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马前卒】(上)

第一百八十九章【马前卒】(上)

        颜天心知道经历了今天的可怕一幕之后,每个人的心里都会产生阴影,这阴影或许会伴随终生,成为有些人挥之不去的梦魇。玛莎就是如此,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就一个人走入了房间内,到现在都没有出门。

        罗猎也想起了玛莎,和颜天心一起来到她的房门外去叫她吃饭,颜天心还未敲门,罗猎内心中却已经生出预感,低声道:“不好……”

        玛莎居然不辞而别,桌上留着一个字条,上面写着——谢谢,我走了!

        颜天心暗叹自己过于疏忽,一定是刚才在她为罗猎剪发的时候,玛莎趁机离开,只怪自己对她少了些关注,她的族人都已经不在,一个人孤苦伶仃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地方肯定是极不安全的。颜天心道:“我出去找找。”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必了,玛莎离开应该有她的理由。”

        颜天心不由得想到自己对德西里开枪的事情,难道玛莎是因为这件事而无法面对自己?

        罗猎拍了拍颜天心的肩头道:“咱们还是好好计划一下,当务之急是找到龙玉公主的遗体。”

        马永平望着眼前的马永卿,现在的她已经恢复了平时贵妇人的装扮,她刚刚从戈壁回来的时候蓬头垢面,狼狈不堪,和现在几乎判若两人。马永卿也在望着马永平,心中前所未有的冷静,正是这个被她称为哥哥的男人当初一手将她送给了颜拓疆,曾经给她极其美好的承诺,有些事她已经记不得了,只是心中有个疑问,他既然如此在乎自己,为何要让一个瞎子将自己劫走?

        如果说过去他是逼不得已,而现在他已经成功夺走了颜拓疆的军权,距离他的目标已经触手可及,所差的无非是公开宣布罢了,一个新满营军权的实际掌控者竟然任由一个瞎子将她从大帅府在众目睽睽之下劫走,此事实在不合情理。这让她难免不会产生其他的想法,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兴许自己对马永平来说已经成为了负累,他刚好趁着这个机会除掉自己。

        马永平挤出一丝笑容道:“永卿,你是如何从那瞎子手中逃脱的?”

        马永卿本想回答他,可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应当用另外的一种方法来回应,她的鼻翼开始翕动,唇角一撇,捂住面孔就哭泣起来。

        马永平看到她这幅模样自然不好继续追问,暗自猜测她必然受了不少的委屈,他正想劝慰几句,一名佣人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马永平点了点头,先让人将马永卿送回去休息,然后起身去了前院的花厅。

        突然来访的人却是谭子聪,他和罗猎在西门分别之后并未直接前来帅府,而是先去他位于新满营的家,谭子聪并不糊涂,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惊人,若是直接前往帅府去通报,恐怕未必能够取信于马永平,所以他准备先回去见了老爷子谭天德,把发生的事情告诉老爷子,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再做定夺,不曾想老爷子一早就出去了,至今仍未回家,所以他只能独自前来面见马永平。

        马永平对谭天德父子从心底是看不起的,虽然在他篡夺军权的过程中这父子两人帮了一些忙,出了一些力,可这父子两人的能力实在欠缺,连他们的老巢红石寨居然都能被连云寨的流寇夺走。可马永平目前还离不开这帮人,毕竟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还需要他们去做。

        谭子聪看到马永平从门外进来慌忙站起身来,过去他和马永平一度以兄弟相称,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马永平已经成为新满城的实际掌权者,成功掌控了军权,他早晚都会得到颜拓疆甘边宁夏护军使的职位,以后这片广袤的土地将会是他当家了,谭子聪招呼道:“马将军。”

        马永平微微笑了笑,他看出谭子聪对自己的恭敬,这些年的付出总算有了回报,为了这一天,他不惜忍辱负重,甚至不惜敬献出自己最爱的女人,别人都看到他今日之风光,谁知道他背后付出了怎样的努力,亲切道:“子聪回来了。”

        谭子聪道:“回来了。”

        马永平坐了下去,看到谭子聪仍然站着,招呼道:“坐!”

        谭子聪这才坐了下去。

        马永平道:“雅布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谭子聪的脸有些发烧,毕竟丢掉了老巢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他低声道:“他们非常警惕,我们的几次行动都被提前发觉,我怀疑我们的内部出了问题,有人在为他们通风报讯。”

        马永平点了点头道:“最怕得就是内部出问题,不过你不必担心,等新满营这边的事情稳定下来,我会派兵帮你夺回红石寨。”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谭子聪很可能要对马永平感恩戴德,可现在他所关心得却不是红石寨了,他小心道:“今天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

        马永平皱了皱眉头,问询的眼光投向谭子聪。

        谭子聪道:“我在途中遇到了一些塔吉克族人,他们宛如行尸走肉一般,遇到人就疯狂攻击。”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悄悄观察马永平的表情。

        马永平的眉头皱得越发厉害,谭子聪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由得想起了在黑龙寺发疯的士兵,低声道:“说清楚一些。”

        谭子聪故意没有提起方平之的事情,因为他并不知道马永平会不会相信自己,而且方平之所带的那些士兵全都发疯,马永平会不会将这笔帐算在自己的头上,思前想后他还是撒了谎。

        谭子聪道:“我们遇到了六名塔吉克族人,他们和我们一样在老营盘躲避风沙,可不知怎么了,其中一人突然发了疯,对周围人又撕又咬,有人当场被咬死,可奇怪的是,那被咬死的人居然又很快活了过来,他同样发了疯开始去攻击其他人。”

        马永平听到这里表情已经变得极其阴沉:“当真?”

        谭子聪点了点头道:“那些人发疯之后不但攻击力强悍,而且他们不怕子弹,子弹射在身上没事人一样,只有射中他们的头部才能将他们杀死。”其实谭子聪此前已经听方平之说过,在方平之离开新满营之前曾经去探望过他的一名部下,那名部下是在黑龙寺被人咬伤。

        马永平点了点头道:“你确定是在老营盘?那里现在什么状况?”

        谭子聪道:“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那边现在究竟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担心,如果那些发疯的人进入新满城,恐怕……”

        马永平忽然站起身来:“你跟我来!”

        马永平带谭子聪去的地方就在大帅府附近的地牢,走入地牢,谭子聪就听到凄惨的嚎叫声,马永平将他带到其中一间囚室,囚室内,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正在拼命用头撞击着铁栅栏,他缺失了一只耳朵。

        马永平用手电筒照射在那人的脸上,那人对光表现出恐惧,踉踉跄跄向后退去,双手捂住面孔。

        谭子聪道:“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大都是这个样子。”

        马永平点了点头,他拍了拍手,地牢内灯光亮起,谭子聪举目望去,却见从这里向内的十多个囚室内全都有人,那些人无不精神恍惚,在囚室内做出种种疯狂的举动。

        马永平道:“这些人全都是我的士兵。”

        谭子聪颤声道:“有多少人变成了这个样子?”

        马永平道:“目前查出了十五个,还有六人被当场击毙。”他已经尽最大努力控制事态的发展,从目前来看还算不错,马永平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猜测这种疯狂的病症的大致传播途径,所以才将感染者全都送到这里囚禁起来。

        谭子聪道:“马将军,我们必须要尽快采取行动,将这些感染者全都铲除,也只有这样才能灭除隐患。”

        马永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地牢,谭子聪赶紧跟着他逃了出去,来到外面,月光如水,霜华满天,马永平背着双手望着空中的月亮,低声道:“我本以为被感染的人只有这么多。”

        谭子聪道:“老营盘那边还有不少,将军要当机立断啊。”

        马永平没有表态。

        谭子聪道:“他们怕光,一旦到了黑夜里面就表现得特别兴奋和活跃,只要我们尽快采取行动,将所有的感染者全都清除掉,那么事态就不至于太坏。”

        马永平望着谭子聪的双目中流露出欣赏的神情,这神情却让谭子聪心中一沉,他开始意识到自己说的可能太多了。

        马永平道:“子聪,我有件事想你帮忙。”

        谭子聪已经猜到马永平想说什么,可此时他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

        马永平道:“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好兄弟,唇齿相依,唇亡齿寒,此事非同小可,如果消息泄露出去,必然会造成很大的恐慌,所以我暂时不能出动军队。子聪,我想你率领你的人马前往老营盘剿灭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