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包围圈】(下)

第一百九十三章【包围圈】(下)

        罗猎从车队突然折返方向就已经猜到他们遭遇了更大的麻烦,他将备用油桶内的汽油倒在身后的草地上,形成一个圆圈。离开之后,回到车旁,颜天心取出火炬,罗猎帮她将火炬点燃,然后抽出一支香烟,凑在火炬上将香烟点燃,轻声道:“准备好了吗?”

        颜天心微笑道:“时刻准备着。”

        罗猎看了看时间,启动引擎,右手旋动油门,引擎发出又如怪兽一般的咆哮,原地调转车头,迎着谭天德的队伍冲去。颜天心高举火炬,在摩托车的高速行进下,火炬被夜风扯出一道红亮的火线,远远望去有若一条在夜色中奔行的长龙,在他们驶出一段距离之后,颜天心将火炬丢了出去,火炬落在罗猎刚刚倾洒汽油的地方,轰!火焰燃烧起来,黑暗的草场上形成了一个直径大约两米的火环。

        谭天德大叫道:“撤退,快撤退!”他们中的一辆军用卡车已经陷入鼠群之中,疯狂的鼠群啃噬着轮胎,轮胎发出接二连三的爆炸声,虽然爆炸让不少的老鼠死亡,可更多的老鼠爬了上去,拥入车厢内,有的士兵看到那些红着眼冲上来的老鼠被吓破了胆,不顾一切地跳下了卡车,可下面也全都是老鼠,疯狂的老鼠对这些主动送上门的活物毫不容情,顷刻间将士兵的身体覆盖,在他们的啃噬下,转瞬之间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新鲜骨架。

        驾驶舱内也涌入了十多只老鼠,司机在惶恐中大力的扭转方向盘,这突如其来的变向让车身倾斜,左侧的两轮立起,汽车缓缓倒了下去,车内的数十名士兵才惨叫中跌入了鼠群,成为老鼠肥美的食物。

        两辆军用卡车先后被鼠群逼停,近一百名士兵陷入困境之中,他们利用手中的武器顽强反抗着,可刚刚打死了几只老鼠,就有更多的老鼠涌了上去,有些士兵被咬之后,即刻发狂,有人扑向自己的战友,有人则抓住仍在身上攀爬的老鼠,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谭子聪吓得只差没把娘叫出来了,此时他方才意识到罗猎高瞻远瞩。谭天德毕竟阅历丰富,看到远方罗猎制造出的火环,他马上明白了过来,大声道:“集中备用油箱,把汽油倒在我们周围!”

        手下人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谭天德是要用备用油桶内的汽油形成一道封锁线,马上有人按照谭子聪的命令行事,驱车倒下汽油,两辆汽车同时行动,在队伍的周围倒下汽油,完成这一行动之后,马上回到圆圈的中心部分。

        此时远处的骑兵队,周围的牛羊也开始加快了向他们围拢的速度,谭子聪大叫道:“点火,赶紧点火!”

        谭天德却道:“等等,再等等!”他看到罗猎驱车正朝着他们这边急速本来。

        谭子聪望着不断缩小的包围圈,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这完全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他知道父亲还在等着罗猎归来会合,可现在每拖延一秒就等于往死亡的边缘走近一步,他决定不再等下去,摸出打火机打着,然后向远处的草丛中扔了过去。

        呯!枪声响起,子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了空中的火机,子弹将火机撞击得向远处飞了出去,落到了圈外。谭子聪在父亲的怒视下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然而重压之下,有人已经率先崩溃,将一支点燃的香烟扔了出去,火瞬间燃烧了起来,一个直径约莫十五米的巨大圆圈在火光的蔓延勾勒下渐渐成形。

        罗猎加大了油门,在火焰就要将圆圈封闭的时候,猛然一提车把,摩托车的双轮离地,越过缺口处火势尚未燃起的地方,摩托车刚一落在地上,火焰就燃烧了起来。

        看到罗猎和颜天心平安归来,谭天德暗自松了一口气,可他的心情马上又沉重了起来,他的手下有半数已经被困在了外面。熊熊燃烧的火焰只能阻挡外面的感染生物一时,却无法做到永远,一旦火焰燃尽,那些生物就会越过火墙的封锁线,进入他们的安全范围内。

        谭天德从汽车上下来,来到罗猎的身边,他心中懊悔不及,可现在也没必要再提起,低声道:“罗先生,咱们应该怎么办?”到了这步田地,他已经不再顾及颜面了,当着那么多手下的面还是公开向罗猎求教。

        罗猎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只要再撑上一段时间,天就会放亮,一旦旭日东升,这些危险的感染体应当不战而溃,罗猎道:“等待,除了等待咱们没有别的办法,清点所有的备用油桶,将一切的可燃物都集中起来,无论如何都要让这堵火墙维持到天亮。”

        谭天德环视周围的部下大声道:“罗先生的话你们有没有听到,还不赶紧去做!”

        颜拓疆终究还是没有能够顺利逃离新满营,他从西门绕到北门,到处都是一片慌乱的场景,颜拓疆担心开车会成为被人关注的目标,他决定选择弃车步行,马永卿表现得极其配合,只是她刚一下车就感到一阵恶心,快步跑到一旁,对着墙角呕吐起来。

        发生在南阳大街和西门的事情已经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新满营,流言四处散播着,不少居民已经开始准备逃离这座恐怖的城市。

        颜拓疆惊奇地发现已经没有人追踪自己,甚至已经忽略了他的存在,他来到马永卿的身边,望着躬身呕吐的她,犹豫了一会儿方才道:“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马永卿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方才鼓足勇气,含着泪向颜拓疆道:“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就算死一万次也无法补偿我对你的亏欠,可是……可是我……我怀孕了……”

        颜拓疆愣在那里。

        马永卿因他错愕的表情而绝望,颤声道:“你的骨肉……”她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颜拓疆强有力的双臂拥入怀中,马永卿在颜拓疆的怀中感到久违的温暖和安全,她的泪水宛如崩溃的河堤一般喷涌出来。

        颜拓疆粗糙的大手托住她的面颊,仿佛要重新看清她一般,然后一字一句道:“你放心,我就算拼上这条性命,也要将你们娘俩儿活着带出去。”

        马永卿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动,她忽然明白原来幸福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只是自己却一直选择忽略。

        颜拓疆虽然抱定视死如归的决心,可是他却不会盲目赴死,在他曾经的势力范围,在新满营他有很大的把握潜伏并生存下去,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座城池,就算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也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颜拓疆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弄到了两套衣服,和马永卿换上,混入人群,看起来他们和普通的百姓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不知道内情的人肯定不会将他们当成夫妻,十有八九会把他们看成父女,毕竟两人年龄相差太大。

        新满营所有的城门都被封锁,城内的人出不去,城外的人也进不来,颜拓疆带着马永卿兜了一个圈子,重新回到大帅府附近,马永卿一开始对颜拓疆的做法感到不解,可很快就想明白他这样做的用意,往往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在逃离之后再度回到附近。

        颜拓疆行伍出身,行事风格也暗合兵法之策。大帅府西南有一间烟馆,名为神仙居,这里也是新满城内唯一被官方允许的烟馆,烟馆的老板宋昌金,此人大有来头,交友广泛,和北洋政府内当权的几大军阀都有交情,而他的人脉和手段也让他得以和颜拓疆拉近关系,从而获得这里唯一的烟馆经营牌照。

        商人离不开政治,可一个成功的商人也会最大限度地规避政治可能带来的风险。宋昌金在新满营的这场篡权兵变之中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烟馆经营照旧,这和他在马永平得势之后悄悄送上了一笔政治献金有关。

        今天的神仙居和以往不同,烟鬼抽烟是不分时间的,如果不能舒舒服服地抽上几口,烟鬼就无法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所以神仙居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一天十二个时辰,任何时候都断不了生意,毕竟在新满营官方允许的烟馆就他们一家。神仙居的大门虽然开着,里面却已经没有了昔日顾客盈门的场面,还剩下三五个常年眷恋床榻的老烟鬼仍然躺在床上,佝偻着身体吞云吐雾,沉浸在飘飘欲仙的世界里,双耳不闻窗外事,其余人早已跑了个精光。

        宋昌金也正在收拾金银细软,准备逃走,不过他只是有条不紊地准备,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急着出城,在新满城只有他一个人经营,他的家人都在黄浦,所以宋昌金也没有太多的牵挂,烟馆的伙计也走了不少,这会儿更只剩下老于头,要说这老于头是跟着他一起从家乡走出来的,两人之间还有些亲戚关系,按照辈分,老于头应当称他一声舅舅。

        不过在烟馆内,老于头永远都是尊称他一声掌柜的,而他也习惯性地叫他为老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