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西城门】(下)

第一百九十二章【西城门】(下)

        颜拓疆驱车准备通过城门,即将抵达城门之前,突然上方落下来一物,他出自本能的反应,猛地踩下了刹车,那黑乎乎的物体砸在他们的引擎盖上,顿时鲜血四溅,马永卿吓得大声尖叫起来,落下的却是一具尸体,从近十丈高城楼之上被人抛下,砸在汽车的引擎盖上,而后又跌落在地上,十有八九是无法活命了。

        颜拓疆也被这突然出现的状况吓了一跳,他先将车向后倒了一些距离,看清那倒在血泊中的人,从服饰来看应当是他麾下的一名士兵,只是不明白,这士兵因何要从城楼上跳下?颜拓疆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有三具尸体先后从城楼上坠落。

        而最先落地的那具尸体竟然开始有了反应,先是手足抽动了一下,然后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扭曲的双臂艰难举起,将歪向一边的头颅扶正。马永卿以为自己在做梦,她用力眨了眨双目当她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全都是现实的时候,尖叫道:“僵尸……他们是僵尸……”

        一个又一个的僵尸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本在城门两侧负责警卫的士兵慌忙举起枪来,发现状况不对的行人吓得四处逃窜。枪声接连不断响起,警卫瞄准几名僵尸的身体射击,那些僵尸被子弹击中身体不停踉跄,可他们并未停止前进的脚步,在城楼巨大的阴影中,一名僵尸扑向一名正在更换弹夹的警卫,张开鲜血淋漓的大嘴猛地咬中了他的脖子。

        那名警卫挣扎着倒在了地上,周围同伴慌忙过来接应,他们对准那僵尸的头颅射击,将僵尸的头颅轰了个稀巴烂,合力将受伤的同伴从僵尸的身下解救出来,不曾想这又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那名受伤的士兵疯狂地抱住战友,宛如疯魔般撕咬着他们的血肉。

        目睹如此场景,颜拓疆震骇莫名,只是转瞬间的功夫,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几名僵尸阻挡住,更麻烦的是,城门偏偏在此时被关闭了,颜拓疆几乎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这件事和马永平无关,新满营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恐怖危机。

        颜拓疆决定改变路线,他将挡位切入倒档,踩住油门缓缓向后方倒退,希望不至引起那些僵尸的注意,血腥的场面让马永卿就要呕吐起来,她转过脸去,不曾想一个满脸是血的人从侧方扑向汽车,丑陋可怖的面孔重重贴在玻璃窗上。

        马永卿吓得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颜拓疆猛然转向,利用车身将那试图攻击汽车的僵尸重重撞击了出去,然后他娴熟地将车头调转过来,踩下油门向后方驶去。

        罗猎走上鱼鳞坡,早已来到这里的颜天心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他,罗猎利用望远镜眺望新满营的方向,虽然相隔遥远,仍然能够看到新满营方向的天空隐约有红光闪烁。

        罗猎道:“交火了?”

        颜天心点了点头。

        谭天德拄着拐杖从下方的宿营地艰难走了上来,他低声道:“兴许是有人在放烟花。”

        罗猎道:“不是说城内地牢里还关着十五名感染者?”

        谭天德道:“马永平不是傻子,他肯定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不会掉以轻心的。”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又道:“可如果是我,就先把那些恶心的家伙干掉,以免夜长梦多。”

        下方传来大笑和划拳声,谭天德的这些部下并不知道他们明天将去执行的是怎样的任务,加上都是土匪,纪律自然不如军队那般严明,扎营之后就开始喝酒划拳行乐,更有甚者有人还临时开了赌局。

        罗猎被下方的动静所吸引,看了一会儿道:“谭老爷子没把咱们此去的任务告诉他们?”

        谭天德摇了摇头道:“本来想说,可考虑了一下还是不说为好,如果他们知道了真相,恐怕不到明天天亮就会逃个精光,到时候老夫就成了光杆司令。”

        罗猎不禁笑了起来,谭天德虽然名声不好,可此人能够坚持留下来对付那些异变的僵尸,证明他还是有些大局观的。

        颜天心道:“你们完全可以离开这里,为什么要留下来?”其实这也是罗猎想问的。

        谭天德道:“故土难离吧!”说完之后他又感觉到这样的说法根本骗不了人,叹了口气道:“从黑水寺见到那些怪鸟之后,我才改变了主意,如果不将这些怪物干掉,恐怕不久以后,咱们都要面临灭顶之灾,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罗猎点了点头道:“老爷子的格局让我佩服。”

        谭天德嘿嘿笑道:“别谈什么格局,等解决这件事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颜天心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谭天德所说的其他事情这其中也包括了根自己的恩怨,现在放下,不代表永远都放下。

        罗猎此时却向鱼鳞坡的顶点走去,他瞪大了双眼极目远眺西方天地交接的地方,虽然夜幕降临,可夜色仍然不够浓郁,他的目力还能够看出很远,罗猎看到远方的地平线似乎有东西在蠕动,他举起了望远镜,这下看得更清晰一些,地平线处的确有动静,应当是一支规模不小的队伍正在朝着他们的位置飞速靠近。

        罗猎顿时紧张了起来,他马上将这一状况告诉了谭天德和颜天心。

        谭天德和颜天心两人的目力都比不上罗猎,接过望远镜看了好一会儿方才看到罗猎所说的变化。谭天德道:“未必是你说得僵尸。”

        颜天心道:“无论是不是那些僵尸,咱们都必须要做好准备。”

        罗猎点了点头道:“这里地势空旷,不宜防守,咱们还是尽快转移,避免和他们的正面冲突。”

        颜天心道:“不错!”

        谭天德赶紧将儿子叫了过来,让他传令下去,所有手下即刻整理,五分钟之内务必上车出发。

        那帮土匪暴晒了一天,好不容易才得到休息,一个个正在兴头之上,听说这就要出发,都是满腹牢骚,可碍于谭天德的威严谁也不敢抗命,一个个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鱼鳞坡。

        可这帮土匪毕竟纪律涣散,谭天德给出五分钟的时间他们根本无法做到,拖拖拉拉还没有完全整理完毕。

        罗猎站在鱼鳞坡上监视着远方队伍的动静,那队伍推进的速度极其惊人,罗猎开始否定了是僵尸的可能,毕竟他曾经亲眼目睹僵尸的移动速度极其缓慢,随着对方的不断接近,罗猎渐渐看清,急速靠近他们营地的竟然是一支马队。

        在五分钟内,这支马队竟然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一半,骑士的身上泛着深沉的金属反光,罗猎推断出他们的身上应该是穿着甲胄的,这让他越发不解,现在的军人少有穿着甲胄作战,这支骑兵队伍究竟来自何方。

        颜天心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罗猎,该走了!”

        罗猎点了点头,快速来到他们的营地旁,此前他们的营地就在鱼鳞坡的高处,远离那帮土匪,这也是为了避免那群土匪对他们不利。颜天心已经收拾好了行囊,罗猎翻身上了摩托车,颜天心在他身后坐下,左手搂住他的腰腹,右手握着一杆威力巨大的霰弹枪。

        谭子聪站在敞篷越野车上,向他们大声道:“咱们朝南开,大概往南十里地有座石头城,希望能够提前摆脱他们。”谭子聪对周围的地形非常熟悉,和父亲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放弃继续深入戈壁,至于攻打老营盘与否等到明天再说,眼前还是先摆脱那支神秘的骑兵队,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所有人上车之后,车队向南驶去,谭子聪对摆脱身后的那支骑兵队有足够的信心,毕竟这里是戈壁滩,地面硬度足够车辆行走,在这样的地貌条件下,马是追赶不上汽车的,更何况有鱼鳞坡阻挡,那支队伍未必能够发现他们,即便是看到了他们,对方也未必是冲着他们而来。

        谭天德却没有儿子这般乐观,他的身体在车辆的行驶过程中不断颠簸着,苦笑道:“我这把老骨头就快被颠散了。”

        谭子聪对父亲道:“您只管放心,他们追不上的。”

        谭天德叹了口气道:“还未看清敌人什么样,就掉头逃跑,老子有生以来还从未如此窝囊过。”心中却暗忖,如果那支队伍当真是僵尸骑兵队,这场仗不打也罢,毕竟现在是在黑夜,按照罗猎的说法,那些僵尸在夜里的攻击力要比白天强盛数倍。

        罗猎驱车前行,车速并未提升到最大,保持和土匪的车队并驾齐驱,颜天心不时回头观望后方骑兵队伍的动静,感觉罗猎的车速突然放缓,她本想提醒罗猎加快速度,因为后方的骑兵队已经发现了他们,正在后方亡命追逐。

        罗猎的内心中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这才是他减缓车速的原因。

        谭子聪的车却一马当先,上方突然出现一只鸟儿的身影,那鸟儿发出一声鸣叫,谭天德出于本能反应举起了手枪,却被儿子阻止。谭子聪道:“是黑羽!”黑羽正是他驯养的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