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腥风起】(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腥风起】(下)

        方平之选择单独留下的目的是为了创造和玛莎单独相处的机会,谭子聪离开之后,方平之装腔作势道:“玛莎姑娘不要害怕,我和他们不一样。”

        玛莎从地上爬起来,双目充满质疑地望着他。

        方平之道:“我是新满营的正规军,从不做欺男霸女的事情,你不用害怕,我刚才只是在他的面前演戏,也只有这样才能将你带出困境。”

        虽然方平之说得真挚,可玛莎也不是傻子,对于新满营的军纪她也是有所耳闻的,当地百姓早就说他们是兵匪一家,此人十有八九是在自己面前演戏,想要取得自己的信任。

        玛莎心中暗忖,自己现在的处境实在不妙,方平之虽然不可信,可是如果将计就计未尝不是一个脱身的机会,她眨了眨双眸,装出天真的样子道:“你……你当真想帮我?”

        方平之点了点头,心中暗自得意,这塔吉克女子终究太过单纯,自己三言两语就取得了她的信任。

        玛莎道:“我爹也被他们抓了,长官能不能让他们把我爹也放了。”

        方平之故意做出为难的样子,低声道:“此事需得从长计议。”

        玛莎叹了口气道:“我不该为难长官的。”

        方平之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中越发喜欢,骗人骗到底,他哄骗玛莎道:“总之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尽力而为。”

        玛莎道:“长官若是能够帮我父女脱困,玛莎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方平之听出她话语中有以身相报之意,心中越发得意。

        玛莎道:“长官可不可以帮我将绳索解开,我被捆了那么久,手脚都麻木了。”

        方平之心中警示顿生,可又见玛莎含羞道:“我……就要尿裤子了……长官难道还害怕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吗?”

        方平之心中暗忖,就算解开她的绳索,她一样逃不出去,这里到处都是自己的人,更何况她赤手空拳,如有异动,自己的枪可不是吃素的。想要俘获美人心,多少还是要下些血本,冒险是军人的天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方平之有了这样的想法一时间英雄气长,他抽出军刀为玛莎将绳索割断。

        玛莎手足得到自由可仍然有些麻木,第一步已经成功,接下来就要实施她的第二步计划,她向方平之道:“长官,方不方便回避一下……”

        方平之看到她忸怩的神情,再联想到她刚才的话,以为她真是内急,心中暗笑,不过他可没有退出去的打算,轻声道:“非是我不肯回避,只是我若出去,必然有他人要进来看守,不如我转过身去,姑娘将就一些。”

        玛莎心中暗骂,你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受礼君子了?可能只有你自己相信罢了,我才不会相信。

        方平之当真将身躯转了过去,这房间极其狭小,里面发生任何动静都不会逃过他的耳朵,方平之越发得意,甚至开始盘算自己要不要突然转过身去。

        玛莎此前就发现了墙角的砖块,方平之坚持不走,看来她只有冒险行动,玛莎脑补出击倒方平之,夺去武器挟持他,成功救出父亲和族人逃离的场面。距离很近,方平之也已经转过身去,对她来说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不由自主想起了罗猎劫持谭子聪的场面,可内心中却越发紧张了,毕竟她不是罗猎。

        方平之道:“好了没有?”他根本是明知故问。

        玛莎道:“长官,我做不到。”趁着对话的时候,她蹲下去悄然抓起了砖块,方平之应该并未发觉,距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

        方平之的呼吸此时变得粗重且急促,玛莎的心跳不禁加速,她预感到有些不妙。

        外面传来阵阵凄惨的大叫,玛莎惊呼道:“外面出了什么事?”她不仅仅是好奇,更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分散方平之的注意力。说完之后,她决定向方平之冲上去,可偏偏就在此时方平之猛然转过脸来。

        玛莎吓得停下了脚步,手中扬起的那块砖根本来不及隐藏。

        方平之白皙的面孔这会儿功夫已经变成了铅灰色,脸部的肌肉极其丑陋地扭曲在一起,双目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嘴唇因为过度充血而发紫变黑,朝着玛莎用力吸了吸鼻子,好像一只贪婪的恶犬。

        玛莎被方平之的模样吓坏了,一步步向后退去。

        方平之的鼻孔因为呼吸而忽大忽小,他的步伐极其缓慢,举起双手,玛莎发现他双手的指甲也变成了黑色,她敢断定方平之绝不是被自己气成了这幅模样。她已经无路可退,她从最初的慌乱中迅速镇定了下来,爆发出一声自我鼓舞的尖叫,然后手中的砖块狠狠拍在方龙平的面颊上。

        用尽全力的这一砖将方平之的脑袋打得向一旁歪了过去,几乎贴在了肩头。方平之并没有马上将脑袋直起,而是歪着脑袋,继续向玛莎迫近。

        玛莎看到方平之如此古怪的表现,将手中的砖块猛然向方平之投去,方平之不闪不避,任凭砖块砸在脑袋上,额角被砖块砸出一个血洞,他却依旧浑然不觉,紫黑色的黏稠血液从血洞中缓缓流出。

        玛莎吓得尖叫了一声,在方平之扑向自己的刹那,猛然向右侧跳跃,方平之扑了个空,身体撞击在土墙上,竟然不懂得收力,分明是用尽全力撞击墙壁,土墙在他的撞击下发出蓬!的一声,他则因这次全力的冲撞而被反弹直挺挺倒在了地面上。

        玛莎躲开他的这一扑之后,不顾一切地向房门的方向逃去,她来到门前,却发现房门被人从外面扣上,玛莎内心惶恐到了极点,尖叫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方平之似乎因这次全力的撞击而晕厥,不过很快他就从地上慢慢坐起身来,依旧是歪着脖子,当身体坐直之后,他歪斜的脑袋竟然不可思议地转向了后方。玛莎刚巧在此时回过头去,正看到方平之的脑袋几乎转了一百八十度,玛莎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声嘶力竭叫道:“快放我出去……哦……真主啊!救救我吧!”

        谭子聪出门的时候让两名手下从外面扣住房门并守住,那两名土匪听到玛莎在里面的尖叫声,彼此对望了一眼,都露出不怀好意的坏笑。里面叫得如此凄惨,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方平之伸出双手,捧住自己的脑袋,一点点转了回去,颈部的骨骼在转动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竹声,重新转回身体的前面,然后又将脑袋扶正。

        玛莎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她撞击的越是剧烈,外面的偷笑声越是忍不住。

        玛莎忽然感到头发一紧,却是方平之已经从地上站起,一把揪住了她的秀发,玛莎抬起右脚狠狠踹在方平之的裆下,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境,她也不会使出如此狠辣的招数。

        她明明踢中了对方的要害,可是方平之却不见任何痛楚,因为玛莎的这一脚,方平之显然被激怒了,他抓起玛莎的身体猛然向房门狠狠丢去,刚才还甜言蜜语伪装情圣的方平之,此刻再无丝毫怜香惜玉之心。玛莎的身体撞击在门板上,将身后门板撞飞,她的身体破门而出,被甩到门外五米多远的地方,重重跌倒在沙土地上,激起一片沙尘。

        外面负责值守的两名土匪显然没有想到里面居然激烈到这种程度,看到摔倒在地面上仍然穿得整整齐齐的玛莎,两人不解地回头望去,不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脸色铁青的方平之出现在大门处,两名土匪看到正主儿现身,赶紧满脸赔笑,低头哈腰。方平之却盯住其中一人,突然就扑上去将他抱在怀中,在那名土匪还未搞清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张开流着涎液的嘴巴,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何老六已经连续扑到了三名战友,他状如疯魔,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只要抓住目标就疯狂撕咬,两名士兵被他咬中咽喉,当场毙命。十多名闻讯赶来的土匪,惊恐无比地围成了一个圈子,谭子聪听到外面的惨叫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看到眼前的一幕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愣了一下,马上就做出了决定,大声道:“开枪!给我开枪!”

        谭子聪的人在老营盘占多数,本来这些土匪看到是方平之带来的士兵发疯,他们还有所顾忌,并不敢即刻射杀,可是听到谭子聪的命令之后,就再不犹豫,瞄准仍然抱着一名士兵疯狂撕咬的何老六同时开枪。

        何老六其实在刚才就中了一枪,只是那一枪并未使他毙命,随着谭子聪的一声令下,十多颗子弹同时射入了何老六的身体,何老六的身体不断震颤着,枪声过后,他的身体已经多了十多个血洞。

        何老六居然还未断气,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弹孔,然后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所有人都被这厮顽强的生命力惊呆了。谭子聪大吼道:“射他的头,射他的头……”他率先掏出手枪瞄准了何老六的脑袋接连扣动扳机,何老六的脑袋宛如西瓜一般被谭子聪轰了个稀巴烂,他的身体这才直挺挺扑倒在了地上。