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包围圈】(上)

第一百九十三章【包围圈】(上)

        那只鹰隼在低空盘旋,谭子聪看到爱宠来到头顶,心中大悦,吹了个唿哨,伸出左臂,示意黑羽停在他的手臂上。

        鹰隼在低空盘旋了数周,缓缓降落,在距离谭子聪头顶还有三丈左右的时候,陡然加速,直奔谭子聪的面门扑去。这一变化极其仓促,谭子聪方才看出这鹰隼一反常态,定睛望去,却见鹰隼半边脑袋只剩下森森白骨,吓得谭子聪惊叫了一声。

        谭天德一只留意这鹰隼的行动,看到它竟然攻击昔日的主人,慌忙举枪就射,汽车恰恰在此时颠簸了一下,谭天德这一枪并未射准,子弹贴着鹰隼的右翅掠过,鹰隼已经飞抵车前。

        蓬!却是颜天心扣动扳机,霰弹枪将空中的鹰隼轰成肉泥,空中羽毛乱飞,被炸碎的血肉如雨般落下,谭天德父子二人慌忙低头,饶是如此仍然有不少血肉落在他们的身上。

        那司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吃了一惊,下意识地踩下刹车,后方汽车跟得过近,没想到前方会突然刹车,再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刺耳的刹车声过后就是一身沉闷的撞击。

        谭天德干枯的身躯重重趴在了前座的靠背后,差点没把他一口老血给挤出来。

        谭子聪掏出毛巾擦去脸上的碎肉和血迹,怒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开车的?”

        车队停了下来,罗猎内心中变得越发不安,他抬起头来,却见他们的前方正有一支队伍向他们包抄而来。前有埋伏后有追兵,这场戈壁上的伏击竟然是有备而来。

        谭天德了解到这一状况之后马上明白现实已经无法允许他们逃到想去的地点,他即刻传令下去,就地摆开防守阵营,和对方放手一搏。

        车辆被他们利用作为掩体,四挺机枪分别守住前后。不过追击他们的骑兵队伍明显放慢了速度,正前方那支包抄他们退路的队伍在不断接近。

        罗猎让所有车灯保持开启,希望车灯的光芒能够起到阻挡对方前进的作用,随着对方的接近,他们透过望远镜已经能够看出这支队伍的大致情况,这是一只奇怪的队伍,组成队伍的不是人,而是牛羊,至少有五百余只。

        谭天德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诡异的景象,那些牛羊宛如中了某种魔咒一样,都朝着同一方向前进,谭天德可以断定这些牛羊全都和刚才的那支鹰隼一样中了诅咒,也就是罗猎所说的病毒,他大声道:“所有人给我听着,只要进入射程内的一切活物,格杀勿论!”

        马永平亲自率领军队封锁了南阳街的首尾两端,他必须要补救,他相信还来得及补救。军队还在他的控制中,他拥有足够的武器弹药,伴随着马永平的一声令下,火炮和机枪织成的火力网将南阳大街变成了一片人间炼狱,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而马永平清理南阳大街的时候,新满营的西门也出现了状况,马永平发现自己仍然低估了这怪病带来的影响,他能够篡夺颜拓疆的军权自然也不是无能之辈,在审时度势之后,马永平即刻命令封锁丹阳桥、升阳路、天行街,从而形成了一道隔绝西门的防线,同时派出一个机动团,出北门绕行到西门外,在西门外形成封锁,以防僵尸外逃。

        虽然被感染者不少,可是新满营毕竟重兵驻守,单单是城内,可调动的军队就有两万五千人,再加上应对及时,第一时间将发生状况的区域隔绝。马永平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手段虽然极端残忍,可是在这种非常时刻不失为一个正确的对策,马永平到现在都搞不清这些士兵因何染上了怪病,这种怪病到底是不是和黑水寺那口棺材的诅咒有关。

        城内士兵虽然害怕,有人也从这些发疯者联想到了僵尸,可马永平在宣传和安抚方面也未疏忽,只说这些士兵是感染了疾病,这种疾病是通过撕咬和血缘传播,让众人不必太过惊慌。

        新满营的混乱状态持续到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渐渐平复,西门和南阳大街两处灾情最为严重的区域已经不再出现感染者主动冲撞封锁线的现象。马永平方面也不没有选择主动进攻,然而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或许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罗猎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不仅仅是在他们的正前方,在他们的右侧都有数以千计的牛羊正在缓缓靠近,在他们的周围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不过目前这个包围圈还未完全形成,在他们的左侧还存在一个缺口。

        谭子聪原本还认为在人数上他们略微占着一些优势,可看到那些不断出现的牛羊,己方的那丁点儿人数优势顿时消失殆尽,他刚才就被发疯的鹰隼吓破了胆子,至今仍然没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忍不住想像周围牛羊群起而攻之的场面,颤声道:“咱们就要被包围了。”

        谭天德道:“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好怕!”危急关头,老子的骨头显然要比儿子更加的硬气。其实他心中也感到害怕,但是当着儿子,当着这么多手下,他必须要站直了别趴下!

        原本准备采取的防守策略已经不再现实,他们必须要采取主动攻势,在包围圈没有完全形成之前实施突围计划。

        罗猎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应当转而向后方发起冲击,在罗猎看来,后方的骑兵队才是重点所在,擒贼先擒王,只要击退后方的骑兵队,那些牛羊或许会不战而退。

        “或许?生死关头你居然说或许?”谭子聪大声道,他的情绪因恐惧而变得激动,指着左侧的缺口道:“现在冲过去还来得及。”

        罗猎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何会有那个缺口?那缺口是不是一个圈套?”他心中非常奇怪,如果那些骑士是感染者,为何会拥有如此清醒的头脑,明显按照既定的战术。

        谭子聪道:“你以为僵尸会有脑子吗?还懂得战略战术?”他并非是轻视罗猎,而是眼看着还有出路,为何要放弃生路自寻死路?他转向父亲道:“爹,您说说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谭天德心中极其犹豫,儿子所说的有道理,可罗猎的推测也有可能,如果这些僵尸有智慧,他们懂得排兵布阵,这个尚未合拢的缺口就是一个可怕的圈套。

        谭天德斟酌良久终于还是做出了向缺口进军的决定,对付牛羊,总比对付僵尸要容易得多。

        罗猎听到他的最终决定的时候难以掩饰内心的失望,颜天心向身后望了一眼道:“他们一路追赶就是要将咱们赶入埋伏之中。”

        罗猎点了点头。

        颜天心道:“怎么办?”

        罗猎环视四周,发现敌方逼近的速度明显放缓,左侧缺口收拢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他几乎能够断定这是一个圈套,内心的压迫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烈。

        谭天德在做出决定之后,他的队伍就迅速集结起来向缺口处挺进,力求在缺口收拢之前,冲出重围。谭天德回过头去,看到罗猎和颜天心仍然呆在原地不动,没有跟上来的意思,谭天德的内心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他虽然承认罗猎的智慧和能力,可是在生死关头却无法完全相信他的判断,他一手建立起红石寨,并带着这帮弟兄纵横甘边这么多年,不仅仅凭借勇气和侥幸,每次生死存亡之时,他的决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明明缺口就摆在前方,他没理由舍近求远,舍易取难。

        他们距离缺口已经越来越近,这样的距离下已经可以确信那些缓慢行走的牛羊来不及完成对他们的包围,谭天德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罗猎的判断出错了。

        谭子聪大声命令道:“兄弟们,加足马力,冲出重围!”前方一马平川,根本没有任何的埋伏隐藏,位于两侧的机枪手瞄准左右的牛羊队伍射击,子弹在夜空中牵拉出一条条的火线,被子弹射中头颅的牛羊纷纷倒下。

        谭天德慌忙命令他们停止开火,虽然脱困在际,也不能随便浪费子弹。

        谭子聪哈哈大笑道:“太过多疑也不是好事,我就不信他不过来。”

        谭天德忍不住再次向后望去,罗猎和颜天心扔在原处,他们果然没有过来,非但他们没过来,后方的骑兵队伍,周围的牛羊全都停止了前进。谭天德顿时感觉到不对,他正准备下令加强警戒之时。前方草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这声响短时间内就迅速增加,前方草丛波浪般起伏,草丛内成千上万的老鼠向他们潮水般涌来。

        所有人不禁为之色变,一只老鼠固然没什么好怕,可是前方的老鼠成千上万,黑压压从草场上狂涌而来,场面惊心动魄。如果发动攻击的是僵尸牛羊之类的生物,他们至少可以轻易锁定目标,可现在是老鼠,这些老鼠不但体型小,而且移动速度奇快。

        不等谭子聪下令,手下人已经瞄准那密密麻麻的鼠群开枪。谭天德大吼道:“撤退!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