛入火中,以此来增强火势,可夏天的衣服毕竟单薄,对火势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外面那些失去意识的牛羊似乎为某种神秘的力量所驱使,开始向火势最弱的地方集结。

        一夜未曾合眼的谭天德来到罗猎身边,低声道:“坏了,只怕撑不住了。”

        罗猎点了点头,看情形他们是撑不到太阳升起的时候。

        谭子聪大声道:“所有兄弟听着,子弹上膛瞄准外圈,无论任何人或牲畜闯入,格杀勿论!”

        祝大家元旦快乐,万事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