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马前卒】(下)

第一百八十九章【马前卒】(下)

        谭子聪好不容易方才逃出生天,他又岂肯回去,哭丧着脸道:“将军,不是我不肯答应,而是那些人都成了僵尸太难对付了……”

        马永平道:“我会给你提供最好的武器装备,除了人之外,我可以提供给你需要的一切,城外的那些感染者本来就是你的部下,于情于理,你都有责任解决这件事。”

        谭子聪恨不能打自己一个狠狠的耳光,早知如此何必前来找马永平帮忙?还不如就此溜之大吉。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

        马永平道:“子聪,有件事你务必要记住,你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所看到的一切,决不能对外张扬。”

        谭子聪道:“可是……里面的那些人。”

        马永平道:“新满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事态我已经控制住了,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我会解决,可老营盘那边要靠老弟你了。”他伸手拍了拍谭子聪的肩膀。

        事到如今谭子聪已经骑虎难下,他点了点头道:“好吧……我……我尽力而为。”原本他还想将颜天心和罗猎的事情一并向马永平密报,可马永平反手摆了他一道之后,谭子聪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颜天心和罗猎虽然是自己的仇人,可马永平绝不是自己的朋友,他们相比,至少罗猎没有将自己仍在戈壁滩,让他被那群僵尸分而食之,马永平却要将自己推出去为他挡枪。

        谭子聪道:“黑水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永平道:“其他的事情你不用问,总而言之,你做好份内之事,我绝不会亏待老弟。”停顿了一下又道:“只要你帮我做成此事,我就派兵将红石寨攻下来给你。”

        “他放屁!”谭天德怒气冲冲将手中的茶壶摔在了地上,茶壶被摔得粉碎。

        谭子聪一回来就将所有的苦水都倒给了父亲,他因为自己刚才的自投罗网而后悔不迭。

        谭天德来回走了几步,余怒未消地骂道:“这混账东西,如果不是我们给他支持,他焉有今日?现在遇到了麻烦,竟然要将咱们爷儿两个先给推出去,简直忘恩负义。”

        谭子聪道:“爹,此一时彼一时,他如今已经得势,自然不会再将我们父子放在眼里。”

        谭天德虽然生气,可并没有被气昏头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低声道:“你所说的全都是真的?”

        谭子聪点了点头道:“我亲身经历,今天如果不是那个姓罗的,恐怕我没机会再见到您老人家了。”

        谭天德道:“僵尸?这世上真有僵尸?”

        谭子聪道:“他们是不是僵尸我不知道,可只要被咬之后马上就会发病,开始的时候我们人多,可后来不停有人被咬发疯,到最后,跟随我的五十多名兄弟只有我一个人逃出来了。”

        谭天德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可通过儿子的描述也能够想象出当时场景之可怖,他叹了口气。

        谭子聪道:“爹,我思来想去,还是不能去送命,别的不说单单老营盘的感染者就有八九十人,他们根本不怕死,我们在城内的兄弟加起来也就只有二百多人,就算我们全部出动,也不会有胜算。”

        谭天德道:“可马永平下了令。”

        谭子聪道:“趁着这个机会咱们敲他一笔,从他那里得到装备和武器然后离开。”

        谭天德摇了摇头道:“走?又能走到哪里?这片区域全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如果被他发现咱们没去老营盘为他办事,他必然会翻脸无情,到时候咱们连最后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了。”

        谭子聪道:“如果不走难道留下来等死?”

        谭天德眯起双目望着桌上跳动的烛光,过了一会儿方才道:“那姓罗的好像对这件事有些了解。”

        谭子聪点了点头道:“他在美国留过学,倒是见多识广。”

        谭天德道:“这个人我倒想领教一下。”

        谭子聪道:“他约我明天清晨六点在向阳客栈见面,不过他身边还有一个人,就是颜天心。”

        颜天心一早就来到了向阳客栈附近,她选择了一间民宅的屋顶爬了上去,在屋脊处隐蔽,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向阳客栈门前路口的情景。罗猎约了谭子聪在这里见面,目的是要从谭子聪那里探听一些消息。而颜天心对谭子聪其人是不信任的,虽然她对罗猎的实力有信心,然而仍需做最坏的打算。颜天心寻找到最合适的角度,只要谭子聪胆敢对罗猎不利,她会第一时间将之射杀。

        罗猎准时来到了向阳客栈门前,他对危险的感觉已经变得越来越敏感,这让他在应对非常处境的时候表现得游刃有余,也越发自信。

        谭子聪并未如约而来,罗猎抵达向阳客栈的时候,已经有位带着墨镜穿着长衫的老者先于他到来。

        藏身在房顶的颜天心认出那老者居然是红石寨的寨主谭天德。

        谭天德向罗猎点了点头,主动招呼道:“罗先生是吧?老夫谭天德,谭子聪乃是犬子。”

        罗猎微笑道:“老先生早,令公子怎么没来?”

        谭天德手中的拐杖在地上顿了一下,然后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去早点铺边吃边聊。”

        谭天德所说的早点铺并没有多远,是一家清真包子铺,两人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谭天德叫了几笼包子,两碗羊骨汤,将墨镜摘下,深邃的双目盯住罗猎的面庞,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罗先生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罗猎笑道:“老先生过奖了,不知老先生有何指教?”

        谭天德将身子向罗猎欠了欠道:“老营盘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子聪本想亲自过来,可他又担心被人盯梢,反倒暴露了罗先生的行踪,谨慎起见方才由我过来。”他一语双关,既解释自己为什么要亲自来见罗猎,又告诉罗猎谭子聪并未出卖他。

        罗猎道:“父子之间原本就不应该有任何的隐瞒。”

        谭天德道:“新满营的地牢内有十五名你说的僵尸。”

        罗猎内心一怔,其实他早就料到不仅仅是老营盘存在感染者。

        谭天德道:“最早发疯的人是在黑水寺。”

        罗猎道:“黑水寺?”

        谭天德点了点头道:“黑水寺近几年一直是存放士兵骨灰的地方,颜拓疆还特地将之改名为忠义庙,我只知道前天马永平率领部下去了黑水寺。”

        罗猎道:“他因何要去黑水寺?”

        谭天德看了看四周,确信无人关注他们,方才低声道:“我听说是去找一口棺材。”

        罗猎的内心顿时激动了起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龙玉公主的遗体,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不过罗猎凭直觉认为此事应该不会有错。谭子聪亲历老营盘的那场血战,此事他必然不会隐瞒他的父亲,从谭天德刚才的那番话能够听出,谭子聪前往说服马永平派兵的事情并没与那么顺利。

        其实罗猎来此之前甚至做好了被谭子聪出卖的准备,毕竟谭子聪为人豺狼成性。而今谭天德亲自前来,一开始又表现出如此的诚意,不难推断出他们父子遇到了麻烦,不小的麻烦。

        谭天德老谋深算,他本以为就算儿子口中的罗猎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可终究经验欠缺,他相信自己一眼就能够看透对方的心机,所以一开始就接连抛出了看似充满诚意的诱饵,然而罗猎的表现却安之若素,以谭天德老辣的眼光竟然看不出罗猎表情的任何波动,更不用说试图窥探他的心理。谭天德终于明白,因何儿子会对一个曾经擒获他的敌人如此心服,即便是在背后也对罗猎推崇备至,果然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罗猎道:“据我所知令公子和军方的关系一直良好。”

        听话听音,谭天德马上听出罗猎对己方仍然存有疑心,这也难怪,毕竟他们和马永平的合作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谭天德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不瞒罗先生,昨夜犬子去见了马永平,将老营盘发生的事情如实告诉了他。”

        罗猎听到这里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定然是马永平将这个麻烦推给了谭天德父子,让他们派人解决老营盘的事情。罗猎道:“他应当远未了解这些感染者的可怕,现在他们身在戈壁,荒无人烟,短时间内疫情无法扩展,可是如果他们来到了新满城,这里人口密集集中,疫情就会迅速扩散开来。”

        谭天德道:“照你看,咱们在他们抵达这里之前将他们全部歼灭的机会有多大?”

        罗猎想了想方才道:“也不是全无机会,你能不能搞到飞机?”

        谭天德明显愣了一下,他虽然是红石寨的首领,也算得上是一方枭雄,可飞机这么稀罕的玩意儿他也只是听说过,摇了摇头道:“连军方都没有一架,汽车倒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